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被她吼得沒了脾氣,只得訕訕笑道:“不管怎麼說,她昨晚救過我啊,也算扯平了吧。”

說着,我衝一旁正抱着薯片啃得不亦樂乎的顧筱婉使了個眼色,哪知這貨理都不理我,將薯片叼在嘴裏,扭着貓屁屁顛顛兒地跑了。

我瞬間無語。

好吧,我該習慣了,自從這丫的暴露了真性情,我就不該再想起她從前的威風史,那都是浮雲吶浮雲。

顧黑貓一走,這屋子就顯得特安靜,我好奇地問道:“叔叔阿姨呢?”

展湘聳聳肩,“一早就去外地進貨了,估計得晚上才能回。”

我瞭然地點點頭。 360搜索 妙-筆-閣:陰婚纏身 更新快

展湘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不大,但也足以稱爲小康之家。

記得我從前就問過展湘,爲什麼展叔叔沒有繼承展爺爺的衣鉢,反而過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展湘只說了一句,“那是奶奶的心願。”就再沒言語了。

我想,這裏面大概也有一段不爲人知的往事吧。

正想着,突聽展湘喊了一聲,“爺爺。”

我怔了怔,下意識地看了過去,就見一身唐裝的展爺爺站在旋轉樓梯口,蹙眉看着我,“曉曉,你命格存有異數,這幾天,你身邊會有一個朋友因你而死……”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陰婚纏身》,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訂閱、求打賞,各種求! 年過八十的展爺爺身體依舊硬朗的很,頗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

可他的話卻讓我菊花一緊,立刻轉頭去看展湘。

她顯然也被嚇到了,我分明看到被稱爲女漢子的她也忍不住嚥了口唾沫,“那個,爺爺,您說的,不會是我吧。”

展爺爺緩緩搖頭,渾厚的嗓音如暮鼓晨鐘,“我已經替你算過了,不是。”

聞言,我和展湘都不自覺地鬆了口氣,可我又想到,既然不是她,那會是誰?

忽的,一張溫暖清雋的面容浮現在腦海,我又是一驚。

難道是……

“啊,不會是言樂吧?”展湘顯然也想到了他,就見她伸手指着我,大呼小叫道:“那傢伙從小就對你最好了,指不定就肯爲你去死呢。”

“別、別胡說。”我下意識地反駁了一句,卻還是被嚇到了,心中隱有不安。

“對了,爺爺……”

展湘突然想到什麼,一臉嚴肅道:“有件事兒我必須要跟您求證一下。”

展爺爺微微頷首,“嗯,你說。”

“當年救您的那個人,是不是叫簡諾?”

沒想到展湘問的會是這個,對此也很好奇的我忍不住豎耳聽了起來。

展爺爺眯起了眼睛,沒有急着回答她,而是轉頭看向了我,那目光矍鑠有神,卻意味深長,“他來找你了?”

“啊?”我微微一怔,沒太明白他老人家的意思。

展爺爺搖了搖頭,無奈笑道:“看來這次,他是勢在必得了。”

語落,他不再多言,轉身上了樓。

我一路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樓梯轉角,腦子還是暈暈乎乎地轉不過彎來。

想着家裏還有個爛攤子,我也沒多想,簡單地收拾了下東西,就帶着顧筱婉回去了。

隨行的,還有不知道是準備幫我忙,還是打算給我添亂的展湘。

剛到門口,正碰上言樂站在那裏,擡手準備敲我家的門。

看到我和展湘似乎剛從外面回來,他疑問道:“你們一大早的去哪兒了?”

一看到他,我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那個可能因我而死的朋友。

展爺爺算卦從未出過錯,不管怎麼樣,這幾天我都要注意點,展湘和言樂,我一個都不能失去。

更何況,還要是因爲我……

我正想着,突聽一旁的展湘戲謔道:“喲呵,看不出來啊小言子,還知道追女孩子是要送愛心早餐的?”

愛心早餐?

