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慕容澤禹雖然是在笑,可是卻掩飾不住那譏誚的笑意。

想到此處,心下不由的暗暗得意,他也給慕容邵峯心裏添點堵,一想起慕容邵峯那風輕雲淡的樣子,他就有一股想殺人的衝動,慕容邵峯什麼都不用做,卻可以擁有一切,他什麼都不在乎,卻可以擁有星月國的江山,而他,拼盡全力,也到不了他想到達的位置。

褚悠柔一聽,一臉紅潤,低眉順眼的,一臉嬌羞到是人見人憐。

他這話,不僅是對蘇紫陌說,更是說給褚悠柔聽得,他必須要讓褚悠柔知道,她身上有任務在身。

蘇紫陌身子微微的滯了一下,不經意的打量着褚悠柔。

赫雲霆也是一樣的,一臉疑惑的看着褚悠柔,這個女人會成爲邵峯的太子妃嗎?邵峯眼光不至於這麼差吧?

蘇紫陌冷聲道,“我這裏已經夠擠了,既然是邵峯的太子妃,回星月國在培養感情也不遲。”

拒絕,赤luo裸的拒絕。

慕容澤禹眼眸一滯,沒想到蘇紫陌會拒絕他,而且還拒絕得這麼徹底,一時間,作爲尊貴王爺的面子被抹的徹徹底底的。

褚悠柔也沒有想到,蘇紫陌會拒絕她入住,而且拒絕的對象還是慕容澤禹。

慕容澤禹的臉色瞬間陰沉得下來,他到是忘記了,這個蘇紫陌本就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樣,本不安常理出牌,只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她會拒絕他。

“那明月山莊忍心看着太子殿下和褚小姐遙遙相望嗎?”

慕容澤禹不放棄,只有安插一個人在明月山裏,他才能安心,八大玄器的下落,他必須儘快找到才行,他沒有太多的時間。

“又不是遙遙無期,總有相遇的一天。”

蘇紫陌依然拒絕,要是那女人自己來,她還有些不好意思拒絕,畢竟邵峯是邵峯未來的太子妃,只是由慕容澤禹親自送來,她不得不懷疑慕容澤禹的用心。

慕容澤禹聽了蘇紫陌的話,眸子中快速的隱過一絲諷刺,看來,他這一趟要白來了,不過r他不會放棄的。

“明月莊主,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

“禹王想多了,本莊主並沒有其他的意思,也沒有想要拆散褚小姐和邵峯的意思,既然是邵峯未來的太子妃,本莊主自然要好好招待纔是,只是眼下本莊主事物纏身,只怕對這個邵峯未來的太子妃照顧不周。”

“莊主客多慮了,悠柔已經有些時日沒有見到殿下了,這次隨禹王一起來,就是想陪陪殿下,還望莊主成全。”

褚悠柔一臉深情,聲音非常的好聽,如潺潺流水,讓人心底劃過一抹柔情。

要是她不出聲讓自己留下,慕容澤禹一定不會讓她好過的,今天她一定要想辦法在明月山莊裏住下,失去利用價值以後,下場會比她想象中的更可怕。

那一臉的深情不會有假,蘇紫陌也愛過,心裏自然明白,可是……,蘇紫陌心裏還是有些猶豫。

“莊主這是在怕什麼?”慕容澤禹突然笑了起來。

細細的打量着蘇紫陌絕美的容顏,這個女人近看更迷人,慕容澤禹心裏不由自主的羨慕起沐雲軒來,羨慕,對他此刻就是羨慕。

蘇紫陌狠狠的瞪了慕容澤禹一眼,一臉冰冷地說道:“怕,怎麼不怕,禹王的名聲可是響亮得很。”

蘇紫陌一臉憤怒地說道,就是皇帝老兒來了,她也照樣拒絕,如果這個褚小姐和邵峯之間有感情,邵峯不可能這麼多天不去見她,而是等着這個女人親自找上門來,她對邵峯也非常的瞭解。

要是平時,她當然不會拒絕,但是她的父母都在明月山莊裏,在沒有萬全之策之前,她不想她們兄妹三人和黎夏國的身份暴露出去。

再一次的拒絕,讓慕容澤禹滿臉的怒意,更帶着幾分難以置信的驚愕。

不,他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放棄了。

慕容澤禹的脣角扯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冷笑,看來,這蘇紫陌暗中也挺關注他的嘛?心裏不由得閃過一絲開心,慕容澤禹微微上前了幾步,個蘇紫陌離的更進。

“本王就說莊主多慮了,本王只是想送褚小姐過來一解相思之苦,莊主就不想成人之美嗎?”

