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陪你。”

閻烈一句話就堵住了蘇薇兒的後路。

她想拒絕,但又怕閻烈馬上就帶着她離開B市,索性點頭答應,“好,你陪着我正好,不然的話,我還擔心一個人去醫院無聊呢。”

閻烈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轉身走了。

蘇薇兒跟着他一起進了電梯,下樓離開。

坐在車上,冷寒開車,閻烈和蘇薇兒兩人坐在後面。

車廂內氣氛凝固,僵硬,無處不透着尷尬。

“你待會兒去醫院還是打吊水吧,很嚴重,不注意容易感染。”冷寒主動說話,打破了尷尬氣息。

聞言,蘇薇兒眼眸微閃,總覺得冷寒話裏有話。

重生之星空巨蚊 今天在酒店半天的時間了,男人就沒有開口讓她去住院,怎麼現在讓她去醫院打吊水?

那豈不是讓她以住院的由頭……

思及此,心生一計,捂在腹部的手微微用力,不一會兒衣服上就沁出了血液。

她一手扶着車門把手,緊緊地攥着,骨節微微泛着白。

即便是再疼,她都隱忍不發。

一旁坐着的閻烈閉目假寐,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邊的動向。

可蘇薇兒一切的舉動早已經被坐在主駕駛座的冷寒透過後視鏡一覽眼中。

心,莫名一抽,竟有些心疼傻女人。

嗤——砰——

轎車忽然響起一道刺耳的剎車聲,車身扭了扭,砰地一聲撞在了一旁的路燈杆上。

後排坐着的兩人身子猛然前傾,狠狠地撞在了前排車座上,撞的臉疼。

“唔……冷寒,你到底怎麼開車的?”

蘇薇兒捂着傷口,發現似乎又嚴重了,疼的眼淚橫流。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剛纔突然竄出來一隻黑貓,沒注意就撞上去了。”冷寒聳了聳肩,解釋着。

實則,他真的擔心蘇薇兒那些自以爲是的小動作會讓閻烈發現,從而清楚她的心思。

索性直接以自己的能力去幫她。

但不管蘇薇兒怎麼誤會,冷寒都不會去解釋,也不屑於解釋。

“疼,好疼……”

蘇薇兒萬萬沒想到會撞車,身子狠狠地撞了一下,傷口已經裂開了,鮮血不停地溢出,透過五指,顯得尤爲刺眼。

“醫院,快送我去醫院。”

蘇薇兒疼的額頭汗水溢出,脣瓣泛白。

閻烈仍舊一張冰冷的面容,好似誰欠了他五百萬一樣,淡漠的樣子冷的徹骨。

蘇薇兒本以爲冷寒是很冷的男人,但最冷漠的人當屬閻烈。

在那個人的臉上,永遠看不見半絲的笑容,就連一張臉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不會出現任何的起伏波動。

“去醫院。”

閻烈直接吩咐。

冷寒愣了愣,看着冒了煙的引擎蓋已經彈了起來,雖然車毀的很嚴重,但他還是照着閻烈的話去做了。

以最快的速度開往醫院,在五分鐘之內到達。

閻烈帶着蘇薇兒去了急診室,醫生檢查了她的傷口,呵斥道:“不要命了?我記得你是早上來的是吧?到底怎麼回事?才半天的時間傷口就裂開了,知不知道嚴重的話會要了你的命?年紀輕輕的,就不知道珍愛生命?”

醫生一番嘟囔,奇怪的是並沒有讓蘇薇兒反感,反而內心裏有些感動。

至少醫生是關心她的。 黑夜,如期而至。

在夜色的掩護下,很多事都會變得容易,比如殺人,比如放火,再比如……潛入!

白天的時候,遠洋艦隊放了一炮,也不知裡邊兒被「魔」加了什麼料,威力比普通大炮大了何止百倍,一炮就把金烏太子留下的防護罩給轟了個窟窿!

