未分類

方離停下來想了一想,還是搖了搖頭,「兩隻是絕對對付不了的,如果是一隻,我還是可以想辦法應付一下,不過,也是相當的危險!」

聽到方離自己承認對付一隻這樣的怪獸,也感到吃力,小黑心下凜然,這才對於那些怪獸的戰鬥力有了一個直觀的概念。

「不過也不用太擔心,這次出去,我發現了一個怪獸的秘密,所有的怪獸都是吞噬了這樣的一種石頭,才會實力大漲,表現出遠遠超過他們同類的一些能力!」方離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三塊能量核心,托在手裡展示給三人看。

「當時我也學著怪獸的樣子,嘗試吞食了一顆,吞食后,感覺相當的痛苦,我都以為那一瞬間我要死掉了一樣!」方離頓了頓,繼續說道:「但是,我沒有死,幾個小時后我醒了過啦,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而且,我的發現無論做什麼我的速度更快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還給面前好像聽天書一樣的三個人演示了一下,身形一動一晃,從三人面前消失,然後再稍稍一顫抖,卻是手中多了一件衣裳,那是喬巧兒曬在門前空地上的。

「所以,我帶了這些回來,問問你們的意見,你們願不願意用這種方式來提高自己的實力?危險我先給你們說清楚,也許你們服食下去,什麼反應也沒有,那就當是吃一顆不太容易消化的水果糖了。也許你們會獲得像我一眼的能力,那就恭喜你了,至少,在這個世界,你多增加了一些生存的幾率,當然還有一種我最不願意說的後果,也許,這些東西和你們的身體會有強烈的排斥反應,會出現噁心,昏厥甚至是一些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宅男進化論 「我的話說完了,你們誰願意,誰不願意,我等著你們的決定!」 ?眾人靜默了半響,第一個動手的卻是路亮,他毫不猶豫的從方離的手中拿走了一顆能量核心。

他是軍人,比起小黑和喬巧兒來說,更能領會自身擁有力量的重要『性』。雖然他現在身上的槍支,從來沒有一刻離開過他的身邊,但是,這並不能給他帶來足夠的安全感,一想到那天早上在那群怪獸下身死的戰友,想到面對自己無法抵抗的對手的那種無力,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方離說的這種可以迅速提高自身實力的方法。

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道理他很早就知道了,方離為什麼會歷經艱難為他們找來這些東西,其目的他已經不想去深究,從第二次遇見方離,方離把他從那個陷坑中救出來的時候,他就已經下決心跟隨在方離身邊了,反正自己也沒地方可去,在這個世道,一個人的生存幾率比起一個團隊來的生存幾率,毫無疑問要小許多,既然如此,那自己還有什麼好挑剔的呢,就跟著方離干吧。

他甚至很感激方離事先給他們講清楚了服食這些石頭可能帶來的壞處,而不是用一種善意的欺騙手段,騙他們吃下去。想得到什麼東西,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這道理,誰都清楚,天底下哪裡有不冒任何的風險就不勞而獲的道理。一想到方離剛才形如鬼魅的速度,要說他不動心那就是自欺欺人了,他覺得,如果自己能擁有這樣的能力,那麼冒一冒這樣的風險,還有什麼不值得的呢。

如果說路亮是經過理『性』的考慮才有這樣的舉動,那小黑則是屬於熱血衝動了。見到路亮伸手拿了一顆,小黑也不甘人後的拿了一顆。方離不顯擺一下自己的速度還好,這一顯擺,還聲稱是由於服食這些石頭獲得的這些能力,小黑心裡就火熱火熱的了,他這年紀,正是有著自己的夢想有著一腔熱血的年紀,既然兩個年紀都比他大,經歷的事情都比他多的男人都能做這件事情,那麼,他還有什麼理由不去做呢。而且,他這個年紀,最怕的就是被人看不起,要是因為自己的畏畏縮縮,在幾人當中落下一個膽小鬼的印象,那簡直是比殺了他還難受。

倒是喬巧兒眨巴了眼睛看了方離一眼,卻是沒有立刻下決定。方離有秘密,她是隱隱知道一點的,但是,她一直以為這就是方離在這末世的生存的本錢,眼下方離這麼大大方方的將這個秘密拿出來與大家分享,她反而一下覺得有點不太真實起來。畢竟,在這之前,都是她和方離帶著方香三個人一起輾轉求生,方離如果有秘密要和人分享,也是應該先找上自己,而不是將自己和這另外的兩個人一概而論啊。

