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拳腳功夫確實是端木最擅長的,因爲他力大,身手也靈活,易小刀看起來並不是很強壯,交起手來還是有比較大的勝算的。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比拳腳可以最大限度地拖延時間。剛纔上來的二十來個殺手已經死光了,後面的懸崖下殺手們正在朝山頂爬來,如果能拖個十幾分鍾,再上來幾十個殺手,勝算就更大了。

易小刀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是,端木下了戰術,不應戰好像不尊重目標選擇死法的權利。何況,還有一個美女殺手在這裏,自己作爲男人,怎麼可能在自己這邊的女人面前對別的男人低頭?

於是招手把海棠叫過來,把巴雷特遞給她,有她給自己壓陣,暫時不怕端木耍花招,只是自己要速戰速決,決不能讓端木的拖延戰術奏效。 205 殺手之魂

海棠退後了幾步,端木立刻撲上來,一個掃堂腿橫掃過來。

易小刀雙腿一彈,高高躍起,右腳同時踢出,直奔端木的面門。

端木看得出易小刀這一腳力道欠缺,雙手護臉,生生擋住易小刀的一腳。

易小刀沒想到自己試探性的一腳被對方看出,這一硬碰硬,易小刀也感覺端木的力道確實巨大。

易小刀將力量灌注與左腿,身子一落地,左腳立刻飛踢出去,朝端木的下盤踢去。如果端木後仰,下身就會受創,如果保護下身,這一自下而上的飛踢就勢必會踢在端木的胸口。無論這一腳踢在哪裏,力量都不輕。

但端木的拳腳功夫要是連這個都應付不了,那也就沒膽量跟易小刀比拳腳了。只見他身子突然前撲,雙腿朝後面滑開了兩步,整個人面朝下撲下去。就在易小刀的腳快到胸口時,他雙手一伸,朝易小刀的小腿抓去,同時腳下稍一用力,身子開始向右翻滾。這樣一來,他的身子完全避開了易小刀的飛踢,同時還可以抓住易小刀一條小腿,接着自己身體的翻滾之勢,將易小刀甩到在地。

易小刀見到端木這樣的招式,也確實嚇了一條。這個傢伙的應變能力實在不容小覷。易小刀心念電轉,想到在小腿被抓住後,要怎麼化解。突然他心頭一亮,要化解對手的招術,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對手不使出那個招術。

易小刀的動作向來是和意念是同步的,他心中剛剛想到這個,身上馬上就做出了相應的動作。只見他右腿跟着一彈,左腿的力量立馬減了大半,左腿回收,右腿朝端木的腰部踢去。

端木眼看就要抓到易小刀的左腿,身子已經開始向右翻滾。猛地見易小刀硬生生收住左腳,右腳踢來。端木已經來不及改變方向去抓易小刀的右腿,只能故伎重演,雙臂護在胸前,硬擋易小刀的一踢。易小刀臨時換了一隻腳,右腳的力量肯定不會多大,憑他的身體條件,不會對自己構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易小刀見識過端木手上的力量,這次當然不會真踢,看到端木防守,他也立即收腳。這一腳要是踢出去,萬一端木在袖子裏藏個鋼管什麼的,自己這腿骨不斷也得裂開。

由於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易小刀收功沒能與端木相撞,所以端木上身下墜的力道和易小刀雙腿上升的力道,都沒有得到衝抵。這一避開,場面就讓人尷尬了。端木直挺挺地倒下去,雙手交叉在胸前來不及伸開,沒撐到地,只能靠右邊的肩膀直接觸地。易小刀腳上沒踢到東西,下盤一鬆,立刻感到頭重腳輕,仰天倒了下去,重重摔到在地。

兩個人這一下都沒碰到,卻先後倒地,這讓一邊觀戰的海棠有些不知所措。這事要是說出去,沒人相信吧?偏偏這就發生在她的眼前。

若是兩人對戰,都要倒地的話,那麼無疑背朝天比背朝地要好。倒不是說背朝天倒地有很多緩解衝擊力的方法,而是背朝天這樣可以讓人在更短的時間內做出下一步動作。至於背朝天有什麼不好,拿只烏龜試一試就知道了。

所以易小刀這回明明有便宜佔,結果卻吃虧了。端木作爲搏擊高手,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身子一落地,幾乎沒停,就雙手雙腳齊用力,整個人像只青蛙一樣蹦起來,朝易小刀撲去。這招不知是否來源於傳說中的蛤蟆功,姿勢雖然不怎麼好看,但這一下力道無窮。

