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於是他們似乎開了門離開了,我鬆了口氣開了門想出去。但是虯龍大叔卻沒有放過我,仍是抱着我道:“初月,你什麼時候纔會長大。我已經,受不了啦。”

“什麼……什麼受不了啦?”不就是想多抱抱我親親我嗎?

“初月,我的初月,你什麼時候才能成爲我的新娘。”

“至少要再過幾年吧,我還小。而且,我也沒同意做你的新娘啊。”

“你不是已經答應了。”

我看到虯龍大叔那擔心的樣子壞心思又上來了。對着他的脣一點道:“永遠不要相信女人的話,否則你會吃虧哦。”說完我轉身就跑,可是一開門悲劇了,那對小情侶竟然在外面將門掛上了。

我看了一眼虯龍大叔,意思是讓他想辦法將我弄出去。

可是他卻看着我,笑了,道:“我還想和小初月多呆一會兒。”

“喂,上課要晚了。如果這次我被老師說了。下次你別指望再見我。”氣呼呼的說完,見到虯龍大叔馬上走過來,也不知道他怎麼弄的門開了。

我剛要走,他拉住我小心翼翼的問道:“下次還能再見嗎?”

“嗯。但是……不准你再對我做那種事。”說完白了他一眼然後轉身跑掉了。

其實心裏挺奇怪的,虯龍大叔其實是個挺厲害的男人。他幾乎就是傳說中的最強者,畢竟連上面那些龍族都被他打敗了。雖然我沒有問他打成了什麼樣子,但我覺得能將龍族打敗的半妖……不對,是半龍應該是最厲害的了吧!

現在這個強者卻連問我一句話都要小心翼翼的,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應該是高興的吧,總覺得自己好似是訓獸師一樣訓服了一頭野獸,雖然我根本沒有用什麼強硬的辦法。或者是,柔能克鋼?

因爲一直胡思亂想,我的成績又下降了。在看到了我的考試成績單後,爸爸的臉色是黑黑的,可是卻不會大聲說我,只是道:“初月,雖說爸爸不需要你的成績有多好,但至少。我們要做到全部及格啊。”

完了,聽到這話我就想到了虯龍大叔對我的洗腦。

‘不及格也沒有關係,我養你就好了,反正現在我們算是私訂了終身,你所有花銷都可以由我來支付,想買什麼,手機還是最新的遊戲?只要你說出來,我一定會給你買的。所以不用擔心。’

‘學習很累的,不如我們逃課出去玩吧,瞧瞧神情這麼憔悴,真是可憐。’

現在想想,就因爲他這些話我纔有了學不學都沒有關係,反正有人養的這種懶懶的想法,於是被成功洗腦並疏忽了學習。

“對不起爸爸,我以後要好好學習。”

“嗯,那麼過會讓你二哥全面的給你複習一下。”

“不是吧?”

“怎麼了,不是要好好學習?”

“哦,好吧。”本來還約好看虯龍大叔拍山頂的夜景呢,結果要學習了。

所以,我在學習的時候把手機給關了。

我覺得虯龍大叔一定會理解我的,畢竟我們都說好了如果我家裏人在身邊我可能會關機。

二哥倒是認真負責,將我從裏倒外虐了一遍,最後他嘆了口氣道:“你真的是一點也沒有在學習啊,今天留了什麼作業?”

我將作業拿出來交給二哥,他看了一眼,突然間道:“初月,你最近是不是對我用了邪瞳術?”

我一怔,作業本落在了地上,不由得忙低下頭慌張的掩飾道:“二哥,你在說什麼啊,我爲什麼會對你用邪瞳?”他怎麼會察覺呢?邪瞳術不似催眠,一般沒有人會察覺到的。

但是二哥突然間這樣問,證明他肯定是知道了什麼。

“是嗎,但是爲什麼小鬼講我去找你的那天行爲非常的奇怪?”二哥看着我,手裏晃着筆似乎若有所思。 我嚇得手心全是汗,儘量保持着冷靜看着二哥,見他目光越來越冷,就勉強的笑道:“怎麼會奇怪呢?”

“因爲,我在走了兩回酒店,第一次去時候他們沒有跟上,可是據說我出來後又再去了一次。可是,我的記憶中卻只有一次。想來想去。這件事就與你有關。”

二哥說的沒錯,我百密一疏竟然忘記了他身邊常跟着小鬼的。雖然是爸爸的,但是對於他這個主子也是非常信服的。但是二哥有個習慣,就是私生活上從來不會讓小鬼太過靠近,總是讓他們在外面候着。

所以,他才說小鬼說他奇怪。

我一直以來都房間了小鬼常跟在他身邊的事情,所以這次真的是馬虎大意了。

可現在要怎麼辦?

