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必須救他!

韓星出神地看著畢方,凝視著他手中那顆枯爛而腐朽的的心臟。

就在畢方捧著自己那顆枯朽的像樹根一樣的心,向韓星走來時……

韓星閃電般的動了……

「枯木逢春!」

他右手一甩,掌中的那寸許長的建木枝條,飛插在了畢方手捧的那顆枯木之心上。

刷!

一道濃郁到了極點,散著斑斕綠色光芒的突然出現,讓畢方雙眼一凝,他猛的看向那一小截枝條!

「建木,長生之樹!」畢方吃驚。

他的本體乃是火木之精,又怎會不認識此物!

這根只有寸許長的枝條,繚繞著七彩光華,彎曲盤疊,宛如一棵千年古樹,透出滄桑之感,雖無片葉生長其上,卻透發出一陣陣的綠霞。

建木枝條插在木心之處,漸漸生出根須,像一棵盤虯小樹植根在心臟的中央。

在植根處,有青色光團在不斷跳動,最後竟然牽引那枯木之心也透發出綠色的光輝。

「咚」、「咚」、「咚」……

枯木之心慢慢開始由深褐色變成墨綠,並輕輕顫動……本己草木蓬灰的枯木之心,竟然重現了生機。

「建木生根,枯木逢春,萬物造化,鐵樹也能開花,還不將你的心臟塞入胸腔,更待何時!」從韓星口中傳出焦急的呼聲。

本已經心如死灰徹底絕望了的畢方,被眼前的變化驚呆了!

韓星的喝聲讓他瞬時間清醒,旋即一絲撥開雲霧見太陽的希望,佔據了他的整個腦海。

畢方深吸了一口氣,五指緊握,把那顆宛如祖母綠拳頭般大小的心臟,緩慢的放回了胸腔。 畢方深吸了一口氣,五指緊握,把那顆宛如祖母綠拳頭般大小的心臟,緩慢的放回了胸腔里。

便在這一刻,建木虯枝突然間光芒大盛,綠霞氤氳,在他的胸膛中綻放,一道道綠芒如水波一般,滋潤進他的奇經八脈中。

畢方頓感體舒泰無比。

他的枯木之心在建木元氣最為精純的元氣洗禮下,現出了盎然的生機。

緊接著,從建木枝條上,竟生出了二片綠葉,將畢方的心臟包裹住。

在綠幽幽的光芒中,盤虯的枝條徹底與枯木之心嫁接為一體,形成了一個心形的綠色水晶,將建木小樹包裹其中。

畢方通體綠色迷濛,刷的一聲,從他的雙目中竟射出了兩道綠芒,整個人妖異無比。

「太好了,想不到成功了……」韓星驚嘆。

他張開覲天神眼,向畢方的胸前望去……

只見原已枯死的心臟,在汲取了建木強大無比的生命精氣后,竟然真的枯木逢春,強有力的「怦怦怦」的在跳動。

從他的心臟中傳來海嘯的聲音,如驚濤拍岸一般……咚咚的心跳聲音,讓人感覺血脈噴張,彷彿這顆心正從古老的沉睡中蘇醒。

復甦的心臟開始造血!

忽然從天地間傳來電閃雷鳴,金色的閃電劃破了黑暗的天空,透過尚未癒合的傷口,將畢方的胸腔內照得雪亮一片。

這是大妖渡劫的前兆!

「嗯,怎麼會這樣?」韓星心中一驚,感覺有些不妙,一個趔趄,差點跌倒。

因為他清楚地看到,從這顆心的心尖兒上,滴下來一滴血……

是綠色的血!

這是草木妖血!

絕非是能生成七情六慾的人之鮮血!

韓星可以肯定,當初畢方輸送給赤虹霞的血,是殷紅的鮮血……人血!

否則,妖血不可能溶解於體內!

只能解釋,那時畢方雖然七情六慾不全,卻是真真正正的人體!

而現在即將演化的,卻是如假包換的妖!

「難道他的心臟本為木精所化,所以只能造出宛如植物般的綠色血液?不知他先前的紅色血液是怎樣生成的?……」韓星沉吟。

他對妖族了解不多,雖心生疑惑,卻是束手無策。

「怎麼回事……」韓星知道事情非同尋常,其中必有古怪。

畢方抬起頭來,看著韓星,黯然道:「我知你心中所想,你已經儘力了,但事情己無法改變……」

他面現慘愴,但語氣卻十分平靜,接著道:「我的本體屬性,乃是火木精華感天悟地而生,現在,木之精華的本命真氣己被建木激活,但火之精華卻隨著我情火消失而息滅。木之精華現在佔據了我的本能全部,我體力那點本命真火,雖有所抵觸,但卻抗拒不了,今後,我只能以這具妖身現世人間。」

