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怪物羅兆辭狠狠拍擊着大門,想要出去吃掉外面的美味,然而堅固的大門很好地遏制了它,讓它發出一聲又一聲憤怒的咆哮。

“別哭了,它已經不是羅兆辭了,你想爲他報仇只有殺了這個怪物。”高小英安慰着淚流滿面的曲舒。

“快,上去!”許川激動地說了一句,在怪物的咆哮聲中,他依稀聽到了王崎的聲音。

原來王崎在聽到怪物羅兆辭的咆哮聲後嚇了一跳,手上的動作不斷加快,並大聲喊着住戶們的名字。

“你他媽的居然沒死!”許川看到王崎的那一刻都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上前三下五除二弄開鎖後,緊緊地抱住了王崎。

“你小子身上什麼味道,掉進茶堆裏了?”高小英一湊到兩人身邊,便被王崎身上濃郁的茶香驚住了。

王崎摸着腦袋笑了笑,“這可是好東西啊?等會你們把這些茶葉帶在身上,我們一起去找密室鑰匙!等等,你們不會找着鑰匙了吧?”

王崎沒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話居然是真的,在看到許川和高小英點頭確定的時候整個人都放鬆了。

“對了,羅兆辭呢?他怎麼不上來?”王崎激動過後纔想起住戶之中少了一人。

面對王崎的疑問,許川和高小英自然是沉默的。

回答他問題的還是剛剛在哭泣的曲舒:“兆辭他被怪物咬傷了,現在也變成了怪物。”

王崎心中一緊,鬆開許川的手連忙走下了樓梯。

“跟上去吧。”許川鎖好大門後跟了上去。

高小英看着站在門前沉默不語的王崎,還以爲他很傷心,所以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安慰道:“發生這樣的事誰也不想,節哀順變吧。”

“我能救他。”王崎沉吟道。

高小英聽到這話馬上抓住了王崎的胳膊,“你能救他?怎麼救!”

王崎咧着嘴掙開了高小英的手,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我只知道解藥能治癒沒異變的人,至於是否能把羅兆辭變爲正常人,我也不知道。”

“那也得去試試!”曲舒快步走了過來。

“試試?誰去?你嗎?以那怪物的實力,有誰能抗住他一拳!”許川直接反對了這個計劃。

對於沒有把握還要冒着巨大風險的事情,許川向來是不會做的。

“隊長,我說的解藥其實就是茶葉,它能解開其他感染者的病毒,治癒羅兆辭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王崎還是想要試試。

許川沉默了一會後才繼續開口:“說說你的解決方法。”

王崎深呼吸幾口,給出了一個他自己認爲比較保險的計劃:“把茶葉泡在水裏,把門破壞出一個豁口後,把怪……羅兆辭引出來點,用槍在他身體上留下傷口後再把茶水灑到他的身上。這是我目前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王崎的計劃很是不錯,許川找不到反駁的理由,讓高小英到密室將瓶裝水拿出來後,計劃開始實施。

房門外面的鎖已經被住戶們徹底破壞,再想打開必須需要裏面人的幫助,但異變後的羅兆辭根本不知道門還能靠自己打開,只會瘋狂咆哮宣泄怒火。

三個男人輪流用力,用槍托一下下地在大門鎖處砸開了一個直徑三四十公分的洞口。

剛一打通,怪物羅兆辭就像瘋了一般衝了出來,不過洞口太下以至於只能露出一隻手和一個腦袋。

在近距離的觀察下,衆人很輕易地看到了羅兆辭漆黑如墨的眼睛和又長又尖的牙齒。

怪物還在做着自己衝出門外生吞了這幾個獵物的美夢,下一秒便被許川的手槍發射的子彈給打傷了肩膀。

曲舒忍受着怪物的哀嚎將茶水倒在了它的傷口之處,而王崎也把多餘的茶葉向着怪物的嘴巴撒去。

一番折騰過後,大家都累倒在地下,仔細查看着怪物的變化。

解藥終於開始發揮它那神奇的作用了,怪物的咆哮聲越來越小,然後整個閉上了眼睛陷入了昏迷之中。

在接下來漫長的兩個小時裏,四人或是閒聊,或是吃東西,或是祈禱着羅兆辭的好轉。

再離轟炸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候,昏迷中的羅兆辭終於醒了過來,肩膀上的傷口讓他忍不住痛呼一聲。

