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到殤璃她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疼的。她笑著說道:「沒事,沒事一點都沒事。老伯我現在就能出去嗎?」

樹精靈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是自然的,你現在就可以出去看看了……閉上眼睛想著你外面的世界,你就可以出去了。」

束杼再一次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到了外面的叢林,不遠處便是一個球狀的東西,微微閃著七彩的光。她笑著將那柱子拿在手裡想象著自己在這個東西裡面生活的世界整個人都開心的差點叫出來。(未完待續。) 敏太后立即點頭說道:「確實是這樣的,並且這個藥丸的藥效只有兩個時辰,你從這裡逃出去之後一定要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明白嗎?」

腕兒點了點頭,那飄忽不定的心好像突然的就鎮定了下來,她的眼神也堅定了很多。

「多謝太後娘娘的信任,我一定拼盡全力的完成任務。」

敏太后將她放在了那監獄的小窗口處,腕兒向著她們揮了揮手就離開了。外面還下著雨,原本的大雨現在變得淅淅瀝瀝的。

腕兒看著下面滿是雨水,眼睛一閉就跳了下去。

下面的雨水對於人來講可能還埋不住腳面,但是對於現在已經變的很小的她來說,已經到了胸口處了,她小心翼翼的一點點的往外走去……

已經過了午飯的時間,束杼跟楚瀾天兩個人依然在外面來回的轉著。那些剛剛好點的百姓現在又有很多人感染的風寒,他們四處走動為大家送去了熬好的湯藥。

他們兩個人在百姓破舊的房屋中來回的穿梭著。雨漸漸停了下來,太陽悄悄露出了臉,遠處的山間掛著一道漂亮的彩虹。

她駐足看這彩虹呢喃的說道:「也不知道殤璃哥哥能不能看到這麼美麗的景色……」

不遠處的楚瀾天看這束杼一動不動。她眼中的景色是彩虹,卻不知道在楚瀾天的心中,現在的束杼更是一道極美的風景。

他看的有些呆了,束杼的美不僅是相貌跟身材,還有那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善良於慈悲。這樣的女人就像是無孔不入的水,灌進了他的心田。

束杼猛然的收回了目光,正好對上了楚瀾天還為來得及收回來的眼神。她低頭笑了笑說道:「走吧,那邊還有幾個百姓,送完這幾個你也好好歇歇,跟著我來回的跑真是很抱歉……」

楚瀾天撓了撓頭髮,笑著說道:「我覺得還不錯,跟著你去救治這些百姓,他們看到我們的時候那眼中滿是感激,說實話還挺有成就感的。」

兩個人相視而笑,拎著一個陶罐繼續往前走。將最後的葯也送了出去之後這才慢慢的走了回去。林鎮被一場突如其來的雨沖刷的格外乾淨。就連空氣中都透著一股子的清新。

回到他們落腳的房屋,滿屋子的都是藥材味兒。束薇正圍著火轉悠,用扇子不停的扇著,一邊不停的咳嗽著。

束杼上前一步走了過去說道:「大姐,還是我來吧……」

束薇嘟著嘴巴有些不解的問道:「你呀就是菩薩轉世,什麼事情都要管,這百姓中毒了你趕緊將自己血餵給他們解毒,這百姓傷風感冒了,你也要挨家挨戶的送葯,你這是要折騰死我們了。」

看著束薇嫌棄的表情束杼笑了,她熟悉的大姐就是這樣的。爺爺說的那些話可能是真的,但是眼前的這個大姐也絕對不可能是假的,如果真的是大姐偷走的話,那麼那寶貝就算是送給大姐了又能怎麼樣呢?

