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教堂里除了魔門奈爾外就是騎士們,魔門奈爾自然不會對里奧王在這裡表示什麼不滿,但喬治騎士卻攔住了李潔的去路。

「領主大人,我不想管那名骷髏是什麼人,但您最好請他出去,神聖的教堂不歡迎亡靈!」

「喬治騎士,如果教堂歡迎任何人,那麼就不會有千年戰爭,就不會有地下世界,你也不會在這裡,整個世界也早就是光明教會的了!」

說完李潔不管呆在原地愣的喬治騎士,繞過喬治騎士快離去。

回到地下城李潔繼續忙碌自己的,監視金毛,打造軍備,督促士兵訓練,一邊還在想著培養里奧王的計劃。

正在忙碌時小小兔不知道什麼時候上線了,看見李潔在線上就委屈的亂哭,李潔很是驚奇,自己還沒死呢吧,再說就算我死了也輪不到你來哭吧。

「小小兔你哭什麼?」

「我還以為你心灰意冷的不玩遊戲了,說你春節也會上線的,你卻不上線,冷冷清清的就我一個人,好害怕,嗚嗚……。」

「……好了,我這不是來了嗎!還離你不遠。」

女孩子的哭泣是犀利的武器,能讓男孩無從招架,只要男孩還沒壞透。

「哦,你在哪裡呀?」

「李大小姐沒告訴你嗎?」

事情雖然已經過去很久,但李潔還是不相信雯雯的事件中李大小姐沒一點責任,其實李潔這麼想一點錯都沒有,但也幸好他不能確定,所以提起李傑,李潔現在只是淡淡的。

「沒呀。」

「……我現在就在沿江路,這下你滿意了吧,至於心灰意冷什麼的那就不用提了,你會長不是那樣的人,前幾天只是在家鄉朋友多,連著喝了幾天的酒。」

「喝那麼多!?還那麼久呀!會長要小心身體,少喝些。」

「知道了,對了,小小兔,你別什麼都聽那個李大小姐的,有點自己的主意,另外,別什麼都跟她說。」

「嗯。會長,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情我能給你打電話嗎?」

「你知道我的號碼?」李潔現在倒是解除了接聽的限制。

「小玉姐姐告訴我的。」

「好了,知道了,沒事你就去忙吧。」

「嗯,會長新年好,祝會長新年萬事如意……。」

李潔一陣的無奈,但人家顯然事先準備了,也是好意,李潔只得道謝並也祝願小小兔新年好,不過經此事,李潔不在對小小兔有什麼的介懷。

第二天的凌晨,李潔由於里奧王的清醒,還在振奮精神完善自己的計劃,整軍備戰時,鐵匠鋪里一陣的陰風閃過,再回頭時李潔呆了呆,隨即眼神有些複雜,但依舊點了點頭。

「卡薩老師!」卡薩要不是為了里奧王來的才怪!里奧王雖然是自己救出來並弄醒的,但里奧王不說自己的計劃可能是自己不夠資格,能和自己聊了聊他的經歷已經是夠看的起自己了,現在這可不大傢伙來了!六十級三金龍金色面板的**oss,自己最初來到地下世界的接引人卡薩導師,記得以前他還沒六十級,敗在洛蘭騎士手裡后這是勵精圖治去了,不過就這等級恐怕在洛蘭騎士那裡還是不夠看。

「當初選擇了你為地下領主現在看來是明智的選擇。」卡薩仔細的打量著李潔,李潔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卡薩老師,很高興看到您,更高興的是看到您的實力有大幅的增長。」

李潔說著高興的話,卻不帶高興的表情,這也難怪,因為李潔有預感,自己的計劃白設計了,想了那麼多也是白想,卡薩的到來意味著里奧王將脫離自己的控制,系統也不會允許陣營領袖被自己控制,雖然想到了這點,但是李潔還是有些不甘心,但是和卡薩對抗李潔也毫無信心,卡薩絕不是他獨自一人那麼簡單,現在只能看卡薩的良心了,能獎勵自己什麼了,不過亡靈有良心嗎?

