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夏顏很快就把他身上看了一遍,等看到李悼身上確實沒有什麼傷口後,她才鬆了口氣。

“他怎麼回事?”

李悼望向郝伯,只見郝伯一臉灰敗,整個人精氣神全無,就像一下子老了十多歲。

“他把錢全都輸光了。”吳慶之撇了撇嘴,把郝伯重新下注的事跟他簡單說了一遍。

郝伯不認爲他能贏下拳賽,於是重新下注,結果最後連本帶利全都賠了個精光,損失慘重。

而另一邊的夏顏卻是意外的大賺了一筆,按照十四倍的賠率最終賺回來七百多萬。

李悼也不禁無語。

“你們先在這裏等我一下,我應該要不了多久。”

他和夏顏兩人交代了一下後,就跟着負責帶路的主辦方成員往裏面走去,很快就被帶到了一個房間。

當李悼走進房間的時候,便看到高大魁梧的鋼拳正帶着人準備出去。

兩人不由都停了下來,互相打量着對方。

“今晚的戰鬥很精彩。”鋼拳率先打破了沉默,“我承認,我錯估了你的實力。”

李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只不過是碾壓了一羣廢物罷了,這在你眼中已經屬於精彩的戰鬥了嗎?”

這個傢伙既然讓人在擂臺上威脅他,他自然也不會那麼客氣。

他的話一出來,鋼拳身後的幾個人立刻躁動了起來。

那幾個A級拳手全都是鋼拳的手下,也是他們的同伴,現在在李悼的口中卻成了什麼都不是的廢物,頓時個個都怒火中燒。

但礙於鋼拳的威勢和李悼的強大,所以他們也只是憤怒,不敢做出出格的舉動。

“年輕人。”鋼拳的聲音也冷了下來,“做人不要太過狂妄,否則哪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在威脅我?”李悼眯起了眼睛。

“威脅你?你夠資格麼!”鋼拳冷哼一聲,“打敗了區區幾個A級拳手就不知天高地厚!”

“廢話真多!讓我看看你的拳頭有沒有嘴巴那麼厲害!”

小野妻,乖乖噠! 暴喝聲中,李悼猛然轟出一記重拳,蘊含着恐怖力道的一拳直接轟爆了氣流,狠狠轟向了鋼拳!

“你找死!”

鋼拳眼中兇光一閃,五指緊捏,握拳悍然迎上,狠狠轟向了李悼的重拳!

兩者的拳頭重重轟撞在一起!

嘭!!

巨大的撞擊聲中,強大的力量順着他們的身體傳導到地面,堅實的地面猛然裂開,整個房間似乎都震動了一下。

而兩人都各自向後退去,化解這股巨大的反衝力。

便在李悼還準備上前繼續動手時,那些主辦方成員紛紛掏出了手槍,同時對準了他和鋼拳。

“兩位大人,這裏不是擂臺。”一個主管模樣的男人站了出來,“不管你們有什麼矛盾紛爭,離開這裏出去解決,不然不要怪我們不留情面。”

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鋼拳這種擁有稱號面具的黑拳高手有多強的破壞力,而另一個李悼也通過那場混戰證明了自身可怕的實力。

這兩個人在這麼狹小的空間內打起來,最大的可能是打架的兩人還沒分出勝負,而他們這些人就被戰鬥波及死了差不多了。

所以必須禁止他們在這裏戰鬥。

被這麼多把槍同時指着自己,李悼眼中閃過一抹殺意,但很快就按捺下去,這麼多槍,他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今天就放過你。”鋼拳冷冷看了他一眼,“下次你就沒這麼好運了。”

留下這句話後也不待李悼回話,他就帶着自己的手下向外面走去。

等走出了房間後,他才鬆開了緊緊握着的拳頭,垂在下面微微顫抖了起來,銅質面具下面的臉上陰沉如水。

李悼自然把對方的威脅當成了放屁,不過卻也沒有太過輕視鋼拳。

從剛剛的對拼中,他能明顯感受到鋼拳的爆發力並不在他之下,力量方面也應該已經到了人體極限,實力遠勝過擂臺上那幾個拳手。

那個阻止他們爭鬥的主管說道:“呃,七號……請問怎麼稱呼?”

他們有今晚所有拳手的資料和過往比賽記錄,當然知道現在站在這裏的肯定不是那個叫王木的拳手。

“叫我面具就可以了。”李悼隨意道。

“好吧,面具大人。”主管點了點頭,語氣非常尊重,“首先是您的一百零一萬亞元,您是選擇現金還是轉賬,轉賬的話我們有相應的正規渠道,不用擔心財產來源不明的問題。”

其中一百萬是守擂賽的獎金,還有一萬是第一場擂臺賽的出場費。

“現金吧。”李悼既然沒有報出真名,自然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轉賬的話他暫時也沒有其他戶頭,只有拿現金了。

“行。”

主管給了旁邊的人一個眼神,那人從下面拿出一個手提箱放在桌上。

“這裏面是一百零一萬,請您確認一下。”

