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或許今天的自己還爽歪歪的充滿期待,明天便有可能從這個世上消失。

現在不知爲何,秦林開始感覺身體怪怪的。身體內好像有股能力團在蠢蠢欲動。

他試着開始照着青衫以前講的方式去調息。那股能量團在他的調息下開始運轉,溶解,而他的氣息也開始慢慢的上升。

不知過了多久,秦林吐出一口氣,面帶微笑,站起身來:“感覺真棒!應該突破了吧。感覺比之前強了好多。也不知道是在哪個境界了,應該是焚天帶給我的這股能力。哎,我這主人做的也太遜色了。算了,以後找個母劍給焚天配配種,嘿嘿。”

秦林突然嘎嘎一笑,原來這傢伙在戒子裏也能聽到我說話,嗯不錯。

秦林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看着這個山洞。似乎除了當初的村莊。這裏是擁有他最多記憶的地方了。

青衫死時徹底化作雲煙。消散在山洞之中。秦林想好了,當他有能力之時,一定會再次回來將這座山洞收回!這是屬於他和他在乎的人的東西。誰都不準碰!

秦林朝着藥宗內院走去,是的。如果靈兒願意,他要帶走靈兒,因爲靈兒是青衫唯一的親人,也是他唯一的親人。

一聲嬌喝打斷了秦林的步伐:“你是誰?這裏男性弟子不準踏入,你不知道嗎?”

秦林看了眼眼前的女子,漂亮是漂亮,不過他可沒心思去泡妞,秦林回答到:“哦,對不起,我找小靈兒。”

女子眉頭一皺:“你找靈兒妹妹幹什麼?你是誰?”


秦林開始厭煩了。本身心事就夠多了,更不想和這人沒相干的人墨跡:“與你無關,讓靈兒出來見我。”

這女子也是個貌美的主,藥宗內追求的人不少,眼前這個披頭散髮的傢伙居然這麼冷漠。“哼,一副窮酸相,你是從外面溜進來的嗎?”

秦林聞言眉頭一皺,氣息猛的爆發出來:“是不是窮人你都沒資格侮辱!滾開。”女子噌噌倒退兩步,想是嚇到了,隨後便往院內跑去。

秦林本身就是生活在最基層的百姓家庭。

窮有錯嗎?我們一樣靠自己的雙手,靠自己的勞動掙錢,養活自己,養活家人。

誰特M有資格嘲笑誰,諷刺誰。同樣是人,最基本的是尊重,如果你覺得尊重太奢侈,那就請你無視。別特麼唧唧歪歪,瞎J3得瑟。

秦林就這麼靜靜的等待着,他也不想衝動,只是有時候確實難以控制住情緒,特別是來到這麼一個不服就是乾的時代。只是秦林也很清楚現在自己的實力。

這一趟如果靈兒願意暫時留在藥宗,秦林不會勉強,畢竟這對秦林和靈兒現在的狀況來說也不算壞事。

大不了以後秦林有了實力再來接走靈兒便是。

但是倘若靈兒不願意待在藥宗,那秦林無論如何也要帶走靈兒,無論如何!

想着這段時間與靈兒在一起的種種以及青衫的囑託,秦林摸了摸手中的戒指,心中越發的堅定。

看着這藥宗的一切,這就是東大陸最強的宗門嗎?秦林不知日後的自己會走到什麼樣的地步,心中的期待和熱血也是無限的上升。

或許就這樣靜靜的待在藥宗,感受着丹香四溢,過着簡簡單單的生活也算異世體驗了一世。

不過對於秦林這種性格,和二十一世紀人的好奇性,探險性,註定了秦林會選擇走上一條無止境的道路。

看着周圍進出的藥宗妹紙,秦林也會拿二十一世紀的漂亮美眉來做個比較。

結果當然是沒得比啦,藥宗的美眉都是東大陸各勢力中的寶貝千金,身材相貌一個嗮一個的極品。

最重要的當然是飄逸的長裙以及類似漢服的裝束。

秦林可是一個十足的漢服妹控啊,即使現在有着很重要的事,這些美眉在身旁來來往往,秦林也免不了走走神。

<a 等了沒片刻,幾個女子從院內走來。依舊個個都是極品,但是秦林也真沒心情去欣賞了。

帶頭的女子看着秦林,輕聲說到:“你好,我叫王梅。聽我師妹說你找靈兒妹妹?”

秦林點點頭,迴應道:“是的,請讓靈兒出來見我。”


王梅輕輕一笑:“靈兒妹妹最近心情不好,我們都見不得,請問你是誰?”