「我已經和里奧王談過了,你做的很好,做到了當初我沒有做到的事情,我當初只是追查到了里奧王可能在此地,卻沒有找到他。」

「卡薩老師,您以前就是黑暗王國的大臣吧。」

「我在當時不算什麼,只是黑暗王國御用法師的一員,不過太多的大臣已經為了王國徹底的消亡了,我算是幸運的,還能有見到里奧王的機會,這下,黑暗王國的振興有望了。」

卡薩看起來卻沒什麼激動的表情,不過亡靈會激動嗎?

「卡薩老師,我也和里奧王談過了,里奧王的意思是我們還需要等待。」

「我們確實現在實力還很弱小,但里奧王也並不是什麼都沒有,這麼多年來,雖然一直沒有找到里奧王,但是我確信里奧王依然活著,所以也做了些事情,我將召集軍隊,你也將協助我護送里奧王重返亡靈之地,也就是帝力斯城,說是帝力斯城廢墟也可以。」

李潔一聽就傻了,差點一頭栽下去,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有資格去挑戰亡靈大軍了!? ?更新時間:2o12-o8-24

「卡薩老師,我知道亡靈之地是黑暗王國建國的地方,可是那裡的亡靈會聽您的!?」

「不,不會,帝力斯城廢墟的亡靈大軍雖然生前大部分都是黑暗王國的臣民,但他們其實是由當時我的老師羅賓大人布下的詛咒法陣外加濃重的亡靈氣息產生的,這種沒有經過特殊的儀式就產生的亡靈不具備自我意識,但我最近現此事也不是絕對的,誰又能說清楚魔法的奧秘呢,我自己培養的高級亡靈有時會記起他生前的一些片段,我們就必須賭一下,賭帝力斯城廢墟的高級亡靈已經有了生前的記憶片段,那麼他們見到里奧王后就會重歸黑暗王國,里奧王也會迅的找到重新崛起的機會。【全文字閱讀.】」

「卡薩老師,我想問下高級亡靈能夠回憶起生前片段的幾率是多少?」

「我的一些手下一百年裡總是會有那麼一兩次思維混亂,他們的靈魂會在瞬間回憶起一些生前的事情。」

黎城往事 李潔一聽,到底還是一頭栽在了地上,這也叫回憶!?這也能叫記起!?這也算是卡薩所說的機會!?

「卡薩老師,這不是冒險,冒險要是這樣的話沒人去冒險了!」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里奧王身為王者亡靈,亡靈魔法創始人羅賓大人和山德魯大人最傑出的傑作,豈是那麼簡單的,別看里奧王現在實力低微,但是殿下的基本能力就是有可能降服任何沒有被人控制的亡靈,加上帝力斯城廢墟的亡靈本就是里奧王的臣民,我們此去機會並不小。」

「要是如您所說,那豈不是太簡單了?只要沿途的亡靈加入我們,還有什麼困難嗎?」

「要是如此的簡單就好了,亡靈大軍現在的狀態不是沒人控制的,控制他們的極可能是御用法師團副團長維德尼娜導師,我的計劃就是殺進去,找到維德尼娜導師,希望導師她已經有了一些神智,並在見到里奧王時會徹底的勾起導師的回憶,由此奠定里奧王殿下崛起的基礎。」

「……要是維德尼娜大人沒想起來呢?」

「那我們將死在哪裡,里奧王殿下將不知道重生到哪裡,我也將再次尋找他重新開始。」

「在我看來,卡薩老師,您的計劃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無生,既然您有備用的計劃,為什麼不現在就重新開始呢?」

「如果按部就班,那可能需要很久,而我們現在沒有時間,即使是里奧王重新統治黑暗王國,重新成為真正的地下世界的王者這一點,就算我們成功了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實現,更不要說不去冒險,一步一步的來了。」

「卡薩老師,您如此的急迫能告訴我是為什麼嗎?」李潔依舊認為卡薩是瘋了,卡薩什麼實力還不知道,但就算比自己強也強不到哪裡去,否則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幫助,再想想只是亡靈大軍的外圍就似乎是無窮無盡的,更不要說殺進亡靈大軍控制的核心區域了,並且殺進去了事情成功的幾率在李潔看來不到萬分之一!

