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慕君玥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如果幕後人擅長用蠱,昨天的蔣曉柔因為蠱變成喪屍的樣子,那麼現在的這些會不會也是因為中了蠱才變成這個樣子的?

一群蜘蛛人朝著慕君玥圍攻而來,雖然猜想到了那個,但是現在的慕君玥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將手中的火元素反手一換換成木元素,從地里竄出的藤狀植物齊刷刷的捆綁住那些蜘蛛人,減緩了他們的動作,可是他們掙扎的更是厲害,撐起這麼多的藤條,慕君玥也有些吃力。

慕君玥不停的從空間里取出混靈水,喝下去,在轉換成靈力,不斷的輸出,雖然將那些蜘蛛人壓制住,可是慕君玥現在也被壓制住,無法從根本上解決。

將黑影召喚出來,黝黑的皮毛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黑影看到眼前的一幕,立即上前和慕君玥並肩作戰。

「黑影,回來,這些都是人。」

黑影像看著白痴似的看著慕君玥,這些人都已經變異了,你再怎麼弄也是白搭的,難不成你還想救他們?他們可是想殺死你的!

「他們也是算是為我辦事的,他們沒有負我,我又怎麼能放棄他們。」

慕君玥又喝下一杯混靈水,「把我帶上去」

黑影知道說什麼也不管用,索性不再說話,生出一對巨大的翅膀,朝著天空飛去。

兩個小精靈還在沉睡,雪寶…

對了,雪寶!

雪寶依舊坐在那個老位置,神氣的揪著黑影的兩隻耳朵,身後的慕君玥一直輸送著木元素,「雪寶,製造一個幻境,讓他們漫無目的的走。」

雪寶扭動著肥肥的小身子,看著下面一群蜘蛛人,眼中一閃而過的綠色,下面的蜘蛛人漸漸放棄了掙扎,慕君玥也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看著下面的蜘蛛人們漫無目的的走著,慕君玥總算稍微的鬆了口氣,既然已經知道了原因,那麼現在就要製作解藥了。

對於這種程度的變異,得需要丹藥才能進行下一步啊。

慕君玥再空間里翻著,終於在一個小角落裡找個一個中等大小的鼎爐。 藥材嘛,慕君玥倒不是很缺,可是這是自己第一次煉丹,總不能一直失敗吧。

慕君玥囑託了黑影和雪寶在外面看著,閉上雙眸就來到了空間。

從玥閨閣拿出那本《上古丹方》,手中迅速的翻轉,直到看到那個自己需要的丹藥,回異丹。

中級煉藥師的丹藥么,慕君玥將所需要的草藥分成一小份一小份的,這樣不至於一次全軍覆沒。

將草藥放進丹爐里,那個掌事不是說混靈水有增加成功率的效果么,慕君玥又將混靈水加了幾滴,操控著自己的精神力,手中的火焰在丹爐下燃燒。

雖然是第一次煉丹,外面的情況也不是說著玩的,可是因為前世的興趣愛好,作為一名醫者來說,慕君玥的心情還是蠻新奇的,竟然還可以這樣做,像不像是前世的西藥?

