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按照積分獲取的原理,只要元嘉的諮詢能夠幫助到人,那麼就能獲得相應的積分,那麼還有沒有其他的方式,也能收穫大量的積分呢?

比如開課?

比如論文?

元嘉覺得可以試試,畢竟一個優秀的心理諮詢師,肯定是要有自己能拿得出手的東西的,要麼是豐富的實操案例,要麼是專業性極強的文獻。

打開系統商城,元嘉來到了購物界面。

解憂小熊-售價1500積分-效果:可以跟小熊玩偶說說心裡話,擁有輔助睡眠以及舒緩心情的功效

安眠靠枕-售價2000積分-效果:五分鐘入睡,無夢或百分之五十幾率產生美夢。

沒有太多考慮,元嘉直接花了三千五的積分,購買了解憂小熊和安眠靠枕。

東西雖然挺貴重的,但也算是元嘉第一次送給女孩子的禮物,再者說沒有梔子的大額打賞,直播間的人氣也不會有這麼高。

解憂小熊和安眠靠枕沒辦法根治梔子的社交恐懼症、廣場恐懼症以及抑鬱症,但是卻可以很大程度地幫助到她,最起碼不用每天吃藥才能入睡。

藥物對神經的副作用很大,尤其是這種精神類的藥物,損害幾乎是不可修補的。

解憂小熊特別可愛,毛絨絨的,而且很大隻,可以抱著睡覺。

安眠靠枕是白色的,外觀和普通枕頭沒啥差別,但有股淡淡的香氣,像是躺在草地上,微風吹來的夾雜著百花的那種極淡的味道。

元嘉約了個同城快送的快遞過來取件,基本上兩個小時左右梔子就可以收到了。

東西放好,元嘉打了個呵欠去衛生間洗漱。

老爸元源也在,看樣子迷迷糊糊的,頭髮也有些油,怕是昨晚沒洗頭,這會兒還沒睡醒,眼睛半眯著,想必也是被寶貝女兒加貓一起弄醒的。

元源剛刷完牙,正準備擠點洗面奶搓搓臉。

元嘉使了個壞,裝作不經意地說道:「爸,你這點兒頭髮還需要洗頭嗎?」

元源便將手中的洗面奶抹到了頭髮上,回道:「怎麼就不能洗了,不洗太油了……」

元嘉好笑道:「那你也別用洗面奶洗頭啊。」

「洗面奶?我……?」

「哈哈哈哈。」

「臭小子,凈搗亂。」

元嘉捂著肚子笑得不行,果然人的潛意識跟行為是一件難以捉摸的事啊。

.

. 人在大多數時候並沒有在思考,對於周圍絕大多數的事情都是依靠潛意識去處理的。

比如沒有任何一個正常人在站起來準備走路的時候,考慮是先邁左腿還是先邁右腿,也不會數著時間看該什麼時候眨眼休息。

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假如你面前有一個正在說話且忙碌專註的人,只要你把手放到他面前,他會下意識地接下你遞給他的任何東西。

他心裡想著一些事,就必定會忽略另一些事,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在其餘的事情上設防,此時只要有一個好的切入點,便能侵入他的潛意識,達到控制的效果。