「巧兒要照顧方香,還要給我們大家做飯,也是夠辛苦的,現就不忙吧,要不等亮子和小黑用過了之後,再抽時間用好了!」方離見她猶豫,以為她是不願意,當下也不勉強,反而怕巧兒尷尬,於是出面幫她找到了理由。

「不,我不是不願意!」喬巧兒卻是沒有理會方離給她搭的階梯,順勢而下,而是出言反駁道:「這兩天我不知道你都幹了些什麼,但是我知道,這幾顆石頭一定是你費盡了千辛萬苦才給我們找來的,我一個女人,除了看護一下病人,也沒有別的本事,這樣的好東西,給我是浪費了,我寧願你自己服下,要知道,你變得強大厲害了,我就會更安全!」

方離:「你這麼一說,我不知道是應該罵你傻呢,還是自己應該感到特驕傲,好了,就這樣決定了,路亮你和小黑不要同時服下,分開了服下,這樣也不至於沒有人警戒四周,還有,剛剛我說服用有危險,是看看你們的心『性』的,這玩意沒危險,最多就是吃了啥反應沒有,所以,不用想太多,自己找時間服用了看看效果吧!」

方離揮揮手,結束了這個簡單的碰頭會,三人就欲四散開來,方離喊住了喬巧兒。

「巧兒,你真的決定不服用一顆這個石頭看看,沒有危險的,記得你勝男姐吧,當初她能有那麼大的力氣,也是和這個有著很大的關係的!」方離委婉的提醒道。

「我就知道,什麼你發現怪獸的秘密什麼的都是託詞,這些天你晚上出去,就是為了找這些珍貴的石頭的吧!」喬巧兒展顏一笑:「給我服用真的浪費,還是你自己用吧,還是那句話,你越強大,我就越安全!」

喬巧兒的這一舉動,看起來是比較愚蠢的,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他人的身上。但是,在此時此地,卻是很高明的策略,第一,她可以通過這個方式,來激起男人天『性』里的那種保護弱者的慾望。第二,因為事實上,她現在擔負起照顧這個團體中唯一的一個幼體的責任,無論怎麼看,這份工作也比直接面對那些喪屍怪物之類的要安全的多,如果她獲得一些可以直接面對這些怪物的能力,那麼,她就不能單純的做照顧幼體的工作了,第三,她還可以通過轉贈這種方式,直接獲得這個小團體的首領的好感,這堆確定她在團里總的位置是很有好處的。

果然,方離似乎被她的態度感動了,沉『吟』了一下,覺得自己可以嘗試著告訴她一些秘密了,畢竟,阿曼達遲早會有一天要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自己的小團體里,就算是先打打預防針,對於以後他們的接觸也是很有好處的。

「你還記得你上一次受傷嗎?」方離小心翼翼的問道,上一次喬巧兒在自己如今的那個觀察點小屋裡受傷,是被一隻白骨骷髏殺傷,要不是自己及時召喚出阿曼達,恐怕喬巧兒早就香消玉殞了。

「記得,我還記得當時的那個夢呢?」喬巧兒一見他提起這事,就知道方離有話要說,當初方離用她做夢這麼一個蹩腳的理由糊弄她,可是一直讓她耿耿於懷呢,但是無論他怎麼追問,方離都不願意再說當時的情景,而由於自己當時重傷,所以,意識也是『迷』『迷』糊糊的,有很多事情也是恍恍惚惚的印象,但是,無論怎麼說,她都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一場夢。

「有個人,我想讓你認識一下,你以前見過的!」方離說得有點含糊,但是意思卻是很明顯。

方離回來的時候,可是單獨的一個人,喬巧兒可是比誰都清楚,現在方離這麼說,分明有點蹊蹺。冰雪聰明的喬巧兒,見方離非得等路亮小黑二人離開了才和自己說這話,心裡頓時明白,自己要認識的這個人怕是不簡單,她甚至想起自己模模糊糊的那個夢境里的長著翅膀的美女,方離不是要介紹自己和她認識吧。

方離輕輕推來方離,將身子讓開來,喬巧兒跟著他低著頭走進了房間。

一進房間,喬巧兒就瞪大眼睛,掩著小嘴,說不出話了。在方離的床上,一個晶瑩剔透的尺許大小的小人兒,正寶相莊嚴的坐在那裡,微閉著著雙目,渾身發出一種柔和之極的五彩光芒。

果真是自己曾經『迷』『迷』糊糊看到的那個長著翅膀的美女,果真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不是一場夢,喬巧兒屏著聲息,仔細的打量著著這個看起來精巧絕倫的小人,心中的震駭可想而知了。