雲傾天闕 「告訴你也沒什麼,地面世界目前正在動亂,以我所知,獸人並不是我們世界內的任何一個種族,否則如此強大的種族以前我們怎麼連聽說過都沒聽說過?他們為什麼來到我們的世界?怎麼來的?有什麼目的?受什麼人指使?我看不出來,我唯一看出來的是獸人和沒有自我意識,只知道殺戮的亡靈沒任何的區別,如果只是這個我不能確定的因素的話,我也不急,獸人暫時沒我們什麼事,能給我們的死敵找些麻煩我也更不會反對,但我最近切身感受到了更近的威脅,一股邪惡和強大的力量正在覺醒,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但是這東西的意志力強大到不可想象,在它的影響下,本應永恆沉睡的遠古力量被它喚醒,並在它的影響下變的邪惡,正是這股邪惡阻止了我們實力的展,整個世界都受到了這股邪惡力量的壓制,能做到這一點的,我想來想去只能是構成我們世界的基本元素力量之一,最有可能的就是暴躁的火元素一族,不管是什麼,我們雖然也受到了影響,直接面對這股邪惡的雖然也不是我們,但你想想萬一地面上的傢伙無法阻止它們失敗了,我們將面對怎麼樣強大的敵人,再想想這股敵人還只是更強大的敵人的一股前鋒而已,你還覺的我們時間很多嗎?」

李潔呆了好久,回過神來時有些焦躁的轉來轉去,忽然間停了下來,淡淡的無所謂的笑了笑。

「好吧,卡薩大人,當初我來到地下世界就是您的指引,能走到今天很大部分都是拜您所賜,其實說句實話,一路走來我已經失去的太多,也領悟了不少,又有什麼看不開放不下的,大不了跟著您重頭再來就是了,況且幫助里奧王也是我心所願!」

李潔說這番話時沒看卡薩,雙眼有些無神的看著熔爐內的火焰不知道在想什麼。

卡薩的靈魂之火盯了李潔一會:「很好,忠誠的人會得到獎賞,召集你的軍隊,你有四天時間。」

李潔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卡薩已經消失在了鐵匠鋪里。

一月二十一日,初七,翠山主別墅群。

燈火輝煌,溫暖如春,富麗堂皇的大廳里正在舉行新年舞會,一群穿著華貴的年輕人卻沒興趣跳舞,圍坐在沙上聊著遊戲,本來是以別墅的小主人為中心,但顯然劉宏不這樣認為,話里話外的認為李傑對待公會的敵人過於軟弱,使得紅葉聯盟聲望受損,李傑笑了笑,卻沒表示什麼,陪在李傑身邊的小玉卻看見李傑潔白的雙手緊了緊。

李傑表示樹敵太多不好,紅葉聯盟也不是國內唯一的大公會,劉宏卻再次打斷她,表示了他們這群人的高貴,本來就是人上人,大可不必在意那些平民!這劉宏遊戲里不是別人,就是紅葉聯盟下屬公會屠神公會的會長,自詡為李傑男友的蔚藍!

蔚藍接下來也自得的表示他投了多少錢進了遊戲,目前公會駐地規模正在逐漸擴大,表示李傑可以不必花心思沖聲望再建設其他公會駐地了,完全可以去他那裡。

李傑一笑,舉起酒杯和周圍的人喝了一杯,化解了一些因為蔚藍而出現的尷尬氣氛,表示稍有不適要去小息一下,蔚藍立刻站了起來要護送陪伴,李傑當即沒留一點情面的拒絕,讓蔚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呆在了原地,一幫青年男女紛紛偷笑看笑話,讓蔚藍臉色越來越紅,轉身冷哼著離去。

