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又不是她的什麼,我是我,我聽我的,不聽別人的。”謝柔清上了車說道,“我回來看了看,覺得還是山裏住的自在,所以我就要回去了,跟別人無關。”

不過沒阻止也就是同意吧,謝文昌躊躇一刻乾脆也不說話了。

邵氏見狀知道阻止不了,哭着讓丫頭僕婦也上車。

“一個人怎麼行啊,讓她們都去伺候。”她說道。

水英啪的一甩馬鞭。

“說什麼胡話呢,一個人怎麼不行啊,你們瞎了嗎?”她說道,不待邵氏等人再說話,馬車疾馳出了門。

邵氏又是急又是難過。

“以前不是沒辦法嘛。”她哭道看着遠去的馬車。

一個人當然還是有些不放心。

安哥俾。

謝柔嘉停下腳。

水英知道回去跟安哥俾打個招呼吧。

“柔嘉小姐。”身後的丫頭聽到她的自言自語,忙上前討好的說道,“小姐是要找安哥俾嗎?法師海木的兒子,今天也過來了,剛到的。”

安哥俾也來了?

謝柔嘉有些驚訝。

“他也來了?”她說道,“你知道他在哪?”

丫頭點點頭。

“知道知道,大夫人給海木賜了房子,就在那邊。”她高興的說道,伸手指了一個方向。

“好,好,快,帶我去找他。”謝柔嘉催促道。

丫頭忙轉身,還沒邁步,就聽有人咳嗽一聲。

“媳婦,不用找,我來了。”

丫頭嚇了一跳,看着一旁斜刺裏跳出一人。

“你…”

丫頭剛張口,就被周成貞一手扒拉到一邊去了,他也欺身上前,一手抖了抖衣衫,擡頭衝謝柔嘉挑眉一笑。

“想死我了吧?”他笑嘻嘻說道。

謝柔嘉看着他點點頭。

“天天想,想你死。”她說道。

加油更新加油更新,休息一下,再接着寫寫寫。() 周成貞哈哈大笑。

“那也是想我啊。”他說道。

“是啊,現在想你的人肯定不少。”謝柔嘉說道,衝那小丫頭擡手,剛要示意她帶路,周成貞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拉到自己身邊。

小丫頭嚇得叫了聲。

“滾。”周成貞喝道。

這漂亮公子兇起來也很嚇人,小丫頭掉頭就跑了。

“你看看你看看。”周成貞又指着那小丫頭,一臉的嫌棄,“你還有個丹女大小姐的地位嗎?被我一喊人就嚇跑了,難道不該上前捨命相救嗎?”

謝柔嘉甩開他的手。

“周成貞,你現在還擺什麼世子威風!還以爲能仗勢欺人嗎?”她說道。

周成貞再次哈哈笑了。

“原來你還知道我是世子啊,還是知道我有威風啊。”他笑道再次抓住她的手,將她拉在身前,看着她的眼,“在你面前,我有過威風嗎?你有把我當世子害怕嗎?”

謝柔嘉看着他,輕輕張嘴。

呸。

她輕聲說道。

周成貞看着近在咫尺的臉眼鼻子還有紅紅的脣……

想到以前的那一次,她撲上來咬上自己的脣。

“別想非禮!”他耳朵一紅,伸手按住她的臉。

有病啊!

謝柔嘉猝不及防被大手捂住臉按下去,氣的掙開。

“幹什麼!”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她喊道,再次甩開他,“周成貞,你還有什麼膽子招搖,你信不信我現在告訴皇帝。看你還敢不敢……”

她的話沒說完就被周成貞一把揪回去。

“我敢不敢?我怎麼不敢?我敢跟皇帝說你們謝家早就知道始皇鼎所在,我敢跟皇帝說始皇鼎是謀反利器,你們謝家跟鎮北王府早有暗謀,我敢跟皇帝說要啓用始皇鼎就要用謝家丹主的血浸泡,要用謝家族衆的骨肉爲柴燒。”周成貞攥着她的手看着她一字一頓說道,“我敢說,你敢不敢試一試?”