他把手提箱打開,裏面全是一沓一沓的鈔票,整齊的排放在箱子裏面。

“沒問題。”李悼走了過去,簡單清點了一下,很快清點完畢,將箱子重新合上。

主管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接下來是拳手等級的認證問題,本來以您的實力就算直接認證A級都綽綽有餘,但是我們沒有這個資格,所以只能暫時先給您認證B級拳手,然後將您的情況如實上報,等待上面的通知下來再給您更換認證。”

其實在他看來,以李悼表現出來的實力,足夠直接擁有屬於自己的稱號面具了,但稱號強者的認證需要另一個程序,沒有這麼簡單。

“大概需要多久。”李悼問道。

能直接認證A級是他沒有想到的,這樣一來他倒是能省去打拳升級的過程,直接挑戰夏顏的那個仇人了,節省了不少時間。

主管回道:“最多一週。”

“我聽說A級拳手就有資格挑戰稱號強者是嗎?”李悼詢問細節,“有沒有其他要求?”

柔情陷阱:賈少的逃妻 “呃,沒有。”主管愣了愣,卻是以爲李悼想要挑戰鋼拳,“不過挑戰賽是生死擂,受傷倒地或者認輸都不能結束比賽。”

雖然一般的擂臺賽也很殘酷,但只要認輸及時,大部分情況下都還能保下一條命來,生死擂就不一樣了,兩個拳手中必須死一個才能結束。

當然如果挑戰成功的話,挑戰者就可以直接認證稱號強者,獲得屬於自己的稱號面具,不必進行復雜的認證程序。

李悼點頭:“那行,怎麼認證?”

“只要領取這張身份卡就行了。”主管拿出一張類似於門禁卡的白色磁卡,“這張臨時身份卡里有您的基礎個人信息,當然這只是臨時卡,等到時候上面通知下來,就給您更換成正式的認證物品。”

李悼接過磁卡,便看到上面還印着一個網址,下面用黑色記號筆寫了一個賬號和密碼。

主管說道:“這是您的個人賬號,等通知消息下來,我們會通過這個賬號聯繫您。”

李悼看着磁卡上面的網址和賬號,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原本一直以爲地下黑拳只是各個地方勢力所把持的黑色產業,屬於小打小鬧上不得檯面的權貴遊戲。

但今天看到的一切都推翻了他原來的看法,規範的管理,嚴格的等級認證制度,專業的洗錢渠道,還有這種成熟的網站體系等等各方面都告訴他,地下黑拳遠遠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

另一邊,鋼拳帶着他的手下們從地下通道往外面走去。

“老大,就這麼放過那個傢伙嗎?”

他身後一個拳手咬牙說道。

其餘幾個拳手也紛紛附和,李悼不光打死了鐵狼他們,還在鋼拳面前那麼張狂,把他們侮辱爲廢物,他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憋屈。

現在一個個都想殺了李悼出氣,也爲鐵狼他們報仇。

“當然不可能就這麼放過他。”鋼拳眼中閃過一抹殺意,“但現在不是時候,他真的很強,強行殺他當然可以,但我也會付出重傷的代價。”

他心中滿是恨意。

都市至尊殺神 因爲李悼,他今晚失去了六個強力的拳手,損失相當慘重,而且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的A級拳賽中,肯定會被其他稱號強者強壓一頭,到時候還不知道要損失多少利益。

奪人財路如殺人父母,現在李悼已經徹底成爲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

“那個傢伙有這麼強?”一名拳手有些驚訝。

“憑他的實力,已經足以認證稱號強者了。”儘管十分痛恨,但鋼拳也沒有否認李悼的實力。

其餘幾名拳手不由面面相覷。

他們一行人很快走出了地下通道,來到了地面,向停放汽車的方向走去。

忽然間,鋼拳停下了腳步。

“等等。”他眉頭一皺,“有問題。”

跟在身後的拳手們都紛紛一愣,接着也很快反應過來。

觀衆通道那邊一點聲音都沒有,不對,或者說四面八方都沒有一點聲音,連遠處的汽車聲都聽不見。

安靜的有些過分。

便在這片死寂中,一道詭異的叫聲響了起來。

“呱——”

鋼拳猛地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那邊的牆頭上,一隻黑色的烏鴉正靜靜站在那裏,用那對泛着紅光的詭異眼睛靜靜地看着他們。

……

李悼辦完事情後,就回到了等待區那邊,找到了夏顏他們。

“你的手機。”夏顏把手機拿給了他,“好像有人找你。”

地下黑拳禁止攜帶電子產品入內,手機相機等設備一律不能帶入,就算是拳手也同樣如此,以防止有人拍攝下來,所以在進來前有人專門負責收手機這些電子設備。

李悼的手機就是在之前交給了郝伯,由他放在了主辦方專門保管手機的地方。

而賭拳下注就是在場外進行,下注完畢後把手機上交給主辦方統一保管,至於中間環節的重新下注,則可以領券下注,等到離場時再補全賭金,也沒有人敢賴主辦方的錢。

李悼接過手機一看,便看到有好幾條未讀消息,以及七八個未接電話。

他打開手機,就看到未讀消息全是張瑤發來的,而七八個未接電話則是表嬸方琴半個小時前打過來的。

“表嬸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

他有些奇怪,先點開表嬸的未接電話撥了過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喂,李悼。”方琴的聲音很急促,帶着哭音,“你表叔他不行了,想見你最後一面,說有話要跟你說。”

“什麼?!”

