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打坐的小憐睜開眼,就見馨馨跑着衝向門外。

她喊了聲:“主人?”

沒回應她。

小憐起身,跟着跑出去。

別墅大門外面街道,車輛很少,打不到車,馨馨往路口方向跑。

小憐跟在旁邊,急切問:“主人,你跑什麼啊?”

“學校出事了,我要快趕過去。”

聽見學校出事,小憐拉着馨馨的手跑到路口,好在有輛載客的的士,剛停下。

馨馨和小憐上車。

學校門口,剛好時間十二點,已關了大門,保安在門衛室內打瞌睡。

馨馨和小憐翻牆進去。

學校花園,路燈已經關閉,馨馨急切的問小憐:“你感應一下,司焰烈在那個方位?”

小憐閉上眼睛,搜尋一圈,拉着馨馨的手跑到兩顆大槐樹中間的亂草堆裏。

司焰烈躺在草地上,一動不動。

圖片上,光線比較暗,此時見到他更是觸目驚心。

背後一很大很明顯的劍傷,將背部劃開個大口子,皮肉掀開,看見了裏面白森森的骨頭,血就從劍傷部位滲出來。

馨馨撲過去,將他扶起來。

他昏迷了,臉色很不好,薄脣泛白,眼睛緊閉着。

“司焰烈,醒一醒?喂……”

看了眼面前的傷,前面胸口,腹部,左肩都有劍傷,很深。

馨馨焦急的看小憐。

小憐嚇到了。

她見過這個人,他很強,鬼氣更是高深莫測,怎麼會被人打傷成這樣,鬼氣泄掉一大半。

傷他的又是什麼人?

“小憐,怎麼救醒他?快想想辦法?”

“主人,這個人很重要嗎?”

怎麼不重要,要不是自己,他會傷成這樣?

馨馨重重點頭。

小憐皺眉想了想,走到他背後,一手將自己身上的鬼氣渡給他。 將鬼氣渡給他後,他的臉色稍微的緩和了些,沒那麼僵白。

接着就咳嗽,嘴角流出發黑深色半凝固的血跡。

馨馨拿出紙巾,幫他擦拭嘴角。

咳咳……

他咳嗽的更厲害,血水源源不斷的流出來。

馨馨坐在地上,扶着他,手腳慌亂。

小憐輸送鬼氣,源源不斷,沒有停止。

許久,司焰烈睜開眼,就見馨馨滿目擔憂的爲他擦拭嘴角的血跡。

薄脣抿着淡笑,說:“馨馨,如此狼狽模樣卻被你瞧見,讓你見笑了。”

說完,竟又咳嗽起來。

小憐放開手。

馨馨連忙拍着他後背,可是後背全是傷,無從下手。

心底,生出愧疚。

馨馨問:“怎麼樣,有沒有好點,你傷的很重,我要怎麼幫你?”

司焰烈面色蒼白的搖了搖頭,微笑,目光柔和:“沒事,死不了,就是需要一些時間來恢復,多謝你的小鬼。”

小憐站起來,垂首立馨馨身後。

馨馨生氣的問:“到底是誰,把你傷的這麼重的?”

“就是你視頻中那個黑衣人,我和他交過手,完全不是他對手,太強了。”

司焰烈自嘲的笑了笑:“好歹本王一千多年的鬼魂,冥界也算鮮少對手了,居然會被傷的這麼慘,這麼狼狽,無顏面對你。”

馨馨臉色微微的變了:“他很強嗎? 宋朝敗家子 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他很強,剛纔一女生半夜從的宿舍裏出來,毫無意識,走到花園……”

司焰烈指不遠處,一顆老霧松下面的空地。

下面有打鬥的痕跡,老霧松樹幹還脫了一塊大樹皮。松樹下的草皮,有燒灼的痕跡。

司焰烈虛弱的說:“他的速度很快,凡人的凡胎肉眼的速度想將女子身體澆上油脂,你知我速度不慢的,將油脂從他手上奪下,兩人開打,那女生受到驚嚇,以爲夢遊,尖叫的跑開沒了蹤影,而我和他打落了下風,他傷我如此,自己也沒落的什麼好處,放心吧,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在出來作惡。”

說完,他非常抱歉的看着馨馨。

“馨馨,剛纔是抓他非常好的時機,錯過了,你不會怪我吧。”

他都這樣了,馨馨還有什麼理由資格錯怪他。

馨馨:“謝謝你司焰烈。”

將他從地上扶起來,問:“我應該把你送到哪裏療傷?”

