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不屑的挑起了半邊嘴角,凝望着虛空中不斷下降的陰魂,臉上,盡是濃濃的戰意與狂暴的殺意!

“啪嗒”一聲,那書生鬼的雙腳,穩穩的落到了距離我五米之外的地面上,也就在這一刻,整片區域的地面,彷彿受到了某種刺激那般,竟然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就同陽間的地震,幾乎一模一樣!

已一己之力,影響了東獄沼澤的大地,這種鬼力,實在強悍!

不過,我願與之一戰,而且,我願與之死戰!

“你是東王?”我戲謔的撇了一眼站在我眼前,看似柔弱的書生鬼一眼,“你真的是東王嗎?”

“活人,本王要讓你爲你所犯下的大不敬之罪,而付出代價!”那書生鬼,不對,應該叫它東王,異常的憤怒,那雙狹長的眼瞳,幾乎眯成了一條縫隙,慘白的臉上,也是透出了無盡殺機!

“好吧!”我無奈的聳了聳肩,很是不屑的嘆了一口氣,“你最好把你的鬼軍都叫出來,你們一起上,否則的話,你不會等到讓我付出代價的那一天……”

那東王,被我這番挑釁的言論徹底的激怒了,當即便暴喝一聲道:“豈有此理!活人,我要讓你永埋東獄!”

那東王話音剛落,我的四面八方,立刻涌現了數不盡的滔天鬼氣,無數陰魂瞬間閃現,黑壓壓一片的鬼軍,就像是一道屏障,直接將我的視線阻隔了起來,就彷彿,我的四周,只有無盡的陰魂大軍似的,除此之外,就算是遠處連綿起伏的羣山,我都看不到了……

這得有多少陰魂?

幾十萬?

不!

少說,也得有幾百萬只陰魂!

甚至是,幾千萬!

試想一下,能夠憑藉陰魂之軀,硬生生的住擋住我的視線,讓我的視線連遠處的羣山都無法視之,這種規模的鬼軍,幾百萬,似乎有些不夠……

不過,面對四周那羣數以千萬計的鬼軍,我的臉上卻始終保持着淡淡的冷笑,就好像,我絲毫沒有將那數以千萬計的鬼軍,放在眼中一般……

我的雙目,始終凝視着眼前的東王,並且,用一種異常平靜,緩慢,從容的聲音對其說道:“多說無益,戰吧!” 神自東來 面對我的平靜與淡定,那東王,算是徹底的被激怒了!

也許,東王從來沒有遇見過我這樣的人吧?

誰知道呢!

反正我與東王之戰,已經無可避免了!

戰,是我們雙方唯一的路!

再說場中,那東王怒目橫眉,面目猙獰,身上的古服更是無風自飄,獵獵作響,宛若降世惡魔,充滿了陰森鬼氣與肅殺之氣!

不過,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沉澱之後,那東王的怒火,似乎減弱了幾分,同時,它也並沒有着急對我出手,而是頗爲正色的打量起了我……

忽的,東王笑了,笑的很輕蔑……

“活人,我東獄沼澤,陰魂數億,你,有把握戰勝本王,戰勝我東獄沼澤的數億陰魂嗎?”東王朗聲大吼了起來。

東王話音剛落,那羣鋪天蓋地,圍在我四周的陰魂們,也發出了一浪高過一浪的鬼嚎聲,彷彿要將那灰濛濛的天,都震碎似的……

“你聽見了嗎?”東王無比得意的張開了雙臂,彷彿在向我炫耀,又好像是在對我示威,“我們東獄沼澤的陰魂,就算用鬼海戰術,堆都能堆死你,你,還要戰嗎?不如捨棄肉身,臣服於本王,助本王與東獄神,一統三大死地……”

那東王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的冷笑聲打斷了,“呵呵……東王是吧?還沒開戰,你便已經露出了怯意,你是不是,不敢與我一戰?還是說,你認爲你的東獄陰魂,能夠堆死我,不需要你出手?”

我一邊說着,一邊輕輕挑起了劍眉,嘴角上洋溢出了一抹殘虐嗜殺的淡笑,“如果你不敢戰,那便退下,讓你的陰魂大軍來受死,我楚風,殺一隻,是殺,殺一億,也是殺,對我而言,一隻陰魂與一億隻陰魂,沒區別!”

“你……”聽了我的話之後,那東王的表情立刻凝固在了臉上,擡起鬼爪,指着我,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不論是東王的威懾,還是恐嚇,甚至是招降,這些對於我而言,都是廢話,因爲,我不屬於這裏,來這裏,我只爲……殺!