她驚訝於自己的想法,臉上卻化作了一抹笑。

「百姓那邊都已經送的差不多了,勞煩大姐了,現在還是由我來吧。」

楚瀾天立即束杼的手中奪過來了扇子說道:「好了,你一直都在忙也幾乎都沒有停下來,現在剛回來還要煎藥?這葯也送的差不多了還是我來吧,這一次的葯好了我們所有人每個人都喝一碗,有病治病,無病強身。」

束薇笑著說道:「你看看現在都有人開始心疼你了,算了算了反正也不差這一會,你們都靠邊站著好了,還是我來吧。」

將葯熬好之後束薇這才鬆了口氣做了下來,看著不遠處斜躺在牆上的石盤說道:「你站在那裡幹什麼?去弄點吃的,我都要餓死了。」

石盤笑嘻嘻的看著她說道:「早就知道你肯定會餓,你看看這是什麼?」

石盤手拎拎著兩隻烤好的山雞站在那裡,束薇大笑說道:「你這個傢伙我說怎麼一直都聞到有烤雞的味道,原來還真是山雞,你從哪兒弄來的?」

石盤將一隻雞遞給她說道:「下雨的時候在山裡逮住的。」

下雨的時候山中的石頭濕滑,踩上去都事很危險的,這個時候上山原本就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這個石盤竟然還去逮山雞?他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這也太危險了。

束薇微微愣了一下,立即吼道:「你是不是有病? 祕婚風波:追妻成癮 下雨了還上山幹什麼?你如果死在山裡都沒有人會去救你的!

石盤嘿嘿笑了笑說道:「你不是喜歡是這個山雞嗎?反正我也幫不上什麼忙,草藥也採集的差不多了就想著給你烤兩隻山雞。」說著他滿臉的驕傲,就想好做了一腳十分重要的事情。

束杼也有些擔心的說道:「石盤你以後不要這麼冒險了,你若真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最難受的肯定就是大姐了。」

「誰難受了?我才不會難受,他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會為他難受的,缺心眼的傢伙。」

石盤嘿嘿的笑了笑。看著束薇滿臉的興奮說道:「好了,你就不要說我了,還是趕緊吃吧,涼了擠不好吃了。」

束薇一口咬下去的時候,立即遞給了石盤說道:「行了,我已經吃了,味道不錯。剩下的你吃了。」

說完立即走了出去。束杼用手肘碰了碰石盤說道:「大姐可能真的生氣了。害怕你在山裡真的出點什麼事情的話……她怎麼辦?傻子還不趕緊追過去?」

石盤被束杼推了出去。屋裡只剩下了楚瀾天跟束杼兩個人。

楚瀾天看著草藥已經熬制的差不多了就給束杼到了一碗說道:「來吧你也喝點葯吧,一場秋雨一場寒,別生病了再去治的話豈不是晚了?」

束杼搖頭說道:「還是你喝好了,爺爺可是從小就給我吃藥,我身體里的能量還是很強大的,你難道不知道這百姓之所以能活是靠著誰的血治療的?」

楚瀾天無奈的搖了搖頭之後將那碗草藥一點不剩的喝了下去。現在什麼都不重要只有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他很清楚自己是人類,而束杼卻是一個狐狸精靈。(未完待續。) 她可以活很久很久,但是他不過百年的壽命,現在雖然有寶貝在手,但是他很清楚這個寶貝肯定或早或晚都是要送給束杼的,他要努力的就是讓他的身體越來越強壯,這樣一來他可以活的久一點,就算是在束杼的身邊呆的時間長一點也是可以的。

束杼站在窗外看著青丘皇宮的方向滿眼的悵然。楚瀾天很清楚她在想誰,雖然束杼想的那麼人並不是他,但是他還是喜歡站在她的身邊看著她,就算是什麼都不做。

這個時候的殤璃已經來到了青丘國的都城,城門緊閉著。這個時候按照常理來講都是應該開放的,就算是下雨了,但是也不是晚上城門又怎麼可能關了?