茶葉既然能帶走了羅兆辭身上的病毒,自然能把他強大的自愈能力弄消失。

“兆辭!”曲舒不顧王崎的阻撓飛快地爬過去摟住了羅兆辭的腦袋。

“曲舒,曲舒快放開我,我以後知道錯了,再也不亂跑了!嘶~”被曲舒弄到傷口的羅兆辭連忙出聲求饒。

……

之後的事情也不用多加敘述,被救出來的羅兆辭和着衆人一起進入了密室之中,在飽餐一頓過後便開始胡言亂語。

“其實吧,我變成怪物的那段時間還是有意識的,腦子裏不斷浮現一個聲音讓我醒過來,說外面還有個好女孩在等着我……所以呢,我就醒了過來。”

許川不知道羅兆辭所說的話是真是假,但他知道,眼前羅兆辭牽着的曲舒的手,卻是最真實不過的了。

重生之財迷小神醫 在這個驚險刺激的恐怖場景之中,曲舒和羅兆辭居然走到了一起。 第二十六章:火玉鼠

玉衡真人心知這是有話想單獨對自己說,就順其意思讓其他人先去追擊,自己盤腿坐下打坐了片刻。

鳳柳依看著接近瘋狂的吸血蝙蝠,知道吸血蝙蝠一旦嘗過血的滋味,就會令其更加瘋狂,不由有些後悔追的太快了,看著自己帶來的人數不少,但是戰鬥力太差,只會拖後腿,有用的到是沒有幾個,好在他們三人選的是最危險的一條路,即使自己等人不追趕,怕也不能完好的衝出去,又看了一眼還在抵抗的眾人,如果折損太多,對師傅也不好交代,於是對正在拚命的弟子道:「大家快點撤離,保命要緊。」

眾人聞言,爭先恐後的向外逃去,一時只顧著逃跑忘記了攻擊,立馬又有幾人在吸血蝙蝠的圍攻下喪命,鳳柳依忍不住低罵一聲:「真是一群蠢貨,不會組好隊形再出去嗎?」說完,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身後傳來她的聲音:「離開后,自行回到駐地,我自己去追。」生死有命,能不能出去就看個人本事了。

玉衡真人調息過後,先是對尚雲謝過,又問道:「你怎麼在這?不是和小師弟在一塊嗎?他人呢?」

尚雲也就是雲尚陽,提起被百鍊仙子抓住之事,就是一肚子火,玉衡真人也不是外人,就是自己不說,葉洛辰那貨也不會對其隱瞞,道:「別提了,本來我和洛辰約好比試一番的,誰知在比試過後,碰到被人追趕的百鍊仙子,就被她擄了過來,要不是碰到個葉家的小子,現在還被關著呢?」

「哦?」玉衡真人聞言,冰冷的面容恢復了一點柔和,嘴角微微上挑,對於小師弟難得一遇的糗事,他這個大師兄還是樂得看熱鬧的,只是沒看到小師弟被百鍊仙子擄走時的表情,一定相當精彩,再見時定要好好的嘲笑其一頓。

雲尚陽看著玉衡真人上挑的嘴角,就知現在心情很好,對於這師兄弟二人,雲尚陽有些好笑,都是冷心冷情的人,平日相處到也不見不和,卻處處看對方不順眼,只要講對方的糗事,就很容易獲得好感,這是雲尚陽在葉洛辰身上實驗得出的結論。這師兄弟還真是一對活寶。

玉衡真人心情大好的問:「小師弟現在在哪?你們怎莫分開了?」雖然想看師弟的笑話,但也要保證見到人才行。

雲尚陽對於玉衡真人看熱鬧的心裡很是理解,但要是其中也有自己的話就不美了,沒好氣的道:「放心好了,最厲害的就是百鍊仙子,可她追的是我們,其他都是些雜魚,不足畏懼,他可比我們安全多了。」

對於小師弟這位好友的不滿,玉衡真人看在眼裡,拍拍其肩膀稍作安慰:「沒事,就你現在這樣子,我都險些認不出來,只要你和小師弟不說,誰又知道堂堂頂級世家葉家和雲家的少主,被百鍊仙子擄走過?況且,只是擄走又沒被採補,雖然說起來有些丟人,我會為你們保密的。」只是眼裡的笑意出賣了他看熱鬧的心思。

雲尚陽見此,心想,還是算了吧!看就看唄!反正不是自己一人被捉,幸好出門時為了避免麻煩,二人特意帶了張面具,在被捉時也是用的假名字,知道自己身份的只有這師兄弟二人,不對,說不定葉嘉那小子也知道了,葉嘉,也假?這小子不會也是假名字吧?想到這,雲尚陽不淡定了,但願葉洛辰那小子可別說漏了,如果傳出自己曾被百鍊仙子那老女人擄走過,回去還不得被自家那群小子笑一兩百年?