司焰烈沒法說話,扶着胸口咳嗽。

馨馨用紙巾擦嘴角血跡。

小憐挽着他右手,對馨馨道:“主人,能抓到幾隻厲鬼給吞下,能補充他的元氣最好不過了。”

厲鬼,短時間內上哪去找厲鬼?

馨馨皺了皺眉:“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京城我不太熟悉,但有亂葬崗或者墳地什麼的,陰氣比其他地方重,能很好的養傷,打坐一晚上,不能說痊癒,至少不會傷的這麼重。”

馨馨立即決定:“好,去西北郊的墳場。出校門口打車過去。”

二人扶司焰烈從花園的小路出去時,剛走幾步,小憐突然停下腳步,驚愕的看着前方。

原本閉目的司焰烈,睜開眼,眸光銳利望前方,全身戒備之勢。

氣溫,比剛纔冷,降低十幾度。

冷,冷的駭人。

馨馨順着二人目光望去。

學校花園小道入口,一孤傲頃長的身影立着,昏暗路燈將他影子拉的很長。

他就這麼立着,斑駁朦朧燈下,看不清他的眉眼,卻能感受到他顯露出陰暗氣息。

他在生氣,憤怒中。

猶如地獄羅剎,讓人心生恐懼,只想逃。

糟糕,是君凌,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正想着,她如何跟他解釋。

君凌一秒後風馳電擎出現在她面前,單手猛地鎖住司焰烈的喉嚨,將他一把扭到自己面前。

眸光直視馨馨,脣齒間陰狠無比道:“你就是爲了他,要跟我分手?”

君凌五指掐的司焰烈,脖子都快擰斷了。

馨馨上前,想掰開君凌的手,無奈,如何都掰不開。

眼看司焰烈臉色越來越白,嘴脣吐出血水,揪心道:“快放了他,放開他君凌。”

“回答我?”君凌更暴怒道。

馨馨也生氣了:“你先放開他,我和你的事情與他無關,不管有沒有他,我都會和你分手,放開啊……”

君凌眸光陰鷙的看馨馨,憤怒的質疑:“你在說一遍馨兒,一個月以前,我們都好好的,你都接受我了,一個月後你卻和他在一起,還要和我分手,你難道不知他是安得什麼狼子野心?你就這麼相信他,比信我還要信他?”

“君凌,你先放開司焰烈,你我之間的事情另外在說。”

君凌不但沒有放開,眸底隱隱的露出殺氣,五指猛地一收緊。

司焰烈的咳嗽聲嘎然而至。

整個人毫無生命力,站都站不穩,開始飄忽。

馨馨更急了,憤怒的想掰開他的手,大喊:“你要掐就掐死我,這件事真的和他無關。”

她開始拍打他的手,急得都快哭了:“放開,求你了,快點放開。”

“你要是殺死他,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君凌一手,將馨馨拖到自己面前,陰沉的俊臉抵在她面前。

“你在說一次,你爲了這個男人,居然恨我?他敢抵擋在你我之間,就算死一萬次都不足以爲惜。”

馨馨哭着喊,雙手拍打他:“你放手,快點放手,放開他……”

他五指用力。

司焰烈的身軀,漸漸變成透明的顏色,黑色如濃墨的鬼氣逐漸渙散。

我真不是醫二代 馨馨暴怒了,咆哮:“你放手啊……信不信他死了,我在你面前自殺?”