易小刀一跌下去,就知道自己吃虧了,於是上身一落地,馬上雙手往肩後的地上一撐,一個鯉魚打挺飛身而起。

這一招也是相當快速,而且姿勢非常優美,以致於觀戰的海棠一時看得有些眼花,差點誤以爲這是武術表演。

易小刀快則快矣,對端木來說,就慢了半拍。易小刀鯉魚還沒挺直身,端木的蛤蟆就撲了過來。

搏擊高手一直就認爲,高手之間的較量,勝負往往就在一招之間,而且瞬息萬變。這半秒看起來這個要贏了,下半秒真正贏的卻是另一個。

端木贏就贏在這半秒上,他像只蛤蟆一樣撲到易小刀的胸口,眼看自己佔了便宜,立刻得寸進尺,雙拳出手如電,在易小刀的胸口一連擂了十來拳。

這個意外是易小刀難以承受的。他身子還沒站穩,就受此重擊,整個人立刻倒飛出去。

“砰——”易小刀再次跌倒在地。這次,他沒法鯉魚打挺站起來了。

端木欺身向前,準備乘勝追擊。

“站住!”海棠此時再不出手,易小刀就要徹底敗了。看到傳說中非常聰明、英勇的易小刀敗在別人手下,海棠也有種夢境破滅的念頭。

“他孃的,不過如此!”懾於海棠手裏的槍,端木沒有追擊。

這讓易小刀得以喘息一下。好在他的身體條件好,受此打擊,胸口有點氣血翻騰,但立馬就沒事了。他有些艱難地爬起來,抹去嘴角的一絲鮮血。

易小刀感覺大事有點不妙,自己不僅沒有把端木速戰速決,還差點被對方解決。這樣拖下去,自己搞不好會敗陣下來,端木的拖延戰術更是可以奏效了。無論如何,得立即把端木解決掉。

想到這裏,易小刀那剛剛纔徹底復活的殺手之魂再次萌動,以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消滅目標。

端木信心大增,眼中殺機大熾,再次攻來。易小刀這次不再硬碰硬,而是發揮了自己的特長,超乎尋常的快速反應。他接連躲開端木的好幾次攻擊,用心觀察着對方的破綻。突然,當他發現端木右拳出拳有些大的時候,他突然使出一記左勾拳,迅捷無比地從端木的右腋下方穿出,直奔端木的右耳。

“砰!”這一拳結結實實地打在端木的右耳上。剛纔還生龍活虎的端木立刻被打暈了,他踉蹌着朝左邊到去,一連退了十來步,才勉強站穩身子。他自始至終都沒發現,易小刀的那一拳是怎麼穿過自己密不透風的拳頭,擊中自己右耳的。

端木的腦袋一陣嗡嗡地響,右耳耳廓破裂,耳洞裏也流出鮮血來。最嚴重的情況是,他的右耳已經聽不見了。

高手交手,勝負就在一招之間。這個真理再次得以驗證。海棠的臉上不禁露出了必勝的笑容。以端木目前的情況來看,他要是不耍詐,已經沒有翻盤的可能性了。右耳失聰,還怎麼打?

這對易小刀來說,搏鬥還沒有結束,心中的殺手之魂在催促他趕快結束搏鬥。只要上前一腳,踢中端木的左耳,就可以讓他在頭部劇烈震盪之下當場斃命。

身隨意動,意念到處,身體已在行動。易小刀逼上前去,一腳朝端木胸前踢去,等到端木低頭彎腰防守時,他的右腳將毫不留情地一記飛踢,結束這場搏鬥。

然而,端木卻沒有防守,只是雙手護胸,捱了易小刀的一腳。藉着易小刀的巨大力量,端木像是裝了彈簧一樣,人倒飛出去,跌進了灌木叢裏。

但下一秒,他就像只兔子一樣,翻身而起,朝身後跑去。

易小刀略感意外,趕緊追了過去。

山頂的植被較爲稀疏,奔跑起來不是很難,但也不見得容易,尤其是對負傷的端木來說。

等到他跑到懸崖邊時,易小刀已經追到了身後。但是,等在懸崖邊的以不僅僅是端木,而是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殺手。端木的拖延戰術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拿槍來!”端木一邊跑一邊喊。

