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快跑!咱們要趕在叛軍到來之前通過沼澤,否則我們就是他們的靶子!”老魚一揮手,領着所有人以最快速度衝向沼澤邊緣。

這裏的沼澤危險重重,所有人都排成一串,幾乎是手拉手地向前走,這樣只要有一個人掉入泥潭,其他人也能把他拉出來。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所有人總算過了泥潭,進了樹林,大家一屁股坐在地上,幾乎要累暈過去。

“咱們還不能歇着。”龍雲大口大口喘着氣,指指樹林裏頭:“誰和我去看看,凱比和莫里斯他們在不在?準星!你趕緊通過電臺聯繫下莫里斯,看他是在什麼方位,告訴他們,我們到了指定位置,讓他們馬上過來接應。”

準星開始打開電臺,在預定的波段內呼叫,龍雲和男人婆端着槍走進叢林裏找莫里斯的大部隊。

“莫里斯,我是幽靈小組!聽到請回答!”

“莫里斯,我是幽靈小組!聽到請回答!”

……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電臺裏除了沙沙的電流聲,莫里斯和凱比彷彿空氣一樣消失了,毫無迴音。

十分鐘後,龍雲和男人婆滿頭大汗從林子裏出來。

“該死!凱比和莫里斯根本沒到這裏!”龍雲把自己的奔尼帽狠狠摔在地上,他的凱夫拉頭盔已經被狙擊手打爛,丟在了樹林裏。

“怎麼回事!?”老魚一臉不可置信,如果是這樣,麻煩就真大了,現在到處都是追兵,雖然昨晚殺了幾百個叛軍,可是卡馬拉手裏至少還有將近兩千名叛軍手下的兵力,就算這裏的地形有利,十幾個人也絕對防禦不了將近兩千個士兵。

所有人都感到震驚萬分,莫里斯和凱比,到底去哪了!?

“讓我抓住那隻肥豬!我要將他碎屍萬段!”北極熊一拳砸在旁邊的樹幹上,震得落葉紛紛。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凌晨三點,英國肯特郡梅德斯頓以東的多倫河谷。

勞斯萊斯幻影在哈布斯堡的大門處停下,查韋斯下車走到門邊,按下門鈴。

哈布斯莊園佔地8英畝,從大門到核心的主城堡還要開上一公里的路。按下門鈴沒多久,便看到大門旁邊的小石屋裏出來一個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僕。

他衣着十分考究,燕尾服的領口和袖口都綴有金絲飾邊,裏頭穿着打底的是一件五鈕釦的金底小橫紋馬甲,緊而合身的西褲,皮鞋一眼就能看出是手工製作的高檔品,擦得錚亮。

“您好,勞煩通報一下哈布斯先生,就說美國的芬奇博士來訪。”查韋斯遞上芬奇的名片。

男僕恭敬地雙手接過名片,道:“先生,請稍等一下。”

他轉身回到石屋中,過了一會兒又回到門邊,鐵門啪一聲緩緩打開。僕人將名片還給查韋斯,說道:“哈布斯先生今天不在莊園裏,不過羅斯先生在,他說芬奇博士如果願意,可以到城堡裏東面的書房見他。”

查韋斯說了聲謝謝,接過名片回到車上。

“查韋斯,是不是哈布斯先生不在?”芬奇似乎早有預料。

查韋斯一邊輕踩油門一邊應道:“對,不過羅斯先生在,他願意見你,讓你到東面的書房去。”

芬奇微微一笑,道:“好吧,咱們就去見見這位大管家。”

車子駛入莊園,在土路上慢慢朝主城堡開去。

哈布斯莊園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歷史,建於公園8世紀,原先爲都鐸王朝所有,是皇家莊園,十五世紀後被賜予了哈布斯家族的祖先,一直成爲哈布斯家族的私人產業至今。

哈布斯家族是個低調又隱祕的家族,和世俗世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莊園裏一直保持着十八世紀之前的風格和管理模式。

車上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芬奇拿起聽筒,那邊是美國天幕公司的總部。

“博士,天眼系統監視到塞拉利昂那邊出了些奇怪的狀況,我想必須讓你知道一下。”

芬奇隱約感到有些不安,塞拉利昂的行動從一開始就諸多不順,現在又出狀況,到底出了什麼事?