雖說是敲山震虎,不過卻也便宜了柯望行事。那個大洞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要鑽個人出去那還是綽綽有餘的。

柯望最後回身望了一眼後方的扶桑木,幽幽地嘆了一口氣,什麼話也沒說,徑直向遠洋艦隊的方向奔去。三足金烏們的好日子過得太久了!這些天涯海角這世外桃源里溫養出來的軟蛋,怕是早已忘記了太古妖族的血性,想讓它們拚死一搏,卻是比登天還難!

適才在金烏神殿,柯望提議趁著夜色來次夜襲,配合「鳳尾號」的內應,先給遠洋艦隊一個狠的。接下來無論是繼續打還是要爭取談判,起碼也能爭取幾分主動權。可是那些大佬們討論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按兵不動,看看風向再說。

哈!看看風向?敵人都打到家門口發最後通牒了,這風嚮往哪邊刮還看不出來嗎?尤其是那個虛偽的大長老,說什麼「三足金烏立下誓言,不得出天涯海角一步」……柯望都快氣笑了,感情之前卑躬屈膝地求著胡媚帶它們出去的那隻老烏鴉不是你啊!難怪當年的巫妖之戰,這些三足金烏們身負天庭大義名分,卻依然落到了現在這步田地。全族上下都是這副德行,想不敗都難!

豎子不足與謀,柯望當時就想一走了之算了。於是他索性順水推舟,借口查探軍情,想要帶著胡媚趁著黑夜溜之大吉。可在那時候,這些糊塗了一輩子的三足金烏們卻是忽然開了竅,扣住了胡媚死活就是不放。它們的理由也很充分,胡媚就是它們三足金烏一族最後的希望了,它們可以答應柯望這個「使者僕從」去冒險,但卻不會容忍「媧皇使者」出什麼危險。

於是乎,假偵查變成了真潛伏,還搭上了一個「人質」。這些三足金烏長老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胡媚這個「媧皇使者」的身份有多少水分,它們也都心知肚明。留她在天涯海角,一是為了安定三足金烏族人們的心,免得提前生亂,不戰自潰;二就是為了牽制住柯望,讓他儘力為它們辦事。

「老奸巨猾的壞傢伙們!」

柯望想到這裡,不由得暗罵一句。這些老傢伙,怕是早就看出了他和胡媚之間的上下關係,卻揣著明白裝糊塗,這一個月來沒少指使他去辦事兒,臨末了還坑了他一把,實在是太不仗義了!

眼下跑是不能跑了。柯望雖然沒什麼節操,但要看著胡媚身陷囹圄,自個兒逃之夭夭,這種缺德事兒他還是做不出來的。

可要在「魔」的眼皮子底下直接混進遠洋艦隊……不是柯望太謙虛,他還真沒有這份本事!

想要上船,他還得再好好謀劃一番才行。

蠻荒海域里除了天涯海角這一片比較大的陸地之外,還散落著幾塊稍小一些的島嶼。這些島嶼雖然並不算遠,卻沒有被納入扶桑木的保護範圍。理所當然的,這些島嶼在蠻荒海域日復一日的侵蝕下,生存條件與天涯海角自是沒得比的。不過用來做臨時停靠的場所,卻是綽綽有餘了。

遠洋艦隊就停泊在離天涯海角差不多五十海里遠的一座無名島旁。柯望要想混進遠洋艦隊,只能在這無名島上做做文章了。

對於修真者而言,這五十海里的距離並不算遠,即便是柯望有所顧忌,沒有動用任何遁術,只是以輕功趕路,花了不到一刻時間也就差不多趕到目的地了。本來他還能再快一些的,不過那蠻荒海域的大鰲怨魂還未消除,為了避免被拉入海底的遭遇再度上演,柯望不得不一邊掐著避水決,一邊拚命趕路,仙力消耗翻倍上漲,速度這才慢了下來。