一個殺手拋出一把槍,端木用盡力氣飛身接住,直接轉身,身體還在慣性作用下向後退,手裏的槍已經對準了易小刀。

易小刀一個急剎車,正要閃避子彈。

“砰——”一聲槍響。子彈從海棠的槍裏射出去,從易小刀的身邊飛過,高速旋轉着鑽進了端木的胸口。

端木後退的身子終於停住,站在原地,搖搖晃晃勉強支撐着沒有倒下。

他的胸口出現一個大洞,可以從前面看到後面的殺手的面孔。

易小刀止住閃避的身形,雙腳點地,飛速移到端木的身前,用盡全力踢在端木的腹部。端木粗壯的身體向後疾飛,這樣就可以擋住殺手的射擊路線。

當然,沒有誰在背對懸崖的時候,傻到去接端木的屍體。兩個幾乎被撞上的殺手略一側身,端木的屍體直接飛出了懸崖,朝幾十米的懸崖底下飛去。

易小刀倒地一滾,躲開了殺手們的子彈,但他已經沒有槍,毫無反抗之力了。海棠雖然有槍,但她一個人還不足以對付十幾個殺手,而且是距離這麼近的時候。

就在這時,一陣槍聲從海棠的身後響起。

寧小刀帶着二十來個女殺手趕到了。

短暫的槍戰,站在懸崖邊上的殺手,從哪裏來,就回到了哪裏去。

易小刀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說:“你這麼快就到了?”

寧小刀白了他一眼,說:“你走了沒多久我就跟來了,還說沒人會從這裏進來,現在看到了吧?”

“行了,我欠你一個人情。大不了,那件披風不要你賠了。”易小刀說。

“別貧嘴了,快回去吧。”寧小刀說。

易小刀從海棠手裏接過槍,說:“海棠,你帶人守在這裏。絕對不能讓人再從這裏上來了。”

“我知道。”海棠說。

此時,谷口方向傳來了巨大的炮聲,彷彿近在耳邊。

易小刀再次緊張起來:谷口失守了嗎? 206 谷口失守

得知易小刀獨自上了後山,而且只有他和海棠兩個人應付不斷攀上來的殺手,百合二話沒說,把堅守谷口的重任交給了杜鵑和丁香,自己帶着一百人足不沾地地朝後山奔去。

谷口到後山說遠不遠,也有好幾裏地。百合丟下谷口不管,率軍長途救援易小刀,其實是一個衝動的決定。

從易小刀上山,到她能趕到後山,中間少說也有半小時,易小刀要是沒能把上山的殺手都解決的話,這麼長的時間就足夠殺手把易小刀解決好幾次了。殺手相遇,可不是戰場上那樣挖戰壕搞持久戰的,一照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半個小時之後再趕往現場,意義幾乎爲零。

何況,寧小刀已經帶人跟上山去了,百合放着至關重要的谷口不管,去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這讓白小刀都感到不可思議。

他早已得到易小刀獨自上山的消息,但由於巴達瑪的叛軍衝擊很猛,他不敢擅離職守,前去救援易小刀。遠遠看到百合從谷口方向奔來,白小刀就知道百合是去後山的。在九個同門之中,白小刀和易小刀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點相似的,那就是聰明、冷靜,只不過白小刀比易小刀更理智,理智到近乎冷酷,所以他爲了不走漏風聲,當着易小刀的面殺死了魯卡斯的手下,這點易小刀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所以,白小刀從山上衝下來,擋住了百合。

“你想幹什麼?”白小刀幾乎是大吼着,擋在百合的跟前。

“讓開!”百合努力保持着冷靜,但顯然,她已經快要控制不住了。

“你的位置在那裏!”白小刀指着谷口的方向吼。

“易小刀的位置在哪裏呢?”百合的嘴脣有些發抖,反問着白小刀,“你知道你師弟現在的位置在哪裏嗎?”到了最後,她的聲音已經提高了一倍。

“你想救易小刀,但是,你離開了谷口,後果你想過沒有?”白小刀的語氣並沒有軟下來,“我們都在拼命守着紅花谷,你卻要放棄它!”

“我管不了那麼多!”百合不顧身後正在趕過來的姐妹,突然大吼起來,“我要去救易小刀!他要死了!你知道嗎?”

白小刀愣了一下,還是把她吼了回去:“他死了,你去也只能送死!我們全部都得死!”

“就算死我也要跟他死在一起!”百合雙眼血紅,急得渾身顫抖,突然,她舉起槍,對準了白小刀的面門,使出全身力氣吼道,“讓開!你給我讓開!”