這畜生!敢說鎮北王府謀反。他瘋了啊。那不是他心念的家嗎?還敢以此威脅謝家族衆。

謝柔嘉瞪眼看着他。

“是啊,我是隨口胡說,但只要你們謝家丹女的血一試。所有的話真的假的,你猜皇帝信不信?你猜皇帝想不想試試?”周成貞看着她微微笑說道。

“周成貞,你敢!”謝柔嘉咬牙說道。

“我敢啊。”周成貞神情陰鷙,“我爲什麼不敢。我周成貞算什麼東西,這世上又有什麼事我周成貞不敢的?你以爲人人都敢嗎?我告訴你除了我周成貞。沒人敢!你以爲我這一路跟着你暢通無阻又是怎麼回事?不就是因爲周衍他不敢嗎?”

周衍?怎麼說到他了?

謝柔嘉一愣。

周成貞的手捏着她的下巴。

“媳婦,這真是讓人傷心,他都瞭解我,你卻不瞭解。他都知道護着我哄着我替我善後,你還告訴皇帝,要是能告。他早就告了,他一聲不吭的。就怕惹我不高興了把你們謝家坑了,你還天天的欺負我挑釁我。”他說道,手從她的下巴上移到她的臉上。

臉上的肉滑溜溜嫩豆腐一般,周成貞不由用力的捏了捏,看着眼前女孩子的小臉變成鬼臉,他不由噗嗤噗嗤笑了。

“要不是你是我媳婦,我捨不得,早就揍你了。”

謝柔嘉擡手打開他的手。

“記住啊,別再胡鬧了,我都是爲你好,你就乖乖的聽話,等着做大小姐就行了。”周成貞伸手又拍了拍她的額頭說道。

謝柔嘉再次擡手,周成貞沒躲,任她打在自己手上。

“我先忙去了啊,我隨時來看你。”他笑道,衝她擠擠眼,拂袖搖搖晃晃的走開了。

這個畜生!

謝柔嘉咬牙,不過,周衍……是怎麼回事?

這一路跟着你暢通無阻又是怎麼回事?不就是因爲周衍他不敢嗎?

護着我哄着我替我善後,就怕我坑了你們謝家,你還告訴皇帝,要是能告,他早就告了,他一聲不吭的,就怕惹我不高興了。

所以這一路是東平郡王護着哄着善後讓一切都暢通無阻,就怕謝家被坑了,就怕她有不好的事嗎?

“朱護衛!朱護衛!”她揚聲喊道。

旁邊立刻奔來四個護衛,爲首的躬身施禮。

“小姐有何吩咐?”朱護衛說道。

謝柔嘉卻沒有說話只是看着他們,看着護衛們心裏一陣發麻。

又來了,那次的感覺又來了。

“你們是來幹什麼的?”謝柔嘉問道。

“是來護着小姐的。”朱護衛忙說道。

“那剛纔你們幹什麼啊?”謝柔嘉說道,“沒看到周成貞在對付我啊?”

這個啊。

朱護衛擡起頭。

“小姐,不是的,殿下說他不會傷害小姐的,所以……。”他忙笑着說道。

話沒說完就被謝柔嘉一瞪眼。

“他不會傷害我?他怎麼知道?我現在被他傷害大了!”她說道,憤憤的一甩袖走開了。

他,他,他,三個他說的是誰啊。

朱護衛一頭霧水,看着其他三人。

還是因爲周成貞適攔住她而生氣?

“沒吧,沒真動手動腳啊。”他說道,“怎麼就這麼生氣了?”

“是啊,世子爺那脾氣,要是咱們真跳出來阻攔,纔是鬧的更厲害呢。”另一個護衛點頭說道,“更何況在謝家,世子爺也鬧不起來什麼。”

其他兩個護衛也都點點頭。

“這些小姑娘們都是這樣風一陣雨一陣的。”大家最終點點頭,決定丟開不想了,“走吧走吧。”

此時此刻謝文興也正冒出他們這樣的念頭,但受到的驚嚇更大。

“阿媛,你說什麼?”他不可置信的問道。

就在剛纔他安置好歸來的長老們,來請示謝大夫人什麼時候開會商議丹女比試的事,結果還沒說這件事,謝大夫人就告訴他這麼震撼的消息。

謝大夫人這女人是怎麼冒出這念頭的?眼下焦灼一堆事,她怎麼想起謝柔惠成親了?