好不容易趕到了無名島,柯望收了避水決,又換上了隱身咒。跟那位大佬做對,必須得這麼謹慎,不然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可以看得出來,即便是擁有壓倒性的實力,「魔」依然沒有放鬆警惕,除了留下幾個人守在必要的補給點之外,其餘的人根本就沒有下過船。巡邏隊的動作更是一直沒停過,就柯望估計,差不多兩三分鐘就有一班巡邏隊路過。得虧了那些三足金烏們沒有聽從柯望的勸說前來夜襲,要不然非得全軍覆沒不可!混水摸魚是不成了,還得想些別的辦法才是。

忽然間,柯望發現了一個熟人。正可謂是瞌睡碰到了枕頭,柯望正愁沒路子上船呢,眼下不是正好嗎?

……

東方翎感覺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遭遇簡直糟糕透了。

本是世家子弟,卻因逼婚慌不擇路,上了這趟死亡航線。上就上吧,反正以她的本事,自保是沒什麼問題的,還能撈個船長噹噹。可誰能想到,又撞上了靈異調查局和龍組之間的恩恩怨怨,結結實實地當了一次炮灰。

好吧,那就投降好了!反正她對「那個人」又沒有什麼忠心可言,倒戈靈異調查局,她是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雙面間諜玩得溜兒,照樣可以風生水起,再加上有新老大的偏袒,她的日子也漸漸好過起來。

結果萬萬沒想到,那個看著懶散的新老大,居然是「作死俱樂部」的忠實會員!玩什麼不好,非得大晚上的不睡覺,跑去玩跳海!

她是不是命里犯沖,怎麼總能遇上這麼奇葩的隊友?

後來,又發生了很多很多糟心的事情。最後的她雖然勉強保住了性命,可卻失去了信任,被發落到了這麼個小小的補給點,什麼功勞都立不了了。

而現在,更奇葩的事情出現了。原先已經成功作死到失蹤的新老大居然又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而且紅光滿面,精神煥發,一點兒也沒有作死之後的愧疚與後悔,大言不慚地要她帶路混進遠洋艦隊!

她該如何抉擇才好? 夜色籠罩下的遠洋艦隊,萬籟俱寂,透著一股子肅殺的氣氛,讓人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心慌。

戚少的絕寵嬌妻 柯望亦步亦趨的跟在東方翎的身後,向「鳳尾號」前進。這一路上,他都不敢說話,唯恐招來他人注意。

「口令!」

「忠誠!」

又是與一隊巡邏的修真者錯開,柯望的後背卻已被冷汗所浸濕。在還沒上船的時候,柯望就已經注意到了遠洋艦隊的巡邏力度增強了不少,但照現在的情況看來,他還是有所低估了。

遠洋艦隊在停泊之時,是以鐵鎖與甲板相互連接的,就像是一座水上營寨,四平八穩,不懼風浪。當然,這些甲板與鎖鏈想要拆除,也是十分方便,東漢末年那赤壁之戰的教訓,大傢伙兒都很清楚。

「鳳尾號」的位置有些尷尬,偏巧是停靠在離岸最遠的海里,想要到達那裡,柯望差不多要趟過三五條船的模樣。可就是這麼短短的一段路,柯望與東方翎就碰到了十幾支巡邏小隊,而且每艘船上的口令還都不一樣,這就讓他有一些緊張了。幸好他遇上了東方翎,這要是讓他自個兒摸上來,恐怕還沒走出第二條船的範圍,就得被人發現了不可!

老實說,柯望對東方翎並不是十分信任。別看這位姐姐年紀輕輕,可她的手段未必就比他們那些老傢伙們弱上幾分。陰險毒辣,心黑手狠,這對她來說,可不是什麼貶義詞。若事有不順,柯望相信東方翎賣起他來絕不會有任何猶豫!