這還是她有著足夠的心裡準備,饒是如此,這顛覆了她的認知的景象還是讓她半響不知道說什麼的好,方離靜靜的站在一旁,也不開口說話,靜靜的等待著她的情緒恢復平靜。 ?房間里顯然一團詭秘的安靜,除了幾人的呼吸,幾乎再聽不到一絲別的聲響。

喬巧兒心裡千般疑問,幾次想開口像方離問個究竟,見到方離用手指豎在嘴邊,示意她噤聲,又不得不忍住自己的疑『惑』,靜靜的呆在那裡。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喬巧兒不知道這段時間到底持續了多久,直到隔壁方香的哭聲傳來,一直微閉著雙眼的阿曼達才眼帘微微一動,就此睜開眼來。

「你先去把方香抱來吧,可能是她醒了找不到你!」方離輕聲對著喬巧兒說道,眼睛卻是注意著阿曼達,想看看阿曼達和剛才有些什麼不用。

「看什麼呢,進階還沒有這麼早呢!」阿曼達白了他一眼,知道他想問什麼,乾脆搶先說了出來。

「我說也沒那麼快!」方離自嘲般的說道:「我就是有點好奇罷了!」

正說話間,喬巧兒抱著方香,旋風一般的跑了進來,方香果然是醒來了看不到身邊的人,這才嚎啕大哭,此刻喬巧兒一抱在了手裡,立刻就破涕為笑了。阿曼達和喬巧兒大眼瞪著小眼,一時雙方都不知道說什麼的好。

「咳咳,這是阿曼達,巧兒,上次醫治你的就是她,這是喬巧兒,阿曼達,你已經見過了的!」方離輕輕咳嗽一聲,為這兩個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面的人坐著介紹。

喬巧兒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對著阿曼達笑了一下,至於她現在腦子裡想的什麼,方離就不知道了,不過,方離估計這比第一次見到阿曼達的時候更為不堪,至少,那時候,已經有一些解釋不通的事情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相對來說,自己的接受能力要高一些。

阿曼達的兩隻小眼睛直瞪瞪的盯著喬巧兒,卻是沒有出聲,方離提醒道:「阿曼達!阿曼達!」

她這才猛的已經,彷彿才突然看到喬巧兒一樣,『露』出一個甜甜的笑臉。

「你好,喬巧兒,我是方離的夥伴阿曼達,很高興認識你!」恢復了正常的阿曼達,輕輕的從她身下的那堆能量核心中站了起來,對著喬巧兒施了一個方離從未見到過的禮節。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喬巧兒結結巴巴的說道,自己猜到是一回事情,親眼見到一個長著翅膀的小人在自己面前口吐人言又是一回事情,經過這人言說的有點平仄不分,但是她還是聽明白了阿曼達的意思。

阿曼達的語言天賦那是不必說的,跟著方離相處了這麼久,方離平時常說的一些簡單的詞句,早已經被她掌握的七七八八了,所以,簡單的和喬巧兒打個招呼,溝通一下,還是不成問題的。

兩人打過招呼,又陷入了冷場,方離不得不開口,要不,這氣氛就有點尷尬了。

「阿曼達是我很早就認識的一個朋友,幫助過我許多,而且,這次這些石頭,沒有阿曼達的幫助,我也不能這麼輕鬆的得到!」

隨著方離的介紹,阿曼達優雅的將小手放在胸前,微微的彎了彎腰,表示接受了方離的感激。

喬巧兒饒有興趣的看到自己面前的阿曼達,於此同時,她懷中的方香,也轉動著她黑漆漆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阿曼達,這種表情,彷彿就是看到一個心愛的玩具一樣,上一次方離看到方香這種表情,還是他將那隻叫「溜溜」的小怪獸帶回倆的時候。

「好了,你們這就算是認識了,巧兒,你出去給我們做點吃的進來,阿曼達將來會有一段時間和我們在一起,這平時的起居生活,就勞你多費心了!」方離介紹完兩位,見到這兩位似乎沒有什麼話說的樣子,乾脆就找個理由把喬巧兒打發出去,這從認識到接受,總歸是要有一個過程,自己也不能太過於心急了。

「她懷裡的嬰兒是什麼人?」見到喬巧兒一出去,阿曼達迫不及待的問方離道。

「我的女兒方香啊,很可愛是吧!」方離有點得意的炫耀這,就好像向自己的朋友炫耀自己最喜歡的珍寶一樣。

「你的女兒?」阿曼達一臉的不信,繞著方離上上下下的飛了一整圈,看得方離有點『毛』『毛』的。

伊塔之柱 「她怎麼可能是你的女兒呢??」阿曼達嘟囔著,停到自己的核心堆上,小手托著自己的下巴,仍然是一副不解的樣子。

「她怎麼不能是我的女兒!」方離見到她這副德行,不禁心裡有氣,這也能隨便瞎咋呼的嗎?