謝柔惠要成親了。

招贅的女婿不是趙家不是邵家不是王家的公子,甚至都不是一個平民,而是一個賤奴礦工。

“他不是礦工,他是海木法師的兒子,祖上也是法師。”謝大夫人說道。

祖上算個屁啊,關鍵是現在啊。

謝文興嘶嘶兩聲,不過謝大夫人怎麼會這種安排?

要麼就是厭棄了謝柔惠,要麼就是有足夠值得的利益。

“惠惠她同意嗎?”他遲疑一下問道。

“同意了。”謝大夫人說道,笑了笑,“這件事還是她主動提出的。”

謝文興挑挑眉。

“那就好。”他說道。

至於別的事他也不太想問了,現在這母女兩人跟謝柔嘉的對抗已經分明瞭,至於誰勝誰輸還不好說,也沒什麼可說的,不管最後誰贏了,謝家的元氣都傷了。

可想而知,他期盼中的謝家的繁盛肯定是不可能了。

謝文興有些意興闌珊。

謝大夫人看來也沒有跟他多說話的心情。

“那長老會還召開嗎?”謝文興問道。

“召開啊,我會在長老會上宣佈此事。”謝大夫人說道,“就在明日吧。”

謝文興應聲是,看着謝大夫人命人去請老海木過來。

謝柔嘉已經站到了老海木的家門前。

“小姐就是這裏。”丫頭說道。

這是在大宅外夾道邊上一處小宅院,家裏有頭有臉的管事僕婦們大多數都住在這裏,臨近謝家又進出方便。

看來謝大夫人的確對老海木家很厚待。

爲了他手裏的經書吧。

謝柔嘉抿了抿嘴上前。

“安哥!”她喊道。

門應聲開了,卻不是安哥俾,而是老海木。

看到謝柔嘉他有些驚訝,還微微有些迷惑。

“我是柔嘉。”謝柔嘉主動說道。

老海木忙施禮。

“安哥來這裏了?”謝柔嘉問道,一面向內看,卻不見那個年輕人跑出來。

“是,他去街上買些東西了。”老海木說道,“柔嘉小姐有什麼吩咐?”

卻沒有請謝柔嘉進門的意思。

老海木應該是正統血脈的擁護者,在他眼裏謝大夫人謝柔惠纔是真正的丹主丹女吧。

謝柔嘉嗯了聲。

“柔清回鬱山了,我想讓他也回去,幫着柔清看着點。”她說道,“你回來告訴他一下。”

說罷也要轉身走,老海木卻喊住她。

“柔嘉小姐,安哥俾,不回鬱山了。”他說道。

不回鬱山?

“啊沒事,也不急,明天后天再去也行。”謝柔嘉含笑說道。

老海木看着她再次施禮。

“柔嘉小姐,安哥俾這輩子都不會再以礦工的身份回鬱山了。”他說道,“安哥俾,要成親了。”

成親?

謝柔嘉頓時瞪大眼。

“你,你說什麼?安哥成親?他跟誰成親?”()

ps:爲騰訊閱讀上夕顏打賞加更。

我看到那裏的評論,我也試着回覆,但卻回覆不了哈哈,你們的評論我看的,謝謝謝謝打賞和投票。

不敢保證有三更,但我想試試。如果有的話也是很晚,勿等。 這消息太突然了。

這一世她沒有成爲謝柔惠,也沒有讓安哥俾離開鬱山,怎麼突然還是聽到安哥俾要成親的消息。

成親也可以成親,按年紀算安哥俾早該成親了,現在老海木當了法師,地位不同,也許有人家願意與他結親了。

挺好的,這一世不跟自己成親,就能好好的平安的活着,再生養一個孩子。

謝柔嘉收起驚訝笑了笑。

“那真是太好了,這是大事。”她說道,“是哪家的姑娘?”

老海木還沒說話,安哥俾的聲音傳來。

男生們嫉妒了!

Previous article

不知道自己尺碼的他,是怎麼買的這麼合適?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