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衝她一笑,隨即說道:“很簡單,你幫我將那兩個,尤其是那個男的,一定要重點關照!”

聽到我的要求,她不由一愣,好奇地問道:“道士大哥,他們難道看不見你嗎?可你不是鬼,你用了什麼法術,竟然這裏厲害?”

我滿臉黑線地看着她,沉聲道:“這不是重點,你去幫我好好懲罰他倆。然後,你就可以走離開,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道士大哥,我叫周莎,死的時候21歲。”

小女鬼看着我,神情有些悲哀,更有一種難言的情緒。

我輕輕點頭,沉聲道:“那你是怎麼死的?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想投胎轉世嗎?”

“投胎轉世?”周莎微微一愣,急忙問道:“大哥,我還能轉世嗎?”

“當然啦,爲什麼不能,有我在就能!”我不由一笑,隨即摘下面具,靜靜地看着她。

婚有暗香來 看到我的面容,她頓時一驚,好奇地問道:“道士大哥,你的右眼好特別啊!”

我點點頭,對她說道:“我是陽間陰司,如果我爲你超度的話,你就可以進入地府,轉世輪迴!”

一聽說話,周莎頓時開心不已,笑着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所以,再給你這樣一個機會之前,你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或者遺憾嗎?”

聽到這,周莎頓時悠悠地嘆了口氣,然後說道:“十年前,我跳樓自殺,沒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陪在父母的身邊。”

我輕輕一嘆,隨即說道:“那你爲何跳樓自殺呢?”

“唉,都怪我太年輕!”周莎微微一嘆,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今天坐了下來,笑着說道:“聽你的語氣,難道是爲情所傷?”

她看了我一眼,隨即坐在我的對面,然後說道:“我真的不應該自殺,當時腦子一渾,做出了這麼一個錯誤的決定。”

“你不妨說來聽聽,你突然自殺,或許連你的父母都還不知道原因。”

她點點頭,沉聲道:“你說的沒錯,我的父母的確沒有弄清楚我自殺的原因。我時常回去看望他們,他們還唸叨着我。”

“那是自然,自己的孩子不明不白地自殺,他們當然唸叨了!”

“十年前,我剛大學畢業,被分配到了一家國企上班。不久,便認識了我的男友鄭傑。他人很好,一張國字臉非常有正氣,說話總是和和氣氣,對人也很有禮貌。”

我靜靜的聽着,沒有出聲打擾。

“我很慶幸,我將他帶回家的時候,我的父母也對他很滿意。就這樣,我們便開始商量結婚的事情。只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竟然爲了另外一個女的拋棄了我。”

她頓了頓,然後說道:“當時的我,心情糟糕透了,也沒找他去問明緣由,就衝動地跳下了樓。”

“那個叫鄭傑的,你是怎麼發現他的祕密的? 重生之無情救世 他拋棄你,肯定做了一些對不起你的事情。”

我嚴肅地看着她,接着問道:“你還記得當時的一些細節嗎?比如,你是在哪跳的樓?跳樓之前,心裏在想些什麼?”

她驚訝地看着我,疑惑地說道:“道士大哥,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衝她一笑,解釋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看看你是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她疑惑地看着我,不解地問道:“難道你有辦法窺探我的記憶?”

我隨即起身,輕輕走到她的面前,右眼看向她的眼睛,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我已經窺探了她的記憶。

沒什麼特別之處,但她死之前跳樓的那一刻,心裏的確有過掙扎。

然而,她的跳樓並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在背後推了她一把!

我的臉色頓時一沉,對她說道:“你跳樓之時,有沒有感到有人推了你一把?”

她稍稍回憶片刻,點頭說道:“我沒有特別的感覺,只知道身體落下的瞬間,感到非常害怕,並且十分後悔!”

“你的死亡並不簡單,我看到有人推了你一把。但我不確定,他到底是人還是鬼?”

“鬼?”周莎大驚,難以置信地問道:“怎麼可能會有鬼來推我?我又沒幹過什麼壞事,爲什麼會有鬼來害我?”

“這個嘛,我就不是太清楚了。 不負榮光,不負你 不過,既然已經知道你的死因有疑點,我一定會幫你查明真相。所以,沒有查清一切之前,我還不能爲你超度!我想,你也不願意死不瞑目吧!”

腹黑總裁慣妻成癮 她重重地點頭,堅定地說道:“如果真如您所言,那麼我一定要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死的!”