“你欲求死,本王便成全你!”那東王狠狠的一揮衣袖,無比森然的狂吼道:“活人,死吧!”

東王話音剛落,陡然間,它周身的鬼氣,便猶如火山噴發一般的噴涌而出,怒沖天際!

這一刻,大地在搖晃,在震顫,在龜裂!

這一刻,虛空也變得更加混沌,更加下壓,更加黑暗!

這就是東王的實力?

的確很恐怖!

不過,這些又與我何干?

我只是想弄清楚,我與它,究竟誰是最強的,僅此而已!

“戰!”我仰天狂吼一聲,下一刻,我的身影,便徑直朝着看似柔弱的東王衝了過去!

這一次,我沒有選擇動用法術,也沒有選擇發動鬼脈之力,更加沒有直接開啓我佈置在四周的陣法,因爲,我想借助這次難得的機會,用肉身和鬼王級別的陰魂堂堂正正的硬撼一次!

“來的好!”再說那東王,見我決然的朝着它衝去,這廝不退反進,也朝着我,飛速衝來!

嘭!

一道純粹是肉與肉的激烈碰撞,而產生的悶響之聲,登時響徹林間!

這一瞬間,所有的陰魂,全都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靜靜的凝望着我與東王的這一戰,一時間,彷彿時間靜止,天地凝固,就好像,整個東獄沼澤,只剩下了我與東王似的…… 嘭!

嘭嘭嘭!

一陣陣悶響聲,接連爆發,我與東王的這一戰,沒有任何的花哨動作,完全是拳拳到肉,拳拳到魂!

雖然我也不知道,爲什麼身爲陰魂的東王,能夠帶給我這種幾近活人的真實感,但是,我的拳頭,的確轟到了東王的臉上,它的腿,也的確掃到了我的腹部,這種真實的疼痛感,是無法掩飾,更是無法僞裝的!

轉眼之間,東王便捱了我三拳,那張好似書生一般的臉頰上,竟然出現了一團紫黑,就像是被我打腫了似的!

而我,則是被東王掃了五腿,這傢伙專攻我的腹部,差點把我剛吃下去的果子給踹吐出來,最關鍵的是,東王這傢伙,和我耍陰招,它擊中我的每一腿,都附帶着無比強大的陰氣,彷彿要將這股陰氣打入我的體內,吞噬我的內臟似的!

如果繼續這麼硬拼下去,我絕對不是東王的對手,畢竟它有着境界的壓制,不使用道術,我無法扳回劣勢,況且,這傢伙敢跟小爺耍陰招,呵呵,那就別怪小爺把你陰到死了……

“再來!”我亢奮的怒吼了一聲,排山倒海般朝着東王揮出了右拳,這一拳,我改變了套路,直接轟到了東王的小腹處!

那東王被我一拳轟中,腰部也直接彎曲了起來,就像是被油炸過的大蝦那般,隨即,東王難以抑制的一張口,一口詭異的黑色血液,也是立刻噴了出來……不過,東王這口血,卻是直奔我的胸口而來!

隱約之中,我覺得有那麼一點不對勁……按理來說,東王的實力在我之上,不論是反應力,判斷力,防禦力,還是身體強度,都要在我之上,可它爲什麼會這麼簡單的就我一拳轟中小腹呢?

還有那口黑血,隱約帶給我一種極其強烈的危機感,而且還不偏不倚的朝着我的胸口噴來……

我可不認爲,我這一拳,能把東王轟到口吐鮮血……

其中,一定有詐!

我心念一動,便欲抽拳後退,可是,就在這時候,那東王的書生臉上,卻突然浮現了一抹詭異的獰笑!

下一瞬間,東王直接揮動雙臂,一雙充滿了無匹力量與滔天陰氣的手掌,直接扣在了我的手腕處,這股巨力,竟然使得我無法後退半步,包括我的身體,也被東王大大的限制了起來,雖然尚能移動,但卻無法完全躲避東王噴出來的黑血!

中計了!

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東王擡起了頭,那雙狹長的眼瞳中,泛起了森然的光芒,旋即,那東王便猙獰的笑了起來,“活人,去死吧!”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東王話音尚未落地之際,它所噴出的那口黑血,距離我的胸口,已經不足二十釐米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東王志在必得之際,我的臉上,卻突然浮現了一抹冷笑……東王以爲我中了它的計,難道,我就不會爲它再設一計?