「哦!」阿曼達被他一吼,反應過來:「她當然可以是你的女兒,但是,一個鬼族,有著一個神族神眷者女兒,這讓我感到很怪異!」

「神眷者?」方離終於知道阿曼達為什麼這副表情了,「你說的我的女兒是一個神眷者?」

「是啊,還是已經初步覺醒了的神眷者!」阿曼達說道:「剛剛這個巧兒一抱著她進來,我就感到她體力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難道你這個做父親的,從來沒有發覺到自己的女兒有什麼不同嗎?」

「有什麼不同?」方離自己想了一下,方香除了吃喝拉撒睡,基本上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啊,哦,唯一不同的是,最近對於自己抓回來的小怪獸溜溜特別感興趣,而且,還學會了走路。

「神眷者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他們都有些什麼樣的能力?」方離試圖從阿曼達這裡得到一點提示,然後和自己印象中的方香印證一下。

「神眷者就是從神族的普通神民中產生的大能力者,他們具有與生俱來的天賦,可以說,他們就是天生的強者,至於他們的能力,這個就很不好說了,目前為止,已經被發現的神眷者的能力分為物理系,元素系,精神系,甚至還有一些不太常見的類別,如動植物控制系,融合系等等,當然,也許還有更多沒有被分類的,這些就屬於神眷者自身的秘密了,外人是不得而知的。」

方離很想問一問,有沒有像星爺那樣能將方塊三變成黑桃a的類別,阿曼達說的,這不就是一個特異功能嗎?還神眷者,整出這麼玄乎的一個名字。

難道自己的方香本身就是一個特異功能的擁有者,但是,自己已經和她相處了這麼久,沒有看出什麼端倪來,這阿曼達一見面就看了出來,會不會弄錯了。

「你不會弄錯吧,方香什麼都不懂,怎麼就變成一個神眷者呢?」方離小心翼翼的問道,以前曾經否定過阿曼達的話語的經歷告訴他,阿曼達可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小妖精,自己這麼當面指責她弄錯了,她一定會很不高興的。

果然,阿曼達不悅的看了他一眼,「難道,你在說我賴以生存的感知技能不夠準確嗎?」

「那倒不是!」方離有點訕訕:「我是說,方香還那麼小,就算她是神眷者,有些一些特殊的能力,她也不會使用,對不對,而她沒有使用這些能力你都能看出來,這似乎說起來有點牽強!」

「神眷者本身的天賦能力,並不會因為他們不會使用就會消失不見,他們或者需要逐漸掌握熟悉使用這些能力,但是,無論如何,這種能力一旦產生,沒有極其特殊的情況,都不會消失的。」阿曼達正『色』的回答,對於方離質疑她的判斷,她還是有點恚怒的。

「那我的方香都有些什麼樣的能力,你能感知出來嗎?」方離聽她這麼一說,心下一陣狂喜,看來,自己真但是撿到寶了,這個一直只會吃喝拉撒睡的小寶寶,居然是一個有著巨大能力的特異功能者。

「我怎麼知道!」阿曼達一攤小手,「我能感知出來,就已經很不錯了,要知道她有些什麼能力,那得經過仔細的測試或者讓她自己使出來才行,不過,看她的年紀,恐怕連話也不會說,等到她自己使用這種能力的話,怕是有得你等了!」 ?不理老神自在的阿曼達,方離風風火火的趕到了隔壁。這一個是剛剛和阿曼達接觸,喬巧兒的心神未免有點不太穩定,還需要他好好的撫慰一下,另外一個,就是阿曼達給他的這個消息太令人震撼了,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小丫頭片子,居然是一個強大的特異功能者,這讓對著自己現在有了幾分能力還沾沾自喜的方離情何以堪啊,他當然要第一時間來看看這個未來的神眷者到底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