“將我的記憶恢復了,我想知道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不要。”

我馬上拒絕了。因爲他知道了只怕父母與大哥也要知道了,連小弟也要知道了。

“妹妹,你是想瞞什麼,如果我沒猜錯,一定是與虯龍有關吧?”

“你怎麼知道……唔……”我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向後退了幾步,做好要逃的樣子。

可是二哥卻道:“你能逃到哪裏去?其實看你的表情我已經知道了。如果你老老實實恢復我的記憶或許我們還可以談一談,如果繼續隱瞞,我覺得媽媽可以幫我……”

“好的,我幫你恢復就是了。”我沒有辦法,盯着他看了一會兒,因爲情緒不穩。所以力量沒用出來。

二哥纔看出來我有點緊張了,他直接站了起來,道:“我去尋問虯龍,一定會逼他將你們的事情說出來。”

“不用,他什麼也沒有對我做,但是你稍等一下,我可以,我可以恢復你的記憶……”伸手拉住他然後差點就哭了。

二哥大概看出我真的是害怕了,他心軟的站住,摸着我的頭道:“別怕,你無論做錯了什麼事情我都不會生氣的,因爲我們是一家人。”

我的心微微一鬆,覺得二哥這句話真正暖了我的心。於是將頭依在他的胸前,道:“大叔現在是我的男朋友了,可是是我提出來的要嫁他,二哥千萬不要難爲他。”

“什麼?”二哥雖然吃驚但是卻沒有動。似乎在等着我的下文。

“是我先向他求婚的,然後他同意了,我們才相處的。”

“求婚?你纔多大就向男人求婚?”這個聲音絕對不是二哥的,我轉頭一瞧見爸爸與媽媽站在門口。兩人的表情是青一色的鬱悶。

完了,怪不得二哥不動不搖的,原來他對着門口早就看到我爸媽過來了。可是他沒有出聲,就這樣看着我在他們面前說出了心裏話。

二哥,你可以不那麼黑嗎,說好的一家人呢?

我瞪着眼睛看他向的時候,哪知道二哥竟然來了一句:“咱們是一家人,有事當然要一同商量着辦。”

這哪裏商量了,你分明是將我出賣了好不好?

我瞪了他一眼,然後默默的向爸媽低下了頭道:“對不起,我不應該向大叔求婚。”

肯定要將事情攬在自己身上了,如果說一切是虯龍大叔主動的。那基本是不要命的節奏啊。

即使如此,爸爸也瞪了我一眼,然後轉身走了。

“爸爸,你去做什麼?”我衝到門口。結果看到爸爸竟然提着劍走了,這是要去拼命?

不要啊,我撲過去抱住爸爸的大腿道:“爸爸,有話好好講,是你的女兒不對,不關虯龍大叔的事情。我逼着他娶我的,真的。”

“你什麼時候逼他這樣做的?”

“似乎是八歲的時候。”

“什麼?”

“就是八歲的時候。”

“小孩子話,他竟然也相信?”

“因爲。他相信每一句我說過的話。”

“放……你放開手,我去找他問個清楚。”

“不必了,我來了。”虯龍大叔果真是來了,他從牆上跳了進來。然後看着我的爸爸。

爸爸什麼話也沒說,拔出劍就衝了上去。

我嚇得一捂眼睛,完了,世界大戰了。

因爲不光是爸爸,連二哥也要動手的樣子。再這樣折騰一會兒大哥肯定也感覺到了,到時候他一回來那真就是熱鬧了。

“媽媽,怎麼辦?”我伸手拉住了媽媽尋問。

“我真的不想這麼快做別人的岳母,而且做他的岳母我感覺到自己老了幾千歲。”

我差點摔倒。爲什麼爸爸那麼正經個人卻選了媽媽這樣一個脫線兒的性格?

你難道想到的只是這個嗎?我感覺到有點崩潰,媽媽什麼的心真的太大了。可是當我想衝上去的時候她卻將我拉住了,道:“不要過去,有時候男人是需要打一架才彼此更瞭解對方,你不必太過緊張了。其實,虯龍這樣的女婿倒也不錯。有錢,有貌,還永遠年輕。就是,你真的知道什麼是愛情嗎?”

我怔了一下,看着媽媽的眼睛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因爲我確實不知道自己那種心情到底是不是愛情,所以在媽媽問到之後我就猶豫了。

媽媽也沒有追問我,只是摸了摸我的頭。然後我們同時看着家裏的院子被拆了。其實我們家的院子又不是被拆一次兩次了,所以我和媽媽都能保持淡定。

然後不一會兒,二哥敗退回來。他就算很厲害,但是真正的打鬥對他來講還太早。

再說爸爸與虯龍大叔那都是戰鬥中走出來的男人。他們打在一起有幾個人能夠插的上手的?