寵寵欲動,總裁愛到最深處 “我要讓你後悔來與我一戰!”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我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殘忍的冷笑,“鬼脈之力!”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陡然間,我的眉心處,突然綻放出了一道璀璨奪目的金光,包括我被東王扣住的右手之上,以及被我悄悄藏到了身後的左手,亦是如此!

我並不想與東王久戰,速戰速決,纔是我取勝的關鍵,因爲這裏是地府,地府中的陰氣,隨時都能幫助東王恢復鬼力,但我,卻不能,如果和東王拖下去,打持久戰,就算的我道術對陰魂有剋制的效果,我也未必能擊敗東王!

所以,成敗,在此一舉! 東王噴出來的黑血,距離我已經近在咫尺,而我的眉心,左右雙拳這三處地方,也是綻放出了刺眼的金色光芒……

再說那東王,它似乎感覺到了我所釋放的三道金光,對它會有所威脅,尤其是我的右拳上所綻放的金光,因爲,我的右拳此時正緊貼着它的小腹!

電光火石之間,東王突然鬆開了扣住我右手的雙掌,隨後,東王便欲向後急退,可就在這時候,我出手了……

我並沒有去選擇閃躲那口黑血,而是左右雙拳分別張開,掌心中,兩道繁瑣的金色符紋,赫然印在其中!

下一瞬間,我完全無視了那口黑血,雙掌分別朝着東王的小腹和心口拍了過去!

由於我的右手距離東王只有不足一寸的距離,所以,最先碰到東王的,是我的右手掌……

噗哧……

一道好像被火灼燒的刺耳聲音,陡然在東王的小腹處響起,雖然聲音輕微,但卻清晰的傳入了我與東王的耳中!

便見那東王的臉色,瞬間又白了幾分,兩條眉毛也在這時候,擰到了一起,就好像,它正在承受着某種痛苦那般!

緊接着,我的左手掌,也是如約而至,快速的逼近了東王的心口位置,然而,就在這時候,東王噴出來的那口鮮血,卻是已經命中了我的胸口……

霎時間,一種好似絕對零度的刺骨之寒冷,瞬間襲遍了我的全身,這一刻,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就彷彿,這種徹骨的寒冷,將我體內的血液都冰封住了那般,甚是霸道!

不過,我的身體也僅僅應爲這種徹骨的冰寒而微微一滯,旋即,我的左手掌,便再次加快了速度,轟向了東王的心口!

噗哧!

又是一道還是被烈火灼燒的聲音響起,我的左手掌,輕輕的印在了東王的心口位置……

也就在這時候,我的左手掌,好像拍打在柔軟的細沙上似的,竟然開始向下不斷的下陷了起來,而且,不僅僅是我的左手傳來了這種感覺,包括我的右手,竟然也產生了這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我的雙手,真的拍進了細沙之中……

可是,我還沒有從這種奇妙的下陷感覺中掙脫出來,,更加奇妙的一幕,便緊接着出現了……

渾渾噩噩之間,我的雙手之外,竟然緩緩的凝聚出了一團黑色的鬼氣,緊接着,那團黑色的鬼氣,便化作了東王的血肉和外衣……就像是,我的雙手,完全直接的插進了東王的身體中那般,無比詭異,無比駭人!

“嗚!”東王發出了一道極其痛苦的聲音,那雙狹長的鬼眼之中,充滿了一種叫做“痛苦”的情緒,彷彿我的雙手,真的插進了它的身體之中!

如此震撼的一幕,當真是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甚至於,我不僅忘記了周身那股冰寒之感,連帶着胸口的那口黑血這件事,也忘記了……我只是怔怔的凝望着,我插入了東王體內的左手和右手……

就在這時候,東王立刻停下了後退的腳步,就如同,它的身體,已經被我的雙手勾住了那般,無法再退分毫!

隨即,東王發出了一道無比低沉,憤怒,痛苦的低吼聲,“你瘋了?爲了轟中我,竟然不去躲閃我的血……”

被東王這麼一提醒,我纔想起了黑血的是,當即,我緩緩的低下了頭,便見,我的胸口之上,衣服早已化了一大塊,就像是被某種強力藥劑腐蝕了那般,而衣服之下的胸膛,竟然也開始發紅,發紫,甚至有一部分的皮膚,都已經產生了潰爛,開始流血,化膿……

最關鍵的是,我胸膛上的潰爛,竟然還在不斷的擴散,而且……最中心的位置,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 我就知道,東王的這口黑血,絕對不簡單,可我沒有料到,這口黑血的殺傷力竟然如此強橫,能夠直接腐蝕我的皮肉,甚至讓我的肋骨都暴露了出來!