“你把資料發送到我的電腦裏,我現在就看看。”

打開手提電腦,按下了和總部的通訊通道鏈接密碼,畫面一下子跳到天幕公司在美國的行動部監控室裏。

“萊娜,到底出了什麼事?”芬奇看着畫面上的金髮美女問道。

萊娜是天幕公司行動部的聯絡官,負責這次塞拉利昂行動的聯絡和監控工作。

“博士,凱比營地剛纔出了點狀況,三架英軍的‘海鷂’戰機飛抵上空,結果被光復會的近衛士兵擊落了一架,剩餘的兩架戰機朝營地扔下了兩顆BL775集束炸彈,現在營區已經炸成了廢墟。”

芬奇大吃一驚,哈維男爵說給自己的隊員增加空中支援,結果竟然是投擲集束子母彈,這種炸彈的威力芬奇太清楚不過,一顆炸彈足矣覆蓋一個足球場面積,讓爆炸範圍內寸草不生,兩顆投下去,裏頭連只螞蟻都不能倖存。

“隼和格格怎樣了?”他緊張地問道。

萊娜在電腦屏幕裏攤攤手:“聯絡不上了,爆炸過後我們之間的通訊就中斷了。天眼系統控制的幾顆間諜衛星對地面進行了多種掃描,沒有隼和格格的生命跡象……”

芬奇臉色頓時很難看,問道:“那些近衛和神僕呢?”

萊娜轉身調出一個屏幕,芬奇的手提電腦屏幕上頓時多了個畫中畫,顯然是衛星實時圖像。圖像顯然是熱成像掃描,看到有三個亮點在朝着營地移動。

“這三個人是誰?”芬奇指着屏幕上的亮點問道。

萊娜顯得有些無奈,說:“通過掃描和分析,我們確信是亞特蘭蒂斯光復會的近衛部隊士兵,不是格格和隼。”

“該死!”芬奇有種上當的感覺:“哈維這個傢伙真是越幫越忙,近衛沒有全部消滅,倒是把我們的人幹掉了。”

他怎麼都不相信格格和隼已經陣亡,對於自己公司行動部的這些精英,芬奇是有信心的。

萊娜又說:“博士,現在奇怪的事情不止一件。”

芬奇皺着眉頭問:“還不止一件?”

萊娜又調出一個畫面,說:“你看看這個監控畫面,是我們另一顆衛星拍到的。”

芬奇往前伸了伸腦袋,貼近手提屏幕一些,那個畫面上一對密密麻麻的亮點,顯然這些都是活着的人。

他放大畫面,這一片密集的亮點就在營地不到一公里遠的地方,而且都停止在原地,沒有移動。

“這些是什麼人!?”他驚詫問道。

萊娜說:“這是一支軍隊,可是我侵入了塞拉利昂軍方的指揮系統,發現博城鎮附近沒有政府軍部署,可看起來也不像叛軍,因爲他們一直就停在原地,似乎在觀察營地的情況,如果是叛軍,早就已經展開攻擊了。”

芬奇摸着下巴問:“那麼天眼分析出是哪一支部隊沒有?是敵是友?”

萊娜道:“現在塞拉利昂已經是早上五點了,我利用天眼系統控制了兩顆美國軍方的間諜衛星,增大了圖像的像素,用最高的精度拍攝了幾張照片。不過……”

芬奇催促道:“萊娜,別賣關子!趕緊告訴我是誰!”

萊娜搖搖頭,說:“我想你不會想知道他是誰。”

她給芬奇調出一個畫面,上面是高精度的衛星抓拍圖片,這種最先進的美國軍方間諜衛星能夠0。1米全色分辨率和1。65米多譜段分辨率蒐集圖像。

圖片是一個黑人的頭像,他顯然蹲在地上,用望遠鏡在觀察着什麼。

芬奇看了一眼,大吃一驚,圖像中的人他當然不會陌生。

“怎麼是凱比!?他不是應該在沼澤一帶佈防的嗎?怎麼還在營地附近?”

一想到這裏,芬奇冷汗就冒了出來。如果凱比此時帶着自己的僱傭兵在營地附近,那麼龍雲的幽靈小組和十一名英軍將要單獨面對兩千名叛軍!

這簡直是以卵擊石,送死!