方香一屁股坐在地上,正在翻來覆去的折騰著溜溜,而喬巧兒則是圍上了一條小花圍裙,正在灶台上忙碌著什麼。

見到方離進來,喬巧兒用圍裙擦擦手:「等急了嗎?我馬上就好了!」

方離擺擺手:「不著急,主要是我有點餓了,昨天一天都沒吃什麼東西,至於阿曼達,她吃不吃都無所謂的,有點清水就夠了!」

「哦!」喬巧兒聽他這麼一說,也不著急了,任憑鍋里咕嘟咕嘟的直響,卻是走了過來挨著蹲在方香面前的方離,慢慢的蹲了下來。

「這個阿曼達,到底是什麼,你認識她很久了嗎?」低著頭,看著方離和方香爭搶著如一個『毛』『毛』熊般的溜溜,喬巧兒輕聲問道。

「這個就要從頭說起了!」方離停下手凝視著她的眼睛,「下面我說的這些話,有一些只是我的猜測,不過,你既然問起來,我就乾脆全部都給你說說!」

「這場大的災難,很多人都在這場災難中死去了,或者變成那種只知道吃人的喪屍,你是一個什麼看法!」方離問道。

「我想,這場災難,應該是一場全球『性』的生化災難,一種未知的病毒襲擊了我們的人類吧!」喬巧兒趕著自己猜測的最有可能的一個答案回答道。

「嗯,起初,我也是這麼想的,在災難發生的當時,我甚至還看到一些新聞報道,有人還推測是那些宇航員帶回來的太空細菌呢,實際上,阿曼達的出現,告訴了我,事實根本不是這樣的,這不是人類自己造成的病毒泄『露』導致的大災難,而是吃果果的種族入侵,其目的,就是要滅絕我們人類!」

喬巧兒瞪大眼睛,對於方離的這個答案,顯然大出她的意料,但是她沒有說話,靜靜的等待著方離繼續往下說。

「還記得路亮說的襲擊他們基地的那些從未見過的怪獸嗎?還有,哪天晚上襲擊你,差點讓你喪命的骨頭架子,還有,你剛剛看到的阿曼達,這哪一個,是應該出現在我們的世界里的,他們都是來自另外的一個世界!」

方離頓了頓,見喬巧兒一言不發全神貫注的注視著自己,繼續按著自己的思路往下說:「那個世界,與我們的世界相似,但是又有著很大的不同,想我們這樣的人類,在他們的世界里,被稱之為神族,而那些喪屍,骨頭架子之類的死亡生物,被他們稱之為鬼族,而那些路亮從未見到過的怪獸,還有這個溜溜,則是都是屬於獸族。」

「而這場幾乎滅絕了人類的大災難,按照阿曼達的推測,應該就是鬼族對於人類施加的一個巨大的陰謀,吃果果的為了佔領我們的家園,把我們變成和他們一樣的生物的大陰謀。對於這一點,我現在也深信不疑了!」

「那阿曼達呢,那麼可愛的生物,應該不是屬於這三個種族中的一員吧!」喬巧兒『插』話問道。

「是的,阿曼達不屬於這三大種族,而是另外的一個小種族,精靈一族,他們的種族,在那個世界並不是一個有著什麼巨大優勢的種群,像他們這樣的種群,那個世界還有很多,不過都不是主流而已!」

事實勝於雄辯,這樣的一番話,放在平時,喬巧兒肯定是不會輕易相信的,這也太超越人類的常識了。但是在親眼見到了阿曼達之後,就算是有絲許懷疑和不確定,也被她拋到九霄雲外了,更何況,這是她一直都深深信任的方離對她所說的。

「當然,這些情況,大都是我管中窺豹的一家之言!」方離總結『性』的說道:「真正的情況如何,還要靠你自己的雙眼去觀察,去判斷!」

說罷,他想起自己來這邊的目的,有點好奇的問道:「對了巧兒,你和方香呆在一起的時候最多,你有沒有發現方香有什麼和其他孩子不同的地方啊?」

方離的話題是轉換的如此之快,以至於喬巧兒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猛然醒悟到方離和他說的對象由那些自己聞所未聞的東西突然轉換成自己面前天天跟著自己的小傢伙的時候,不禁大為奇怪,方離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和其他的小孩子不同的地方?」喬巧兒沉『吟』道:「這倒沒有發現,只是,咱家方香特別的乖巧,這是一定的,再就是,溜溜好像特別聽她的話!」

方離聽到她這麼說,不禁低頭仔細的看了一下被方香當做玩具的溜溜,幾天下來,溜溜身上那柔滑整齊的皮『毛』,在方香的摧殘下,已經沒有當初那般養眼了,小孩子的手沒輕沒重,想必這溜溜還是吃了不少的苦頭的,令方離注意的是,當初拴在溜溜身上的那根狗鏈子,卻是早已經不翼而飛,但是溜溜卻是好像沒有發現這個事實一樣,照舊服服帖帖的趴在方香的面前,任由她折騰。

方離皺著眉頭說道:「怎麼不套起來,萬一這小傢伙跑掉了怎麼辦,我去哪裡再找一個來給方香玩兒?」

喬巧兒笑道:「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當時也是和你一樣的想法,生怕這小傢伙逃走,沒想到就算沒有了鏈子,這小傢伙也死皮賴臉的跟在方香的身邊,就連睡覺都是趴在方香的窗前,簡直比養熟了的小狗還要乖巧。」

喬巧兒嘖嘖稱奇,方離卻是心裡一動,莫非,方香的能力,和能夠控制溜溜有關係,剛剛阿曼達說什麼來著,好像神眷者的能力中,有一個專門是說關於動植物控制的技能?

