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是想找人打聽一下更具體的情況,艾唐唐這情況說得也有點太過含糊了一些,沒搞懂具體情況,想幫孫小鵬,也幫不上忙。

吃完飯後,我留在燕北尋家裏,一起聊了很多。

當然,聊的都和靈異方面的事情無關,更多的是燕北尋現在瑣碎的生活。

看得出,燕北尋對於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他說到最後,笑道:“以前我還感覺,金盆洗手過後會很不習慣,其實現在過得也很好嘛。”

“對了。”艾唐唐笑道:“孩子出生以後的名字想好了沒?”

“這個倒是還沒想,不急。”燕北尋說。

我看了下時間,這一聊,外面的天色都已經晚了。

“走了,該回去了。”我拍了艾唐唐後腦勺一下。

“哦。”艾唐唐點點頭,我和艾唐唐起身離去。

打車回到南坪步行街後,回到中藥鋪中。

中藥鋪倒是沒有什麼變化。

我第一時間便是走到二樓,給祖師爺上了一炷香,算是賠罪。

畢竟我又拜了一個師父,按照規矩,是應該給祖師爺上香,告知一聲的。

忙完後,我拿起手機,給孫小鵬打了過去。

原本我也只是想試一試,看能不能打通,沒想到電話真的通了。

很快,孫小鵬在那邊就接了電話。

“哎,哥們,不是聽說你被關了禁閉嗎,還能接電話呢?”我奇怪的問。

“得了吧,說是關禁閉,只是讓我在自己屋子不亂跑,電腦什麼的都有,就是不能離開。”孫小鵬說:“秀哥,你得幫我忙啊。”

“滾犢子,我聽說了,你怎麼和一個妖怪勾搭上了?”我無語的說。

“這事你讓我怎麼幫?”我道:“你讓我去給你們嶗山的長老說,讓你倆再一起? 海賊王的副船長2 我估摸着,能讓你們那些長老給打出嶗山。”

孫小鵬說:“小彤人很好的,結果也讓那羣老不死的給抓起來了。”

我有些無語,不知道該怎麼和孫小鵬說。

“兄弟,這次你真得幫我。”孫小鵬道。

聽到這,我就問:“你嶗山掌門還做嗎?”

“不當了,什麼破掌門,誰特麼稀罕呢。”孫小鵬在那邊說。

聽到這,我心裏也算有了底:“行,你想我怎麼幫。”

既然孫小鵬都不稀罕這嶗山掌門了,那麼我這個做兄弟的自然是得幫他一把。

“救我和小彤出嶗山,然後我跟她浪跡天涯,四海爲家,多浪漫。”孫小鵬說。

“從嶗山救你倆出來?”我一聽,就有些頭疼了。

“光靠你一個人當然不行,放心,我好歹也當了嶗山掌門,在嶗山中,還是有親信的,你明天到嶗山山腳下,我會讓人來接應你。”孫小鵬說。

“恩。”我點頭:“那就先這樣吧,明天我到嶗山下面了,再給你打電話。”

掛斷電話後,我看着手機,這都什麼破事啊。

嶗山掌門和妖怪勾搭上了,我還去幫忙?

艾唐唐坐在沙發上跟往常一樣吃零食呢,看到我的表情,就問:“咋了?”

我把事情大概告訴了艾唐唐。

艾唐唐一聽,眼睛放光的說:“我也一起去。”

“你別跟着瞎湊合,你的身份特殊,要是讓嶗山的人知道,估計還以爲是你們妖族故意安排的人接近孫小鵬呢。”我說道。

“也有道理。”艾唐唐點頭:“想從嶗山救人出來,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你要是去的話,得小心一些。” “這種事我當然也知道。”我點頭。

當天,我好好的在中藥鋪休息了一夜,這一覺睡得格外舒暢。

在地府是不會困的,更不會睡覺,雖然也不會感覺到疲憊,但將近七個月沒有睡覺,心理上,還是感覺很不舒服的。

或者說是不習慣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訂好機票,帶上了三清化陽槍。

我和艾唐唐一起在中藥鋪對面的一個早餐鋪吃了一些包子稀飯。

“你這次過去,早點回來,別又一下子跑大半年的。”艾唐唐坐在我對面,喝着稀飯說。

我笑道:“咋了,還捨不得我?”

