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撇去張北羽在海高的這些破事不談。他們兩人走在一起,顏值高,身高也高,還真是一道十分吸睛的風景線。

還有就是,身邊的賈丁也弄了個紋身。一個弓箭圖騰,幾乎蓋住了右手手背,箭,指向了「East」的花式英文。

張北羽一看就明白了,東自然是代表著立冬,這是說他終身都會以立冬為目標。在弓箭的兩側,還有一圈英文。倒是挺好看的,可是看不懂啥意思。

賈丁說:「心無旁貸,無我無妄。」這玩意其實就憑一張嘴說,誰知道這花里胡哨的英文是啥意思。再說了,中文博大精深,好多意思都是英文沒辦法翻譯的。反正能將就看就行了。

立冬拍拍他的肩膀,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以一副長輩的模樣對他說:「年輕人,我只能說,你的眼光很好。最起碼知道以我為目標,而不是他。」

這個「他」,指的當然是張北羽。

張北羽懶得搭理他,白了他一眼。突然又想起了什麼,笑了笑說:「對了冬子,要不我給你介紹個妹子吧!絕對他媽的豐乳肥臀!」

立冬一聽,兩眼發光,立刻來了興趣,哈腰諂笑,「北哥,是哪家的妹子啊?」張北羽嘿嘿一笑,「我的同桌,眼鏡妹。」

聽到這句話,立冬倒是沒什麼大反應,就點了點頭,「有點印象,有點印象。長得不錯,戴副眼鏡,怎麼著也得有E罩杯吧。」

而賈丁和萬里都楞了一下,紛紛撇頭看了張北羽一眼。

「看我幹啥?我覺得眼鏡妹吧,就是嘴損了一點,長得倒是真不錯,身材也絕對符合冬子的口味。」

……

回來的第一天,就立刻開展了游擊戰。

不過行動的時候沒有帶蘇九。跟他們三個人比起來,蘇九差了很多。而且這是一場持續性的機動戰,搞不好蘇九還會拖後腿。他當然是不願意,死活吵著要參加,不過最後還是被張北羽壓下來。

第一次動手是在第一節晚自習結束,目標是管人。方法很簡單,他們三個人直接衝進教室一頓暴揍,打完就跑。等管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去找下個目標—超人,接著是羊春年,然後是彭罡…

總之,他們三個人打了整整兩節晚自習,而且幾乎沒受什麼傷。

晚自習結束之後,青雲社的人都開始抱團。看見沒機會,他們三個人就跑了。

……

海高附近的一家小餐館,三人點了幾個菜,喝點小酒。

張北羽突然嘆了口氣,「我想了想,咱們這麼打下去還不是個辦法。青雲社人太多了,除非能直接幹掉房雲清!」立冬搖頭道:「現在能靠的只有咱們三個人,想重新發展實力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這時候,張北羽突然想起來沒來海高之前,江南對他說的話。大概的意思是,海高有兩個神人,一個是房雲清,但另外一個……江南沒說。

張北羽叫了賈丁一聲,問道:「海高還有沒有什麼大神級別的人物,能幫到咱們的。」

賈丁的筷子停在半空中,頓了一下說:「有啊!所有學校混混公認的第一白紙扇,號稱『女諸葛』,如果她肯出手幫忙,十個青雲社也不好使。」

張北羽一聽來了興趣,「誰啊誰啊?」立冬也一個激靈,豎起耳朵停。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賈丁有些莫名的看了張北羽一眼,「北哥,你不知道?」

「廢話!我知道還問你幹啥!」

賈丁皺著眉,驚訝的張開嘴巴,「啊?你跟鹿溪同桌有三個月了,竟然不知道?!」 肯定是不能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往秘境里鑽,又不是傻蛋。

「往林子里鑽!」

那片斷崖旁邊,是一大片茂密的樹林,合抱粗的巨樹,不知繁幾,枝葉繁茂,遮天蔽日,這樣的密林,在煉之幻境,隨處可見,在這裡出現一片,很是正常,就算鑽進去,也不會引起厲無涯的懷疑。

霸道男神送上門 這不。

一人一蟻往林子里一鑽,沙沙幾聲,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那厲無涯,也並無驚訝,只當是喬拉丹走投無路,想藉助密林垂死掙扎。

沒有降落。

就懸浮於半空,冷冷的俯視著這片密林,生怕喬拉丹趁自己不注意,偷摸著溜出密林。

「不下來?」

喬拉丹不爽了。

還打算著藉助密林遮擋厲無涯的視線呢,這廝不下來,咋遮擋?

開口就罵。

「厲無涯,你個欺軟怕硬的龜孫子,欺負老子一個鍊氣境修士算什麼本事,垃圾一個!」

沒動靜。

「想殺老子,做夢,別看老子才鍊氣境,一樣折磨的你*迭起,怕了吧,怕了就趕緊滾蛋,回你的摩天崖喝奶去吧!」

還是沒動靜。

來個更狠的。

「厲無涯,別以為老子不知道,那小尼姑都告訴老子了,哈哈,魔天崖的高手,竟然愛上了觀瀾寺的小尼姑,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可惜啊可惜,那小尼姑已經是老子的人了,你想追她,下輩子吧!」

話音剛落。

轟!