“法拉利現在在什麼位置?”格格和隼現在聯絡中斷生死不明,只有水手法拉利一個人肯定還活着,看來暫時只能將希望放在他的身上,如果他能夠及時找到龍雲,估計還能擋住叛軍和那些追擊龍雲的近衛士兵。

萊娜看了看屏幕資料,十分確定道:“法拉利現在離龍雲的幽靈小組還有五公里的路程,但是龍雲的小組現在似乎也改變了計劃,他們已經到達了沼澤,估計找不到凱比他們,所以改變了自己的撤退路線。法拉利如果這時候趕去沼澤,恐怕找不到龍雲和幽靈小組。”

“龍雲他們往什麼去了?”

“他們的情況很不妙,根據我手頭上的資料來看,已經有人陣亡了,現在他們往公路去了。”

芬奇大感意外:“往公路去了?對於他們這種戰術小組,走叢林不是更容易擺脫追兵嗎?”

萊娜道:“博士,我看龍雲很聰明,現在叛軍大部隊全部進了叢林搜索他們,反倒是公路那裏沒有多少人。如果他們能夠幸運地搶到一輛車,估計沿着公路逃脫的機率會比在叢林裏頭大,叛軍人數太多,而且很多叛軍部隊已經開車從公路抄到了他們的前頭,並進入叢林攔截在他們前面,這時候光是依靠叢林優勢往博城方向撤離,恐怕會遭遇更多的敵人。”

芬奇顯然覺得萊娜的分析很有道理,點點頭道:“龍雲這人看來真是個可造之材,你現在馬上聯繫法拉利,把龍雲的實時位置告訴他,讓他趕過去保住龍雲,另外,讓天眼系統入侵龍雲的電臺波段,聯繫上幽靈小組,爲他們提供情報支援。”

“好的,博士。”萊娜說完,關掉了畫面,手提電腦屏幕黑了下去。

重生全能學霸只想種田 芬奇重重地靠在座椅上,嘆了口氣,然後吩咐查韋斯:“開快點,我要馬上見到羅斯先生,他們有三個獵魔騎士進入了塞拉利昂,我要知道他們的具體位置,如果他們能趕去支援,估計事情就沒那麼大風險了。”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主城堡建在莊園中一個湖中央,由吊橋鏈接,早期建造時顯然考慮了防禦的來犯的敵人。雖然經歷了千年風雨,由於不斷的修葺和維護,城堡看起來十分堅固。

過了吊橋,穿過外牆拱門,眼前豁然開朗,一個巨大的圓形廣場呈現在眼前。中間是個大型的噴水池,東西兩面是城堡的兩棟主體,水池右邊是修剪得如地毯一般平整的巨大草坪,可以用作直升機停機坪。

停好車,查韋斯跑下來給芬奇開了門。早已經有僕人在水池旁候着,看到芬奇下車便迎上來。

“芬奇博士,歡迎光臨哈布斯莊園,羅斯先生已經在書房裏等着了。”他微微鞠躬,做了個請的手勢。

查韋斯雖然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但從內心來說,他從不喜歡這個看似豪華的莊園,雖然這裏裝修古典奢華,而且莊園裏的這些人像城堡城牆上的石頭一樣,古老而冰冷,守舊而且頑固,固執而又散發着一股舊世紀的黴味。

“博士,我留在這裏等您吧。”查韋斯一進東側城堡的大門,便亟不可待的說道。

城堡大廳十分寬敞,屋頂吊着一盞蓮花狀的大型水晶吊燈,從前是一個謁見廳,供皇族在這裏接見王公大臣所用,牆上掛滿了達。芬奇、魯本斯、倫勃朗等大師的作品,每一件都價值不菲,無不彰顯着這裏主人的富有和身份的顯赫。

芬奇點點頭,跟着僕人走向二樓。

上了二樓,拐過一條放置着歷代城堡主人石膏頭像的長走廊,從都鐸王朝的君王到貴族爵士,再到哈布斯家族的歷代家主,這些雕像栩栩如生,冷漠地看着每一個從這裏走過的人。

芬奇每次走過這條走廊都感到些許不適,這些雕工細緻的石膏頭像總讓他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彷彿下一秒,這些歷史上的暴君或者貴族會從牆壁上跳下來,攔住來人的去路。

進入書房所在的區域,牆上的風格再一次轉換。鑲嵌着木牆裙的石壁上,掛滿了一幅幅油畫,都是北歐神話題材,有西格爾德屠龍,有奧丁被吊在智慧樹上苦受折磨,也有諸神黃昏的大戰,還有一幅像個城市的俯瞰圖,一座建立在海上的圓形城市建築羣,圓心中是主城,副城如同六根鑰匙一樣散佈開來,朝四周散射。