白小刀第一次看到百合如此歇斯底里,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從百合的眼裏看出了一種堅決,如果他還要攔着她去救易小刀,她真的會開槍的。

後山的殺手源源不斷地攀上來,易小刀只有兩個人,凶多吉少。白小刀最後聽到一陣激烈的槍聲,然後後山就恢復了平靜。他朝那個方向看了一陣,沒有看到殺手出來,也沒有看到易小刀出來。他的心裏一沉。

白小刀看着百合整個顫抖的身體,絕望地嘆了一口氣,側身讓開了路。

百合向後山狂奔而去,白小刀止住心中的悲慼,扭頭朝山上跑去。他負責防守的地方絕對不能讓敵人攻破,否則,紅花谷裏的人全都要死。兄弟之情和顧全大局不能兩全其美時,他只能選擇後者,選擇師父和更多的人。

百合和白小刀都沒有跑出多遠,谷口方向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巨響,兩個人幾乎同時站住,心裏冒出一個念頭:谷口失守了!

巴達瑪的叛軍近萬人,全力進攻谷口,兩側各有五千人夾擊,這讓本來就沒多少人的紅花谷力量已經很分散了。易小刀沒在谷口出現,讓巴達瑪心花怒放,調動坦克朝谷口猛烈轟炸,谷口幾乎被翻了過來。直升機在谷口外面盤旋,雖然不敢進谷,但一直蠢蠢欲動,因爲還有個百合在。

突然百合撤了,士氣上遭受重創,剩下的兩百來人根本擋不住近萬人的進攻,不出十幾分鍾,坦克部隊就衝進了谷口。

“朝兩邊山上轟!別把裏面給我轟爛了!”巴達瑪將軍大馬金刀地站在軍車上,指揮着戰鬥。

紅花谷是他管轄範圍之內,剷除了紅花會,這裏還要租給別的組織,收取鉅額安全防務費,當然不能全打爛了。現在紅花會已經是甕中之鱉了,可以慢慢來了。

只是那個所謂的世界第一殺手組織的殺手們,說是發揮專長,從後方進攻紅花谷,現在都不知道死哪裏去了。殺手殺手,再拽再牛,也架不住人多,打起攻防戰來,還是人多力量大。這不,幾乎完全沒有殺手的幫忙,自己的叛軍就成功突破了紅花谷的正面,打進谷來了。當然他沒意識到,要不是殺手軍團吸引了易小刀並引走了百合,他怕是再打兩天也打不進紅花谷來。

巴達瑪將軍還有一事不明,照他的估計,紅花會的彈藥什麼的,應該早就用完了,但實際上這幫女人一點都沒省着,射子彈像潑水一樣。而且,這一路上看到地上的武器,還全是新傢伙,質量好,威力大。

巴達瑪將軍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管怎麼樣,已經進入紅花谷了。接下來,事情就簡單了,滅了紅花會,然後獵頭公司負責幹掉政府和軍方那幾個難纏的傢伙,他再率領叛軍衝出金三角,就能由山寨大王變成名副其實的總統了。這次剷除紅花會,就相當於一次練兵。

他這邊打着如意算盤,易小刀那裏卻急火攻心。從後山一下來,只見谷口方向硝煙滾滾,山頭上屍橫遍野,谷口的女殺手們已經完全抵擋不住。再一看前面,百合帶着人馬衝過來了。

“你沒死?”突然看到易小刀,百合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易小刀都不多看她一眼,徑直走過去,急衝衝地朝谷口而去。寧小刀隨後從叢林裏鑽出來,乍一看到這麼多人,差點嚇一跳。

百合快步跟上,問:“後山情況怎麼樣?”

“都在控制之中。海棠現在守在那裏。”易小刀說着,突然站住了,“你怎麼會在這裏?我不是讓你守住谷口的嗎?”

“我……”百合沒想到易小刀這麼一問,頓時啞口無言。

“哦?你擅離職守,所以谷口失守了?”易小刀遠遠看了一眼谷口的形勢,語氣頓時加重,“我說你是怎麼搞的?你跑到這裏來幹什麼?你瘋了?”

百合張口結舌就是說不出話來,一個女殺手忍不住大叫:“百合姐是來救你的!”