弟弟是唯一一個沒有啥特異功能的家裏人了,不過他還是能看到鬼魂的,在道術的運用上遠超我們一衆人。現在他捏着符咒,默默的站在門後。準備隨時向虯龍大叔那邊扔。

我有點無語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後擋住了,意思是他要敢扔符咒就先要將我打趴下。

然後注意到後面的身影慢慢的將符咒收回去,但人仍是窩在那裏等待着機會。我這個弟弟從小到大都老老實實的,可是就是太老實了,整個一個悶頭小魔王,如果真的惹到他,我覺得一定會死的不明不白的。可是偏偏他一點自覺也沒有,永遠是躲在暗處偷偷摸摸的放冷箭。

媽媽常說他即不像爸爸也不像她,倒是有點像是蘇家人。嗯,這樣說起來,大家都覺得他確實有點像大哥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大哥回來了,他也是跳進來了竟然連開大門的活都省下了。

這次真的是世界大戰了,因爲大哥想也不想的就動手了。在他看來,虯龍和爸爸打架那理所當然是幫爸爸了。

所以。虯龍大叔你要堅強啊。

正在想着要用什麼辦法救一救他時突然間天空有些陰黑,然後猛的金光燦燦,接着一個白色的男子從天而降。

是的,真的是從天而降。那長長的白髮隨風飛揚,那白色的袍子如同渡了一層光一樣聖潔。

我差點看呆了,不,是我們所有人都差點看呆了。

然後他卻突然間皺了下眉,伸出了一根手指輕輕一彈。爸爸微皺眉頭,伸手拿起寶劍去擋。

只聽得喀一聲,寶劍碎成了兩段。

但那個東西竟然力道不歇,卟一聲的叮在我家的牆上。把牆穿了一個窟窿。而爸爸因爲躲的快沒有受重傷,但胳膊上還是被擦出了血。

“爸爸……”我一陣慌張連忙和媽媽一起跑了過去。

“區區凡人,竟敢傷害我子,就算是未來的鬼王也不可原諒。”那個白髮男子飄在空中,一派的聖潔莊嚴,如同天上的神祗讓人不能直視。

我下意識的伸手擋在了爸爸面前,生怕他再對爸爸出手。而那個人還真的出手了,我看到他兩根潔白的手指上竟然夾着一隻白色的鱗片。

這個人,不是人吧?

就在我懷疑的時候,他擡起了手,而虯龍大叔突然間擋在我的面前,高聲道:“不要傷害她。”

“嗯?爲何?如果我沒看錯,他們應該是一家人吧,即然對你如此無禮你又何必忍耐?”

“她是我的妻子。”

“呃……”

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雖說我確實同意嫁他了,但是這樣直白的講出來似乎仍然不太好吧?於是擡起腳踹了他一下,臉紅道:“別胡說,我們還沒結婚呢!”

“結結結結結婚?你你你們要結婚?”那個剛剛還如同天神一樣存在的白髮男子如今卻顫抖的指着我尋問,似乎對我們結婚這件事情比較驚訝,應該說是嚇了一跳。

他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還泛起了一種似乎是激動的紅暈?

我覺得有點害怕,好似在路上遇到了一個非常怪異的叔叔,不由得向虯龍大叔的背上貼了一下。

“是的……”

虯龍大叔點頭道。

可是我爸爸卻冷聲道:“想的美,我的女兒不會嫁給你,滾出去,以後不許在靠近我們家。”

好直白,但是虯龍大叔卻根本沒有退讓,或者說他就是想賴着不走。

而那個白髮男子卻自顧自的道:“這樣說來,你今天是來提親的?但是親家公不同意,於是就打了起來?” 親家公?

我整個人都怔住了,如同大家所知,我們家到現在爲止只有我一個女兒。雖然爸爸仍然有想讓媽媽再生一個的心思,但是媽媽還沒有同意,當然即使是有也不知道哪年生,所以到現在女兒還是我自己一個。

所以這個男人的意思很明顯了,他兒子要娶我。而從現在的表現來看,他的兒子最有可能的是虯龍大叔。

可是他的年紀,二十左右歲,最多也就三十歲。一個三十歲的男人會有二十多歲的兒子,這個說出來也沒有人信。

還好,我們一家本就是極爲奇特的一家。所以很多人包括我都冷靜的接受了虯龍叔叔有這麼年輕爸爸的事實。

雖然我有點小崩潰,這麼年輕的公公,以後要怎麼相處啊?