韓星目中的光澤微閃,用天覲神眼望去,只一霎那,便看清了在他的心臟里有四個腔……

左右心房,水花翻濺,一種近乎於透明卻帶著絲絲綠光的液體,散發出淡淡神輝,有生命的光華氣息在流轉。

在左右心室,此刻卻各有一點星星螢火,蕩漾出一圈搖曳不定、忽明忽暗的火光。

韓星一陣驚嘆,不由讓得暗暗咂舌……

畢方的心臟,本為神木所化,原是木生火,現在卻藉助建木浩大的木精元氣來水生木,反過來壓制火。

水氣太旺,致使他那一點本命真火只能被收壓在心室之中,苟延殘喘,毫無生命氣機。

五行相生相剋,畢方以火木精華為根基,構築本命世界,現在失去了平衡,木氣大盛,故而他才全身妖氣衝天。

這般一來,不止是屏蔽畢方自具的火性神通,也將所有天機、願力,全數隔絕,讓他永世化不成真正的人。

就算他現在已經開啟了靈智,勉強能夠化形,囿於體內五行不全,也難以和天地產生聯繫,便是在成仙大道上,較人族也要多少付出千萬倍的辛苦才行。

更令韓星焦慮的是,他將失去感應赤虹霞所在何方的能力!

除非將他體內保存下來的一點真靈之火,重新點燒,才能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五行循環往複,生克制衡,心臟才能津潤而生,造出人族的鮮血來。

韓星將這些細微變化盡數的收入眼中……

他看向畢方,道:「你即為火木精華感悟之軀,自會操控天地萬種火源,但現今你體內的本源火種卻既將息滅,不如……」

畢方悵然一嘆,截住了韓星的話,道:「你想說什麼……你不說我也明白,我這就要去了,我會幫你儘快尋找到他,然後通知你,由你前去營救!」

他腳步踉蹌,悵然而立,悲戚的說道:「你以為我還有臉見她嗎?當我被打回原形后,身體將會長滿樹枝,荊棘遍體,縱然只是做她的坐騎,她如何還能接受我這個怪物?」

「建木本為長生之樹,你賜予了我無限的壽元,讓我沒有了生命的禁忌,但卻由此墮落……成為一棵妖木之體,再無攀登仙途的可能!」他的聲音越來越低。

韓星內心深處不由心中一凜:難道他心中的生命本源之火,已經開始息滅……?

他急忙定睛看去,果然,它的左心室那點熒光之火,已經蕩然無存,只剩下了右心室,一點點火苗尚在跳動。

在這一刻,畢方的身軀突然比剛才高出了一丈,原本火紅的頭髮,也變成了翠綠的顏色,向後飄飛。

綠色的血液,從肌膚中溢出,讓他的身軀不斷抖動,籠罩在一片綠芒之中。

顯然,他已經失去了最後對身體五行平衡的支持……

只怕下一刻,他連最後對體內那點火之精華的感應都將失去。

「問蒼天情為何物?不過人痴罷了!」畢方喃喃自語道:「修鍊之途,錯一步,萬劫不復,我因情入毒,縱然醒悟,也已無回頭之路……」

隨後他將頭轉向了韓星,目光中滿是感激……同情……和勸誡的意味!

帝少的私寵寶貝 韓星只覺得他的眼光似乎要直接照射到自己內心深處。

「你解了我身上的毒,是我的解藥,但卻無人去解你身上的毒,無情劍客無情劍,情字斬不去,只怕你再無重執仙域的可能。此番你若是能夠救得赤虹霞,你便與她浪跡天涯,尋找一塊世外桃源,度過此生吧!」

就是這麼一句話,讓韓星的心中狂的一震。

九世輪迴,每一世當他荒古聖體大成,化神之際,便轟開登天仙路,成仙而去。

以一人之力硬撼天庭,每一次都以失敗而告終。

修鍊三千大道,成就二千九百九十九道,但唯有斬情一道,成了他的羈絆……

他無法做到心無旁鶩,放下緣定三生的赤虹霞去斬情明道,達到唯我獨尊的境界。

沒人發現,從韓星的眼底深處突然間散發出一股血紅……

他殺意升騰,猛的爆發出一聲怒吼:「蒼天可逆,人定勝天,沒有人可以讓我放棄赤虹霞,今世我要逆道而行,將你這狗屁『天道』撕個粉碎!」

這是一種捨我其誰的桀驁!

畢方突聞韓星突然說出這句話來,不由瞠然以對。

他原以為自己就是情中之聖,是個絕對的情種。

卻沒料到,韓星的情愫比他高出千百倍!