慕君玥閉上眼,用心的感受著丹爐內的情況,用精神力翻轉著幾株草藥,將草藥在丹爐在碾磨成末,引著旁邊的混靈水像活泥巴似的幾株草藥融合入在一起…

「嘭~」

慕君玥還沒有融合成功,就看見眼前的丹爐內冒著陣陣青煙,很顯然這是爆丹了的節奏啊。

慕君玥的眉頭緊皺,重新拿起一份藥材,開始碾磨,融合,這次不像之前那樣爆丹,小心翼翼的用精神力控制著火候,可是,又是「嘭」的一聲…

繼續…

第三次,「嘭~」

第四次,「嘭~」

第五次,「嘭~」

……

不知試驗了多少次,一股清香瀰漫開來,這是丹藥所特有的香味,慕君玥拿出成品,這樣子和丹書上的可不一樣啊…

突然間心神一盪,是雪寶在叫自己,暫時放下煉丹的事,慕君玥閃出空間,眼前的一群蜘蛛人還好好的在遊走,可是耳邊的陣陣嘶吼卻給了她一股不好的預感。

催動靈氣飛身而上,前院的情況沒那麼簡單,秦遠航奄奄一息的躺在一旁,肖林安還在做困獸之爭,在對戰的也是一個蜘蛛人,可是看情況,肖林安一直被那個蜘蛛人壓制的死死的,只能防禦,並沒有主動攻擊…

心細如她,一下就猜出了肖林安是認出了那個蜘蛛人是蔣曉柔了…

慕君玥俯身隱在一旁,讓黑影上去幫忙,自己躲在一旁仔細的觀察,可能是因為剛被解蠱的原因,蔣曉柔變異得蜘蛛人並不像之前的那些一樣有力,可是肖林安就是關心則亂,還是被壓得沒有辦法回擊。

有了黑影的加入,肖林安微微有些鬆了口氣,可是卻又擔心黑影會傷到蔣曉柔,也是心驚膽戰操碎了心。

肖林安是水屬性變異得冰屬性,戰鬥力雖然強悍,還是他想要做的是抑制住蔣曉柔的動作,而不是將她擊倒。

躲在暗處的慕君玥提出一桶水,猛然的潑在蔣曉柔身上,「肖林安,凍住她。」

肖林安聽到聲音,一陣欣喜,可是還沒等他動手,前面的蔣曉柔看到慕君玥發了瘋似的不顧自己朝著慕君玥跑去。

慕君玥看看躲開蔣曉柔的撞擊,後腳擦地止住步伐。

肖林安緊接著跟上,手中的冰元素射出,蔣曉柔的速度又加快了,慕君玥的心下一沉,幕後之人這是以燃燒蔣曉柔的生命為代價做最後一搏了?

明明知道他們不會真的攻擊,慕君玥手中的速度加快,蔣曉柔更快。

肖林安此時也是體力消失殆盡,看著面前兩道模糊的糾纏的身影,肖林安終是閉上了雙眸陷入了昏迷。

而這邊,慕君玥和黑影還在戰鬥,蔣曉柔突然頓住身形,嘴角又是「咯咯咯」的怪笑,前面的兩隻腿舉高,不斷摩擦,一團黑色慢慢的凝起。

不知道那是什麼,慕君玥手中也凝起一團水元素球,黑影也在旁邊加著助力,兩邊同時發力,直直的攻向對方,兩束光芒在中間僵持不動,慕君玥的額頭上布了一層細密的汗。

對面的蔣曉柔的眉眼閃過一絲掙扎,可是動作沒有一絲的減慢,竟主導著兩個人的攻擊,慢慢的移向旁邊昏迷了的肖林安。

如果慕君玥還在發力,那麼以肖林安現在的情況必死無疑,可是如果不發力,自己也會非死即殘,不過自己是煉藥師…

「黑影,回去。」

黑影和慕君玥緊密相連,怎會不知她現在的想法。

「他們和你到底什麼關係?」

「沒關係,他們這樣很好。」

黑影緩緩的收了靈力,卻沒有回空間,而是閃到慕君玥的身後,生出一對漆黑的羽翼,嘴中叼著慕君玥的衣帶,企圖在慕君玥收力之後迅速撤離。

然而,慕君玥怎麼會沒想過這個想法,可是,距離不允許,「回去。」

黑影沒有動彈,慕君玥強制性的將黑影收回,周身隆起一道土系防禦,手中的動作一收回,無數藤條立馬從地底伸出,企圖加強自己的防禦。

可是,燃燒性命為代價的提升怎麼會這麼一點小攻擊,蔣曉柔的黑色光束直直的奔向那一道土系防禦。

腹黑男神,別心急 防禦壁開始出現裂痕,慕君玥的修復速度遠遠比不上蔣曉柔擊破的速度,裂痕越來越大,防禦壁不斷有細小的碎片掉落下來…

「咯咯咯。」

蔣曉柔志在必得的詭笑,手上的攻擊又加大了力度。

「蔣曉柔,你真的要殺死我,然後在把一個當你是手中寶的男人殺死?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慕君玥看著蔣曉柔身上出現了一團黑氣,附在蔣曉柔的表面,若即若離…