我怔了怔,下意識地低頭看去,就見言樂手中確實提了一個塑料袋,裏面熱氣騰騰的,還散發着皮蛋瘦肉粥的香味。

呃,不想承認,這是我的最愛啊,但我突然有種轉身就跑的衝動,腫麼破……

“你又不是不知道,沒人提醒曉曉,她就不會記得要吃早餐。”

我正糾結着,便聽言樂溫柔地笑道:“今天我有事,正好路過,就想着來看看了,沒想到你們剛從外面回來,想必已經吃過了吧。”

“誒,吃過了還能再吃嘛,可不能白費了你一番心意啊。”

展湘一把將瘦肉粥從言樂手中拽下來,就硬塞到我手裏,還曖昧地衝我眨了眨眼,“是吧曉曉?”

“呵……呵呵……”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訕笑兩聲,就硬生生地轉移了話題,“別、別在這裏站着了,我們先進去再說吧。”

說着,我就忙不迭地掏鑰匙開門,突聽腳下傳來顧筱婉鄙視的輕哼,“真是隻烏龜。”

我低頭一看,便見她優雅地邁着貓步,昂首挺胸地從我的腿和門的縫隙之間走進了垃圾場一樣的客廳。

額頭落下三條黑線,我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這該死的臭貓!

如我所料,當言樂看到我家的境況後,先是愣了一愣,隨即,那雙俊朗的眉峯隆起了深深的褶皺,“怎麼回事?”

我撇撇嘴,簡短地說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

當然,我自動忽略了蓮香被簡諾解決之後,我突然抽風了的橋段。

真希望這段可以刪減重來,嚶嚶。

“又是他……”

言樂低垂着眼瞼,聲音低的像在喃喃自語,碎髮搭在額前,在他眼底投下了一片暗影,叫人看不真切。

這之後,在言樂和展湘的幫助下,我家基本上恢復了原樣。

讓我奇怪的是,從頭到尾,最應該被言樂詢問的顧黑貓,他卻隻字不提,彷彿早就已經知道她的存在,亦或者,是直接無視了她。

顧黑貓也是,在展湘面前敢放肆的鬧翻天,自從言樂出現,就沉默是金了,也只敢偶爾小聲調戲我幾句,真真是見了鬼。

週一上午十點,學校裏有一節歷史公開課,作爲一名考古系學生的我,這課自然不能錯過。

爲了搶到好位置,我一早就跑去佔座了,至於顧筱婉,也像只玩具貓一樣,被我扔進了揹包裏。

說實話,其實我並不想到哪兒都帶着她,弄得我好像多喜歡她一樣。

可她硬要死皮賴臉地跟着我,說什麼只要跟着我,就一定能找到血玉麒麟。

我算是給她跪了,索性任由她去。

“我說圓圓啊,你這是一個人佔了兩個座誒,多浪費資源啊,不如給我們讓讓?”

“可、可是,沒有其他座位了啊……”

就在離開課還只剩十幾分鐘的時候,我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一個熟悉的怯弱女聲。

我忍不棕頭看了一眼,隨即樂了。

那個白白胖胖,羞澀膽怯的女生,還真是我的熟人。

不過……

看着在白媛媛旁邊趾高氣揚的兩個女生,我皺了皺眉。

怎麼回事?

先前那個說話的高個子女生明顯不耐煩,“拜託,你也知道沒位置啊,那還不趕緊讓一讓?你說你這麼胖,硬是要霸佔兩個座位真的好嗎?”

坐在她隔壁的一個男生戲謔道:“就是啊圓圓,趕緊讓了吧,坐在你旁邊我都嫌擠得慌。”

“哈哈……”

其餘人跟着鬨笑起來,媛媛的頭一下垂得更低了。

高個女生看了眼手機,竟開始上手直接硬拽媛媛,“快開課了,趕緊的趕緊的,讓讓!”