他苦戀赤虹霞,體內的生命之火才化為情火,讓他入魔。

便是現在,情火已經熄滅,他還是陷在一絲矛盾的痛苦和深深的悲哀之中。

韓星的聲音震撼了他的心靈,霎時間明白了,赤紅霞不可能移情別戀的情愫根源之所在。

畢方心中頓時釋然,自己的情慾在心底永遠被打消了。

他發誓,今後就算是成為千古大妖,也只把她當做親人看待,決不再生冒瀆之念!

韓星自已也有些意外,自己怎麼會突然似乎陷入到了狂暴的境界之中。

他眼底的血紅悄然逝去,沉默響沒有說話,之後看了畢方一眼,道:「縱然百折,粉身碎骨,我也不會放棄赤虹霞,待你真正成為一個『人』,有了七情六慾,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韓星緩緩踱步,來到畢方面前:「看你現在的樣子,人性已經失去了九分,待體內最後一點本源之火熄滅,你便會徹底化成了妖獸,我要你將自身的本命真火重新點燃,恢復人性!」

畢方苦笑一聲,道:「我又何嘗不想?只是我做不到……」隨後,深深嘆了口氣。

韓星面色猶豫不決,道:「建木乃是長生之樹,你已經擁有著無限壽元,假以時日,你便是以妖體也能登上大道的巔峰,但我卻等不及,因為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但,又怕此物交付給你,助你重新點燃生命之火,天下便無人能夠節制……」

他靜靜的看著畢方,翻手間從青銅鼎內的火槽里攝出了一撮火苗。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這撮火苗只有豆粒大,在韓星的掌中,卻陡然爆發出驚人的氣勢,焰光怒爆,宛如霓虹貫空。

「混沌焚天焰!」畢方眼睛都直了。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韓星竟掌有伴天地而生的神秘火焰! 混沌焚天焰一出現,牽動的畢方心室中那己經馬上就要熄滅了的本命真火,突然竄起了寸許高的火苗。

青銅鼎內黃帝留下的火種,皆為開天闢地時伴生的神秘火焰,比畢方體內的本命真火不知要高上多少個層次!

混沌焚天焰無物不焚,尋常人便是得到,也根本無法將此火煉化入體。

但天生火精之體的畢方,卻能!

這等神物,一旦得到,非但能讓他再度平衡體內的五行,而且依託混沌焚天焰修鍊,甚至能超越輪迴限制,步上無盡大道,成就火神……

霎時間,畢方只覺得心頭熱血涌動,充滿了一種難言的衝動!

這種混沌初開時傳下的火精,原本就只存在於傳說之中,從來就沒有人真正見過。

荒古前,自己一族的天子驕子,便是靠汲納了這種火精而驚艷成帝!

此等逆天的火精,今日被自己遇上,便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將它煉化入體!

此刻,混沌焚天焰在韓星的掌中不斷排演……

那一縷黑的刺目、紅的耀眼的火苗,不時化成紅黑色的符文鏈條,漸漸凝成一頭金烏,發出了耀眼的光。

畢方死死的盯著韓星掌中的混沌焚天焰,目光急劇變幻。

對他而言,這是一種致命誘惑!

但就此時,韓星停止了動作,掌中金烏形的符文鏈條,開始漸漸往回收。

一旦混沌焚天焰被韓星重新收回體內,只怕畢方永遠會與此火擦肩而過。

畢方怔了一下,想不通韓星的真實意圖。

他將韓星方才說的話仔細又回味了一下:「……只怕此物交付給你……天下便無人能夠節制於你……」

在這一刻,他倏地睜大了眼睛……意識到了韓星在……等!

他此舉大有深意……

若不是在等,韓星不會把絢麗奪目的混沌焚天焰化成符文鏈條凝成金烏。

大凡煉化焰火入體,需先凝成神形,才能合道煉火!

混沌焚天焰的神形既已凝成,而韓星又不肯交給自已,只能說明……

他在等自己的一個承諾!

由此推斷,唯有自己做出讓他放心的承諾,抑或拿出對等的寶物去交換,他才肯將此火打入自己體內!

只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欲要得之,必先予之!這道理畢方還是懂的。

可惜自己並無重寶拿出來與其交換!

畢方現在除了一條性命,可謂是身無分文,天下最窮的人他若排第二,沒人敢排第一!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要說這畢方也算是一個狠人,陡然間,他面現痛苦之色,低哼一聲,竟將自己的神識生生撕裂,分出了一縷。

「說說看!」楊智娟、左海生、楊智聯都看著韋步平,想知道他還有什麼計劃!

Previous article

程曦點了點頭,「哦。」只要有吃的,不用餓肚子,程曦倒不在意在哪裡吃,哪裡吃都是一樣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