「他以為他是什麼人!說話如此放肆,還沒給他點顏色呢就開起染坊來了,好像我還真是他的女友還得什麼都聽他的!什麼東西,也不自己去照照鏡子,我什麼時候答應做他女友了,癩蛤蟆一隻,這輩子他都別想了!以為當初幫過我一點就囂張成了這樣,沒他當初我一樣能挺過來,就靠這一點就在我面前如此無禮,我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受氣的人嗎!居然還想取代我的位置,下巴都昂天上去了吧!」

小客廳里全是李傑憤怒的聲音。

小玉什麼都沒說,只是聽著,等李傑火氣出的差不多了,小玉才勸道:「大小姐您生氣歸生氣,不過再怎麼說劉公子也是伯母看重的人,總要留些面子。」

「我媽想什麼不重要,恐怕這點才是劉宏在我面前囂張的緣故吧!哼,那他就大錯特錯了!早晚給他個教訓!」

小玉沒說什麼,心裡卻高興,她也看不慣蔚藍,這下蔚藍恐怕沒什麼指望了,只是給已經氣呼呼的坐下的李傑倒了杯橙汁,李傑心情不好時愛喝橙汁解悶。

李傑喝了幾小口,或許認為不值得生氣了,緩緩的安靜了下來。

更新時間:2o12-o8-24

「卡薩老師,我知道亡靈之地是黑暗王國建國的地方,可是那裡的亡靈會聽您的!?」

「不,不會,帝力斯城廢墟的亡靈大軍雖然生前大部分都是黑暗王國的臣民,但他們其實是由當時我的老師羅賓大人布下的詛咒法陣外加濃重的亡靈氣息產生的,這種沒有經過特殊的儀式就產生的亡靈不具備自我意識,但我最近現此事也不是絕對的,誰又能說清楚魔法的奧秘呢,我自己培養的高級亡靈有時會記起他生前的一些片段,我們就必須賭一下,賭帝力斯城廢墟的高級亡靈已經有了生前的記憶片段,那麼他們見到里奧王后就會重歸黑暗王國,里奧王也會迅的找到重新崛起的機會。【全文字閱讀.】」

「卡薩老師,我想問下高級亡靈能夠回憶起生前片段的幾率是多少?」

「我的一些手下一百年裡總是會有那麼一兩次思維混亂,他們的靈魂會在瞬間回憶起一些生前的事情。」

李潔一聽,到底還是一頭栽在了地上,這也叫回憶!?這也能叫記起!?這也算是卡薩所說的機會!?

「卡薩老師,這不是冒險,冒險要是這樣的話沒人去冒險了!」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里奧王身為王者亡靈,亡靈魔法創始人羅賓大人和山德魯大人最傑出的傑作,豈是那麼簡單的,別看里奧王現在實力低微,但是殿下的基本能力就是有可能降服任何沒有被人控制的亡靈,加上帝力斯城廢墟的亡靈本就是里奧王的臣民,我們此去機會並不小。」

「要是如您所說,那豈不是太簡單了?只要沿途的亡靈加入我們,還有什麼困難嗎?」

「要是如此的簡單就好了,亡靈大軍現在的狀態不是沒人控制的,控制他們的極可能是御用法師團副團長維德尼娜導師,我的計劃就是殺進去,找到維德尼娜導師,希望導師她已經有了一些神智,並在見到里奧王時會徹底的勾起導師的回憶,由此奠定里奧王殿下崛起的基礎。」

「……要是維德尼娜大人沒想起來呢?」

「那我們將死在哪裡,里奧王殿下將不知道重生到哪裡,我也將再次尋找他重新開始。」

「在我看來,卡薩老師,您的計劃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無生,既然您有備用的計劃,為什麼不現在就重新開始呢?」

「如果按部就班,那可能需要很久,而我們現在沒有時間,即使是里奧王重新統治黑暗王國,重新成為真正的地下世界的王者這一點,就算我們成功了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實現,更不要說不去冒險,一步一步的來了。」

「卡薩老師,您如此的急迫能告訴我是為什麼嗎?」李潔依舊認為卡薩是瘋了,卡薩什麼實力還不知道,但就算比自己強也強不到哪裡去,否則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幫助,再想想只是亡靈大軍的外圍就似乎是無窮無盡的,更不要說殺進亡靈大軍控制的核心區域了,並且殺進去了事情成功的幾率在李潔看來不到萬分之一!