有一些非常有趣的坑人小遊戲便是利用了這個原理。

『快速地說十遍有有有……』

『有有……』

『你和豬有區別嗎?』

『沒有。』

想來百分之九十九剛玩這個小遊戲的同學都會被坑,因為他有意識地在提防你用慣性坑他,聽到『豬』這個字的時候,他潛意識就立馬說出了『沒有』,結果反倒被坑了。

今天是星期天,元嘉沒有去上班,吃完早餐之後便回房間寫論文。

昨晚的課程體驗讓他收穫很大,這次論文的主題便是關於心錨的,在如何利用心錨去治療心理疾病,是他本次論文的主題。

寫完之後再給各大心理學期刊投稿看看,元嘉並不吝嗇將自己的心得分享出來,即便有其他心理專家能學會他的理論,但缺少真實課程的體驗,在實際運用上也遠遠比不上他。

老媽去市場打牌去了,元嘉又有事要忙,卉卉還有一大堆作業沒做,只好逮住最愛她的老爸來問。

元源平時幾乎沒有輔導女兒做功課,才不過教了半個小時,就感覺頭大如牛。

「爸比,頭大如牛又是什麼意思?」

「就是特別煩惱,感覺腦袋比牛都大!」

「動物園有這種動物么?昨天我和哥哥看了好多動物!還有猴子啊,特別聰明,還會剝花生吃。」

「人也是從猴子進化過來的呀。」

元源便趁機給她講了講進化論的知識,進化論目前還是有很多的疏漏無法解釋,但還是很適合小朋友接觸了解的。

看到元卉連連點頭,一臉驚呆了的模樣,元源感覺到了身為老父親的自豪。

「那爸比,我們原來住哪個動物園啊?」

「???」

九點多的時候,元嘉約的快遞員到了,看到父女兩在認真學習,他便悄摸摸地躲著卉卉把解憂小熊和安眠靠枕拿了出去。

同城快送是直接送過去的,相當於跑腿服務,東西體積比較大,花了一百塊錢。

元嘉:「給你寄過去啦,大概不用兩個小時就能收到了,是一個枕頭和小熊。」

梔子:「嗯嗯!我也給你寄過去了!」

許南梔將那張小浣熊的畫裝好,讓白妍安排人送給元嘉。

白妍倒是有些好奇,問她:「元嘉是誰呀?」

「就是……高中時的一個同學……」

許南梔臉有些紅,如果她敢自己寄快遞就好了,面對母親的好奇,她也只好說道:「我最近跟他有聊天,他是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

白妍聽了自然很高興,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啊。

於是白妍便讓家裡的司機給元嘉送了過去,還叮囑司機幫忙看看對方啥情況。

不過想來不會太差,畢竟梔子這兩天的表現她也是看在眼裡,很大程度上是有受到她這位同學的鼓勵的。

元嘉才把東西送出去不久,門鈴聲便響起,卉卉第一時間跑去開門。

是一個穿著很正式的中年男人,長得很可靠,手裡還拿著一個封存的信件袋。

元源也走了過來,好奇道:「您好,請問找誰?」

「您好,我是送信的,這裡有元嘉先生的一封信,請問他現在在家嗎?」中年男人很客氣。

元源倒是愣了愣,看來這年頭快遞也不好做啊,快遞員都得這麼正式來送信了?

「嘉,有你的信!」元源朝屋裡喊了一嗓子。

元嘉便走了出來,看到這中年男人,便簡單地打量了他兩眼,穿著很乾凈整潔,舉止禮儀都很到位,並非身居高位,那麼便是高位者的司機了。

元嘉能猜到許南梔家很有錢,讓司機來送信自然合情合理,家庭的私人司機通常也會兼顧一些家務的,比如出去買菜、購買生活用品、跑跑腿。

中年男人也在打量著元嘉,作為富人家的私人司機,他很會觀察人。

面前這位年輕人給他的感覺就是沉穩,不慌不忙,目光也很平靜,有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你好,我是元嘉。」

「元先生你好,我姓劉,夫人委託我給您帶了一封信。」

劉司機便把信交到元嘉手上,元嘉沒有拆開,簡單看了看后笑道:「麻煩您了。」

「不客氣。」

劉司機離開了,元嘉也關上了房門,老爸和妹妹便八卦地問他這是啥。

衝鋒獻朕 「沒啥,一個朋友送來的信。」

「什麼朋友啊,感覺好氣派的樣子。」

「這叫鄭重。」

元嘉回到房間,關上房門,這才打開了梔子送給他的信。

裡面就一張小浣熊的畫,跟他昨天在照片里看到的一樣,小浣熊躲在大樹後面,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鏡頭。