書房巨大的紅木大門被推開,看到的是個長長的木桌和巨大的壁爐,這是書房裏的閱覽室,也有會議室的功能。

羅斯先生從桌子盡頭的椅子裏站起來,朝芬奇很優雅地點了點頭,他是個純粹的英國貴族後裔,有着撒克遜人的血統,皮膚蒼白,鼻頭高聳,眼窩深陷,臉頰如同刀鋒削過,整張臉像樓下那些大理石一樣冰冷而尖銳得極富衝擊力。

“芬奇,我像你大老遠從美國趕來,不會只是和我這個老朋友敘敘舊那麼簡單吧?”他有些明知故問。

僕人退了出去,芬奇在衣帽架上掛起自己的帽子和外套,回到長桌旁,自己扯了一張椅子坐下。

“羅斯,我遇到了一點麻煩,我相信你能幫我。”他不想和羅斯兜圈子,也沒時間玩繁文縟節的那一套。

羅斯拿起桌上的水晶酒瓶,往高腳杯裏倒了一些威士忌,遞給芬奇。

“30年的蘇格蘭威士忌,上品,嚐嚐。”

他一邊插好瓶蓋,一邊笑道:“你們天幕公司號稱世界科技含量最高的公司,又有一個無孔不入的‘天眼’系統,難道還有什麼求到我們這些中世紀老古董嗎?你們代表的不是奉行科技能改變一切,奉行科技無所不能的嗎?我們只是歐洲大陸上一些古老得要發黴的化石而已。”

他的語氣顯得有些咄咄逼人。

芬奇平靜地說:“咱們可以暫時拋開分歧,先談談正事好嗎?我想現在見見哈布斯先生,你們獵魔團有三名騎士在塞拉利昂,我相信和我正在進行的行動有關,我需要他們的位置,目前我的人有些麻煩。”

羅斯攤攤手,還是一臉的冷漠,呷了一口威士忌,他說道:“哈布斯先生目前在君士坦丁堡散心,你是知道的,十年前查理曼失蹤之後,哈布斯先生就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不能自拔,所以不得不常常外出散心,他說在這裏看到每一樣東西都令他想起自己的愛子。”

芬奇知道羅斯是在將自己一軍,當年的天幕公司是自己和哈布斯家族的未來家主查理曼私下建立的一家新型的科技公司,所持的科技理念和哈布斯家族守舊的家規有着不少衝突的地方,之後90年的諜島行動,查理曼孤身深入太平洋某祕密基地,結果時候島嶼沉入大海,查理曼也不知所蹤,連屍骨都找不到。

羅斯之所以這麼說,是不斷在提醒自己,雖然天幕公司和莫里亞長老會的掌舵人哈布斯有着很深的淵源,但是這種淵源可不是什麼愉快的經歷。

“羅斯,我來這裏不是和你糾結歷史和相互攻擊埋怨的,莫里亞長老會的古訓之一,就是‘只要團結,纔有未來’,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三名獵魔騎士肯定也是你派去非洲塞拉利昂的,我相信你知道在博城附近到底埋藏着什麼祕密,所以我不是來祈求你的幫助,而是來談合作的。”

他輕輕地、有節奏地瞧着桌子,繼續道:“你就不想知道那裏到底埋着什麼嗎?”

羅斯食指輕輕從薄薄的嘴脣上劃過,蒼白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顯然芬奇的話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

“‘奇普’術你們掌握得不算精通,相信你們推算到大概的位置卻不知道里頭是什麼,而我掌握着具體的情報,而且根據我們之間簽訂過的協議,莫里亞長老會所有分支機構只要是誰先拿到了關於亞特蘭蒂斯的神葬之物,都擁有絕對的優先權。如果你願意提供協助,我想我可以出讓那件從地底下挖出來的東西。”

羅斯深邃的眼窩裏閃現出幽幽的藍光,顯然他的胃口和興趣被芬奇完全吊了起來。

“芬奇,我的老朋友,我想你也不用買關子了……”他也敲了敲桌面,“那裏頭,是什麼?”