「告訴你也沒什麼,地面世界目前正在動亂,以我所知,獸人並不是我們世界內的任何一個種族,否則如此強大的種族以前我們怎麼連聽說過都沒聽說過?他們為什麼來到我們的世界?怎麼來的?有什麼目的?受什麼人指使?我看不出來,我唯一看出來的是獸人和沒有自我意識,只知道殺戮的亡靈沒任何的區別,如果只是這個我不能確定的因素的話,我也不急,獸人暫時沒我們什麼事,能給我們的死敵找些麻煩我也更不會反對,但我最近切身感受到了更近的威脅,一股邪惡和強大的力量正在覺醒,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但是這東西的意志力強大到不可想象,在它的影響下,本應永恆沉睡的遠古力量被它喚醒,並在它的影響下變的邪惡,正是這股邪惡阻止了我們實力的展,整個世界都受到了這股邪惡力量的壓制,能做到這一點的,我想來想去只能是構成我們世界的基本元素力量之一,最有可能的就是暴躁的火元素一族,不管是什麼,我們雖然也受到了影響,直接面對這股邪惡的雖然也不是我們,但你想想萬一地面上的傢伙無法阻止它們失敗了,我們將面對怎麼樣強大的敵人,再想想這股敵人還只是更強大的敵人的一股前鋒而已,你還覺的我們時間很多嗎?」

李潔呆了好久,回過神來時有些焦躁的轉來轉去,忽然間停了下來,淡淡的無所謂的笑了笑。

「好吧,卡薩大人,當初我來到地下世界就是您的指引,能走到今天很大部分都是拜您所賜,其實說句實話,一路走來我已經失去的太多,也領悟了不少,又有什麼看不開放不下的,大不了跟著您重頭再來就是了,況且幫助里奧王也是我心所願!」

李潔說這番話時沒看卡薩,雙眼有些無神的看著熔爐內的火焰不知道在想什麼。

卡薩的靈魂之火盯了李潔一會:「很好,忠誠的人會得到獎賞,召集你的軍隊,你有四天時間。」

李潔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卡薩已經消失在了鐵匠鋪里。

一月二十一日,初七,翠山主別墅群。

燈火輝煌,溫暖如春,富麗堂皇的大廳里正在舉行新年舞會,一群穿著華貴的年輕人卻沒興趣跳舞,圍坐在沙上聊著遊戲,本來是以別墅的小主人為中心,但顯然劉宏不這樣認為,話里話外的認為李傑對待公會的敵人過於軟弱,使得紅葉聯盟聲望受損,李傑笑了笑,卻沒表示什麼,陪在李傑身邊的小玉卻看見李傑潔白的雙手緊了緊。

李傑表示樹敵太多不好,紅葉聯盟也不是國內唯一的大公會,劉宏卻再次打斷她,表示了他們這群人的高貴,本來就是人上人,大可不必在意那些平民!這劉宏遊戲里不是別人,就是紅葉聯盟下屬公會屠神公會的會長,自詡為李傑男友的蔚藍!

熱力學主宰 蔚藍接下來也自得的表示他投了多少錢進了遊戲,目前公會駐地規模正在逐漸擴大,表示李傑可以不必花心思沖聲望再建設其他公會駐地了,完全可以去他那裡。

李傑一笑,舉起酒杯和周圍的人喝了一杯,化解了一些因為蔚藍而出現的尷尬氣氛,表示稍有不適要去小息一下,蔚藍立刻站了起來要護送陪伴,李傑當即沒留一點情面的拒絕,讓蔚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呆在了原地,一幫青年男女紛紛偷笑看笑話,讓蔚藍臉色越來越紅,轉身冷哼著離去。