秦林回道:“她是我妹妹,請告訴他秦林在這裏,她會來見我的。”

王梅和衆女子也是一驚,秦林這披頭散髮的,會是靈兒的哥哥,她們可不信。

剛纔被秦林震退的女子譏諷道:“就你這麼個樣貌,也來冒充靈兒的哥哥。哼。”周圍有些個女子也是一陣嬌笑。王梅不作聲,似乎也等秦林做出解釋。

秦林心中的不耐煩感又升起來了,這些三八怎麼這麼嘰歪,懶得搭理就準備直接往內遠走。


衆女子一起攔住秦林的腳步:“你好大的膽子,我們已經通知師傅了。你想找死嗎?”

秦林抑制住火氣,不作回答,繼續在原地等着。

沒一會兒,衆女子望着從內院飛出來的女人一拜:“師傅。”

落地的女人年歲其實也不大,但是秦林能感覺到氣息確實比他強大的多,可能和青衫差不多。

那女人隔着老遠對秦林說道:“你走吧,靈兒我決定收她爲徒了,我會照顧好她的。”

秦林看着這個女人,嘴角一列:“請讓靈兒出來與我一敘。如若她親口答應,我自當離開。”

這個女人似乎早料到秦林會這麼說,馬上便作答:“哼,你覺得你能照顧好她嗎?她在我這比跟着你要好得多。”

秦林心裏一聲冷笑,算了,只能用些小把戲了,懶得跟這些女人糾纏:“確實如此,既然這樣那我隨後就走,走之前請讓靈兒出來一趟,我有東西要交予她。”

這女人一聽,回道:“你不妨交予我,我會轉交於靈兒的,靈兒最近不愛見人。怕是不願出來見你了。”

秦林呵呵一笑:“無妨,你說我來了,我要一個人走了,走之前她爺爺有東西給她。”

這女子猶豫了片刻便進入院內。

不一會兒,果真帶着靈兒從內院走出。只是這時的靈兒和前些日子完全不一樣。

一個天真活潑的可愛的靈兒,這些日子因爲爺爺的去世傷心成這樣,讓秦林一陣心疼。

當靈兒看到秦林的這一刻,淚水再次噴涌而出:“大哥哥,你是不是也不要靈兒了。你是不是也不管靈兒了。爺爺走了,大哥哥也要走了。嗚嗚~~~”

秦林眼睛也溼潤了,輕聲道:“靈兒乖,大哥哥騙那女人的,哥哥是來帶你走的,你願意跟哥哥走嗎?”

王梅這些女子也是雙目溼潤,似乎忘了與秦林的尷尬,雖然確實不想小靈兒跟這個窮酸的小子走。靈兒擡起頭:“靈兒要跟大哥哥一起走。”

之前的那女人似乎無視着這一切,眼神冰冷的看着秦林:“你騙我?”

秦林一根手指將眼淚一抹,冷笑道:“嘁,那不叫騙,那叫耍,我耍了你,你想怎樣?”

那女人眼色狠狠的盯着秦林,一聲大喝:“橫天綾!”唰一束白絲帶飛快的速度射中秦林的胸口。

秦林雖然剛剛突破,但是卻也不太會運用,所以根本躲不開。“噗!”一口鮮血噴出,倒退數步。

女人冷笑一聲:“哼,是滾還是不滾。”

秦林嘴角的鮮血還留着,卻是狠狠地咧了咧嘴角:“把靈兒還給我!”

那女人不顧靈兒的哭喊,對着王梅說道;“廢了他的修爲,逐出宗門。”

王梅不得不聽,走到秦林跟前,一聲輕嘆:“哎,何苦呢。”

秦林直接無視了王梅。雙目已經充血,看着那女人將哭喊着的靈兒往院內帶。突然一聲大喝:“焚天!”

唰!一陣紅光瀰漫,在秦林面前的王梅當初噴出一口血,被震退。

紅光一閃,讓在場的人都出現了一瞬的呆滯,大腦空白,包括那個女人。

等醒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秦林手持一把火焰之劍,那種感覺好像從煉獄中走出來的殺神,所有人心中都懼怕無比。

那女人這時候才臉色劇變:“你!那天漫天的火焰都是你弄的!你別過來,靈兒我還給你,你別過來!”

靈兒已經傷心的暈了過去,秦林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殺,必須殺!

如果我沒有焚天在手,我已經被這個女人廢掉了,如果我沒有焚天,靈兒就被她奪走了!不能心軟,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敵人必須死!

呼,全力的一劍揮起,一條火龍呼嘯而去,那女子被火龍穿體而過,眼中滿是驚駭。

秦林冷冷的看着她,聲音因爲極度的憤怒而顫抖:“誰也不準碰我的親人!”


