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慕景烜?姜非頴愣了愣,慕家二少是慕老爺子收養的孫子,慕老爺子也從未把他當外人,但當年親生父母的死和慕家有關聯一直是他心中的梗,所以這些年行蹤成謎。

Boss突然提起慕二少難到是怕他也摻和進來?若是這樣,就太可怕了。

姜非頴心事重重的離開。

中午時分,岱閣送來雙人午餐。

慕景沛走進休息室,把睡得正香的安蘇晗叫醒。

安蘇晗睡得意猶未盡,不想起,懶懶的伸出雙手求抱。

慕景沛甘當人肉靠墊,讓她懶在自己懷裡。

慕景沛:「和帝都聯繫過了,你舅舅讓我親自把你送回去。他很擔心你,看來蘇家人對你還不錯。」

安蘇晗沒睜眼:「我知道他們對我好,連莊嫚也對我很好。但是……我還是喜歡從前,來去自由,不似現在,出個門還只能來你這裡。」

慕景沛捏捏她鼻子:「不想來我這裡想去找別人?告訴你,就算現在你是我前妻,從頭到腳,從裡到外,連一根小睫毛也是我的。你這輩子的所屬權歸我了。」 安蘇晗被他貼心窩子的霸道給暖得冒泡,睜開眼,看著他,好想撲他一次。

但不是今天,起碼不是現在,因為她還沒有累中緩過來。

她伸手,摸著他無可挑剔的面頰:「我不是為了看你穿我買的禮物才來的。我來找你,是想讓你把手上的事放一放,陪外婆去鷺城。」

她的手在他臉上遊走,勾得他內心陣陣潮湧。

他握住她的手,止住她點火的動作:「你舅舅會給你們安排好一切,蘇老夫人未必願意與我同行。」

慕景沛當然知道蘇賀珍對他是不滿意的。

安蘇晗坐立起來,一副非要他去的神情:「去鷺城找機會在外婆面前翻身不好嗎?真想等半年再娶我?你是不是有別的想法?」

慕景沛無奈把她攬回自己懷裡:「自從拎了你就再沒別的想法,現在也不敢有別的想法。」

安蘇晗不滿意他的回答,翻身跨坐在他腿上:「去不去?娶不娶?」

逼婚?膽子越來越大,不過他好喜歡這副樣子的她,他是不是有點受虐心理了?

慕景沛抱住她,湊上去,在嘟起的小嘴上親了親:「娶,為了你,上刀山也去。」

外婆有那麼可怕嗎?說得很為難自己的樣子,什麼人吶!

安蘇晗扭了扭腰,活動筋骨準備起床吃午餐。

豪門童養媳 但是半分鐘后,她尷尬的要從他身上下來。

慕景沛的小帳篷悄無聲息的支了起來,全因她剛才舒經活絡的半身操。

「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沒自制力。」她一邊責怪,一邊找自己的鞋。

「你希望我對你有?」他彎下腰,從床底拖出她的鞋,給她穿上。

安蘇晗咬唇淺笑不語。

現在的慕景沛每說一句話都感覺在撩人是怎麼回事?

總裁室的甜蜜午餐在繼續。

而姜非頴辦公室此時很不平靜。

超大膽的芯星把姜非頴逼到窗檯,姜非頴昨晚理虧,對她處處忍讓。

實在沒有後退餘地,姜非頴只得一屁股坐在窗台上:「你來,再往前……」

芯星藐視他的一切:「我就往前了,你敢怎麼樣?」

她一肚子火氣沒處發,從昨晚憋到現在,就想和他打一架。

姜非頴左右看了看:「信不信我抱你!」

自認為這是很有威脅力的一句話。

但是芯星的反應是輕蔑一笑,攸然抬起一條腿,踩在窗台上,居高臨下看向姜非頴:「耍個流氓試試?我今天帶刀了。」

她就這麼想剁了他?

若是別人這麼近距離的俯視他,早被他給廢了。

姜非頴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此時的他是多有耐心,就像第一次見面,她挑釁他一樣,對她容忍得很:「沒什麼看頭,何必在意。」

他說她小!

她小么?

減肥時候一直注意這個地方,一直沒瘦下來好嗎?