“周小姐,你的男友鄭傑,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嗎?”我問。

“他沒有搬家,一直住在這個城市,連地址也沒改變!”

“那好,晚上你帶我去看看,我想親自了解這個人,尤其是他當年選擇拋棄你的原因。”

於是,我將她收進道符,準備帶她離開這裏。然而,等我剛走到門口,門卻突然開了。

沒曾想,蘇茉帶着頭上綁着繃帶的李軍回來了。

我處於隱身狀態,所以兩人都沒有發現我。

她將李軍扶到沙發上坐好,然後親自檢查了房間,似乎在尋找什麼。

看到她的樣子,我輕輕一嘆,立即現出身影,站在了蘇茉的面前。

“大師,原來你在這裏啊,你知道李軍爲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嗎?”

我點點頭,臉色陰沉地說道:“我知道,這一個小女鬼捉弄了他。但是,是我讓她那麼做的!”

聞言,蘇茉驚訝地看着我,疑惑地問道:“大師,你這是爲何?難道李軍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得罪了你嗎?”

“他沒有得罪我,而是對不起你!蘇小姐,你問問你的男友究竟做了些什麼?”

話音一落,我瞬間隱去身影,然後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耳邊說道:“有些事情,還是你親自去問吧!”

蘇茉身體一怔,隨即走向客廳,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李軍,輕輕問道:“李軍,你能告訴我你在家做了些什麼嗎?”

李軍不由一愣,然後說道:“沒做什麼,我今天休息,不上班,無非就是看看電視!怎麼,出什麼事了?”

蘇茉臉色一變,接着說道:“李軍,你最好跟我說實話,你到底做了什麼?我在家好好的,可你爲什麼撞破了頭,連門都開不了?”

“我真的沒有騙你,只是看看電視!”李軍神色不改的撒着慌,看起來就跟真的一樣。

“我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你個王八蛋,你跟那個叫馬微微的,摟摟抱抱,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怒吼一聲,立刻解除隱身術,站在了他的面前,兩眼憤怒的盯着他。 我的突然現身,立刻將李軍嚇得上躥下跳,魂不附體!

“鬼啊……”

他大喊大叫,立即從沙發上彈了起來,頭也不回地衝向門口。

我急忙馬上桌上的茶杯,朝他的腿部砸去。由於控制了力道,所以並沒有打斷他的腿。

我急忙跑過去,死死地將他按在地上,低吼道:“你個花心大蘿蔔,一點男人的責任心都沒有,祖國留你何用?”

蘇茉愣愣地看着這一切,還沒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不過,通過我的話,再看到李軍的反應,她似乎猜到了什麼!

“你放開我,你是什麼人,憑什麼抓我?長得跟鬼一樣,還敢出來嚇人?”

李軍大吼,他這才意識到,自己大白天的不可能遇到鬼!

一聽這話,我頓時感到好笑,伸出右手,拍了拍李軍的腦袋。

“你個王八犢子,幹了那麼齷齪的事,還不敢承認?你想騙蘇小姐騙到什麼時候?”

然而,打死他都不敢承認自己乾的那些事,還以爲自己的事情,別人不知道。

“李軍,大師說的那個馬微微是誰?”

蘇茉走了過來,眼神中似乎壓抑着怒火,輕輕問道,還算給李軍留了點面子!

“小茉,你不要聽這個醜八怪胡說,我沒有對不起你,也不認識那個叫馬微微的!你要相信我!”

我擡頭看了看蘇茉,沒有說話,但我的眼神非常堅定!

“蘇小姐,李軍是什麼樣的人,你心裏清楚!”

她點點頭,看了看李軍,沉聲道:“李軍,這位大師昨晚救了我一命。你覺得,他會騙我嗎?說吧,說出你和馬微微的事情,我可以接受!”

說完這些話,蘇茉的身體顫抖不已,她大口喘氣,卻仍在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見狀,我將李軍鬆開,讓他好好跟蘇茉解釋這一切。

然而,讓我和蘇茉都沒想到的是,李軍竟然不知悔改,反而冷笑道:“小茉,我倒是想問問你,這個帶着面具的男的,是你什麼人?”

“他是我的朋友,是一個陰陽師昨晚才認識,而且救了我和小芸的命!”蘇茉淡淡地說道,有些鄙夷地看着李軍。

“昨晚剛認識?還救了你和你死黨的命?呵呵,竟然這麼巧合啊!”