如此一幕,當真是猶如晴天霹靂,因爲,我知道,東王的這口黑血,絕對會繼續向着我的身體內部腐蝕,直到將我的骨頭和內臟完全毀滅,纔會罷休!

可是……

我不能退!

東王也不能退!

我的胸膛,被東王的黑血腐蝕,東王的身體,又何嘗不是被我的雙臂洞穿?

現在,誰先退,誰便先怯,誰先怯,誰便會先落下風!

這時候,一股比刮骨療毒還要疼痛無數倍的痛楚,也通過我的胸膛,傳入了我的大腦之中,當然,這種無法形容的痛楚,也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啊!”我咬着牙,強忍着那足以讓普通人直接疼死的痛楚,無比低沉的咆哮了一聲,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在潛意識中認爲,我的痛楚會減弱一些,其實,留在我身上的痛楚,卻並沒有因此而減弱……

“很疼吧?”那東王朝着我慘然一笑,道:“我的血,可是匯聚了我苦修無數年的陰氣精華,我的血,能讓你在不久之後,變成一灘血水,連骨頭渣子都不會留下……”

“是嗎?”我猛的揚起了頭,雙目瞪起,表情猙獰,決然的朝着東王吼了起來,“那咱們就賭一下,看看是你先魂飛魄散,還是我先命隕地府!”

“烈火陣!開!” 瓷骨 我直接狂吼了一聲,這一次,連咒語和手訣都省下了。

因爲……

我便是陣眼!

我便是主導烈火陣的中樞!

只要我不死,烈火陣便會永遠狂燒下去!

我的話音纔剛落地,在我的四周,也就是我視線掩埋七張符籙的方位,便陡然爆出了一團團絢麗的火花,而且,這火花好似炸藥一般,才一爆出,便直接沸騰了起來,幾乎只是眨眼之間,便朝着四面八方,瘋狂的焚燒而去!

轉瞬之間,以我爲中心,方圓千米之內,皆已經被熊熊燃燒的烈火佔據了,一股股澎湃而炙熱的起浪,猶如雲騰,翻滾不休,襲燒八荒!

狂暴的火焰,好似欲衝破天際,燒向無窮無盡的蒼穹!

炙熱的火焰,彷彿欲燃盡大地,焚入永無止境的地下!

在這陣狂暴的烈火焚燒下,那些一望無際的陰魂大軍,彷彿見到了天生剋星那般,凡是能逃的,幾乎都會在第一時間選擇逃之夭夭,而被火海籠罩在內的那羣陰魂,則只能無奈的接受魂飛魄散的命運……

一時間,以我爲中心,方圓千米之內,皆是一陣絡繹不絕的鬼嚎之聲,不僅如此,那些被烈火焚燒至魂飛魄散的陰魂,也直接變成了一縷飛灰,飄散在烈火之上,隱約的,那由陰魂變成了黑煙,彷彿爲這陣烈火,蒙上了一層漆黑的薄紗,由此可見,死於火海之中的陰魂,數量之多,狀況之慘!

而處於火海最中心的我與東王,自然會經受着比之那羣陰魂所面對的火焰,還要強勁的烈火!

我倒是還好說,烈火陣所產生的烈火,好像自動的避開我似的,並沒有順勢爬到我的身上,但與我近在咫尺,相互制衡的東王,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此時的東王,周身遍佈烈火,它的古服,已經燒燬,它的鬼體,也已經開始變燒,包括那張之前還算清秀的書生臉,此時也變得,血肉模糊,焦黑一片,當真是可怖無比! “你打算與我同歸於盡不成?”那東王張開了已經被燒化了的嘴,只剩下了讓人噁心的口腔,它的上下兩排牙齒,此時也開始慢慢的融化了起來,不過,這並不能阻攔東王歇斯底里的叫聲,因爲,烈火還沒有燒入它的身體,還沒有燒燬它的聲帶,“你若是現在放手,利用你的道氣,完全可以將我的黑血化解,這樣,你也能保住性命……”

然而,東王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突兀的冷笑聲給打斷了……

“的確,我若現在放手,我可以自救,但是,我若是放手,你也會逃走,再想滅你,可就猶如大海撈針了……”

說完這句話,我還緊了緊雙手,而我那雙插進了東王身體裏的雙手,應該是抓住了東王的某種器官內臟,就在我緊握雙手的時候,東王又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鬼嚎之聲,我知道,並不是因爲東王的內臟被我抓住,它才叫,而是因爲,我的雙掌之中,可還握着鬼脈符紋呢!