易小刀朝人叢看了一眼,找不到說話的人,轉向百合,說:“救我?你帶着這麼多人來,就爲了救我?那前面那麼多人呢?我師父呢?十一娘呢?誰去救他們?爲了我一個人,你丟下那麼多人不管,現在好了,谷口失守了!你現在還救得了誰?”

百合遭此數落,已經不能再說一句,只能用最冷的目光盯着易小刀,心裏也一點點地接近了零點。

寧小刀拉了拉易小刀的衣袖:“師兄,快走吧,去救師父!”

易小刀眼看大勢已去,恨不得把百合當場軍法處置,此時卻什麼都做不了。他一把甩開寧小刀,朝紅花宮狂奔而去。

看着易小刀和寧小刀離去的背影,百合有些無力地說:“快去保護媽媽。”

衆人極速朝紅花宮而去,只有百合,慢慢地走在雜草叢生的山路上,忘記了敵人已經攻進來了。

紅花宮前已經亂作一團。紅花宮裏,杜十一娘與天刀對望一眼,站了起來。侍女捧出兩支狙擊槍,天刀拿起一支遞給了杜十一娘,自己拿了另外一支。

杜十一娘接過狙擊槍,輕輕地摩挲着黑灰色的槍身,槍支特有的冰涼觸覺傳來,喚起了沉睡多年的記憶。已經很多年沒有摸過槍了,當初的手法還在嗎?她曾經以爲,接下來的半輩子可以過着平靜的生活,沒想到最後還是無法擺脫殺手的命運。殺手,不是奪去別人的性命,就是被別人奪去性命,你聽過殺手有善終的嗎?這就是殺手的命運。

天刀沒有她那麼多想法,拿起槍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自己的習慣調整了扳機力度和瞄準鏡,然後試着瞄了瞄,找找感覺。

天刀這輩子沒安生過幾年,也沒有什麼退休養老的打算,雖然與杜十一娘相處的這段時間,曾經讓他以爲找到了最後的歸宿,但天不如人願,今天又要拿起槍來,他沒有遺憾,也沒有顧慮,哪怕,這可能是他人生的最後一次任務。

杜十一娘走出紅花宮,她的出現很快穩定了軍心,局面很快得到控制。既然已經無路可退,那就全力以赴。杜十一娘下令所有山頭的人撤回谷內,採取游擊戰術。易小刀說得沒錯,紅花谷都守不住了,還心疼這些鍋碗瓢盆幹什麼。

女殺手們全部退回了谷內,外面的叛軍潮水一般涌進來。但事實不如巴達瑪將軍想像的那樣,沒有了心理負擔的女殺手突然變了個人似的,藉着谷內各處的掩護,四處開花,有時甚至都沒看到她們人在何處,只看到子彈飛出來。

由於谷內地形複雜,全是小道、溪流,又是農田、菜地等,叛軍再多,進了谷內也發揮不了集團作戰的優勢,各線不能齊頭並進,威力大打折扣。一夥人朝一個地方衝鋒,還沒衝到跟前,人都死完了。

谷內各處的陷阱也發揮了作用,叛軍一時人仰馬翻,連坦克都癱瘓了一輛。

等到易小刀出現了紅花宮前時,巴達瑪將軍的優勢正在慢慢消失。雖然人數上還佔了絕對多數,但放眼一望,現在死的全是他的人,紅花會的人一個都沒死。連杜十一娘和天刀,都殺得心曠神怡。

兩個老不死的都這麼囂張,這讓巴達瑪將軍無法忍受,下令坦克部隊朝紅花宮進攻。

紅花谷內地勢起伏,即便是坦克,也不見得就能橫行無忌。步小刀因地制宜設計的沼澤將笨重的鐵傢伙阻住了,巴達瑪氣得罵娘,但無奈炮彈還是射不到紅花宮去。

看着局勢慢慢發生了變化,巴達瑪將軍的大業很可能就功敗垂成。但他不會讓機會從眼前溜走,他也沒耐心等獵頭公司的殺手軍團了,他必須現在就結束戰鬥。他從軍車上跳下來,準備使出最後的殺手鐗。 207 不得善終

易小刀一面調派人手去後山,守住撤退的祕密通道——現在對殺手軍團來說已經不是祕密了,那就更應該死守。同時,他趕緊讓人通知所有人,準備撤退,自己朝天刀和杜十一孃的方向追去。

“師父,快走!”易小刀躲開一梭子子彈,倒在師父身邊。

“我頂得住!”天刀藏在一塊天然大石後面,嫺熟地扣着扳機,基本上一槍就要撂倒一個。

“不行!”易小刀抓住天刀的槍,“現在這局面,巴達瑪已經慢慢出於下風了。必須走!”