現在這個時候緊閉城門又是因為什麼?難不成青丘真的有勁敵來犯?按照常理來講能做青丘的勁敵那是要跟青丘一樣有很強大的勢力才敢的。

想到強大的勢力,殤璃猛然的想到了魔域,還有那些黑衣人。他們能夠去靈溪鎮就應該是可以來到這裡,如果他們真的要攻打的皇宮的話,用的手段肯定是十分強硬的。

殤璃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部都起來了,他有些擔心的看著這個緊閉的城門。滿心的擔憂。

翼飛看著這城門緊閉,有些不解的問道:「哥,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問問爺爺怎麼說吧,這個時候我們進去的話也不明智,不知道這都城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放心,肯定沒事。青丘多怪,所以先祖在創立青丘國的時候就在整個都城的周圍設下了結界,這個結界就連先皇都無能為力,沒有人能夠打開這個結界,那些魔域的人根本就不要想著能進來,就算是進來了,他們也會頭疼欲裂,痛不欲生。」

翼飛這才鬆了口氣,但是有隨之有些擔心的問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進去沒事吧?我雖然不是什麼妖怪,也從未害過人,但是我還是一個修行很淺的精靈,進去會不會也頭疼欲裂?」

殤璃白了他一眼說道:「我說的是魔域的人,你是魔域的人嗎?你身上火攜帶冤魂嗎?你會沒有善念嗎?放心就行了,你沒事的。走吧我們這就進去。」

「可是這要怎麼進去?這城門不是關著嗎?」

殤璃拉著他就往旁邊一處隱蔽的地方走了過去。這裡的城牆看上去跟其他地方的城牆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那些磚瓦看上去竟然是有靈性了。翼飛能感覺一絲絲的靈性從那些磚瓦上傳來。

他來到這城牆的一邊,小心翼翼的念了什麼之後,城牆上突然的就多出來了一扇門,那些磚瓦就像是活的動物一樣給他們讓出了路。

還沒等翼飛開始驚訝,殤璃一把就將他拽進了都城。雨後的都城要比平日里多了幾分的涼意。

大街上來來往往的百姓表情安逸的逛街,街上有幾個小販的生意還不錯,叫賣聲不斷。

殤璃的眉頭擰著,看著這裡的一切都還是以前的樣子並沒有大的變化,這才鬆了口氣。這至少說明青丘並沒有發生什麼重大的變故。

翼飛站在一旁邊左右不停的看著,這個青丘的都城他早有耳聞。著青丘的都城是最安詳的地方不管是什麼精靈都沒有辦法使用靈力。他們進來之後就跟普通人是一樣的,只是身體沒有變回原來的樣子。

不僅如此這都城內最珍貴的便是玉石,不管是你想要找什麼樣的玉石在這裡都能找到。很多帶有靈力的靈石也會混在這些玉石之中,有些人不知情的買了回去,出了這個都城之後就發現了自己手裡的寶貝具有靈力,從而修為大大的提升了。

為此多少的精靈都喜歡在都城內閑逛,看到自己喜歡的玉石定然會買了佩戴在自己的身上,有些人類也知道了玉石的珍貴,紛紛購買,從而玉石在都城內越來越流行起來,每個人身上都會佩戴幾塊精緻的玉石。

也因此這個都城內也並不安寧,總會發生爭搶玉石的事情。翼飛看著身邊有幾個賣玉石的攤販,眼睛都亮了。

「殤璃大哥,我想看看這些玉石,不然你想去辦事情,等會讓我過去找你……」

殤璃一把將他拽到了身邊,說道:「這攤販的東西怎麼可能有真的玉石?都是一些以假亂真的翡翠跟鋯石,不要浪費時間走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

翼飛只得眼巴巴的看著那些玉石距離他越來越遠了。

殤璃來到了距離皇宮最近的一個客棧,交了錢住在了這個客棧的二樓,在這裡隱隱約約的能看到皇宮的大門。

原本皇宮的西門就有些不吉利,所以在這裡開店邊左右不停的看著,這個青丘的都城他早有耳聞。著青丘的都城是最安詳的地方不管是什麼精靈都沒有辦法使用靈力。他們進來之後就跟普通人是一樣的,只是身體沒有變回原來的樣子。