楚家的鬼脈符紋,對陰魂,有着無與倫比的巨大殺傷力,別看東王的境界要高我一籌,但我現在,卻是相當於直接將鬼脈符紋打入了東王的體內,這種殺傷力,可不是打在東王體外能夠相比的!

“瘋子!你真是個瘋子!”東王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嘶吼,甚至,它的話語之中,竟然還透出了一股哀求的味道,“殺了我,對你有何好處?而且,我保證,就算我會死在你的手上,你也會被我的黑血吞噬而死,現在放手,你我都可以活下去!”

“我發起瘋來,連我自己都怕,東王,你若是夠膽,便與我同歸於盡,看誰先膽怯!”我強忍着胸膛傳來的痛楚,冷冷一笑,道:“東王,你的境界要高與我,而且這裏又是地府,你可以藉助陰氣,隨時恢復鬼力,但我不行,我不能與你打持久戰,我只能與你速戰速決……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的雙手,竟然奇蹟般的插入了你的身體之中,這樣的話,我就更有信心殺死你了,雖然,我可能也會死,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楚家人,從不畏死,殺了你,是我來東獄沼澤的任務,爲了完成任務,我願意放手一搏!”

此時,東王的臉,已經被燒到了那種看不清五官的地步,就像是一團焦炭,用那種已經變得極其低沉的聲音,在朝着我嘶吼,“瘋子!瘋子!瘋子!”

東王接連喊出了三聲“瘋子”,看來,它對我,或者說,它對我的烈火陣,當真是極其忌憚!

其實,連我也沒想到,我的烈火陣,竟然會對它造成如此巨大的傷害!

可是,就在我以爲東王無力抵抗我的烈火陣之際,那東王的鬼體,卻突然爆發出了異變……

一團刺眼的烏光,在東王的鬼體之中爆閃而出,下一瞬間,東王那具在烏光籠罩之下的鬼體,竟然產生了讓我目瞪口呆的變化……

只見東王那具已經被燒焦了的鬼體,竟然在那團詭異的烏光滋養下,開始逐漸的恢復了……

沒錯!

東王的鬼體,在逐漸的恢復!

那焦黑的皮膚,已經慢慢的被如玉般光潔的肌膚所替代!

還有我插入東王體內的雙手,也有所感覺,我感覺到了一種器官重生,血脈重塑的氣息,正在東王的體內不斷運轉!

這是怎麼回事?

我怔怔的望着東王,一時間,竟然忘卻了胸前的疼痛!

就在這時候,東王那張幾乎已經完全恢復了的鬼臉,突然露出了一抹詭笑,並且用那也已經恢復如初的聲音,氣定神閒的對我說道:“活人,本王要謝謝你,謝謝你幫助本王完成突破……現在,本王已經邁入了鬼王后期!” 鬼王……後期!

看來,我與東王,終究是東王先一步完成了突破!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長長的將其吐出,望着東王那張恢復如初的鬼臉,以及那具已經可以抵擋烈火的鬼體,我的心中,五味雜陳……我拼死一戰,妄圖用以命換命的方式去終結東王,卻不想,這傢伙竟然在瀕臨死境的關鍵時刻,完成了突破,當真是造化弄人!

東王沒有再繼續說話,只是氣定神閒的站在原地,極其輕蔑的掃了我一眼,旋即,它將目光落到了周身的烈火之上……

忽的,東王擡起了手臂,好像拍掉灰塵那般,輕輕的拍了拍肩膀上的火焰,隨即,依附於東王肩膀上的那一縷火焰,竟然真的好像灰塵似的,被東王的手掌給拍飛了!

見到此景,我不由的瞪起了雙眼,無比震撼的望着東王……

這就是邁入了鬼王后期的東王?

我的烈火陣,比烈火咒要強大數倍甚至是十幾倍的最強殺招,竟然就這麼輕易的被它化解了?

陣法之外,陰魂大軍依舊在鬼嚎……

而陣法之內,我卻是目瞪口呆的望着氣定神閒的東王……

足足過了良久,東王,再次開口了,“活人,你說,我們誰會先死?”

東王的話語之中,充滿了嘲諷和蔑視,就好像,這傢伙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眼裏似的!

不過,話說回來,此時的東王,的確有這個資本來藐視我!

不,應該不是,?七的老婆當年已經被長清道長殺死了,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

Previous article

一路無語回到禁區我急着去看冷清言,馬晶田卻道:“別急着走,你過來一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