“呸,你要是不在,我又得去找燕北尋拿錢。”艾唐唐道。

“你不會自己掙錢啊,這麼大一箇中藥鋪都能虧錢。”我白了她一眼。

當然,我這句話也是調侃爲主。

艾唐唐這丫頭,平日裏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其實心裏挺善良的,很多人看起來家境不好的,艾唐唐開的藥方是一分錢不收。

即便是普通人來看病,艾唐唐也最多從▲↖中間賺個幾塊錢給自己買零食吃。

基本上她給一個病人看病,都是按照賺一包零食,兩包零食這樣一個規律來賺錢。

至於什麼水電費,她壓根就沒考慮過。

說完後,我看了下時間,也起身去嶗山。

祁少不可能這麼溫柔 走到步行街外的公路,上了的士後,看着車窗外,上班族打着哈欠吃早餐,學生拿着早餐飛奔,生怕遲到。

這一切,我看起來都有些太過陌生,從我上大學,認識燕北尋之後,這些生活規律好像遠離了我一樣。

我現在看起來很舒服,每天不用上班,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時間,可實際上,卻也是在不斷的奔波。

仔細考慮下來,好像活得還不如普通人輕鬆。

忽然,我有些明白爲什麼燕北尋想要金盆洗手。

陪曉萍姐自然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可更重要的,或許是他已經厭倦這種生活了吧?

我揉了揉太陽穴。

前面的出租車師傅叼着一根菸,從後視鏡中看到,就問我:“小夥子,怎麼愁眉苦展的?”

“事情太多,心煩。”我隨口回答。

“這世上哪有不煩心的事,對吧。”出租車師傅道。

我微微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或許也是我自己有些矯情了。

很快,便來到了江北機場。

我通過安檢後,乘坐飛機,來到了青島。

我出機場後,直接打車,在車上的時候,就已經給孫小鵬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孫小鵬在電話那頭說:“我們嶗山下面不是有很多做生意的麼,你找一個黃家茶樓,進去後會有人招呼你的。”

車子來到嶗山下後,嶗山除了是除魔門派外,還是有名的風景區。

此時這裏的遊客也有不少。

我尋找了一番,終於找到了黃家茶樓。

這個茶樓位於二樓,和其他茶館不一樣。

現在茶館更多的是用來打牌賭錢的場館,而這個茶館卻沒有那些生意,反而是專心的經營着茶這門生意。

我走進茶館後,吧檯一個穿着黃色t恤,嘴裏叼着一根牙籤,看起來二十二三歲的傢伙就擡手招呼我:“是阿秀嗎?”

我看了他一眼。

他招了招手:“來,後面有好茶。”

說完,就引着我往茶館的後門走去。

我揹着三清化陽槍跟在他的身後。

這茶館後面是一個類似花園的地方。

這個青年帶着我走到一個涼亭坐下,這才笑着自我介紹:“張秀大哥你好,我叫黃天明,是孫掌門的朋友。”

“恩。”我點頭:“他把我這次過來要做的事,都告訴你了吧?”

“都說了。”黃天明點頭。

我坐在椅子上,黃天明拿起涼亭石桌上的茶,給我沏了一杯茶:“這次的事情,我一開始也是被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有計劃嗎?”我問。

黃天明點頭:“掌門想出來很簡單,其實他自己偷偷的,就能跑出來。”

“他畢竟是掌門,嶗山也不可能真正很嚴格的看管他,難辦的是,掌門說了,要帶着那個狐妖一起離開才行。”

狐妖?

我楞了下。

“恩,這個狐妖叫胡彤,是東北胡家的人,前段時間,青島這邊遊玩的時候,和掌門一見鍾情。”黃天明道:“胡彤一開始也並不知道掌門的身份。”

“後來呢?”我問。

黃天明說:“掌門和胡彤倆人已經相愛後,掌門這才帶着胡彤來嶗山。”

“胡彤好像只是認爲掌門帶她到嶗山這風景名勝來旅遊,沒想到掌門稀裏糊塗的帶着她到了後院。”

“後來胡彤是妖怪的身份自然被我們嶗山弟子發現。”黃天明嘆氣說:“掌門其實應該親手殺死那個狐妖纔對,當時殺了她,哪會有現在這些麻煩。”

我見黃天明這樣說,笑了一下,這黃天明既然知道孫小鵬要做這種事情,還肯幫忙,肯定是孫小鵬關係很近的人。

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不贊成孫小鵬和一個狐妖在一起。

我也是這樣,聽說孫小鵬和妖怪相戀,也是很震驚,也感覺孫小鵬不應該這樣做,但孫小鵬這傢伙的性格如此。

“聽你的口氣,這個胡彤被關押的地方很特殊?”我問。

“恩,張秀哥你的事情我聽說過,你應該去過龍隱寺鎮壓邪祟的地方吧?”他說。

“恩。”我點頭。

“我們嶗山鎮壓邪祟的地方,在山後面的一座鎮妖塔中,鎮妖塔一共十二層,越往上,鎮壓的妖邪就越厲害。”黃天明說。

我聽後說:“這胡彤就被鎮壓在這鎮妖塔中?”