不僅如此這都城內最珍貴的便是玉石,不管是你想要找什麼樣的玉石在這裡都能找到。很多帶有靈力的靈石也會混在這些玉石之中,有些人不知情的買了回去,出了這個都城之後就發現了自己手裡的寶貝具有靈力,從而修為大大的提升了。

為此多少的精靈都喜歡在都城內閑逛,看到自己喜歡的玉石定然會買了佩戴在自己的身上,有些人類也知道了玉石的珍貴,紛紛購買,從而玉石在都城內越來越流行起來,每個人身上都會佩戴幾塊精緻的玉石。

也因此這個都城內也並不安寧,總會發生爭搶玉石的事情。翼飛看著身邊有幾個賣玉石的攤販,眼睛都亮了。

「殤璃大哥,我想看看這些玉石,不然你想去辦事情,等會讓我過去找你……」

殤璃一把將他拽到了身邊,說道:「這攤販的東西怎麼可能有真的玉石?都是一些以假亂真的翡翠跟鋯石,不要浪費時間走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

翼飛只得眼巴巴的看著那些玉石距離他越來越遠了。

殤璃來到了距離皇宮最近的一個客棧,的商家也很少。這個樓空了很久都沒有租出去,沒有想到這一次他回來的時候竟然看到這個樓開了一個客棧。

將客棧開在這裡難免整個客棧都冷冷清清的。翼飛看著空空的二樓有些擔心的說道「這會不會是一家黑店?怎麼都沒有什麼人?」(未完待續。) 他嘶吼了一聲,滿眼的哀傷。剛才站在那裡雄赳赳氣昂昂的囂張模樣早就已經不見了蹤影。他看著遠處的殤璃痛苦的問道:「為什麼?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你不是已經被我的狼群撕咬了嗎?怎麼會完好的站在這裡?」

殤璃深深的吸一口氣說道:「你有沒有聽過分身這兩個字?既然你都這麼慘了我不妨告訴你,那個分身的上面我下了葯的,你們只要是沾染上了,我的火焰你們就撲不滅一直到火焰將碰到我分身的任何東西燒成灰燼。」

狼王醫生慘叫之後,朝著懸崖滾了過去。他走到了懸崖的邊上,恨恨的的說道:「我若是不死,將來我會讓你千百倍的償還!」

說完他就義無反顧的跳了下去。其他的狼死的死傷的傷,滿地哀嚎聲……

小土豆看的是膽戰心驚。翼飛也沒有想到殤璃可怕起來簡直像個怪獸一樣。這樣的殘忍,雖然沒有殺害那些野狼卻要比殺了他們更加的殘忍……這的手段可能都是因為他們傷害了束杼……

還有一件事兒,分身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殤璃可以分身?並且還將那些藥粉放在了分身上面?「小土豆你是不是給殤璃看什麼書籍了?」

小土豆滿臉都是驕傲的說道:「殤璃就是殤璃厲害!我只是告訴了他修鍊的辦法,可以幻化成為兩個分身,但是他卻在分身上面下了手腳,並且還成功了真實太可怕了這個男人。」

翼飛雖然不理解小土豆前面說的書籍但是卻理解可怕這兩個字的含義。他嘿嘿的笑了笑說道:「我以後……以後的以後……這輩子都不會跟殤璃作敵人這下場還真是慘不忍睹。」

小土豆嘟著嘴巴說道:「他很善良的,只是這些狼太不懂規矩了。還真是活該……」

翼飛想到殤璃聽說束杼掉下懸崖之後的反應無奈的嘆了口氣。問世間情為何物還真是讓他費解。做事情這麼決絕下這樣狠手的殤璃他已經很久都沒有看到了。

「你們兩個說完了沒有?說完我們就想辦法下去吧,我想束杼肯定還活著。」

束杼是九尾狐,百年才出一個並且她從小就是那麼的善良,肯定不會就這麼死了。他的眼神堅定的看著懸崖的下面。

小土豆也輕輕的走到了懸崖邊上,看著這深淵他的腿都有些發抖。從這裡掉下去的話不摔個稀巴爛才怪,若是想要活命的話只能重新投胎了。這話他只是想一下,他可不敢說出來若是說出來的話,殤璃猛然傷心說不定揪住他一把將他就扔了下去。