絕愛黑帝的隱身新娘 方離不動聲『色』的觀察了一會兒,卻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來,溜溜就真的想喬巧兒說的那樣,如同一隻養熟了的小狗,無論方香怎麼折騰他,都是逆來順受,有時候方香下手之重,連方離都看得眼皮直跳,這小東西卻甘之如飴。

「那小黑和路亮呢,你不打算告訴他們阿曼達的事情嗎?」喬巧兒見到他看著方香出神,不禁問道。

「他們這個時候應該在輪流服用我交給他們的石頭了吧!」方離回過頭,「這個不著急,等到他們服用完這個東西,沒準身體會發生一些變化,這個時候,我再讓他們認識阿曼達,他們會更容易接受一點!」

方離記得自己當初和伍勝男服用這些能量核心的時候,也不過就是個把小時的事情,不過,那時候,自己和伍勝男都受到了間接的感染,和路亮小黑純粹以一個未受感染的身體服用這些能量核心不同,算起來,他們應該比那時候的自己吸收這些核心能量更為容易一些。估『摸』下時間,如果他們一拿到了這些核心就馬上服下的話,時間也差不多了。方離決定起身去看看他們兩個的情況,至於方香,反正一直在自己的身邊,自己有的是時間去琢磨,再過得一段日子,方香會開口說話了,要知道方香到底是什麼能力,那就更簡單了。 ?夜幕下,三個人影出現在都市的邊緣,沿著鱗次櫛比的房屋,緩緩的推進著。無論是誰看來,這都是標準的三人戰鬥隊形,一人在前面充當前衛和尖兵,兩人負責側翼的安全,時不時還警惕的在身後掃上一眼,只是令人奇怪的是,在最前面的一個人,並沒有後面像後面兩人一樣,手中拿著槍械,而是手中拿著一把黝黑的軍刺,輕盈而無聲的在前面穿行著。

這是方離和他的小團隊第幾次出來掃『盪』了,方離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那天方離給予路亮和小黑每人一顆能量核心,兩人毫不猶豫的服下后,很快,異狀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身上。

小黑的全身在氣血翻湧的時候,會出現一層薄薄的鱗片,小黑對於出現這樣的情況,既驚駭又歡喜,驚駭的是,他可沒有見到別的人會有這種情況,歡喜的是,他發現這層鱗片對於一些常規的物理打擊,有著很好的抵禦作用,雖然不說可以抵禦子彈,但是,簡單的棍棒刀槍,攻擊在他的身上,似乎除了留下一絲白點就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這簡直就是一件隨身攜帶的輕型防彈衣,還是覆蓋全身的。方離對於這種現象也是嘖嘖稱奇,他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看來,每個人服用能量核心導致的身體進化方向都有可能不同,至少,在小黑和路亮身上看起來是如此。

路亮起初服下了能量核心之後,全身根本就沒有什麼變化,方離還一度以為這個能量核心對於路亮沒有起作用,但是,幾天過後,路亮服用核心的效果慢慢的顯『露』出來了,無論是他的力量、速度、反應能力還是判斷能力,都不約而同的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長,這種感覺路亮說很是奇妙,就好像中那些突然服用增長了多少年多少年功力的仙丹奇『葯』一樣的武林高手,每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比前一天又變得更加強大了。

方離對此表示很無語,除了羨慕之外,他再也沒有什麼話說了。他服用和吸收了那麼多的核心,只不過全身的一項屬『性』得到了加強,這路亮可是基本上全身所有的綜合素質都得到了提高,這人和人真的是不能比啊。

當然,對於兩人身上發生這樣打的變化,兩人心裡最多的還是高興,而且是不加掩飾的高興。自身的強大,就意味著生存幾率的提高,這一點兩人心知肚明,對於給他們帶來這種變化的方離,那自然是更加感激了。

當方離告訴他們,這隻不過是剛剛踏上進化之路的時候,他們更加激動了,如果只是剛剛踏入這扇進化的大門,自己就有這麼大的改變,那進化到了一定的程度,那應該會變成什麼樣子,小黑的「輕型防彈衣」會不會變成可以抵禦子彈甚至炮彈的「重型防彈衣」?路亮會不會變成力大無比,迅疾如飛的超人,這一切都令他們無比的期待。