就在雲尚陽擔心泄露身份時,蕭楠三人可以說是倒霉到了極點,剛剛才從三級妖獸火玉鼠群中逃脫,三人就屬葉洛辰的衣物還算完整,(以後就稱葉洛辰了)蕭楠和盧湖城俱是神情狼狽,蕭楠有葉洛辰護著,只是有些靈力枯竭,倒是沒受傷,盧湖城則就慘多了,在躲避時被火玉鼠抓傷手臂,手臂上的鮮血還在汩汩的往外冒。

三人都被鼠群追的有些慌不擇路,最後見一石室開著石門,瞬間躲避了進去,蕭楠忙用身份玉牌把上面的陣法開啟。在石門關閉的那一瞬間,三人都鬆了一口氣,心想,總算安全了。

葉洛辰取出一枚四品養氣丹,遞給蕭楠道:「趕緊調息。」

蕭楠有些受寵若驚,並沒有接受對方的丹藥,這一路上,要不是葉洛辰時不時的照顧,蕭楠恐拍早已火玉鼠分食,心中對葉洛辰很是感激,雖然不知道葉洛辰為什麼突然對自己這麼好,只是在葉洛辰身上沒有感覺到惡意,只是把這份好記在心裡,等有機會定會報答。於是從儲物袋裡取出養氣丹對葉洛辰揚了揚,示意自己並不缺丹藥。

盧湖城看了二人一眼,早就對葉洛辰這一路上,時不時地對蕭楠的特以維護,見怪不怪了,對二人道:「我們要儘快恢復靈力,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去,也不知道下次還能不能找到躲避的地方。」說完有些喪氣。

蕭楠聞言也有些喪氣,自從經歷過吸血蝙蝠后,眾人先是恢復好靈力后就出去找出路了,誰知又碰上一群四級妖獸火玉鼠,這火玉鼠可比吸血蝙蝠厲害多了,最擅長火系攻擊,蕭楠差點被火玉鼠擊中,幸好在最後關頭,被葉洛辰推開了,現在想想都冒冷汗。

葉洛辰調息過後,看著垂頭帶喪氣的二人,想要鼓勵幾句,但一向都是少言寡語,一時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有些氣魅,只好釋放全身冷氣。

二人只感覺周身的溫度瞬間下降,奇怪地四處查探了一番,倒也沒有什麼發現。 穿到男頻爽文里艱難求生 三人靜靜的坐在一起沒有出聲,聽著石室外火玉鼠的咆哮,感受著這一時的平靜。

蕭楠實在受不了這壓抑的氣氛,大聲道:」我們現在怎麼辦?難不成就在這裡等死不成?」

還沒等到二人回答,就聽見火玉鼠攻擊石門的聲音,三人瞬間警戒的盯著石門,蕭楠和盧湖城更是擺出攻擊姿勢,一旦發現石門承受不住火玉鼠的攻擊,第一時間做出反應,盡最大的力量給火玉鼠沉痛的一擊。

隨著咔咔聲的響起,蕭楠的心提到了最高,一手執分水劍,一手握著爆炎符,再看到石門碎裂的一瞬間,手中符籙甩了出去。

「砰」的一聲,在火玉鼠中間炸了開來,清理了一片空間。

三人抓緊時間沖了出去,邊戰邊逃。

蕭楠是三人之間修為最低的,速度也是最慢,在火玉鼠的圍攻下,葉洛辰也有些吃力,蕭楠自是不會把生死放在別人身上,手中的劍在火玉鼠的磨礪下,早已不是剛見到吸血蝙蝠時的青澀。如今就是面對上百隻火玉鼠也沒能從容面對。