元嘉很喜歡梔子的畫,她雖然不是啥大師,但是畫出來卻別有一番味道。

尤其是Q版小浣熊的那雙大眼睛,藏著小心以及害怕,還有它緊緊抱著樹榦的小爪子,想走出來卻又不敢。

元嘉打開手機,給梔子拍了張照片。

元嘉:「我收到畫咯,比照片看更好。」

梔子:「真的啊……」

元嘉:「真的。」

許南梔就很開心,時不時看看時間,期待著元嘉送過來的禮物。

等劉司機回到別墅的時候,元嘉的快遞也到了,梔子的手機彈出電話消息框,她已經調了靜音模式了,心臟怦怦亂跳,像捧著燙手山芋一樣捧著手機,趕緊跑過去找白妍來接電話。

「媽,快、快幫我接電話……」

……

「哦哦,好的,你稍等一下,我現在出來拿。」

白妍將手機還給許南梔,看著她焦急的模樣,好笑道:「看把你急的。」

走出來的時候遇到了劉司機,便簡單地交談了一會兒。

「是一個挺不錯的男生,模樣長得也好,也很有禮貌,性格沉穩。」

白妍也已經託人查了元嘉的資料了,確實是高中同學,而且現在從事心理工作,各方面都挺不錯的。

白妍就放心下來,不能怪她小心,她並不願意干涉女兒的社交,但因為梔子受過的傷害,白妍可不願意再發生一次。

出去拿了快遞,是一個枕頭和好大隻的毛毛熊。

當她把元嘉的禮物交到許南梔手上的時候,白妍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女兒臉上的欣喜。

那落在禮物上就再也沒有移開的眼神,和嘴角上揚美麗的弧度。

梔子真的很開心。

.

. 元嘉:「喜歡嗎?」

梔子:「喜歡!」

許南梔坐在床上,抱著溫暖的毛毛熊,眉角含笑,歡喜得滿臉飛霞,像是快要盛不下蜜糖般的喜悅。

比起安眠靠枕來,許南梔顯然更喜歡解憂小熊。

無論是小熊可愛的外觀,還是抱在懷裡那柔軟溫暖的感覺,都足以讓任何一個少女的心融化掉。

梔子:「我第一次收男孩子的禮物……」

元嘉:「我也是第一次送女孩子禮物。」

呀……好像不算,那時候元嘉不是還送了我一朵梔子花嘛。

許南梔感覺自己撒了謊,但又想想,元嘉也撒了謊啊。

梔子:「真的么?」

元嘉:「唔……以前倒是給同桌送過一朵小花,算不算?」

許南梔輕輕咬著小熊的耳朵,揪著小熊柔軟的肚皮,算不算啊,好難回答……

她其實也大概能料想到元嘉猜測到她的身份了,但是元嘉不說,那麼她也不說。

南國佳人,梔子花開。

這句話也就只有他才會說兩次的了。

畢竟他還能記得給同桌送過一朵小花的事,那麼就更加不可能忘記那個名字很特別的同桌了。

許南梔心裡覺得有些暖,覺得自己還能被他惦記。

其實她很想承認的,只是現在自己還不夠好,不敢去承認,元嘉也能明白她的想法,體貼地從未戳破。

快穿之夢中行 於是兩個本來就認識的人,約好一起失憶,重新開始認識彼此。

梔子:「算……也不算……」

元嘉:「好啦,這是給你這兩天進步的獎勵。」

梔子:「嗯嗯!感覺充滿了幹勁了呢!」

元嘉:「小熊和枕頭都是很神奇的禮物,我給它們注入了魔法。」

梔子:「我才不信~」

元嘉:「平時你心情不好的時候,要是我不在,或者你不想跟我說話,那麼你就跟小熊說說話,或者緊緊地抱住它,那麼你的心情就會慢慢好起來。」

「自從老祖宗閉關之後,言家這些年一直都在走著下坡路,朱家出了朱亦,而酆家雖和戚家鬧了紛爭,可卻也遠比咱們言家要強。」

Previous article

緊接著,一股無比恐怖的威壓在他感知里炸開,他眼前彷彿看到的是無間煉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