君凌瞳孔睜大,陰厭,震驚。

小憐見狀,也過去想掰開君凌的手,被他手袖一翻飛,衝出幾米外,撲到在地上。

馨馨咬上君凌的手腕,逼迫他放開手。

咬破皮肉,脣齒間血腥味瀰漫。

馨馨哭了,毫無辦法,就連自己都絕望時,君凌鬆開手。

司焰烈半透明的身軀,轟然倒塌。

馨馨喊:“小憐,快,快送到西南墳場……”

話音未落,人被君凌拎起,瞬移出學校花園小道口。

小憐從地上爬起來,蹲在司焰烈身邊,束手無策。

擡頭,主人和剛纔煞氣極重的男人,消失在路口。 瞬間移動到酒店房間內,馨馨氣喘吁吁尚未站穩,被君凌雙手一把按在牆上,雙手掐住她的桎梏,雙眸充血陰狠的怒視她。

馨馨想掙脫出他的雙手,掐得太緊,似乎要碾碎她的骨頭。

疼,很疼!

想擺脫他的束縛。

忍着疼痛,她既害怕又生氣:“放開,君凌你放開我。”

“他到底哪裏好,哪裏比我好?你寧願放棄我維護他,馨兒,告訴我?”

他陰鷙狠戾的雙目盯着她,往日般的清澈眸光,變得極其的陌生猙獰。

她害怕的想逃。

可逃不脫。

眸光泛淚,心口比手腕還套疼。

“不是他的問題,不是他的原因,是我,是我你懂嗎?我不喜歡你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分開……”

話沒說完,君凌薄脣覆下,堵住她的脣,將後面的話全部吞下去,什麼都說不出。

眼,呆滯的瞪大。

吻,如狂風暴雨般肆虐,狠狠吻她的脣瓣。

君凌生氣的懲罰她,用力,瘋狂,輾轉……帶着與她一同墜向地獄,一同毀滅。

舌尖撬開她的脣齒,長驅直入。

唔……

馨馨有一瞬間的恍惚,口中全是他淡淡龍延香味。

一秒後,回過神,貝齒狠狠咬下……

血腥的味道在二人脣齒間蔓延開來,口腔全是腥甜血的味道。

君凌沒退出,手攀着她的後背,身體更緊密的貼合。

馨馨推他,拍打他,憤怒的拒絕他……

沒用。

回饋的是他更深入,更霸道的吻。

最後,馨馨哭了,雙手無力的垂落在身體兩側,放棄掙扎,淚流滿面。

纖長眼睫毛沾滿淚水,白皙臉的像沒有生命的娃娃,垂眼,毫無反應。

見她這樣,君凌心臟像被狠狠的剜了一刀。

從她脣瓣退出,她的嘴染滿了鮮血,臉上掛着清淚。

一時間心裏充斥,自責,懊悔……

他將她抱在懷裏,吻幹她臉上的淚珠,在她耳邊說對不起。

“對不起……馨兒,我不應傷害你的,一聽見你說分手,我就控制不了自己,對不起。”

“馨兒,原諒我好嗎?”

懷中的人兒,毫無反應。

君凌放開她,細緻的端倪,她下垂眼眸,淚並沒有自己的道歉而止,反卻越來越多。

“馨兒,對不起,你發泄出來好不好,不要逼自己,我很自責,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挽回讓你不說分手,不能失去你知道嗎?”

“馨兒,你在等我一些時間,很快了,我會盡快解決這件事,在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馨兒沒說話,眼睫毛顫抖向上望。

他的薄脣同樣染滿血腥的紅,映襯着雪白的肌膚,燈光下,有別樣的絕美。

慌亂的眸色,焦急,無奈,素手無策……

君凌雙手捧着馨馨小巧精緻的臉蛋,讓她雙目對着自己:“馨兒,說句話,我永遠都不會放棄你,原諒我的自私好嗎?”

“程兄,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呀?”謝江波也好奇的問道。

Previous article

我仰頭猛地撞在陽姐的後腦勺上,那精神鬼嘶吼着,慘叫連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