翼飛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那懸崖有些興奮的說道:「殿下,你們在這裡站著別動我下去看看,若是找到了束杼就飛上來向您說明情況。」

聽到翼飛如此說他立即點頭應道:「甚好,你這就下去吧,對了這個東西你收著,若是看到束杼重傷就將這個丹藥給她服下去,你的手要輕明白嗎?好了下去吧,當心野獸。」

翼飛點了點頭,他緊接著轉臉看著旁邊的小土豆說道:「你身體輕握可以帶你下去,你跟我一起下去嗎?」

小土豆嚇得直搖頭說道:「那麼高我還是不下去了,你下去找吧……」

看著小土豆不停往後退的模樣,殤璃二話不說一把將小土豆拽了起來仍在了翼飛的翅膀上說道:「小土豆你還是去吧,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我若是能變的跟你一樣輕盈的話肯定也會二話不說的就去了。」

沒等小土豆反駁,翼飛就笑著飛了起來。小土豆一把拽住了翼飛的羽毛大聲的喊著跟著翼飛跳入了這個懸崖之中。

在空中翱翔的感覺小土豆這輩子再也不想嘗試了,他的手緊緊的拽著翼飛的羽毛,大聲的喊叫著在這個山谷的上方飛翔著……

同樣身在山谷中的束杼這個時候卻意外掉進了一個隱藏在雜草叢中的地下山洞之中。她抬頭看著上面只有井口大小的光亮有些絕望的嘆了口氣。

不遠處的楚瀾天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若不是她突然掉下來的時候楚瀾天拽住了她的話他們恐怕非死即傷。楚瀾天拽住了她之後他們這才有機會拽住那些長在石頭旁邊的藤蔓。這才得以保存他們兩個人的性命。

束杼起身在周圍轉了轉,這裡除了動物的屍體剩下的便是石頭,並沒有其他的東西。他走近那些骨頭眉頭皺著看著那些骨頭心都跟著涼了一節。

那些動物的骨頭看上去並不完整,很多處的骨頭被咬碎了一樣,粉碎……難不成這些動物是被什麼動物襲擊了?

這四周的光線很暗,束杼想要點火卻找不到乾燥的柴火這四周的石壁上有很多的藤蔓纏繞在石頭上攀岩而上,四周濕漉漉的隱隱約約有水滴的聲音。

束杼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生物,但是她的心裡卻隱隱約約的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卻也說不出來為什麼。

「楚瀾天你快醒醒,快醒醒!……」

束杼連續的叫了好幾遍,但是楚瀾天卻依然昏迷著,肯定是在掉下來的時候傷到了,不然怎麼可能一直昏迷不醒?

她看著這旁邊的藤蔓纏繞著石壁,想必若是體力夠好的話說不定她是可以一點點的爬上去的,想到這裡她整個人都跟著興奮起來。

他們還有能爬上去的可能,她有緊接著晃了晃旁邊的楚瀾天說道「你快醒醒,楚瀾天,你醒醒……」

這一次楚瀾天好像聽到了她的話,微微的睜開了眼睛,他的眉頭擰著問道:「怎麼天黑了嗎?這天山的月亮怎麼這麼圓?」

束杼抬頭看了看那碗口大小的出口嘆了口氣說道:「是呀,這月亮不僅很圓,並且旁邊就連一個星星都沒有是不是?」

楚瀾天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他好像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一樣,談了口氣說道:「我們不會掉進了一個很深很深的山洞吧?」