芯星臉上是憤怒到要把他煽進牆裡摳都摳不出來的神情:「對女生說這種話,你是憑實力單身的嗎?知道豬是怎麼死的?」

她好想撕了這個男人的衣服,剝了他的皮。於是,順著他的喉結往下瞄了一眼。

姜非頴習慣脖子下面襯衣紐扣敞開兩顆。

這個角度整好看到V領裡帶著小山峰的結實胸膛。 芯星這種連看電視遇上性感男鏡頭都會換台的女人,哪裡經得住近在咫尺,真實得令人面紅耳赤的畫面。

感到有些刺激的芯星被姜非頴乍泄的春光震驚得眼睛發直,旁若無人的冒出一句:「真不小,嘿。」

白儲寧因詢問安保問題,推門而入。

眼前一幕令他有種會被滅口的感覺。

行動敏捷的白儲寧迅速拍下一連串證據發給紀時遷,姜非頴人生如此重要的時刻,不能落下好兄弟的見證。

不知道一個男人被人誇獎胸大是怎樣的心情,改天喝酒的時候一定問問。

有點愣的芯星完全沒意識到應該收回那隻踩在窗台上的腳,即便把視線轉向白儲寧,俯瞰的身姿也沒有任何變化。

姜非頴極好的腰力依舊保持仰看她的角度,特別是見到她迷妹的眼神,男人的自信感瞬間爆棚。

「該看的你也看了,我們……互不相欠!」 顧少甜寵:國民男神是女生 姜非頴不理白儲寧的存在,對芯星說道。

芯星收回落在白儲寧方向的視線,看向姜非頴,作為一個男人,要不要這麼恬不知恥。

「我扯你扣了?我撕拉你衣服了?扯平?妄想!」她不是特助姐姐那種好欺負的女人。

白儲寧……昨晚好像錯過很多事。

姜非頴就那麼處於劣勢的跟她談判:「那麼,你想怎麼樣?以牙還牙?」

扣子也在,襯衫也在身上,你想怎麼樣請隨意。

他是這麼想的,但他是姜非頴,這些話說不出口。

芯星藐視的看著他。

呵,想讓她動手?她是那麼傻的人?

芯星自認很聰明,絕不滿足他的求之不得:「你別用狹隘的目光看我,我們不是一類人。況且……我有男朋友,你別對我痴心妄想。」

姜非頴冷笑,仰看她的姿勢沒有改變,白儲寧敬佩他強韌的脊椎。

不過他已經站了好一會兒,什麼時候才能開始辦正事,特助小姐的安全很重要:「不要告訴我,你們是柏拉圖式的戀愛,那玩厭兒大多數時候只是不能走腎的借口。」

芯星被白儲寧的話成功挑起火氣,對姜非頴亮刀復仇:「你這個小人,跟你拼了。」

姜非頴迅速扣住她的手腕,為了不傷到兩人,把刀刃往旁邊撇去。

手緊的芯星沒有要鬆開刀把兒的意思,於是整個人被拉摔在肉墊上。

很硬,和摔地上差不多。

但是,芯星扔了沒有優勢的道具,忍住要和他赤手空拳搏鬥的心:「真是你對你無恥的表現欲感到悲哀,就這麼喜歡在別人面前欺負女人?」

姜非頴皮笑肉也笑的看著她:「這裡沒有其他人。」

白儲寧……那我是什麼?空氣?