「他以為他是什麼人!說話如此放肆,還沒給他點顏色呢就開起染坊來了,好像我還真是他的女友還得什麼都聽他的!什麼東西,也不自己去照照鏡子,我什麼時候答應做他女友了,癩蛤蟆一隻,這輩子他都別想了!以為當初幫過我一點就囂張成了這樣,沒他當初我一樣能挺過來,就靠這一點就在我面前如此無禮,我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受氣的人嗎!居然還想取代我的位置,下巴都昂天上去了吧!」

小客廳里全是李傑憤怒的聲音。

小玉什麼都沒說,只是聽著,等李傑火氣出的差不多了,小玉才勸道:「大小姐您生氣歸生氣,不過再怎麼說劉公子也是伯母看重的人,總要留些面子。」

「我媽想什麼不重要,恐怕這點才是劉宏在我面前囂張的緣故吧!哼,那他就大錯特錯了! 椒房之寵 早晚給他個教訓!」

小玉沒說什麼,心裡卻高興,她也看不慣蔚藍,這下蔚藍恐怕沒什麼指望了,只是給已經氣呼呼的坐下的李傑倒了杯橙汁,李傑心情不好時愛喝橙汁解悶。

李傑喝了幾小口,或許認為不值得生氣了,緩緩的安靜了下來。 ?「小兔去那裡了?都不見人影,我沒讓她總負責舞會吧?只是輔助下就能忙成這樣!?」

「不是的,小兔說借這個機會正好學習下組織舞會,可能跟著趙叔在跑呢吧。【風雲閱讀網.】」

小玉很喜歡毫無心機的小小兔,這樣回答是在幫小小兔,但是小玉也很奇怪為什麼李傑要指使小小兔去舞會總管趙叔那裡幫忙,這本身無可厚非,但是小小兔的工作職責卻不包括這個,小小兔本來只是負責協助李傑一個人,現在的舞會卻是李傑的父母舉辦的,也由她父母的人手負全責。

「讓她不要瞎忙活了。」

小玉自然明白李傑的意思答應了一聲出去了,卻暗暗的鄙視李傑,要不是你的意思,小小兔怎麼會多事。

小小兔跟著小玉來了后,李傑也沒說什麼,稍微補了下妝就出了小客廳,身為小主人,李傑不能一直不露面,雖然舞會已經進行大半了。

李傑先陪父親李龍領跳了一支舞,然後和母親說了會話,應酬了一些大客戶和親朋,基本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后,這才和一些說的來的朋友聊天,聊了些廢話后話題還是轉到了都在玩的遊戲上,在坐的十幾個男女基本上都是紅葉聯盟的老會員了,也有幾個會長,包括無所畏懼和他身邊珠光寶氣,即使重回故地也保持著淡淡微笑的雯雯!

但李傑今天的目的主要還是和新加入紅葉聯盟的玫瑰公會會長紅玫瑰聊聊,加深下感情,今天玫瑰公會的會長紅玫瑰和副會長彩虹都來了。

拉攏玫瑰公會是李傑重要的擴大紅葉聯盟的措施之一,玫瑰公會是國內著名的純女子公會之一,被炒的火熱,擁泵眾多,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玫瑰公會雖然人數不多,實力也不大,但人員素質都不錯,最起碼都是小家碧玉,並且由於都是女孩子,會員內治療職業的比重過了四分之一,在治療嚴重缺失的情況下,即使不說其他的,光這一點就能讓李傑下定決心把她們拉進來。

結果李傑成功了,並且看起來收服她們比自己預想中的要簡單,紅玫瑰雖然也是大家閨秀,但是顯然底蘊和自己沒法比,見了自己的排場只是謹慎的保持著莊重,李傑卻看得見她眼中的一絲羨慕,而彩虹就更不用說了,小家碧玉出身,只是因為思維敏捷,好說愛動,活動組織能力強而走上了玫瑰公會副會長的位置,但現在彩虹神情還都是愕然的,看什麼都好奇和驚訝,滿眼的富貴和優雅氣質讓彩虹有些自愧,有些拘束的坐著。