別看媛媛壯實,力氣卻沒有多少,她抵不過那女生的拖拽,腳下一個趔趄,頓時摔倒在桌子底下,頭更是狠狠地撞上了桌子角,傷口立刻涌出血來。

看到這一幕,我立刻火了,當即衝了上去。

一把將高個女生推開,我扶起捂着額頭的媛媛,瞪向那個還一臉不爽的罪魁禍首,“我說你這人懂不懂什麼叫先來後到?這是媛媛佔到的位置,憑什麼讓給你們?還有你,你,你,你們幾個……”

我隨手指着剛剛嘲笑過媛媛的幾個男生,怒道:“人家胖不胖礙着你們什麼了?你們嫌擠,你們大方,那你們去讓啊,憑什麼讓媛媛讓?”

媽蛋!真是柿子只挑軟的捏,當人好欺負呢。

我從來不是個愛多管閒事的人,但媛媛的事兒,我不得不管。

先不論她曾友善地幫過我,就憑她和小默是同一類人,這事兒我也管定了。

當然了,如果換做是以前,我底氣也不會這麼足,但現在不一樣了,因爲……

“啊,她就是那個到哪兒哪兒就死人的掃把星,我、我們還是走吧,萬一惹禍上身就麻煩了。”

和高個女生一起的短髮女生一眼就認出了我,立刻拉着她的朋友想轉身就走。

而原本在我們周圍看熱鬧的同學一下躲我躲得遠遠地,就好像我是什麼洪水猛獸一樣。

哼哼,怕了吧。

我得意地想着,心底深處卻有一絲幾不可察的酸楚。

我想,我能體會到當年蓮香也被人這樣對待時的心情了。

那種不被理解,被人當瘟神一樣躲避的孤獨感,她忍受了一輩子。

“怕什麼?”

高個女生顯然不信邪,她雙手環胸,高昂着下巴走到我跟前,斜睨着我,“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今天這個位置,我還就是要讓她讓了,滾開!”

她猛地推搡着我的肩膀,力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身後就是一級階地,因她這一推,我腳下一崴,眼看就要滾下階梯。

“啊!”

周圍傳來此起披伏的驚呼聲,我也以爲自己完蛋了,卻在這時,一雙強健有力的臂膀,從身後穩穩地托住了我。

鼻息間涌入了一股淡雅的清香,我霎時安下心來。

一胎二寶:盲妻寵上天 等我站穩了,那雙手才慢慢離開我的肩膀,緊接着,淡漠磁性的嗓音沉沉響起,“如果你們覺得這公開課是讓你們用來鬧事的地方,現在就給我離開,別浪費大家的時間。”

原本還囂張跋扈的高個女生像是一隻見了大灰狼的小綿羊,溫順的模樣竟有幾分楚楚動人,“對不起嘛簡老師,人家下次不敢了。”[妙~筆~閣]

這溫柔甜膩的語氣嗲的我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我不得不說,簡諾就是一禍害蚌害。

先是蓮香,現在又是這姑娘,指不定還禍害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呢。

想到這裏,我心裏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就在這時,簡諾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聲音意外的柔和,“好了,你也別發呆了,趕緊坐下乖乖聽課,等下課了我請你吃好吃的。”

說罷,也不管周圍那些或曖昧,或嫉妒的眼神,他優雅地踏上講臺,獨留下我一人在那一堆足以殺人的目光中緩緩紅透臉頰。

寫書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陰婚纏身》,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賣個萌,求大家相互轉告,幫忙廣告,再打個滾,求書評、求票票、、求打賞,各種求!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次歷史公開課的主講老師,居然是簡諾。