“李軍,你什麼意思?”我眉頭微皺,冷哼道。

“哼,我什麼意思?你們兩個廝混,竟然想來污衊我,反咬我一口,我算是見識到了!”李軍大笑不已,他知道我是個人,反而不害怕了。

“李軍,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恥?你跟我說吧,那個馬微微究竟是誰,如果你倆真的看對眼,我可以退出!”

聞言,李軍依舊死不承認,低喝道:“蘇茉,沒有的事情,你讓我說什麼!反倒是你,我還想問問你和這個面具男是什麼關係呢?”

我愣愣地看着李軍,兩眼釋放出寒意,沉聲道:“李軍,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主動承認自己的錯誤。不然的話,我會讓你好看!” 然而,我的安慰根本沒有作用。蘇茉大哭不止,全然沒有注意到我異狀。、

無奈之下,我只好默默地走開,走進一個沒人的房間,迅速坐下,立即壓制體內暴動的黑暗之力。

雖然已經成爲黑神,但一直沒大範圍地使用這種力量。

然而,這與我身中黑神詛咒之時又不一樣,人們內心的黑暗之力,我也能感受到,並且能被天印所吸收。

突然的遭遇,讓蘇茉傷透了心。儘管她只是將李軍趕走,可心底對他的恨卻是實打實的。

因而,蘇茉內心的怨恨便被天印感知到,使得我體內的力量暴走。

她一個人坐在客廳裏哭着,一直哭着。等我好不容易將體內的力量平復下來之時,她才意識到我的臉色風有些難看。

“大師,你怎麼了,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是不是受了傷?”

我衝她一笑,隨即帶上面具,沉聲道:“實不相瞞,我眉心處的這道赤紅印記,可以感知到人內心深處的黑暗之力。你對李軍的恨,我也能夠感同身受。”

“你可以感受到我內心的黑暗?”蘇茉難以置信地看着我,這樣的事情,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是的,所以剛纔我才躲着你,離你遠遠的,不然的話,這個印記會讓我失去控制。”

蘇茉有些害怕地看着我,臉色一正,立即止住了哭泣,然後說道:“對不起,大師,我不知道你會這樣。”

“沒關係,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不過,你也要儘快走出這件事。要知道,這個世上,好人還是比壞人多的!”

她點點頭,兩隻哭腫的眼睛讓人看起有些害怕。周莎一直陪在她的身邊,以防她想不開,跟當年的自己一樣。

“大師,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我可能暫時頹廢一段時間,但你放心,我一定會走出來的。”

“天下男人那麼多,不必爲了一個渣男,放棄自己的美好生活。”周莎冷哼道,現在還在氣頭上。

我笑着看了她一眼,輕聲道:“蘇茉的問題算是解決了,雖然她還需要時間調整,但我相信,她不會讓我失望的!因此,現在的問題,就在你周莎身上了!”

“我的身上?”

“沒錯!你的死,遠非你說的自殺那麼簡單,這其中,定然有我們不知道真相。具體如何,我們要仔細調查一番才行!”

聞言,周莎不由一驚,隨即疑惑地問道:“大師,你爲什麼這些事這麼上心,如果你不管的話,也沒人會說你什麼?”

我不由一怔,隨即輕嘆道:“在我看來,這世間的一切都是必然。我遇到你們,是必然;撞破李軍的出軌,是必然;得知你的死亡有蹊蹺,也是必然。當然,你們可以將這些必然理解成緣分。但我們都無法否認,這些事情已經發生,而且無法改變!”

蘇茉和周莎若有所悟地點點頭,沒有說話。因爲李軍的事情,蘇茉下午便沒去上班。

一下午,我都默默陪在她的身邊。周莎雖然也在,但沒敢太靠近。畢竟,她是鬼魂,無法與活人靠得太近。

大概六點中左右,龍小芸趕了過來。看到自己死黨的樣子,她也非常難過。

我簡單地說明了一下情況,龍小芸氣得火冒三丈,直接噴香廚房,抄起菜刀,就要衝出去,想將李軍給剁了。

“龍小姐,你這是幹啥,趕快把刀放下!”我堵在門口,攔住了龍小芸的去路。

“大師,你讓我去宰了那個沒良心的畜生。我家蘇茉怎麼對不起他了,他竟然敢出軌?真是氣死老孃了,呃啊,我要宰了她!”

看到情緒失控的龍小芸,我立即使出迷魂咒,將她迷暈過去。不然的話,任由她這麼胡鬧下去,保不齊會鬧出什麼亂子。

蘇茉也被龍小芸的反應給嚇了一跳,無奈地笑道:“真不明白她怎麼這麼大的反應,感覺像是她失戀了似的!”