李傑一一介紹了在場的人認識,主要是介紹給紅玫瑰認識的,其他都是熟悉的人,眾人也都友善的和紅玫瑰彩虹打了招呼,在李傑的調節下,氣氛很快就好了一些,紅玫瑰自然了些,彩虹也不在老是低著頭,不過這或許也是因為紅玫瑰踩了她一腳的緣故。

「我們這裡以後都是熟人了,就一個例外,諾,慕容雲可跟我們不是一邊的。」李傑笑著說,慕容雲就是地下世界雄鷹公會的會長九天雄鷹,名字起的很霸道,但此人沒什麼脾氣也沒架子,自在散漫慣了的,和誰都能說的來,就算不說也能聽別人說,李傑還看的順眼,九天雄鷹本來在蔚藍那圈子裡聊天喝酒,聽說玫瑰的會長來了,對這個女子公會有些好奇,就跟了過來,李傑也沒拒絕。

「怎麼不是一起的,既然你們都和李小姐相熟,連我這生人都被拉進來了。」紅玫瑰捧了李傑一句。

「他是地下世界的,見不得光的。」李傑取笑了一句。

「鄙人地下世界雄鷹公會的會長,大家多關照!」九天雄鷹也不介意,舉起了酒杯團團敬了下。

紅玫瑰拿紅酒沾了下唇:「我們有幾個姐妹一時不慎也進入了地下世界,她們還算是我們的會員,自然不能同意被兼并,差點被全部擊敗,幸好她們總算離的不算太遠,也不知道被殺死了多少次才聚在了一起,目前呆在一個谷地里勉強自保,每天幾乎都在yy里向我哭訴,我卻沒什麼辦法,為這件事煩惱了很久,既然同在地下世界,還希望慕容公子有機會見到她們的話幫幫她們。」

九天雄鷹思考了一下:「還是叫玫瑰公會吧,地下世界也有世界地圖,從世界地圖上可以看出她們目前的大致方位嗎?」

「有的,大致在東南方向。」

九天雄鷹聞言就苦笑了下,他很想幫忙,藉此拉近下和紅玫瑰的關係也不錯,但是貌似沒機會。

「恐怕幫不上什麼忙,我目前地處世界地圖的西南方向,距離有些遙遠,並且也不怕王小姐笑話,前段日子我才剛被人擊敗,目前還在恢復實力先圖自保,暫時無力遠征。」

紅玫瑰哦了一聲就不在說什麼了,倒是她邊上的彩虹忽然來了句:「你們都是有錢人,恐怕往遊戲里投了不少的錢吧,怎麼還會被人擊敗?」

這話隱隱有指責九天雄鷹其實是在推脫的意思,但九天雄鷹也不介意:「小妹妹,你說的沒錯,為了玩好,確實丟進去不少錢,不過很可惜,有人比我仍了更多的錢,多少不知道,但肯定比我多了很多倍,要不然我們工會會員比他們人多的多,卻被一戰而潰,此人你們可能也聽說過,就是金毛,總勢力排行榜第一的。」

彩虹這才不在說什麼,李傑想了想,輕聲問了下身邊的小玉后。

「慕容,你最近沒上線吧?」

「沒,剛從國外回來,去處理些事情,雖然不值一提,但是也沒讓秘書拿其他事情打擾我,怎麼,難道我的公會已經徹底跨了?」

「那倒不會,你周圍除了那個美國人外要是沒其他大的威脅的話,你的公會就跨不了,前陣子美國人又和其他人打了一場。」

「額,誰又遭到金毛的毒手了?可憐的傢伙!早知道不管是誰,我也能牽制下金毛。」

李傑輕笑了聲:「你可是有些自大,倒霉的是金毛,前陣子網上有地下世界的人披露了此次大戰的消息,雙方進行了最少三次數萬士兵參戰的大戰,美國人全部敗北,現在他的勢力早就不是第一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雙方休戰,美國人才得以喘息恢復,不過目前也才排名第十七位。」

「什麼老爺爺,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怎麼這麼傻呢!這麼大了,還這麼天真!」

Previous article

「你的意思是說,我要是將來殺著真氣境實力的年輕人,他們體內的源力可以讓你補充更充足的源力,比同等實力的老頭子要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