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從楊懷的反應來看,他應該還不知道昨天襲擊自己的是噬魂蟲。現在噬魂蟲在林東的命令下依舊呆在楊懷的身上,所以楊懷的一舉一動都在林東的監視之內。

「以楊懷現在的狀態,肯定是在四周散滿了神識。若是我貿然出去的話一定回引得他的注意,楊懷這個人倒是沒什麼,關鍵是他手中的黑龍捲軸,絕不能讓他打開。」

林東現在已經重新恢復了冷靜的心思,腦海中不斷的想著最好的攻擊策略。

「所以偷襲是最好的選擇,只是要怎麼才能做到橋沒聲息的攻擊。光憑隱身斗篷肯定是不行,看來……」

正這時,林東眸中閃過了一道精光,瞬間打定了主意,嘴角那抹詭異的微笑平添了幾分冷意。

刷!

突地,就在這剎那間,楊懷整個精神一震,他分明感覺到在自己的神識範圍的包裹中一道人影出現。只是速度太快,根本就看不清是誰。

「林東嗎!」

楊懷已經準備下意識的攤開手中的捲軸了,不過只是剛剛拉動了一分,手上便迅速一頓。因為在他神識範圍中的那道人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兒?」

楊懷一愣,再度凝聚神識對周邊十米之內的地方進行了盤查,卻依舊毫無所獲。

「沒人?可我剛才明明感覺到有人的。這是……」

此刻楊懷的臉上寫滿了謹慎和疑惑,不光是神識散布,就連目光都飛快的落在四周。

「這不應該的,怎麼會沒人呢?不過如果是林東的話,他的速度絕不可能瞬間就超過我的搜索範圍。」

楊懷不敢大意,他感覺空氣中充滿了詭異,甚至他聞到了死亡的味道。但事實是,周遭一片安靜。


讓楊懷一定想不到的是,林東此刻正透過碩大的屏幕看著楊懷的後背,嘴角掛著殺意和冷笑。

「等你完全放鬆的時候,就是你身死之時。」

半個時辰后,楊懷目光片刻不離的掃視,終於確定了一件事情,或許是自己剛才太謹慎了,出現了幻覺。

一直僵硬不動的身子用於有了微微抖動的片刻,異變突生!一桿泛紅的長槍突兀的穿透了空氣,直直的插進楊懷的後背。與此同時,林東的身形也完全顯現出來。

噗嗤!

大捧的鮮血從傷口處迸發,飛濺到林東的身上。看著楊懷艱難扭回的頭顱,林東露出了一抹死神的微笑,沒有說話,早已高舉好的手猛然落下。

砰!

頓時間,楊懷前一秒發充滿生機的身體直直的向著地上墜落,發出一聲悶響。

或許楊懷從始至終都不知道林東為何會突兀的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不過此刻林東看向楊懷跌落在地的屍體,卻並沒有露出太過興奮的表情,相反很是鬱悶,整個人從樹梢落下,罵罵咧咧的說道:「******,什麼破東西!簡直是個沒有人性的黑店嗎!竟然從非攻擊狀態到攻擊狀態都要強行扣除100屬性點!******!」

帶著憤恨,林東將楊懷的右手和儲物戒指收入囊中。當然最重要的是一直被楊懷握在手中的黑龍陣捲軸。

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楊懷,林東拍了拍手,不在多看一眼,而是轉身淡淡的說道:「小蟲,這個傢伙獎勵你了。」