芬奇從馬甲口袋裏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放在桌面上,輕輕滑向羅斯。

“磁歐石。”

羅斯聞言眼窩中的藍光更盛,他有些失態地幾乎是一把搶過那個木盒子,輕輕翻開蓋子,裏頭躺着一些極小的碎石頭,泛着晶瑩的粉紅色。

他從口袋裏掏出一個精緻的放大鏡,將其中一顆碎石捏起,舉在燈光下細細檢查起來。

“你應該知道,只有磁歐石放置的地方纔會出現這種粉紅色的晶體石,不過非洲當地人都不知道這事受到磁歐石輻射感染才導致這種石頭變種,他們甚至爲這些石頭起了個好聽的名字——粉鑽。對於我們長老會來說,這可是一筆無上的財富,獵殺亞特蘭蒂斯宗主級以上的純血種,必須用到這種石頭,否則就要動用大當量的核彈來攻擊。”

羅斯鑑定完畢,將石頭放在盒子中,問:“你是怎麼得到這些石頭的?”

“三個月前,有個叫凱比的塞拉利昂鑽石礦主拿着這些碎鑽到博城通過當地的鑽石中間商想賣掉,當然,我們‘天眼’系統一直在監控着世界上每一宗鑽石交易,這些很特別的小鑽石自然也逃不過我們的情報網,很快我們就通過戴比爾斯公司在那裏的聯絡官找到這個鑽石礦主,並且找到了確切出土的位置,我派了個三人小組過去,可是目前情況似乎出了點差錯,我從哈維那裏得到消息,說你有三個獵魔騎士去了那裏,我想請你幫幫忙。”

羅斯又是攤攤手,他覺得自己不能爲這幾個小石頭表現得太過熱忱,導致自己喪失了談判的主動。

“這個你得親自問問哈布斯先生。”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說起哈布斯這人,芬奇倒絕對不陌生,如果說他現實世界的身份,光是皇室授予的爵士之類的貴族頭銜就可以數出一串頭銜來。

不過哈布斯在芬奇眼中的身份只有一個,那就是莫里亞長老會的首席長老,是掌握着這個最古老的神祕組織最高權柄的人。哈布斯家族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家族,也是現存於世上唯一的古莫里亞文明中的皇族血統,這個文明早在幾萬年前就湮滅在一場滅世之戰中,遺留下來的莫里亞古人類可謂鳳毛麟角,皇族更是僅存一支。

所以哈布斯家族在莫里亞古人類的分支中算是最高貴的一支,爲了保持血統純淨,哈布斯家族只允許與同樣是莫里亞古人類純淨血統的後裔通婚,據說這樣能保持他們無上的神祕能力。

千萬年來,現代人類文明歷史上的衆多神祕機構以及每一次著名的大戰,從古代皇朝的征伐到現代的兩次世界大戰,背後都有着莫里亞長老會的身影。

不過,這些都是幾個大國首腦所在抽屜裏的絕密信息,每一屆領導人上臺都會進行一次移交,並且宣誓不得對外泄露半分消息。

而莫里亞長老會旗下戰鬥力最爲強悍的就是那支奉行中世紀騎士精神的獵魔騎士團,全部由純血的莫里亞後裔中選拔出來,經過最嚴酷的訓練才能取得獵魔騎士頭銜。

目前如果有三名騎士在塞拉利昂,芬奇最希望能得到他們的支援,那麼目前“天幕”公司行動部小分隊的困境纔會得到最大的緩解。

芬奇和哈布斯家族之間有着一定的淵源,“天幕”公司當年是哈布斯家族的繼承人查理曼。哈布斯和芬奇兩人共同建立,算是莫里亞長老會的一個分支機構。

只是查理曼在1990年的一次任務中神祕失蹤,據說老哈布斯爲此傷透了心,這些年一直沉浸在傷痛中不能自拔。

“哈布斯先生現在在什麼地方?能聯繫上嗎?”

芬奇清楚這種事情騎士羅斯就能決定,作爲莫里亞長老會的事務總管,不但管理着哈布斯家族在世界各地的產業和投資,也負責管理日常的事務,動用三個獵魔騎士實在不必驚動老哈布斯。

顯然這事給芬奇出難題,查理曼失蹤的那次行動不多不少和“天幕”公司有關,當年查理曼爲了和芬奇建立“天幕”公司,曾和老哈布斯鬧得十分不愉快,如果不是這次情況緊急,芬奇絕對不願意和已經十年未見的老哈布斯打交道。

“昨天下午,哈布斯先生離開了列支敦士登,去了奧地利邊界的國王湖。”羅斯臉上表現出一名忠實管家那種沉痛,“他說要到湖心島上的紅頂大教堂去爲自己的亡妻和兒子查理曼祈禱。”