蘇紫陌卻是微微的退開了幾步,想着時機差不多了,其實,她是故意拒絕慕容澤禹的,慕容澤禹這人心思不簡單,要是輕而易舉的同意了他的話,那麼,他反到是懷疑起她來,以後做事會越發的小心,而且,他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上有八大玄器中的玄冰雪練,就算今天不讓褚悠柔進明月山莊,日後他也會想方設法的在明月山莊裏安插人手。

蘇紫陌垂眸,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慕容澤禹的話一般,一雙眸子,只是盯着地上看。

過了好一會,就在慕容澤禹和褚悠柔等得不耐煩的時候。

蘇紫陌紅脣微動,雲淡風輕的傳出,“既然褚小姐有這份心,本莊主且能不成全。”

那一臉自然的神情,似乎剛纔的事情一點也沒有發生過。

慕容澤禹眼眸裏閃過一絲疑惑,眯眼看着蘇紫陌,想看清楚她眼眸裏的情緒。

只是,那雙清亮的眼眸裏只有笑意,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赫雲霆皺了皺眉頭,卻也知道蘇紫陌的心裏在想什麼?

“多謝莊主!”

褚悠柔垂眸,女人嘛,就應該放聰明一點。

不過看着慕容澤禹看着蘇紫陌的眼神,她心裏不由得一驚,手中的手不由得緊了緊,禹王看蘇紫陌的眼神,他在熟悉不過了,只怕驕傲自負的他,連他自己最真實的心思都沒有發現。

不過讓她很驚訝的是,蘇紫陌來禹王這樣鋒利的眼神下,竟然能夠如此的冷靜,她要到何時才能練出這種處事不驚的本事來?

若是她自己,若是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和慕容澤禹這樣的人,一刻也沒有這樣的定力過。

她現在不得不承認,這個蘇紫陌是特別的,難怪殿下會一直徘徊在她的身邊。

“進去吧!”蘇紫陌隱隱的她感覺到褚悠柔的注視,只是她毫不在乎。

“莊主請!”慕容澤禹臉上露出了笑容,只有一步步的深入,他才能更快的瞭解蘇紫陌的行動,這明月山莊固若金湯,她身邊的人又一個個的忠心不二,最快的速度就是在明月山莊裏安插自己的人,褚悠柔是最好的人選。

蘇紫陌沒有和慕容澤禹他們去思語軒,直接讓赫雲霆把慕容澤禹他們帶到思語軒去。

“孃親,你回來了。”遠遠的,就看見蘇櫟帶着嶽桐梓走了過來。

“嗯!櫟兒,桐梓,你們要出去嗎?”

蘇紫陌對櫟兒很放心,他每天都會去巡視鋪子,是一個做生意的好苗子,後繼有人,蘇紫陌心裏更是樂開花。

“孃親,櫟兒想去不歸山一趟。”

蘇櫟的回答到是讓蘇紫陌有些意外。

“去不歸山幹什麼?”蘇紫陌不解,櫟兒已經有了小狸了,小狸可變大變小,也能代步。

“孃親,桐梓還沒有能代步的靈寵,而且桐梓最近修爲晉升了不少,櫟兒想帶桐梓去不歸山你契約一直靈寵。”

“莊主。”嶽桐梓走進以後來出聲。

“嗯!去吧!不過要非常小心哦!不歸山裏到處是陷阱和魔獸。”

“孃親,櫟兒會的。”蘇櫟脣角上揚,看了看孃親的耳墜,是沒有見過的,很漂亮,不過令他驚訝的是另一件事情。

“孃親,你晉升了?”蘇櫟驚喜的問道。

嶽桐梓也欣喜的看着蘇紫陌,在這裏,讓他感覺就像在家裏一樣的自在。

“嗯!櫟兒啊!孃親一下子晉升七階,孃親今天非常的開心,你們去吧!孃親等會還要出去。”

蘇紫陌朝着他們兩人罷了罷手,笑着離開。

增了七階,這樣說來,孃親現在已經是神玄期一階了,蘇櫟想及此,非常的開心。

“走,桐梓,我們去不歸山。”蘇櫟召喚出小狸,兩人飛身騎上,往不歸山飛去。 而思語軒裏,慕容邵峯看到慕容澤禹和褚悠柔,溫潤如玉的眸子裏閃過一絲詫異,他們怎麼會來。

“皇兄,你好狠的心吶!知道褚小姐是皇兄內定的太子妃,也不來看看褚小姐,皇兄可不能辜負了父皇的一片心意。”慕容澤禹一臉冷笑,語氣中卻滿是諷刺,一雙犀利的眼眸滿是笑意的看着慕容邵峯。

慕容邵峯沒有回話,而是看了一眼赫雲霆。

赫雲霆會意,說道;“你們聊,我還有其他的事情。”

等赫雲霆走了以後,慕容邵峯溫文儒雅的臉上突然一臉冷冽。

“你們來幹什麼?”