說話間,一隻赤金色的小蟲子從楊懷衣服的褶皺處飛起,隨即直直的穿透楊懷的身體,大快朵頤。不出一會兒,楊懷原本白凈的皮膚如同樹皮一般迅速沒有了光澤。

至於這一切,林東沒有心情去看。楊懷這種人死不足惜,他死是必然的事情。

走在半路,林東的目光不時的打量著手中號稱能幹躺化靈二重的黑龍陣捲軸。

通體漆黑色,頁面上鑲嵌著血色條紋,雖然只是單薄的一張紙,但握在手中卻極其的有分量。

「不知道打開來之後會是什麼樣莫大的威能。」

話音剛落,魂祖的聲音不屑的傳了過來:「小子,不過是一張陣法捲軸而已,就這種程度的捲軸。雖然本座並不擅長陣法,但要是製作出來,一個噴嚏的功夫都能弄出千八百個,屁用沒有。」

對於魂祖的話,林東根本就不去理會,在這老小子的眼中,這下位面的一切都還不如他的一個屁。

等林東找回到常天野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好被一隻三級妖靈獸圍追堵截。

這倒是林東的錯,之前走的急,忘了沒他的庇護。那些妖靈獸鐵定會蹬鼻子上臉,趁機偷襲。

不過好在林東回來的及時,把那隻三級妖靈獸干躺。要不然現在這幫傢伙就已經成了那畜生口中的下酒菜了。

「我說老大,你之前離開幹什麼去了?我們可都是嚇死了。」

常天野一臉猥瑣的說道。

確實是被嚇死了,被一隻三級妖靈獸追殺,就他們幾個這實力,鐵定被咬成稀巴爛是沒跑的。

「沒什麼。」

對於黑龍陣捲軸的事情,林東一定是選擇隱瞞,畢竟還沒有真的熟到那個份兒上。

「哦。」

見氣氛有些尷尬,青娘突然出聲道:「林東,那我們現在該幹什麼?離試煉結束還剩下五天。我們現在……」

「恩。」

林東淡淡的點了點頭,手上忽然出現一張寶藏圖,目光掃視在場每一個人說道:「相信你們也應該知道這張寶藏圖是幹什麼用的。現在我的手頭還多餘了一張,你們誰要。」

嘶……


看著那張寶藏圖,除了不明所以的南浦靈外,常天野三人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自然是知道窺寶洞的事情,不過以他們的實力能不能活下去就是問題,自然是不會想這方面的事情。

「老大,這東西我們可消費不起。不過老大,你不是準備?」常天野看了一眼林東,眸中精光閃爍。

窺寶洞是個什麼地方,那是七大宗派分發寶藏的地方,裡面的東西自然是了不得。

縱然常天野想去,有那個心也沒那個力。不過從林東的話中不難聽出來,林東對於窺寶洞很有興趣,而且也有那個心。

「恩,這窺寶洞我是一定要去的。如果這張你們不要的話我就收起來。另外……」

林東再度拿出一個戒指,說道:「我之前已經給過你們一次令牌,現在這裡面是多少,我不確定。但應該能夠補足你們剩下的了。所以接下來就要靠你們了。」

「什麼意思?」青娘下意識的問道。

林東聳了聳肩,沒有回答,轉身朝著獸林的出口而去。

常天野則是介面說道:「老大的意思是他要去窺寶洞,不可能還帶著我們。所以能不能登上石階就靠我們自己的本事了。」

「這……」

雖然只是相識了不過短短几天的時間,但林東一路上的作為,讓每個人心頭對他都升起了一股子安全感。如今要脫離林東的保護,幾人的心頭自然是沒招沒落的。

但林東做的也沒錯,他本就對他們沒有什麼交集,這一路上的保護已經夠了。去窺寶洞自然是不可能帶上他們這幾個累贅。

豁然間,青娘的心頭一陣失落,她想到林東曾經看過她的真面容,又給她療傷的事情,竟是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緒在體內蔓延。

「把戒指里的東西分了吧,林東的意思不就是分家嗎。切!誰怕誰啊!本公主離了他,還活不成了嗎!」

南浦靈突然大聲沖著林東的背影喊道。也不知道這小妮子哪兒來的怒氣,雙腳不斷的跺在地上,一副怒極的樣子。

至於她所說的分家,就有點兒讓人不由一笑了。幹什麼玩兒了就分家啊。

下午臨近黃昏時分,林東與常天野四人分開。看著四人眼神中閃爍的不同光芒,林東心底是微微一嘆:「我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接下來是死是活就全靠你們自己了。」