“你傻了?那就打啊!”天刀掙開易小刀的手,探出身去,一槍擊斃一個試圖靠前的叛軍。

“師父!”易小刀舉槍將兩個從側面衝過來的叛軍放倒,急道,“你看谷口那邊的直升機,似乎要出動了。我擔心巴達瑪惱羞成怒,轟炸紅花谷,現在我們把山上的人撤下來了,全部集中在谷裏,我們頂不住轟炸的!”

天刀抽空擡頭一看谷口,四架直升機全部面朝紅花谷裏,一字兒排開,大有立即要撲上來的勢頭。

隔着這麼遠,天刀似乎也感覺到毀滅一切的殺氣。而爲了打游擊戰,山上的人撤下來,集中在谷裏,一旦直升機轟炸起來,完全可以從四周開始,那樣就可以將他們包圍在火力圈內,而且他們很難對付那些直升機。

“快去告訴十一娘,我們撤退!”天刀說着,連開兩槍,又解決了兩個。

杜十一娘在不遠處的一座木房子後,藉着屋角的掩護,連連開槍,倒在她槍下的叛軍已經達到了兩位數。四個女殺手寸步不離地掩護在她左右。

易小刀掩護着天刀,朝木房子撤去。

“十、十一娘!”天刀經過激戰,已經喘息起來,“你看谷口,敵人可能要轟炸了。 總裁的午夜情人 我們要撤了!”

杜十一娘眼看紅花谷就要遭遇浩劫,心痛歸心痛,但也不能盲目拼命,吩咐兩個女殺手去通知所有人,有序地往後山撤退。

話音剛落,谷口傳來兩聲巨響,放眼望去,谷口升騰起兩團巨大的火球。

巴達瑪的殺手鐗不得不出了。直升機上早就按照他的吩咐,載滿了汽油,剛纔,兩桶汽油被投下來,頓時燃氣了熊熊大火。紅花谷內花草繁多、樹木蔥翠,平時看起來很是令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但是澆上汽油點燃火,這些卻是最佳的燃燒物。

沒錯,火燒紅花谷,正是巴達瑪將軍的殺手鐗。

緊接着,又有兩桶汽油從另外兩家直升機上落下來,引起了更大的爆炸和大火。

“快進紅花宮!”杜十一娘喊道。

“不行!”易小刀喊道,“那是全木的!往後山撤!師父,你帶十一娘快撤,我來掩護你們! 重生最強財女 快走!他們過來了!”

“不!”天刀喊,“一起走,你擋不住的!”

“你放心,我去找百合,把直升機打下來!”易小刀說。爆炸聲幾乎掩蓋了他的聲音。

“別爭了!”杜十一娘解決了兩個準備撤退了的叛軍,“去紅花宮!那裏有地道!”

“好!去紅花宮!”天刀喊。

“不……”易小刀看着谷口的方向,驚恐地叫。

火光中,只見百合翻騰跳躍,朝直升機迎去,不時還要擡手將分散四處的叛軍清理掉。

“她去幹什麼?”天刀不可思議地說。所有人都得到命令在後撤,她去冒死向前。

“她想去打直升機!”易小刀話音剛落,人已經衝出去了。“師父,你們先撤!”

一架直升機飛過來,百合仰頭舉槍設計,子彈射中了旋翼,但旋翼只是其中一片的尖端炸開了一些,並不致命,直升機朝着杜十一娘藏身的木房子方向飛來。

天刀看看易小刀的背影,回頭再看看杜十一娘,天上的直升機已經快到臨頭了,他決定先撤。“十一娘,我們先撤!你跟着我!你們兩個,斷後!”他吩咐兩個侍女。

“是!”

天刀當先衝了出去,一邊朝天上的直升機開槍,不過準頭差了很遠。直升機飛到跟前,轉了個彎,一捅汽油從機艙被推出來,藉着慣性朝這邊飛來,徑直飛向木房子。兩個侍女合力推了杜十一娘一把,將她推出了好幾米。

“十一娘——”天刀速度丟下槍,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杜十一娘撲過去。

在她身後,余瑾銘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他把自己當做是始作俑者,當做是所有問題的根源,殊不知,最狠的人是林煙晚。

Previous article

就是要威脅你們,又能如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