“皇兄變臉個真快,要是蘇紫陌知道你這變臉的速度,會不會有些不習慣呢?”

慕容澤禹坐到慕容邵峯的對面,拿起一個蘋果,大口的咬了下去。

“嗯!真脆。”慕容澤禹舉了舉手中的蘋果。

“皇兄,你可真會選地方,這明月山莊裏景色如畫,特別是這裏,就像人間仙境一樣。”

慕容澤禹四處看了看,這個蘇紫陌可真會享受,這明月山莊建造得很特別,要是看到蘇紫陌在邊境的建築,又看到皇兄太子府中的裝修,他怎麼也不會懷疑皇兄對蘇紫陌有情。

從列兵開始的爭霸之路 “說吧!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慕容邵峯依然冷着臉,不理會慕容澤禹的話。

“哎喲!褚小姐,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過見見太子殿下。”

慕容澤禹不爲所動,別有深意的看着褚悠柔。

“柔兒見過殿下。”

褚悠柔微微走近幾步,雖然她只見過慕容邵峯一面,可是就是那一面,讓她永遠都忘不了他,最後被皇上內定爲太子妃,她的心一直雀躍着,可是慕容澤禹的出現,就像一個惡夢一樣,奪走了她所有的一切幻想。

“哼!”慕容邵峯冷哼一聲,沒有理會褚悠柔。

“禹王,眼下沒有別人,你也不用再裝了。”

慕容邵峯再次冷冷地道。

慕容澤禹丟掉手中的蘋果核,眼眸瞬間變冷,“皇兄,看你說的,本王的心多好啊!把你的太子妃老遠的從星月國帶過來,你不知道感謝也就算了,擺着個臉色給誰看呢?”

慕容澤禹眼神雖冷,可是臉上依然笑意連連。

“你會這麼好心?”慕容邵峯輕輕瞥了他一眼,禹王的性格,他從小就看在眼中,他從來沒有對自己有過一分真誠。

“皇兄這是在懷疑本王的用心嗎?”禹王笑得抖動了一下肩膀,“對了,我們在大門口遇到了蘇紫陌,而且她已經同意讓褚小姐住到明月山莊裏了。”

慕容澤禹的話讓慕容邵峯猛的怔了怔,眼眸裏溢滿了不可置信,是陌陌允許的?

她到底爲什麼?她真的感應不到他對她的情誼嗎?

慕容邵峯的眼中快速的閃過一抹痛楚。

而他這一閃而過的痛苦並沒有逃過慕容澤禹和褚悠柔的眼睛。

褚悠柔眼裏閃過一抹痛色,那個女人再美,也是一個有夫之婦,殿下能愛多久呢?只要過了慶國典,回到星月國,一切都會迴歸原點的。

慕容澤禹不由得雙手緊握,他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在乎蘇紫陌,不知道爲什麼?知道這個結果以後,他不僅不覺的開心,而且心情越發的沉重。

“既然是陌陌答應你住下的,那就去明月山莊給你安排的房間裏住吧!恕不遠送。”

慕容邵峯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不願意在繼續聊下去。

慕容澤禹笑了笑,起身,“既然明月山莊裏房間這麼多,本王也厚着臉皮,隨便找一個房間住下,本王被這裏的風景給迷住了,捨不得離開,皇兄,我們晚上在敘。”

慕容澤禹起身,“至於褚小姐,就留在這裏和皇兄多培養一下感情吧!”

慕容澤禹甩了甩華麗的衣袖,笑着離開,他可不想在這裏熱臉貼冷屁股。

“殿下。”褚悠柔柔情的喚了一聲。

“出去,不要再讓本宮看到你。”

慕容邵峯眼神越發的冰冷,褚悠柔看着不由得心底發涼,這真的是那個她見過的溫文儒雅的太子殿下嗎?