他提到了查理曼,這讓芬奇有些難堪,查理曼的失蹤是“天幕”公司和莫里亞長老會關係紐帶中嵌入的一顆楔子,也是芬奇本人和哈布斯之間一塊從未直面過的心病。自從查理曼失蹤至今,十年過去,倆人從未就此事坐下來好好面對面地談過。

“查理曼的事情……我想我有一定的責任……”芬奇在這種時候不得不說出自己心中的愧疚。

羅斯一揮手,道:“我想這句話你應該向哈布斯先生自己說去吧。”

他按下桌子旁的一個隱藏按鈕,身後的書架從中裂開,分別向左右兩邊移動,露出一塊屏幕。

拿起書桌上的電話,羅斯撥打了一個號碼。

很快,黑暗的屏幕上忽然亮出一個畫面,顯然是實時的視頻通訊。

不過當羅斯和芬奇倆人看清畫面中的景象,不由得大吃一驚。

背景是一艘停在碼頭旁的意大利法拉帝集團製造麗娃Riva豪華遊艇,上面燈火通明,身後看起來是一個湖,岸邊搭建了五彩繽紛的綵帶和跳水臺,湖邊的草坪上擺滿鋪着白布的長桌,上面美食美酒一應俱全,還有個巨大的香檳塔,岸邊舞臺上有樂隊在彈奏歌曲,衆多的三點式身材火辣的年輕美女穿梭其中,人聲鼎沸,場面熱鬧。

羅斯甚至以爲通訊出了什麼,這哪是什麼湖心島的紅頂大教堂?簡直就是一場豪門夜宴的現場。

“這……”他敲了敲那臺老式電話機,以爲它壞掉了。

“hi!親愛的羅斯,你這個時候找我有什麼急事嗎?”穿着一身滑不溜秋的海灘裝束、高聳的鼻頭上架着滑稽假鼻子和眼鏡的老哈布斯終於摟着一名穿着火辣的金髮貴婦出現在屏幕中,讓書房中的兩人總算知道通訊沒有出問題。

“咦?這不是芬奇博士嗎?”老哈布斯摘下花白鬍子上的假鼻子,“我們有十年沒見了吧?”

芬奇尷尬地點點頭:“哈布斯先生,我們的確有十年沒見了。”

“什麼風把你吹到哈布斯莊園來了?我親愛的博士。”老哈布斯似乎對芬奇沒有什麼怨恨,一副爽朗的表情問道。

“哈布斯先生,您不是在紅頂教堂做祈禱嗎……”羅斯覺得自己現在滿頭都是黑線,剛纔自己還向芬奇繪聲繪色描繪着老哈布斯的沉痛,一轉眼這位尊貴的老主人卻在三點式party上大放異彩,簡直是讓他恨不得找地縫鑽。

“這裏是紅頂大教堂附近啊!”老哈布斯很誠實地將鏡頭調整了一下角度,遠處果然是湖心島的紅頂大教堂。

羅斯老臉都羞紅了,說:“這……哈布斯先生,你怎麼在教堂附近辦party?這樣不好吧……”

老哈布斯長嘆一聲,看了看身旁的三點式貴婦,幽幽說道:“說起來話長了,我本來是在紅頂大教堂祈禱來着,結果碰到了蕾娜女伯爵,她的丈夫剛剛車禍去世了,心情十分沉痛,我想着大家都是天涯淪落人,沉浸在悲傷裏總不是個辦法,況且現在是九月,國王湖最好的季節,如果光是悲慼戚地以淚洗臉實在對不住這大好時光,所以就辦了這麼一個水上party,調節下悲痛的心情……”

羅斯和芬奇倆人臉上同時出現那種“鬼才信你”的表情。

「到底打不打,不打的話,別怪我不客氣。」王舒白了他一眼,怒道:「如果我發張圖片給你老婆,或者給你上初中的女兒,我看你怎麼辦?」

Previous article

確實,如果宇文化及當初擡出蕭皇后這尊大佛,足可以號令天下郡縣。只是宇文化及貪戀蕭皇后的美色,又是殺死楊廣的真兇,他又怎麼敢讓外人知道蕭皇后尚在人世。過了大半年,不說楊玄感和李淵,其他各地諸侯也是野心勃勃,蕭皇后的影響力已經大不如前,說的話只怕也沒有多少人肯聽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