「咯咯咯…」

蔣曉柔的表情猙獰,還夾雜著些許的痛苦掙扎…

慕君玥還在做著做后的拼搏,她好像隱約的看到蔣曉柔在說著什麼,是什麼呢,蔣曉柔的表情依舊猙獰,最終卻好像在求慕君玥什麼事…

直到蔣曉柔將慕君玥的防禦盡數擊破,在即將來臨的黑色面前,慕君玥終於看清了蔣曉柔說的什麼,殺了我,殺了我。

慕君玥迅速的將身體翻轉,將即將面臨傷害成都降到最低。

攻妻不備:老公請你消停點 然而,並沒有意想之中的疼痛。 一股冷香傳到沁入心脾,熟悉又安心。

慕君玥睜開眼睛,一雙大掌隨之蓋上她的雙眼,「乖,別看。」

帝君霖身上的肅殺之氣瞬間釋放出來,對面的蔣曉柔身子抖動著,這是對強者的第一反應。

然而,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搭上附在自己眼睛上的那雙大掌,「別殺她。」

看著慕君玥手上的傷痕,那麼的刺眼,帝君霖的眼眸中卷著龍捲風,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按著她的想法做。

帝君霖一手環著慕君玥,一手遮住了她的眼睛,嘴中似乎在吟唱著什麼,這一幕絲毫沒有違和感,甚至給人一種震撼感動的感覺。

只見蔣曉柔的身體被懸空,那若隱若現的黑霧彷彿再被一雙看不見的大手撕扯著一般。

「啊…啊啊啊…」

蔣曉柔痛苦的在空中翻滾,可是這沒有起到任何效果,身體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一陣一陣的襲來。

強制性的將蔣曉柔的身子掰過來,帝君霖的眼中也升起一絲的霧氣,直勾勾的看著蔣曉柔的雙眼,彷彿在透著蔣曉柔看著那幕後之人一般,「她不是你能動的人,離她遠點,不然我會讓你也嘗嘗比蔣曉柔痛苦百倍的效果。」

「咯咯咯。」

「到此為止吧。」

帝君霖眼中的黑色被奶白色的霧氣代替,對面的蔣曉柔像是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不在滿不在乎,眼中雖然還是一片烏黑,可是卻還夾雜著掙扎的恐懼。