不過現在看東方翎的舉動,倒似是完全沒有異心的模樣。要背叛的話,上船之後的機會多得是,隨便找個巡邏隊大喊一聲,眾人一擁而上,柯望想跑也是很難的,犯不著這般惺惺作態。

「難道是我疑神疑鬼,想太多了?」

柯望不禁有些尷尬,進而對東方翎產生了幾分歉意,盤算著以後要不要給東方翎一點好處,用以補償他的那點壞心思。

路不是很長,即便是遭遇了不少巡邏隊,兩人也沒花多少功夫,便到達了目的地。終於再度見到了「鳳尾號」,柯望看著眼前熟悉的船隻,心中卻是忽然一沉,一種突然升起的古怪感覺左右著他的思想。

太……美好了!

不是危險,不是恐怖,也不是那無處安放的提心弔膽,而是舒適、放鬆,就好像是回家了一般,只想放下一切,盡情享受的溫馨與快樂。

這種感覺來得很快,並且勢頭更猛,迅速佔領了柯望的思想,讓他原本緊繃著的心漸漸鬆弛下來。

不!

不對!

就在柯望即將淪陷的時候,他的靈魂深處忽然傳來了一股溫和的能量。正是這股能量,讓柯望的的腦子清醒過來,從之前那種甜膩的氛圍中掙脫出來。

恢復了理智的柯望,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鳳尾號」上的氛圍太美好了,美好得不像是真的!

他一直都保持著警惕之心,為什麼會在這裡突然卸下防備?是什麼在干擾他的思想?是幻境還是別的什麼手段?那些巡邏隊,為什麼沒有出現在「鳳尾號」上?還有……

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一個最糟糕的結果,一個柯望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是陷阱……嗎?」

柯望的心控制不住地砰砰跳了兩下,原本著急的腳步也漸漸變得慢了起來,不動聲色地與走在前頭帶路的東方翎拉開了距離。

「老大,佛爺和冰塊臉已經等你很久了。他們知道你沒事,一定會很開心的!你……老大,你怎麼離得那麼遠,快點過來啊!」

許是到了目的地,東方翎的精神也放鬆了下來,扭頭跟柯望搭訕起來,卻是正好看到了柯望的小動作。

柯望見自己被發現了,索性直接停下了腳步,站在「鳳尾號」與前面一艘船連接的甲板上,一動不動。

東方翎的臉上堆起了笑容,朝著柯望招手:「老大,快點過來,他們都在等你啊!」

柯望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說出一句話,只是用眼睛死死盯著眼前這個「忠心」的手下,銳利的眼神就好像一把刀那樣,直透人心。

東方翎臉上的笑容僵了下來,然後就好像變臉一樣,慢慢變得面無表情。

「你知道了?」

雖是問句,卻是以一種肯定的語氣說出來。褪去偽裝之後的她,就像是一開始那樣,聰明、自信、驕傲、冷漠,耀眼得像個公主。

他早該想到的!東方翎,她可從來就不是什麼白蓮花!

柯望嘆了口氣,道:「果然是這樣!我應該察覺的,可卻沒能注意,「魔」的手段果然是一如既往地厲害,竟然可以欺騙我的第六感!那在「鳳尾號」里藏著的,恐怕不是我的那些同伴吧?還有……」

他轉過身,朝著面前的遠洋艦隊大喝一聲:「都出來吧!我已經發現你們了!」

就在剛才柯望清醒過來之後,他那重新恢復的第六感告訴他,他的身後跟著不少人,而那些打過招呼的巡邏隊,更是一個都沒少!想來這打從一開始,他就已經暴露了吧?

「呯!」

「呯!」

「呯!」

……

燈忽然亮了起來,原本處於黑暗之中的遠洋艦隊一下子被照耀得如同白晝。密密麻麻的人群從陰影處走出來,卻並不顯得雜亂,他們的動作都很整齊——直勾勾地盯著柯望,就好像餓狼盯上了一塊肥肉,眼神里散發著讓人不安的綠光。