不帶這麼目中無人的

被兄弟無視的他,內心受到一萬點傷害。

放下要與姜非頴進行工作交流的心,默默離開。

「混賬!」芯星忍無可忍……

姜非頴的辦公室也不是第一次需要重裝,上次是安蘇晗,這次是芯星,總有美人和他過意不去。

鑒於慕景沛遲遲沒有把人送回帝都的行為,蘇嘯瑾很有意見。

就那麼喜歡霸著他家的小白菜?總統不發威把他當總務? 午休時間,慕景沛把昨晚累得夠嗆的前妻放進被窩后,正準備把手上的事捋一捋,手機響了。

帝都的座機號,總統府的。

蘇嘯瑾:「我們家蘇晗還好?」

頗具多層含義的一句話。

慕景沛:「很好,謝謝閣下關心。」

蘇嘯瑾(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人):「什麼時候把人送回來?」

慕景沛:「等我安排好,陪蘇老夫人去鷺城。」

蘇嘯瑾頓了頓,這才是追求蘇家女兒該有的行為。

總統閣下再次開口,語氣已緩和許多:「不要總是黏著我們家蘇晗,畢竟你現在名不正言不順。」

慕景沛:「舅舅,很快就名正言順了。」

蘇嘯瑾:……

愛情的魅力,讓清高矜貴的慕景沛變得如此不要臉。

「信不信我全國選美,給她一場盛大的相親Par?」

總統一言九鼎,說一不二。

慕景沛涼涼出聲:「信,但更相信她看不上別人。」

蘇嘯瑾:……

似乎太自信的男人沒有失戀煩惱。

「注意她的安全。」總統閣下放棄了,他只是太在乎這個外侄女,舅舅的心不是誰人能懂。

慕景沛看看休息室,他當然在乎她的安全,甚至超過自己。

「總統閣下請放心,在我這裡她會很安全。如果閣下有時間,不如多留意總統府。」

蘇嘯瑾:「你懷疑我這裡有問題?」

慕景沛:「只是善意提醒。」

蘇嘯瑾:「我知道了,會留意的。」

慕景沛是個謹慎的人,當然不會憑空說事。總統府內不安生的地方,除了頡園就是竹雲齋。

安蘇晗自帶一種不能讓人忽視的引力,如她母親一樣,哪怕後來不能出聲,也絲毫不影響她引人注目的特質。

孫珂傑在明,蘇筠在暗。孫家翻不起什麼大浪,而蘇筠……如果她真的有問題,就不是小事。

想到這裡,蘇嘯瑾心口悶悶的。

找來洛熠,商議擴充護衛隊的事以及這趟母親去鷺城的安排。

……

慕景沛和安蘇晗在鷺城機場和蘇賀珍匯合。

蘇賀珍這次出行很隱秘,連隨行保鏢都身著便裝。

見到慕景沛,老太太自是有一番威嚴的,緊抿的唇告訴他,雖已知曉他會一同前來,但歡迎與否是她的態度,與別人的好言相勸無關。

安蘇晗見到蘇賀珍,甩開慕景沛的手,攙扶上她:「外婆,一路上可好?」

蘇賀珍看向安蘇晗的眼神十分慈藹:「有賀庚在,阿瑾的安排也很悉心,都很好。」

安蘇晗笑道:「鷺城比不上帝都繁華,特別是下面的小縣城,如果您對條件不滿意,晚上我們去市區住。」

蘇賀珍很滿意外孫女對自己的遷就:「你以為我一直是養尊處優的人?剛認識你外公的時候,也陪他落魄過一陣。不用太挑剔,簡簡單單能過去就行。」

出了總統府,蘇賀珍不那麼講究了。

到了小縣城第一件事是去安蘇晗的小姨家。她想知道自己女兒在鷺城到底受了多少苦。

而小姨正準備舉家搬完帝都陪兒子,這兩天也是忙得很。

安蘇晗很意外在小四合院里看見顧佑宇,用他的話說是請假回來幫家裡搬行李。 表哥的話,安蘇晗是應該相信的,但是在回答她之前,顧佑宇看了一眼慕景沛,兩個男人有事瞞著她?

安蘇晗向慕景沛飄去一個質疑的眼神。男人一直很收斂,面無表情,不打算說什麼。

她路過他身邊,狠狠的跺了他一腳,慕景沛不動,臉上也沒有一點痛苦的表情。

顧佑宇對慕景沛的反應非常滿意,表妹應該不會再被欺負了吧。

安蘇晗陪著外婆在雜亂的屋子裡和於麗華交談,兩個男人也不跟著進屋。

安蘇晗心不在焉的往窗戶外望,被蘇賀珍誤解會放不下某人。

「對你母親的過去,你不想聽一聽?」蘇賀珍問道。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咳咳,好……好吧,我大人有大量,不過我可不是怕你這個醜女人哦,我只是不喜歡勉強人而已。」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大學堂。

Previous article

這聽上去有點像開玩笑,但義士這東西,在大隋是很多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