爸爸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道:“我想你叫錯了,這裏沒有你的什麼親家,請出去。”

語氣算是客氣的了,這要是面對虯龍大叔只怕一個滾字已經將他趕出去了。

可是虯龍大叔的爸爸卻沒有走,他飄在半空中。不時的用眼睛看着我。但是又覺得不好意思,於是就道:“打傷你的事情不是我故意的,可否能……”

爸爸道:“我家不歡迎你們這樣的客人,請出去。”

“你這個人類怎麼可以如此無禮……”白色的龍剛講了一句已經被虯龍伸手製止了。然後他看着我爸爸道:“初月的這件事錯在我,你可以隨時找我的麻煩,但是這都與初月無關,不要難爲了她。”說完看了我一眼。然後帶着那隻白龍向外走。

可是那隻白龍竟然道:“爲什麼媳婦不跟着走。”

我一頭的黑線,說好的聖潔大天使呢,怎麼轉眼就變成了這種樣子?

我現在知道了虯龍大叔的天然呆像誰了,完全是遺傳自這個白龍爸爸嘛。

我其實還是有點緊張的,因爲他一走我就悲劇了,面對爸爸媽媽還有兩個哥哥我壓力山大。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竟然什麼都沒有問只是派來了媽媽與我談心。

媽媽的談心內容也很簡單,就是不希望我因爲一時好玩就決定了一輩子的事情,她甚至站在了虯龍大叔的角度與我講:“你虯龍大叔與你不同,他對感情的事情只怕非常的單純,因爲這麼多年他學習了怎麼生存怎麼與人相處卻從來沒有了解過感情的事情。或者說,他本人對於愛情和親情都分不清,只因爲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就會想將你一直控制在身邊。那不是愛情,或許只是將你當女兒。”

“媽媽,愛情究竟是什麼?”我歪着頭問媽媽,她畢竟是過來人吧。

媽媽看了下我。然後突然間笑了道:“我也不是太瞭解。”

“那你不愛爸爸嗎?”

“嗯,我愛你的爸爸。”

“那爲什麼還不瞭解?”

“因爲媽媽的愛情很背動,一直在享受着你爸爸的付出。但是,後來我覺得自己在他的身邊真的很舒服。很想一直永遠與他在一起。然後我就覺得,自己愛上了他。”

“那和我一樣啊,我就是想這樣呆在虯龍大叔身邊很舒服,他一直非常的照顧我,從來不會反駁我的話,即使你們都不相信我的時候他卻相信我。”

“傻丫頭,他那是將你當做自己的女兒來照顧。”

“和女兒在一起的時候,會想着要吻她嗎?”

“什麼?”

媽媽跳了起來,然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最後忍了半天才道:“你是說,他他對你那個了?”

我點了下頭,小聲的道:“可這件事一定不能對爸爸和哥哥說。”

“我知道。但是他親哪兒了?”

我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然後媽媽整個人都思巴達了。她怔怔的看着我,小聲的嘀咕道:“按理講,他不應該對你有這樣的感情啊?難道他戀童?”

“應該不是吧?”我輕咳了一聲。道:“其實最開始似乎是我提出的要他娶我,從那以後他對我就不太一樣了。以前還將我當成女兒,希望我成爲他的女兒呢!我……嘴欠,講了一句等長大給他生個女兒,然後,然後……”

“我明白了,也就是說你有了這個提議後虯龍就不再將你當成女兒了,而是希望你生下他的女兒對嗎?”

“對的。”

“所以。這事兒似乎還真不能怪他。”媽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虯龍向來是個單純的,對所有事情並不執着的人。但是對你一直是很喜歡的,可是你又是我們的女兒,他總是隻能看着卻抱不到。但是當你提出這個建議後。他覺得或許可以獨佔你,所以就同意了。龍這種生物活的時間太長了,所以當他們發了誓就會用心去遵守,然後……就變成了現在的這種樣子。”媽媽說完嘆了口氣,道:“按照這種進度,想讓虯龍拋開你真的太難了,一定要想辦法讓他放棄才行。”

“媽媽,我雖然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但是我覺得虯龍大叔是個好男人,至少可以照顧我一輩子,所以我想試一試。”

農妻是個狠角色 “沒想到,我的女兒還是挺有眼光的。但是。他不同與人類,他要是決定了只怕就不會後悔。不會移情別戀之類的,但是你卻不同了。你是人類,你以後可能會遇到一個讓你心動的男人,到時候……”

“媽媽,你覺得什麼樣優秀的男人能及得上虯龍大叔呢?”

奶奶竟然有個孫子,我瞪着眼睛驚訝的看着張幽,這心裏一直合計着,如果奶奶有孫子的話,那麼她兒子又去哪了?從來沒聽她提起過,一直以爲他沒兒沒女一個人呢。

Previous article

院子里人聲鼎沸,載歌載舞,有大醉今宵之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