而藏在「鳳尾號」上的那些人,在知道己方已經暴露之後,也大大方方地走了出來。為首的那位鶴髮銀須,儒雅風流,古井不波的眼眸中蘊藏出歷盡滄桑之後的平靜,可是身上卻帶著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氣勢,讓人怎麼也無法直視。正是那讓柯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的「魔」。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小友,我們又見面了。」「魔」笑了笑,一派雲淡風輕,如沐春風。

柯望的臉色變得很差,僵了一會兒之後,不知是想通了什麼,他卻是忽然笑了起來。

「你以為,你們真的贏了嗎?」 冷寒讀不懂蘇薇兒的意思,猶猶豫豫的不想走。

可閻烈態度堅定,冷寒蹙了蹙眉,不放心的看着一眼蘇薇兒,到底還是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

臨走的時候,冷寒叮囑了一句。

在閻烈看不見的視角里,他對蘇薇兒使了個眼神。

蘇薇兒心神意會的點點頭,揮了揮手,“趕緊走吧。”

吱呀——

門緩緩合上。

病房裏一時間只剩下了閻烈跟蘇薇兒兩人。

蘇薇兒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一雙剪水眸不停地滴溜溜轉,深思着到底該怎麼樣才能逃出閻烈的魔爪。

“不要妄想逃走,在我這兒通通沒用。只要你老老實實聽話,我保證你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若反之……”

他瞳眸微縮,眼睛凌厲了幾分,又道:“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的。”

閻烈嗓音低沉,言語之中滿滿的都是警告意味兒。

蘇薇兒面色一僵,雙手情不自禁的抓住被褥,眼神閃爍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早就說過我不會離開,只要呆在B市,我什麼都聽你的。”

一直以來,蘇薇兒都深深戀着這個生她養她的地方,不願意離開。

誰知道閻烈就把她困在島上,居然還讓她一輩子都不能離開。

“你是我見過說話最不靠譜的女人,你覺得,我應該相信你說的哪句話?”閻烈倚靠在沙發上,從煙盒裏抽出了一支菸,正欲點燃,但又默默地收回了香菸。

醫院,不可以抽菸。

“愛信不信。”蘇薇兒有些不高興,懶得搭理。

與此同時,陸氏集團。

下午不想回家的陸少宸便在公司裏休息了。

似乎蘇薇兒消失的一年多的時間裏,他大多數時間都在公司裏休息的。

平時閒着沒事就回去看看孩子,更多的是逃避黎茉。

不願意看見她,每一次看着她的臉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蘇薇兒,那種感情蝕骨鑽心,難以自控的痛。

“boss,我剛剛得到消息。蘇薇兒一年前在海邊無緣無故消失,然後出現就是上一次在B市的一個大型晚宴上,還有這一次。我們並沒有查到太多消息。

不過這一次她出現,牽扯出一位叫冷寒和閻烈的人。 豪門寵婚:蜜愛小萌妻 這兩人身份非常特殊,甚至勢力滔天,並不是我們能夠打聽的人。我覺得,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插手!”

成瑾非常擔心陸少宸,所以把個人分析的情況也告訴了他。

“資料給我。”

陸少宸坐在大班椅上,擡眸說道。

成瑾將資料送了過來,放在他的面前。

男人拿起資料,打開,看着資料上一行行的信息介紹,臉色沉了又沉。“怎麼會這樣? 嫡女蓉歸 怎麼可能?她怎麼會捲入他們中?”

陸少宸一直覺得蘇薇兒有些不對勁兒,覺得是哪兒出了問題,甚至說有些不爲人知的祕密。

但現在詳細的調查了情況,結果着實令他大驚失色。

蘇薇兒……必然是有什麼不爲人知的故事還沒說。

“豔姬—豔姬——”

Previous article

,“王家也好,是其他各家也罷,如今那籌戈,!反正不是單衝着一個太原府王氏,羅謙的話是否可靠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三日後,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那幾個重點的商人一定耍死死盯着,其餘人也要盡再讀讀網友發佈,乙du吐洲‘訓3五心記,總而言之,老彩負責總兵府那頭調兵,你負責調派嶄心山,這次的事情關係重大,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