看著圍繞在身邊的十多隻火玉鼠,蕭楠一招漫天飛舞,瞬間抽空丹田中四分之一的靈力,空氣中瞬間散發出鮮花的氣息,靈氣凝結的花瓣在空中如雪花般飄散著,煞是美麗,再落到火玉鼠身上時,瞬間割破了身上的皮毛,空氣中一時充滿了血腥氣,地上的殘肢碎肉,和鮮花的香氣混在一起,看著實在讓人作嘔。

火玉鼠悍不畏死的又沖了上來,瞬間把蕭楠圍在中間,火球更是不間斷的攻向蕭楠。

蕭楠明白,在這樣下去,自己必死無疑,看著已近在眼前的火球,蕭楠只好再一次的凝結出太極防禦,丹田中的靈氣瞬間又抽取一半。

火玉鼠看著自己的火球居然傷不到眼前之人,更加暴躁起來,其中還有兩隻更是飛身撲了上來,照著蕭楠的手臂就是一口,蕭楠看著近在眼前閃著寒光的牙齒,往旁邊一躲,躲過了前面的火玉鼠,只是就在這時,另一隻火玉鼠對著蕭楠的小腿就是一口。

「啊……」

蕭楠只感覺到小腿一陣劇痛,低頭一看,小腿上已被火玉鼠撕掉一塊肉,鮮血直往外冒,旁邊的火玉鼠見此,更是爭相攻擊傷口位置。

顧不得疼痛,一腳踹向吃著蕭楠肉的火玉鼠,又撒了一把符籙,趁著火玉鼠躲避的瞬間沖了出去。

葉洛辰在蕭楠驚叫時就在向其靠近,看著蕭楠掏出符籙,就在符籙爆炸的一瞬間,拉著蕭楠就向前飛奔,盧湖城則跟在葉洛辰身後斷後。

葉洛辰看了看蕭楠,又看著身後緊追不捨的火玉鼠,對二人道:「我有一個陣法,只是需要點時間布陣,你們能不能擋住火玉鼠十息的時間?」 總裁霸愛之媽咪快逃 躲在密室裏的衆人只感覺到了微微震動,震動持續了大約半個小時,倖存下來的四名住戶終於看到了傳送通道的出現。

許川以爲突然出現的傳送通道會把高小英嚇一跳,一回頭卻發現後者睡得香甜。

“終於回家了。”長舒一口氣,許川最後一個邁入了傳送通道。

百樓是沒有白天黑夜之分的,整個天空一直都是淡淡的血色,這次也是如此。

不過,這次迎接許川等人迴歸的隊伍聲勢有點浩大,剛剛回到世界柱下便看到陳天信的身影。

“層長?”許川剛想走過去打聲招呼,卻被一個年輕人拉住。

“許川是吧? 一品庶女:賢妻惹邪夫 咱們到那邊好好聊聊。”年輕人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很容易讓人放鬆警惕。

許川剛想拒絕,但卻看到一旁的陳天信向他點了點頭,示意他放心去。

剛從恐怖場景離開的四人很快又聚集在了一起,身旁還圍了一羣人。

“老張,看你的咯!”將許川拉過來的年輕人拍了拍手,看向了一個背脊微駝的老頭。

只見那個老頭揉了揉自己的雙眼,仔細盯了許川四人一會後纔開口說話,“上年紀了,有點看不清楚,大家放輕鬆啊。”

老頭邊說邊走到了王崎身前,在他身上仔細摸索着,像是在檢測什麼。

“唔,小夥子本錢夠大啊,以後不愁找不到老婆。”老頭摸完對着王崎笑了笑,搞得王崎有些難爲情。

聽到老頭的話語後,羅兆辭猛的緊張了起來,一把將曲舒護在身後,冷冷地說道:“老鬼,你想幹什麼?”

海賊世界的火影 羅兆辭害怕心愛的女友也像王崎一樣被老頭摸遍全身,所以纔會如此。

還沒等老頭說些什麼,一旁的許川忽然過來拉了拉羅兆辭的手。

“別衝動,他們……我們惹不起!”

許川的話音明顯有些顫抖,究竟是什麼讓他如此害怕呢?

在圍觀的住戶中,許川看到了黃祁山的身影,這個男人是第二次出現在許川的面前了。

黃祁山,百樓第100樓的住戶之一,也是在百樓居住時間超過七年的住戶,百樓的高層之一!