然後抱着靈兒在焚天的催動下化作紅光閃出。這一刻的秦林早已沒了意識。


而秦林剛走,藥宗女系弟子內院唰唰數道身影降臨。

一位白髮老嫗望着秦林遠去的方向,面色有些慌張:“神器!甚至超神器!一個聚靈境界的小子,擁有一柄這樣的兵器!這消息不能走漏了。否則我們藥宗將會是整個大陸的毀滅者!”

其他幾位人也無比的震驚,一個老頭也低聲道:“一定要找到這小子,一旦這樣的兵器消息走漏。整個大陸都會陷入血雨腥風。對了,老婆子你說的超神器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爲?”

老嫗白了一眼,表情嚴肅道:“這樣的氣息和那天此物出世的情況來看。不會錯的。一定是遠古時期超神強者所鍛造的神器!”

幾個老妖怪即使懷疑也不得不驚慌,都是一羣老怪物了,但是面對自己存在的世界可能會掀起一場巨大的血雨腥風,他們還是不淡定了。

已經數千年沒有劫度強者出現了,一旦有人突破也會莫名消失。

這一切讓目前僅存的一些老怪物都心有不安。,幾乎所有達到臨界的強者都在虛神巔峯不敢突破!

<a 秦林倒是就這麼走了,藥宗這幾年卻是忙裏忙完,近乎全員出動的尋找秦林。

一柄神器的現世,藥宗這樣的宗門自然會盡可能的嚴守消息。

在深山的一處山洞內。

一個長髮男子靜靜地躺在石板上,身旁一柄紅色巨劍聳立着。

“哎,小天天啊小天天,你說大哥哥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呢,我好擔心他。”

說話的正是小靈兒,只是聲音似乎有些變化。那插在地上的焚天就是她口中的小天天。

靈兒擁有天瞳,隨着年齡的增長,她也發現只要是有意識有靈的生物,她都能溝通。

雖然還沒有徹底的體會到這種天賦的奇妙之處,不過靈兒也是開始逐漸的學會運用這個天賦。

焚天乃是遠古的神兵在數萬萬年中早已孕育出了意識,也或許當初隨主人在弒神之前就擁有了。

生人有三魂,主魂,覺魂,生魂,而焚天也可能是當年被別人擊殺之時,被滅的是主魂和覺魂,只留了生魂。

三魂中,主魂主導人的意識,主魂不滅,相當於這個人其實還是存在的,只是肉身已死,如果能夠找回生魂和覺魂,甚至可以在機緣巧合下奪舍重生。

而一般的器靈便都是生魂,關於這個問題,對於目前的秦林來說太過深奧,秦林會在日後得到了解。

小靈兒從林中摘了些果子回來,坐到秦林身旁:“大哥哥,今天我和另一邊山頭的獅子王成爲了好朋友。它說等你醒了,讓我們到他們那邊去做客。大哥哥,你聽到了嗎,快醒醒嗎?”

秦林耳朵微微一動,他意識恢復了。他聽到有人叫他大哥哥,但還是感覺自己動不了。到底怎麼回事…….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躺在山洞中的秦林猛然睜開眼,聲線有些沙啞:“這是哪?!”

他坐起來,回想着他在藥宗的一切。突然神色一緊:“靈兒,焚天,靈兒!”

他爲什麼會在這兒?來不及反應太多,最可怕的是他感覺不到他身體的力量了。對儲存戒子的意識也消失了。覺察不到體內的能量,這和當初凡人的時候完全一樣!到底怎麼回事!

正在秦林茫然的時候,進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一身紫色裝束,可愛至極,雖然臉龐是有些青澀的,畢竟確實只是個少女。

秦林還沒回過神來,那少女雙目通紅的撲了上來。他倒有點不知所措了,尷尬的出聲:“這個,小姐,姑娘,請問你是?”

這少女擡起頭,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秦林對視着,秦林差點靈魂都給震碎了。少女嘟着嘴:“哼,死大哥哥,臭大哥哥,你終於肯醒過來了。你昏迷了好久好久哦!靈兒擔心死了。”

秦林雙目瞪得渾圓,大喊道:“開什麼玩笑?你是靈兒?”

心中劇烈的跳動着,這也太滑稽了吧?秦林說話都有些結巴了:“我,我昏迷了多久?”




強壓下那沖天的怒火,管立冷冷的看着衛家道:“二十就二十萬,但我就怕你受不起那二十萬,你可知那陷害楊立的人是誰?”

Previous article

“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