當然,他們也知道,他們的這種變化,和方離給他們服用的那種神秘的石頭是脫不了干係的。好在方離也沒打算在這方面去欺瞞他們,方離甚至認為,有著共同的秘密的團隊,才有這核心的凝聚力,而這凝聚力則是可以輕而易舉的轉化成戰鬥力的。

所以,方離毫不隱晦的告訴他們,這種石頭叫能量核心,是從那些和攻擊路亮基地的類似的怪物身上取得的,路亮和小黑才知道,他們承了方離多大的人情,因為方離告訴他們,不是每一個怪物身上都有這種石頭,只有那些實力高強的怪物身上,才有可能得到這些,這就意味著,沒得到一顆這樣的能量核心,方離都要殺死至少一頭以上的這樣的怪物,和那些怪物有著直接接觸的路亮更明白這其中的難度有多麼的大。

原本就打算跟著方離求活路的路亮,心裡對方離的感激那就不說了,套句有點用爛了的詞,那真的就只差「納頭就拜」了,小黑更不必說,他的心思簡單的很,誰對他好,他就給誰賣命。至此,通過這次方離和他們結下的恩義,他們算是徹底的成了方離的鐵杆心腹了。

有了些鋪墊,方離再給他們說兩個世界的事情,他們毫無疑問的選擇相信了方離的判斷,甚至當阿曼達隆重出場的時候,兩人除了對阿曼達的外形和能力有點嘖嘖稱奇以外,基本上沒有多少難以接受的表情了。阿曼達理所當然的成為了他們這個小團隊中的一員,而且還是頗受歡迎的一員,這不怪他們,醫生在這個隨時可能受傷的世界,永遠是最受歡迎的,誰也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在那一天需要醫生的幫助。

阿曼達在吸收了三顆能量核心的能量后,不出意外的進階了,但是在方離看來,除了她的翅膀變得有點金黃『色』以外,從外表上,看不出什麼區別。但是阿曼達驕傲的告訴了,她的這一次進階,可能是她的族群里和她年紀差不多的精靈中最早的一個,而且,除了她的那些天賦技能清醒、解毒、和治療以外,進階還讓她獲得了一個新的能力—激勵!

這個技能對於她本身而言,沒有多大的作用,但是對於她的戰鬥夥伴來說,那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極品技能了。試想一想,如果再兩個實力相當的對手戰鬥中,雙方都精疲力盡了,但是其中的一方突然被自己的戰鬥夥伴施加這樣的一個技能,疲累全消,而且戰鬥力還有著一定程度的提升,這對於他的敵人來說,是不是一場噩夢。

在經過親身體驗之後,方離肯定了阿曼達這個技能的作用,毫無疑問,有了這個技能,他和他整個的團隊的實力,都提上了一個新的台階,隨著他們本身實力的提高,這個技能的作用勢必表現出她越來越大的作用。哪怕只是在這個技能下戰鬥力只提高了20%,但是,10的120%和100的120%,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方離自身也進階了,比起阿曼達耗費三個能量核心就進階的事實而言,方離的進階,可謂是耗資巨大卻是功效甚微。他自己的所有能量核心全部吞噬完了不說,連阿曼達寄存在他這裡的核心,在阿曼達的允許下,他也借用了幾個,才好不容易完成這一次的進階。

可惜的是,這一次的進階,在方離感覺中,並沒有太多的提高,除了自身的力量和敏捷稍稍提高了一些,其他一切照舊,他簡直覺得自己虧得大發了。就連進階獲得的技能,也是一個雞肋,強化種族技能,這算什麼新技能。他平時怎麼依靠吞噬技能吸收那些能量核心,還是怎麼吸收,也不見得變得快一點。當然,這個技能也不是完全沒用,至少,他發現可以通過肢體接觸,短暫的將這個技能「借」給另外一個沒有這個技能的人,進行能量吸收。

也就是說,即使是像喬巧兒這樣極其普通的平常人,也可以像方離一樣,用手或者身體的其他部位,對能量核心進行體外吸收,前提是,只要方離和他有著身體接觸,並且使用這種天賦的種族技能。

這樣的吸收方式,顯然比直接吞服要好得多,至少能量吸收的要徹底的多,過程要輕鬆得多,但是,即便有了這個技能,方離還是沒有辦法直接讓喬巧兒也開始初步進化,原因很簡單,他沒有能量核心了,雖然他懷裡還有幾顆,但是,那是屬於阿曼達的,而且,他知道阿曼達目前不管是維持生存還是使用技能,損耗的能量都需要靠這些能量核心補充,他不敢,也不願意讓自己的這些儲備消耗一空。