許川在看到黃祁山後,又想起了自己和陳天信的一次對話。

“爲何我們,甚至於百樓其他樓層會如此懼怕高層們呢?他們再厲害也是人,即使活過了七年,那也不見得抗得住其他人一刀子!”許川想到因爲自己的衝動殺人而導致樓層爲自己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不免有了反抗的念頭。

記得陳天信當時嚴肅地警告了自己一番:“你等下最後忘了你剛剛說過的那些話,我們與高層間有着天壤之別,他們……已經算不上正常的人類了……”

陳天信的嚴肅表情深深印在了許川的腦海裏,直至今日,仍記憶猶新。

當他認出黃祁山和身邊人小聲討論的時候,便知道自己一行人,惹上大事了。

可能是在恐怖場景裏當慣了隊長職務,因此在看到羅兆辭反抗時,下意識地過去勸了一句。

“得了吧!老頭子我不是花都裕那小子,整天想着勾搭女人,我對女人沒多大興趣。”老頭聳了聳肩膀。

“老張,你在大家面前這樣黑我可不厚道,這種事情回到上面說不行嗎?”說話的正是剛剛和許川勾肩搭背的年輕人。

許川此時是徹底震驚了,當年輕人把上面說出口的時候,圍觀四人的這一羣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他們是百樓的真正高層!

老張沒有繼續和花都裕拌嘴,而是在認真盯着沒有摸過身子的許川三人。

許川只感覺腦袋正遭受着撕裂般的疼痛,身子情不自禁地跪倒在了地上。

這種痛苦雖然只持續了短短几秒,但許川已然渾身虛脫,沒了站起來的力氣。

“真是的,溫柔的檢查不要,偏偏要我來硬的,這些個小東西就當我對我的補償吧!”老頭走到曲舒身邊,從她口袋裏拿出了幾支藥劑,開心地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藥劑……你……你不能這樣,還……還給我。”失去反抗能力的曲舒還是能說話的,當她看到被自己小心藏好的藥劑就這樣被搶走的時候,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不過老頭像是沒聽到曲舒所說一般,徑直回到了人羣之中。

“這幾個人沒有問題。”

老張說完這句話後,圍觀的高層們立即轉身離開了。

不知爲何,許川從所謂的高層眼裏看到了他們給予自己的屈辱,莫名其妙帶走自己,沒有解釋的突然襲擊,隨意拿走別人身上的財物……

許川感覺很累,這種累不是恐怖場景能給許川帶來的。

“呵呵,所謂的高層……”許川從未如此渴望變強。

後來許川也不記得發生什麼了,被陳天信和王旭帶回五十四層後,許川睡了很久,接着又把自己關了一天一夜。

當他出來的時候,五十四層的所有沒有進入恐怖場景的住戶都在等着他。

“感覺好多了嗎?”面對陳天信的關心,許川第一次沒有回答。

“川子?”王旭走回去拍了拍許川的肩膀。

陳天信也站起身子來到了許川前面,“難道不想聽聽高層爲何要這樣做嗎?”

“爲何?在第一百層裏呆膩了跑下來欺負普通住戶過過癮?”許川根本不想知道原因。

“覺得自己受到委屈了,心裏開始不平衡了?”陳天信忽然笑了,“我告訴你許川,別說是你,哪怕是我,是比我住齡更大的住戶,在高層面前也只有扮孫子的份。”

氣氛越發緊張,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喬玲連忙拉住了陳天信。

“好了層長,別說了。”

陳天信沒理會喬玲的勸阻,用手指狠狠地戳着許川的胸膛,“爲什麼你,我,他,他們,甚至於百樓的所有住戶都要裝孫子,我來告訴你爲什麼,因爲你弱,因爲弱小,我們所有人加起來或許還不夠高層們一隻手捏的,你懂了嗎?”