慕容邵峯不在意愣着不動的褚悠柔,起身大步離開。

褚悠柔看着他決然離去的背影,心裏一片苦澀不堪。

三王府中,靜悄悄的,君臨天也整天悶在書房裏不出來。

齊磊大步踏進書房,看着君臨天負手站立,看着蘇紫陌的畫像。

“王爺。”齊磊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

“說吧!”

君臨天沒有回頭,只留給齊磊一個冷冷的背影。

“明月山莊昨天十三家鋪子同時開張,生意非常的好,每一家鋪子裏的東西幾乎被搶空了,蘇紫陌和赫雲霆去了一趟蘇府,而禹王則帶着一位女子去了明月山莊。”

齊磊把今天發生的事情據實稟報給君臨天。

“去了蘇府?”君臨天回過頭來。

“她去蘇府幹什麼?”君臨天心裏有些疑惑。

“屬下看他們並沒有進去太久,很快就出來了。”

“蘇紫雲最近怎麼樣了?”想到蘇紫雲,君臨天的心裏沒有一絲內疚,以前的一切,他授予了她榮譽,很多事情都是她心甘情願做的,要不是因爲有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她也許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從大牢裏回去以後就一直呆在蘇府,閉門不出,臉上的傷口也以爲醫治得不及時,而留下了傷疤。”

“她現在心裏應該很恨蘇紫陌吧?”

君臨天回頭看了一眼蘇紫陌的畫像,才坐到軟榻上。

齊磊對於這個問題保持沉默,畢竟蘇紫雲以前是王爺的女人,他不敢妄下結論。

“你去悄悄把蘇紫雲帶來王府中,既然禹王開始行動了,咱們也不能閒着。”

君臨天臉上帶着一絲冷笑,他期待着事情越來越好玩了,蘇紫陌,我君臨天就是不要你了,也不會讓人承歡在別的男人的身下。

“是,王爺,屬下這就去。”

齊磊快速的轉身出去。

遂又想起什麼似的,回頭,“王爺,瑤溪公主最近今天會抵達京城。”

“無妨,瑤兒回來了更好,我們又多了一個幫手,去吧!”

齊磊這才轉身離開。

蘇紫陌回了一趟明月山莊,因爲有事,她吃了點點心以後,帶着青蓮去了丹藥行。

一進丹藥行,默娘就迎了過來。

“陌陌,你過來了。”

“嗯!默娘,最近辛苦了。”

蘇紫陌挽上默孃的手臂,看起來很親暱。

“陌陌,看你說的,做這麼點事情怎麼會辛苦呢?”默娘慈祥的替她理了理耳邊的髮絲。

特種兵之血色獠牙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丹藥行裏,小聲的問道:“默娘,那些砒霜都處理掉了吧!”

“放心吧!默娘辦事你還不放心嗎?”

默娘眼裏快速的閃過一絲擔心,又說道:“陌陌,你昨天那樣對待三王爺,只怕他日後會瘋狂的報復你的。”

“默娘,你放心吧!君臨天早就要報復我了,多給他添添堵也好!誰讓他昨天往槍口上撞了,那藥本來就是給姬煜準備的,本想着能一石二鳥,可是被君臨天給破壞了,皓月皇就是懷疑皇后,可是御用砒霜被君臨天找到了,皇上就是心裏有懷疑,也拿皇后沒有辦法。”

“唉!你啊!”默娘嘆了一口氣,這回到京城以後,陌陌就沒有過過一天平靜的日子。

“默娘,你就不用擔心了,少羽呢?”

她還得問一問那兄妹兩人的事情呢?

“少羽和天痕在後院呢?昨天的丹藥買的很好!你也知道他們兩個也喜歡煉丹,正在努力晉升丹級呢?”

默娘一臉欣慰的說道。

“那好!陌陌去後院找少羽問問清楚。”

蘇紫陌讓青蓮留了下來,自己往後院走去。

“少羽,天痕。”蘇紫陌一進去就扯着嗓子喊道。

丹行的後院,種着一片金竹,擺着幾個丹爐,少羽和天痕正在往裏邊放藥材和靈草,聽到蘇紫陌的聲音,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莊主。”

“莊主。”

即便是帝溟寒,也只是把神識放在沉香和忘川還有風護法的身上,根本沒有去挨個觀察九個死士……

Previous article

這話讓楊文昭不知道該怎麼說,就在那看着我,左右爲難,我讓他直接說,這個本事我還是有的,這個時候也不能怪我不仗義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