“恩,胡彤那隻狐妖,纔是最難救出的。”黃天明點頭。

“今天晚上行動吧,先想辦法把孫小鵬搞出來。”我道。

嶗山那地方是孫小鵬從小長到大的,他自然是最瞭解。

隨後我又和黃天明聊了一會,他是孫小鵬從小就認識的一個朋友,所以這纔會幫孫小鵬。

孫小鵬這件事畢竟做得太過出格,找嶗山其他人幫忙,不舉報他就算是好的,想要幫忙,那真的是沒什麼可能的事。 我和黃天明就在這茶館中待到了晚上。

喝着茶,聽着茶館過路的旅客聊各地的奇聞,也算一件不錯的事。

一直到了晚上九點鐘,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黃天明才關掉了茶館。

然後,黃天明帶着我,從嶗山後面的一條小路,往嶗山上面走去。

這條山路挺隱蔽的,如果不是嶗山弟子,估計還真不會知道這條路。

當然,這條路走起來,比走前山的大路要難走得多。

快十一點,我和黃天明纔來到了嶗山的後門。

這後門看起來簡陋多了,只有一個小道童坐在門口打瞌睡看門。

黃天明和我走上前去,這個小道童睜開眼,看到我倆,急忙站起來,對黃天明說:“天明師兄。”

“小宇,今天你值班啊?這是我朋友,和我一起來嶗山辦點事,需要登記一下嗎?” 總裁大人,請放手 黃天明笑呵呵的問。

小道童搖搖頭:“天明師兄你的朋友,哪需要登記啊。”

小道童顯然並不是睡迷糊纔不讓登記,而是精明。

這登記其實也就是隨手的一個小事,但更多的是給黃天明面子。

這屬於賣個人情。

小道童看起來迷迷糊糊的,看起來也不笨。

黃天明拍了拍他的腦袋:“行了,我們就先進去了,你繼續睡吧。”

“恩。”小道童點頭,蹲在門口,繼續打瞌睡起來。

這後門我倒是從來沒有來過。

黃天明帶着我走了大概十幾分鍾,路上自然也遇到了一些其他的嶗山道士。

但看得出黃天明好像在嶗山的人緣都不錯。

基本上都沒有問我的身份,有些詢問一下,黃天明隨口說是他的朋友,別人也沒有過多的詢問。

很快,黃天明領着我來到了一個閣樓前。

這個閣樓處於嶗山後院的正中,上面燈火通明。

“這就是掌門住的地方了。”黃天明小聲的說。

我看了一下,附近看起來也沒有看守的道士啊。

“這也需要我倆來救?孫小鵬自己出來不就得了?”我疑惑的說。

黃天明笑了一下說:“恩,按理來說,掌門想要出來,是很容易的事,即便是長老知道了,只要掌門不出嶗山,不去後面的鎮妖塔,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這個閣樓是有符陣的,掌門自己出來,符陣會觸發,長老們會立馬讓鎮妖塔那邊加強防範。”

黃天明道:“當然,我其實自己就能救掌門出來,但鎮妖塔那邊,還需要張秀哥你幫忙了。”

“鎮妖塔又要怎麼救?”我問。

“這個我不好向你透露,我說了就是壞了嶗山的規矩,等救出掌門,還是他親自向你解釋比較好。”黃天明說完,就讓我等他,然後一個人悄悄的往閣樓走去。

過了大概幾分鐘,閣樓中,黃天明和孫小鵬的身影才往我走了過來。

孫小鵬一看到我,就使勁的抱住我:“果然是患難見真情啊,特麼的,你是不知道,我讓那些長老關禁閉後,找其他人幫忙,除了你和黃天明願意幫,其他人壓根就不搭理我。”

“掌門,這事也不能怪其他師兄弟。”黃天明尷尬的說。

“難不成還怪我咯?”孫小鵬不滿的說。

我白了他一眼,說:“不怪你怪誰,我說你小子好好的,怎麼跟妖怪勾搭上了。”

“我不許你這麼說小彤哈,就許你和艾唐唐勾搭,就不讓我跟人家小彤勾搭?”孫小鵬道。

“我和艾唐唐只是普通朋友,怎麼就成勾搭了。”我說。

我收了古銅鏡,去了校門口。

Previous article

大殿內,下剩的人面面相覷,最後一起望向了蕭煌,蕭煌則挑眉,很快內斂了氣息,沉聲說道:“用膳,大家還沒怎麼吃呢,繼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