所以,才有了上面他們三人組隊出去,在城市中尋找著自己需要的東西的場面,對於方離來說,這不僅僅是幾次普通的狩獵行為,更是對這個小團體戰鬥方式的一種磨合,只有他們三人彼此熟悉對方的戰鬥方式,培養起彼此之間的默契,才有可能在接下來的一次次為了生存努力的戰鬥中,站在勝利者的位置。 ?「嗡嗡」阿曼達扇著她的小翅膀,從黑暗中顯『露』出身形,在四周盤旋了一圈,慢慢的停留在方離的前方不遠處。

其實,說方離是尖兵,還不是說阿曼達是真正的尖兵,至少,這三人周圍如果出現了她認為威脅巨大的敵人的話,第一個發出警訊的絕對不會是方離。而是她這個具有感知能力的小小「活雷達」。

他們這一行人是在都市的邊緣,距離他們營地所在的鎮子,足足有幾十公里。實際上,從他們有意識的聯合配合作戰起,那個鎮子,已經被他們反覆犁掃過了好多次,除了一些不成氣候的初級感染者,實在是找不到他們任何感興趣的獵物了。這也是他們敢獨自留下喬巧兒在營地,而驅車來到這裡的緣故。

有了小黑和路亮不計成本的滿山陷坑,進山的道理又被封死,可以說,只要喬巧兒不帶著方香閑極無聊到鎮子去逛逛,安全基本上是可以得到保證的了。高級一點的喪屍或者怪物,方離他們搜尋了這麼多天都不得,能夠闖到這裡的幾率那真的是可以忽略不計了。如果坐在家裡都有這些高級怪物找上門來,他們也不用這麼辛苦的跑這麼遠了。

至於方離一直蹲守的那個重合點,從上次的骷髏們蜂擁而出之後,也好像突然被怪物們集體無視了,方離帶著路亮小黑二人,楞是蹲守了幾天,也絲毫沒有收穫,在小黑的建議下,他們不得不擴大自己狩獵的半徑,畢竟,屠宰那些低級的喪屍,並不能獲得讓他們渴望的能量核心,要得到這些東西,除了那些神出鬼沒的怪物以外,在他們沒有涉及的地方,那些已經初步進化過的喪屍身上也是有可能有的。

「休息一下!」方離的身體素質,絕對不算是這三人最好的,甚至,他連這日日得到了充足營養保證的小黑都比不上,所以,當他下達了這樣的命令,餘下二人很是體貼的對望了一眼,然後,就近找到一處殘垣作為臨時的休息地,休息起來。

有阿曼達在,哨兵是不需要的,這樣,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節約了人手,其實,這是不著急的情況,如果事情緊急的話,方離甚至可以要求阿曼達一人給他們一個激勵光環,驅趕一下渾身的疲累,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浪費阿曼達的能量未免就顯得有點奢侈了。

「方哥,這收穫不多啊,會不會未免都把這些傢伙嚇跑了!」說話的是小黑,連續三天來,大家只遇到一個初步進化的喪屍,三個人合理,沒怎麼費力就放翻了這個傢伙,得到了一顆品質看起來不怎麼樣的能量核心,這讓有著迫切心情獲得能量核心的小黑和路亮顯得有點沉不住氣了。

「你扯淡呢?」路亮毫不客氣的說道:「真要是附近有這些傢伙,他們早就循著我們的味道找來了,這一路上,你看到那些傻傻笨笨來找死的普通貨『色』還少嗎?」

方離也想到了這一點,自己進階之後,顯然對於那些普通的喪屍的威懾力更大,至少,那些瞎頭瞎腦找上來的喪屍,都是沖著小黑和路亮去的,哪怕有的時候,需要越過自己這個障礙,對著自己也是視而不見,這讓他有點擔憂。是不是這鬼族之間還有一套互相辨認實力的方法,見到實力比自己高的同族,一般不會主動的發起攻擊?

「耐心點,這些傢伙算是喪屍群里的極少數異類,就像人類中的特異功能者,你總不會以為在街上隨便遇到幾個人,就有一個會特異功能的吧,他們的數量本來就不是很多!」方離淡淡的說道,雖說是勸慰,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

「砰!」一聲巨大的槍聲,低沉卻極具穿透力,驚得這靜靜坐著的幾人兔子一樣的跳了起來。

「81杠,不對,是狙擊步槍!」對槍聲最為敏感的路亮分辨著槍聲,肯定的說道。

阿曼達早就從方離的肩頭飛了起來,不用想,她一定是在用力感受著周圍的氣息。

烈日炎炎,蟬鳴不斷。

Previous article

沐家有家訓,這間屋子誰也不許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