李悼頓時臉色一變,也來不及問具體怎麼回事,立刻問道:“表叔現在在哪?”

“市一院。”

李悼收起手機,拉住郝伯就往外跑去:“送我去市一院。”

“李悼,等等我!”

夏顏兩人也跟在後面追了過來。

他們很快就走出地下通道,但是纔等來到地面,李悼就猛地停住了腳步,望向了前方。

正追的氣喘吁吁的夏顏看到他突然停下,不由感到奇怪的跟着看了過去,待她看清前面那裏的景象後,頓時嚇得尖叫了起來。

只見前面不遠處的牆體上,一個高大的屍體被裸露的鋼筋貫穿身體掛在上面,血液從傷口裏不斷涌出順着身體流下,在下方地面已經形成了一個血泊。

而屍體的臉上正戴着一張銅質面具。

(今天要去老丈人家,只有一更) “那是……鋼拳?!”

夏顏捂住嘴巴,眼睛裏充滿震驚與不信。

郝伯和吳慶之他們幾個人也目瞪口呆地看着掛在牆上的那具屍體,其中郝伯最爲誇張,嘴巴張開得幾乎能塞下雞蛋。

田園嬌養:娘子,黑化吧! “鋼拳竟然死了!!”郝伯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屍體上的銅質面具。

要知道就在五分鐘之前,他才親眼看到鋼拳帶着人從他們身邊經過,而就這麼短的幾分鐘,鋼拳竟然就死了,而且看樣子已經死了好幾分鐘,血都不怎麼流了。

也就是說,鋼拳一上來就被人殺了。

開什麼玩笑!

郝伯常年混跡於地下黑拳,在場幾個人中沒有人比他更明白稱號強者意味着什麼,只有在某個方面逼近或者達到肉體的極致才能成爲稱號強者。

他們每一個都擁有着堪比怪物般的強大體能,以及普通人無法想象的超高戰鬥意識,甚至能隻身對抗一定規模的熱武器,就算在地下黑拳這種殘酷的地方都是令所有拳手聞之色變的恐怖存在。

而現在一個稱號強者竟然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這種地方,而且只用了片刻,這簡直就像是在做夢!

“會不會是假的,面具下面其實是別人?”吳慶之臉色發白,問道。

“不可能……稱號面具就是稱號強者的身份認證,對他們來說是最爲重要的信物,沒有人會輕易遺棄自己的稱號面具。”

郝伯死死盯着那張銅質面具,這麼多年來他還從未聽說過有哪個稱號強者把自己面具給弄丟了的。

而且除了掛在牆上的那具屍體外,地面上也橫七豎八的躺着好幾個屍體,全是鋼拳手下有名的A級拳手,今晚跟過來的一個不落,全都死在了這裏。

就在郝伯正準備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李悼忽然伸出了一根食指豎在嘴前,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並緩緩蹲了下去,將另一隻手伸向了地面。

“呱——”

一道異常難聽的烏鴉叫聲在所有人耳邊響起。

便在這時,李悼一把抓起地上那塊拳頭大的混凝土石塊,猛地向聲音響起的方向甩了過去!

呼!!

混凝土石塊化成一道殘影劃過半空,帶着撕裂氣流的尖銳呼嘯,狠狠砸向了不知何時出在牆頭的那隻烏鴉!

便在烏鴉快要被混凝土石塊砸到的時候,一隻蒼白的手突然出現烏鴉前面。

嘭!

沉悶的重響中,足以打穿一堵牆壁的混凝土石塊被那隻手穩穩抓住,而接住的那一瞬間,那隻手甚至連晃都沒有晃半分。

接着在所有人的注視中,五根纖細蒼白的手指緩緩收收緊。

堅硬無比的混凝土石塊就像被丟進了粉碎機一樣,在細密的“咔嚓”聲中被徹底碾得粉碎。

……

另一邊。

夜色中,一輛汽車在公路上疾馳。

汽車裏面,張瑤不停看着手機上的消息界面,卻一直等不到對方的回覆,就連請求通話都沒有響應。

豪門獨寵,生擒落跑嬌妻 不會是已經出事了吧?那自己後半輩子豈不是要守寡了?

她心中不由閃過這個念頭。

“老師,確定是這個方向嗎?”坐在前面的吳浩初疑惑道:“怎麼感覺我們越跑越偏了?”

“那個魔物就是從這一路過去的,這一路留下的氣息簡直比女廁所的味道都要衝,怎麼可能搞錯?”

(我們要對抗的就是這種怪物嗎?)他們如是想着。

Previous article

加上有錢賺,沒什麼不好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