一團白霧射進蔣曉柔的雙眼中,幕後之人就是通過這雙眼睛控制著全局,那麼對於他來說同樣適用。

對方也是黑暗系的元素,黑暗和光明原本就相生相剋,互相牽制,稀有元素之間的對決,不僅是給身體留下創傷,而是靈魂上的烙印。

這個烙印會跟著那個幕後之人生生世世,即使轉世重生也泯滅不了靈魂上的枷鎖,這是對他的懲罰,也是警告。

只要這個烙印在的一天,幕後之人的的心魔就會越來越大,直到走向毀滅。

蔣曉柔身上的白色霧氣順著她的身體里裡外外的好幾個來回,蔣曉柔的外形也漸漸發生著變化,直到完全恢復以前的樣子,帝君霖才收起那白霧,抱著慕君玥轉身離去。

「淵火,你留下。」

被點名的淵火看著這狼藉的一片,有些欲哭無淚,慕君玥在心中默默地給他點了個蠟…

「後院里還有…」

「先管好你自己。」

慕君玥老老實實的窩在帝君霖懷中不在瞎操心,她現在去也沒用,煉丹現在也弄不了…

一個眨眼的功夫,帝君霖公主抱著慕君玥已經到了霖王府。

「我可以自己走。」

慕君玥掙扎著想要下來,她可不想被人說成還沒進門就水性楊花的,閑著沒事幹嘛給自己找那麼多的麻煩。

「還想救你那些人,就別再惹怒我。」

「呵。」慕君玥被氣笑了,她也是忍了好久了好么,雖然是被他給救了,可是他大爺給誰看?「王爺,沒有您,臣女也…」 「那些人的癥狀你應該可以看出來,但是若是超過一天的時間沒有恢復的話,就永遠變成那副認不認鬼不鬼的樣子,你確定?」

慕君玥沒有說話,努努嘴,眼神轉向另一邊。

只見原先那些浮誇不實的造型統統換了個樣子,房檐出的雕龍被換成了另一種不知名的魔獸,樣子卻更加的兇狠,那些雕金雕寶石的地方也換了個樣子,一切都顯得清雅了很多,卻又帶著獨有的矜貴。

慕君玥撇撇嘴,在霖王府當差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王爺。」

「去準備一桶熱水,一身乾淨的衣物。」

「是。」

帝君霖抱著慕君玥進了一個院子,看這些挑剔的擺設,慕君玥斷定這一定是帝君霖的院子。

「一會你再沐浴,洗好了告訴我,我幫你擦藥。」

「臣女自己來就好。」

「需要我告訴你全身上下斷了多少根骨頭么。」帝君霖有些微怒,這丫頭怎麼就這麼倔,都這個時候了,她還嘻嘻哈哈的不以為意,難道不知道這樣更讓人心疼么。

「可是我們…」

「別說話,躺下。」

一句話說的慕君玥差點炸毛,你接骨就好好的接骨,你就不能說的完整點么!心裡這麼吐槽著,慕君玥卻還是躺在一旁的雕花太師椅上。

帝君霖居高臨上的樣子讓慕君玥感到不爽,索性閉上雙眼不再看他。

帝君霖手中凝起奶白色的靈力,將慕君玥包圍其中,那霧氣不斷的滲入到慕君玥的身體里,慕君玥閉著眼,身體的一點變化都能感受到。

只見原先斷開的肋骨和手肘處被慢慢的撐起,那奶白色的霧氣像是粘合劑一樣將兩塊斷開的骨頭重新連在一起,不一會,奶白色的霧氣消失,接的骨就像是和原先的一樣。

「這是光明元素么?」

「嗯。」

「其實,王爺大可以扔給我兩個復原丹的,這稀有元素還是不要那麼浪費的好。」慕君玥打著哈哈,想著怎麼把話題扯到讓帝君霖出去。

「丹藥的效果怎麼比得上我親自出手。」

「是是是…」

「你洗好了跟我說…」

慕君玥面帶微笑的看著帝君霖,心中早已經破口大罵,呵呵,為什麼要和你說。

帝君霖就攔了一個屏風,自己坐在外面,還理所當然的樣子,「洗吧。」

洗你妹啊! 婆子溝風情 這特么的能擋住什麼!

「王爺,你還是出去比較好吧?」

「知道了。」帝君霖一臉不耐煩的出去,慕君玥有點詫異,這麼好說話?

慕君玥活動了下剛剛接好的骨頭,像是沒斷過的一樣,絲毫沒有不適感,慕君玥褪了衣服,進入木桶,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而外面的帝君霖看到慕君玥像只小貓兒似的眯著眼,心中的不悅也一掃而光。

不要問為什麼他會看到小丫頭洗澡,等你等級上去了,這種小兒科你都不屑玩的。

房裡的小丫頭真是不聽話,慕君玥簡單的圍了一件裡衣,手上的藥瓶正是剛剛帝君霖放下的。

但是萬一身體阻擋不下第四波雷劫,自己也就算是完了。

Previous article

夕琳達有些不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