我算是明白了,難怪平時在衆人眼中枯燥無味的歷史,今天卻像是成了大熱門,階梯教室爆棚不說,連完全和歷史搭不上邊的外語系學生都來湊了回熱鬧。

看來,他們不是來聽課的,而是特意來看美男老師的啊。

不過,說實話,聽簡諾講課真的是一種享受,尤其是歷史。

他會用他那平淡磁性的嗓音,娓娓訴說着一個個被歲月洪流淹沒的故事,讓平常在我們眼中只是一大堆文獻資料的歷史,變得具體而豐富起來。

再說白媛媛,經過那一出,也沒人再來要求她讓座了,我也理所當然的和她坐在了一起。

所幸她額頭上的傷口就是看起來嚴重,實際上破開的口子並不深,我簡單地幫她清理了一下,再貼上創可貼也就差不多了。

做完這些,我看她似乎還沒從剛纔的事情中抽出來,就故意嚇唬她道:“哎呀,怎麼偏偏這裏受傷了呢,如果留下疤痕,那可真是難看死了。”

哪知她一點也不在意,低着頭,苦笑着說道:“我已經這樣了,也不在乎臉上再多一條疤。”

我頓時被她噎住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又聽她略顯遲疑地說道:“剛纔的事情……謝謝你,不過……”

“不過什麼?”聽她話說一半,我一下子被她勾起了好奇心。

“艾琳是個很強勢,也很記仇的人,並且一直都喜歡簡老師,剛剛就看簡老師對你似乎很不一般,我擔心……”

她緊咬着嘴脣,猶豫了許久,才小聲說道:“我擔心她以後會找你麻煩。”

我許久才反應過來,她說的艾琳就是那個高個子女生。

不過艾琳這個名字,似乎有點熟啊。

我想了半天,才終於想起來,校長的女兒,似乎就叫艾琳。

說實話,這個女生挺漂亮的,身材高挑,堪比模特,臉蛋也精緻的像個芭比娃娃,又是校長的千金,也難怪那麼傲嬌了,她還就有這個資本。

想了想,我滿不在乎地擺擺手,“安啦安啦,我現在可是出了名的掃把星,她不敢把我怎麼樣的,又不是活的不耐煩,想找死了。”

我剛說完,突然感覺一道強烈的目光直直地射在我身上,似乎想將我射穿。

我狐疑地轉頭看去,正對上艾琳死死瞪着我的憤恨眼神。

完了,這姑娘估計是小說看多了,指不定現在已經把我當成她的假想敵了。

我撇了撇嘴,明智地選擇無視。

下課後,我趁簡諾被一大羣女生圍得水泄不通,就拉着媛媛飛快地逃離了階梯教室。

開玩笑,我可不想在學校裏有我是掃把星的傳聞之後,還來一個老師和學生有曖昧的桃色新聞,我還想繼續在這裏混下去呢。

不過,老天爺似乎就愛跟我開玩笑,我躲得了這個,卻躲不了那個。

看着離我們不遠,硬生生擋住了我們去路的艾琳,我忍不住罵了聲娘。

這丫的一定是閒得蛋疼,所以不等以後,現在就跑來找我麻煩了。

果然,她第一句話就是特傲慢地質問,“我問你,你和簡老師什麼關係?”

接着,她又將怒火噴向媛媛,鼻孔像能翹到天上去,“還有你,居然敢當衆忤逆我的意思,還害得我在簡老師面前出醜,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頓了頓,她斜睨我一眼,嗤笑道:“還是說,你以爲有這臭丫頭在,我就不敢拿你怎麼樣了,嗯?”

“對、對不起……是我不好……”

媛媛顯然很怕艾琳,以前一定也沒少受她的欺負,這會兒被她一嚇,立刻像只見了貓的老鼠,唯唯諾諾的,卻又很勇敢地擋在我身前,“不、不關她的事,你別爲難她,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以後?你還想有以後?”

艾琳得寸進尺,惡狠狠地一指腳下,“你給我滾過來,立刻跪下給我道歉,不然,你別想再在這間學校裏混下去!”

「對付不了淑妃,對付一個秦嬌還是容易的。」蘇雯瀾垂下眸子。「你們回梨園聽戲。不要離開二嬸的視線。」

Previous article

我坐在榻上,摸着他取給我的紗衣。可憐兮兮地叫了他一聲。正要離開的他停在洞門邊,用眼神詢問着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