“難道強大就能隨意欺凌別人了嗎?別忘了,他們也曾像我們一樣弱小,誰給了他們欺負別人的權力!”當聽到陳天信口中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許川感覺到了深深的無力感,高層的強大遠遠超過了許川的想象。

“看看你,你已經怕了,沒有了之前質疑他們的氣魄,現在的你像極了那些唯唯諾諾的小人,企圖用道德來束縛他們。”陳天信毫不留情地把許川的心理說了出來,“他們曾經是和你一樣弱小,但不是每一個長大後的成年人都不會去欺負小孩子,他們欺負別人的能力是自己給的,只有自己夠強,才能隨意欺負別人。”

許川此時快要崩潰了,他所認知的百樓已經被陳天信的三言兩語攻擊得搖搖欲墜。

在許川的認知裏,百樓的所有住戶都是同一陣營,會爲了對抗恐怖齊心協力地度過難關,住戶之間只有經驗豐富之分,沒有貴賤之別。

許川想要的是弱小時被老住戶們保護,成長過程中結識更多的夥伴,成爲老鳥之後能全力照顧新人……最後進入恐怖世界,爭取那一線生機。

但這一切慢慢地變了味,陸離的背叛讓他知道了防人之心不可無,高層的制裁讓他認識了自己的渺小,突來的血雨讓他看到了世事無常,張老頭的強取豪奪向他展示了百樓的陰暗……

許川心中的黑暗面被不斷放大,現在的他不止想要活下去,他還要要變強,強大到百樓之中沒有人能威脅自己……

見許川沉默不語,陳天信還以爲許川漸漸清醒了過來,開始說起了正事:“你也別把高層們看得過於黑暗,對於我們這些住戶,高層們還是很友好的,畢竟只有我們才能誕生出新的七年老住戶。這次他們下來,完全是爲了我們的安危,在你剛剛離開的時候,百樓裏就出現了一起兇殺案件,高層一路追蹤下來,終於發現了恐怖的影子,成功將其擊殺後也開始把目光轉向從恐怖場景迴歸的住戶們,高層懷疑,恐怖是通過扮演住戶成功混入百樓裏的,所以纔有了前天發生的一幕。”

陳天信把事情簡單敘述了一遍後,許川也冷靜了不少,雖然高層的做法是好的,但對於這幫人許川還是生不出一絲好感,現在自己能做的只有慢慢地變強,直到擁有強過高層的實力纔有機會一雪前恥。

許川向陳天信道了句歉後便開始找東西吃,憤怒和不滿當然不能當飯吃,餓了兩天的許川自然是出來進食的。

見許川恢復過來,陳天信也將心放下,爲了勸導許川,自己可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雖然有誇張的成分。

“對了,高……那幫人現在還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所以這段時間大家儘量不要接觸其他住戶,最好是待在家裏,防止混入的恐怖有機可乘,嗯,就是這樣。”陳天信把要求說了一下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即使陳天信不說,住戶們也不敢隨意亂跑,畢竟那可是恐怖啊,瞬間終結人性命像喝水一樣簡單。 ?第二十七章:欲魔火蟒

蕭楠和盧湖城聞言,驚喜的看著葉洛辰,激動地道:「真是太好了,我們盡量拖延,你快點。」盧湖城有些怨念,面帶責備的道:「大哥,你不早點說,我們都快喂老鼠了。」

「別說廢話了,趕緊的。」說完向前一大步,肉疼的撒出一把靈符。

盧湖城也不在留手,對蕭楠道:「一會我會拋出一張五級靈符,小心退後。」說罷取出自己保命的最後一張五級符籙拋了出去。

三人火速退後,蕭楠看著被靈符炸的血肉橫飛火玉鼠,心有餘悸,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沒來得及對盧湖城出手,不然血肉橫飛的就是自己了,深深的看了盧湖城一眼,身家豐厚,看來在盧家地位不低。

葉洛辰沒有解釋,見二人已經動手,退到二人身後,取出三十六個陣旗,雙手掐訣,以最快的速度把陣旗拋向相應的位置,再以神識控制著陣旗組成四級陣法——無極滅魂陣。

雖然在初始遺傳物質上相同,但是現在的雅格文明只有一個人在繼承,那就是身軀碩大無比的皇帝。他的同伴均消失在這個宇宙中,只有孤獨的他準備進行最後的突破。 吞噬地球的第二十一年。在星環外側,巨大的空泡飛行器了,一位位塔克人的大佬俯視着地球。此時的他們默默的看着地球,表情正在無語中。無數輻條一樣的引力波紋,從星環上激射入地球表面。而地球表面上,會瞬間閃爍數公里範圍的紋路。這些紋路就像冰裂紋瓷器的紋路一樣。這些突然閃現的紋路,就是讓一衆塔克人沉默的原因。

Previous article

冷軒這次並沒有阻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