一隻巨手,握成天魔鐵拳,從天而降,循著喬拉丹的聲音,轟了下去。

太可惡了。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這喬拉丹卻偏偏往厲無涯的傷口上撒鹽。

可憐的厲無涯,被氣的是一佛出竅二佛升天,怒氣爆發,一記魔拳,轟了出去。

這一拳,威力十足,一拳轟下,只見亂枝穿空,落葉紛飛,好不熱鬧。

密林中,喬拉丹笑的很賤。

打不到。

根本就打不到。

合抱粗的大樹,高達數十米,厲無涯這一記魔拳,還沒到樹腰就力竭了。

躲在樹底下的喬拉丹,毛都沒傷到一根。

三兩步換了個地方,嗓子一扯。

「哎呀,嚇死老子了,厲無涯,再用力點,老子熱的很,趕緊給老子扇扇風。」

話音剛落。

轟!

一隻巨大的魔掌,從天而降,扇出了好大一陣風。

很配合呢!

「乖孫子,真聽話!」

喬拉丹的一記補刀,徹底點燃了厲無涯的怒火。

「死,去死!」

魔氣肆虐,化作千魔手,朝著大地,一通狂拍。

暴力啊!

那合抱粗的參天大樹,竟然都經不起如此摧殘,樹榦斷裂之聲,絡繹不絕,斷枝殘葉,鋪了一地,那叫一個狼藉!

可惜,沒用。

喬拉丹潑皮無賴的叫罵聲,依然響亮的很,顯然,厲無涯的這一番狂轟亂炸,根本就沒傷到他。

只是。

別看喬拉丹罵的響亮,心裡,苦著呢。

這片樹林,並不算太大。

厲無涯這一番摧殘之下,已經有近半兒的大樹被轟倒在地上,再這樣下去,用不多會兒,可就無處可藏了。

「狗?的,這孫子不上當!」

九盡春回,十里錦繡 繼續耗下去?

也不知道厲無涯的魔氣還有多少,萬一樹木全都倒了,厲無涯還有戰力,那結局,妥妥的悲劇。

「看樣子,只能使用二號計劃了!」

那就執行!

剛剛還中氣十足的叫罵聲,突然停了。

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的厲無涯,頗有些不適應。

「怎麼不罵了?」

「難道這小子又在耍什麼陰謀詭計?」

「要不要下去看看!」

「不對!」

「哼哼,想騙我下去,然後偷偷逃跑,做夢!用不了多久,就能把這片樹林全部摧毀,到時候,看你往哪裡逃!」

於是。

懸浮於半空。

厲無涯依然一記又一記的催動著魔手,就跟辛勤的伐木工一樣,將一棵又一棵的大樹摧毀。

喬拉丹呢?

此刻的喬拉丹,正躲在幾棵大樹圍成的空地之上,鋪設陣法。

陣法?

假的!

這廝哪曾學過什麼陣法啊,不過是糊弄人的而已。

當然了。

肯定不是糊弄自己的。

而是糊弄厲無涯的。

也就是記性好。

仿照著當初在玄天宗看到的那個小型的傳送陣,喬拉丹將一顆顆靈石,擺在地上,又以金劍,在地上劃出一條條鬼畫符般的線條,線條之中,撒上捏碎了的靈石粉末。

拍了拍沾滿粉末的手。

洋洋自得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不錯不錯!」

偽裝的傳送陣,建造完畢了,就差一步了。

「附靈!」

把蟻哥,收回體內。

而後。

左掌五指一併,化作掌刀,金之靈氣,洶湧而出,朝著虛空,便是一記豎劈。

無堅不摧的金之靈氣,將虛空,斬裂。

一道虛空裂縫,出現。

身子,往裡一鑽。

唰!

喬拉丹,驟然消失於原地。

再度出現,已經是百米之外了。

天空中。

厲無涯驟然色變。

身為結丹境修士,很容易便能捕捉到天地間靈氣的波動,那一絲空間能量的波動,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回想起當初被喬拉丹奪去銀槍的經歷,厲無涯心中一緊。

「不好,這小子要跑!」

著急之下,哪還顧得上別的。

一個猛子。

厲無涯俯衝著衝進了樹林之中。

速度,極快。

就如一顆流星,轟在了密林之中。

數棵巨樹,被撞到。

撞擊地面的衝擊波,掀起一片腐枝爛葉。

魏寰脖頸被擒之後,整個人便脫離了床面,雙眼瞪的死死的,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泛青。 來自王志超的負面情緒積分:+5,+10,+5……

Previous article

三股意識貫通之際,天尊憑藉「天」的力量駕馭身體,抬腳向前狠狠踏出一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