束杼點頭說道:「你總算是明白過來了,這個山洞看上去高几百米,我們想要從這裡出去的話倒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未完待續。) 睡一會?束杼立即想到了那些臨死前都會這麼說的人類,她眼中帶著一絲的淚光說道:「你……怎麼樣了?你還是不要睡了,來我給你看看你身上的傷勢。」

楚瀾天一把抓住了她正要扶自己的手,說道:「你放心,我沒事我不會丟下你,我不過是有些累了想要睡一會。我睡覺的時候恢復的最快了也許我再一次的醒過來的時候就可以站起來了。」

想到楚瀾天的身體內還有一個神奇的寶貝她這才鬆了口氣說道:「好吧,你睡吧。」

翼飛跟小土豆不是飛在空中就是走在路上,他們找了很多的地方。但是都不見束杼的蹤影,明明他們是看到有腳印的,並且還是兩個人的腳印,束杼跟楚瀾天兩個人肯定是還活著,並且他們還走了很多路。

但是奇怪的是他們只能找到腳印,卻怎麼也找不到人。周圍就連一個野獸都沒有。翼飛有些失望的說道:「他們是不是憑空消失了?還是飛上去了?」

小土豆白了他一眼說道:「翼飛除了你還有誰長著翅膀?難不成束杼來到了這山谷之後立即就長出翅膀了?你是不是傻了?」

「我就是傻了,我就是想不明白為什麼束杼跟楚瀾天不見了,有腳印也有他們點火的痕迹,這說明他們兩個都沒事,至少兩個人都還活著。但是為什麼就是找不到人呢?」

翼飛也很像問這樣的問題,這些事情若是被殤璃知道了他肯定巴不得直接跳下來。現在他們沒有把事情弄清楚的話也不方便出去,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跟殤璃解釋這樣的情況。

說束杼還活著?但是卻怎麼都找不到人?這山谷就這麼一點的地方她跟楚瀾天又能跑到哪裡去呢?」

翼飛跟小土豆從空中飛下來之後,就一直坐在石頭上愁眉不展……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還能生存原本就是一個奇迹,現在這個奇迹突然的又消失了。 梟寵狂妻 就好像他們不曾掉下來過一樣。

小土豆試探性的問了一句說道:「不然我們上去吧?殤璃等著急了怎麼辦?真不行就實話實說好了,反正就算是說謊也肯定是會被殤璃看出來的。」

翼飛點了點頭,兩個人飛了上去,等在那裡的殤璃早就等的不耐煩了,現在太陽都要下山了,天色漸漸暗了他們兩個人一直都不上來,他們若還是不上來殤璃就打算自己下去了。

正當他來回走動的時候翼飛跟小土豆從山谷中飛了出來。

「怎麼樣?找到束杼了嗎?」

翼飛跟小土豆相互看了一眼翼飛深深吸一口氣說道:「你先別急,你聽我慢慢說。」

「你說。」殤璃的表情有些嚴肅。

「束杼沒有死,她跟楚瀾天都活著,我跟小土豆都看到他們的腳印,並且他們好點火取暖來著……但是我們在那個山谷中卻怎麼也找不到他們的人。」

殤璃的眉頭擰著問道:「這個山谷很大嗎?還有其他的路通向其他的地方嗎?」

「沒有,是一個封閉的山谷,不大……但是我們確實沒有找到束杼的人,就是找不到……」

殤璃的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一下說道:「什麼叫就是找不到?你們兩個怎麼會找不到呢?不是封閉的山谷嗎?」

兩個多都低著頭翼飛說道:「我們真的是沒有找到,就連楚瀾天都沒有找到。他們兩個人消失了,你說他們有沒有可能已經出來了?」

大鼻子拿拳頭在胖子的胸口錘了一下,嘿嘿笑道:「還是你講義氣!」

Previous article

崔琰目光看向來福,充滿威嚴,淡淡道:「說吧,究竟發生了何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