我忍不住“噗嗤”一笑,笑着說道:“蘇小姐,現在不早了,我和周莎還有事情要去處理。”

她輕輕點頭,然後說道:“大師,您去忙吧,我和小芸都沒事的。”

見狀,我便帶着周莎離開這裏,前往她生前的男友鄭傑所住的地方。

所幸,路途不是很遠,而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用隱身術隱去了身形。此時天色已暗,陰之氣漸漸濃郁起來,非常適合周莎出行。

“周莎,這麼多年過去,你還經常來找鄭傑嗎?”

聽我這麼說,她輕輕點了點頭,解釋道:“大師,我雖然恨他,也曾想過報仇。但等到動手的時候,我猶豫了。”

“爲什麼呢?”

“大師,是你的總歸是你的,別人搶都搶不走,能被人搶走的,本來就不屬於你。況且,我就算殺了他,我能活過來嗎?”

我不由一嘆,隨即說道:“周莎你是個心地善良之人,只可惜沒有遇到對的人!或許,正如我說的那樣,你我的相遇不是偶然。我雖不是救世主,但救你還是能夠辦到的。”

說話間,我和周莎就來到了目的地。一幢稍顯破舊的公寓前,周莎的臉色變得有些複雜,看了看三樓的位置。

“周莎,都已經到這了,你還有什麼顧慮嗎?”我疑惑地看着她,同樣看了看三樓的方向。

“沒什麼,大師,我們進去吧。不過,憑你的樣子,你要怎麼進去呢?”

“這個簡單,你先進去,然後給我開門不就完了!”

周莎頓時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笑着說道:“唉,瞧我這腦子,真是傻了!”

於是乎,我們倆便一起上了樓。周莎看了我一眼,隨即便穿牆而過,緊接着,她就從裏面將門打開。

我立即閃身進去,悄悄地關上了門。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沒有驚動屋裏的人。

我腳步很輕,跟在周莎的身後,慢慢走了進去。

屋子雖然有些老舊,但卻給人一種家的感覺。我仔細地看向四周,發現客廳內坐着四個人。

兩個大人,兩個小孩,正一起看電視呢!

爲了不讓兩個孩子留下陰影,我用迷魂術將兩個孩子以及孩子的母親弄暈了過去。

一旁的鄭傑突然大驚,急忙問道:“惠芬,小寶,小艾,你們怎麼了?”

“他們沒事,我不會害他們,我專門來找你的!” 突如其來的聲音,將鄭傑嚇得不輕,他急忙看向四周,慌張地說道:“誰在說話?”

緊接着,身影一閃,我便出現在他的身邊,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緒。

看到我的樣子,他更被嚇得不輕,急忙將自己的老婆孩子護在身後,免得他們遭遇什麼危險。

“你到底是誰,是人還是鬼?”

我找個地方坐下,沉聲道:“鄭傑,我是來找你的,而且,我是個人!所以,你真的太害怕!”

“你來找我?咱們又不認識,你來找我想幹什麼?”

“很簡單,我想知道當年你爲何拋棄周莎?她跳樓死的時候,你在哪裏?”

聽到“周莎”這兩個字,鄭傑的臉色頓時一變,眼神閃爍,然後支支吾吾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周莎,你找錯人了!”

我冷哼一聲,冷笑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鄭傑,周莎的鬼魂就在我旁邊看着你。你竟然說你不認識她,她表示很生氣!”

一聽這話,鄭傑的臉色變得煞白,他看向周圍,竟然感覺陰森森的。

“你究竟是什麼人,周莎的鬼魂真的就在旁邊嗎?”

我輕輕一笑,然後說道:“她現在在你的身後,她對你剛纔說的話很生氣,準備懲罰你!”

聽我這麼一說,鄭傑的身體當場愣住。他渾身上下冷汗直冒,更不敢轉身看向自己的身後。

“現在,你還敢說自己不認識周莎嗎?實話告訴你,她有很多次機會要你的命,但下手之時,她又改了主意!”

陽光將睡在蘇硯身旁的那個人映照的萬分清晰,蘇硯看着那人俊美的五官,雖然沒有戴眼鏡但是他還是認出來了——這貨果斷是昨天那個要拐他上牀的GAY!

Previous article

集英社的隊長大冢雖然聽不懂漢語,但是肢體語言以及山田的表情他是看在眼裏的,喝止住吵鬧的羣衆,對山田發佈了一個命令。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