微微收斂了情緒,林東飛快的沖著窺寶洞的方向而去。正午時分,窺寶洞就已經開啟,現在的一些人恐怕是早就進去了。

不過林東倒也是不著急,畢竟窺寶洞要維持三天的時間,時間還是很豐厚的。至於寶物,自然是不能在最初的半天就被搶劫一空。

直到黑夜降臨,林東才讓 “不好!”劉封大吃一驚,這一下震動乃是之前留在花無屏神念之中的一抹分念傳來的警示。

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下,花無屏的意識完全沉睡,除非他主動喚醒,否則花無屏絕對不可能在如此短時間內醒來。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可能性。

那就是,有一個精神力和劉封一樣強大,甚至更強的人,強行破壞了劉封留在花無屏神念之中的分念,把花無屏喚醒。

下一個瞬間,便是有一道強大的精神波動,直接和他的分念絞殺在一處。

劉封心念一動,就把主神念和分念之間的關係徹底切斷。

“小子,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快點出來受死!”隨後一刻,通過那一抹分唸的溝通,熟悉的聲音在劉封的腦海中響起,正是當日留在李世雄和李老太爺神深處的意志之主人。

在劉封的預計之中,本來以爲此人至少要十日之後才能到達此地,沒想到僅僅過去了三天而已,他已經降臨到了莽大陸之上。

當初,留在李世雄和李老太爺神念中的只是一股精神波動,隔着遙遠的大陸,主神念和分念之間的意志無法徹底溝通,力量薄弱,然而這一次,是本人降臨到了此地。

剛纔那一瞬間的交鋒,劉封就確定了,此人的精神力比之自己,甚至還要更強一分。

精神力比劉封更強,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煉神流的宗師大人物,而且還是宗師高階,甚至到達巔峯,半步天師的境界。

李世雄、李老太爺通知了李家本家之人,但是在劉封的印象中,李家本家絕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人物。

這樣的人物,甚至整個飛龍大陸也不存在!


劉封想起了,在飛龍大陸地底墓穴之時,李世英曾經說過,自己殺了他,那些人不會據對放過自己。

當時,李世英還說過,那些人並非李家本家,而是另外一批人,而且,李世英所知道的東西,也超出了飛龍大陸的認知。

“飛龍大陸,怎麼會出現如此強大人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打通了高級大陸的通道,有更強大的人物降臨?從地底墓穴時候開始,這些人就已經在謀劃整個事件。”劉封暗想:“即便是開啓龍炎大師的墓穴,也不過只是爲了尋找九劫留下寶物而已。”

雖然沒有證實,但是劉封清楚整個事情,離他所想,八九不離十。

如果真的有高級大陸溝通了飛龍大陸,打通了通道,那麼不僅僅有這一人到來,而是會有更多的強大人物前來。

心念一動,劉封眼中突然冒出了一抹欣喜的光芒:“如果真的打開了高級大陸的通道,那豈不是有了前往四級大陸的機會!”

劉封知道,這一次,不僅僅是危機,更多的,還是自己一步登天,進入四級大陸,尋找到方清芸的機會。

“轟”的一聲,有大力在撞擊着地面,整個煉心峯都動搖了起來。

“小子,快些出來,躲躲藏藏的,算什麼英雄好漢?”那人又高叫了起來,見劉封不與迴應,便是連續的撼動山峯,真正山搖地動,碎石亂飛起來。

煉心峯山腹之中,通道很快就開始垮塌,只要再那人再堅持一會,整座山峯都會徹底崩塌,把一切掩埋。

以劉封現在的修爲,即便是被山體掩埋,也可以毫髮無損,他有心掩藏,即便是那人的精神力絲毫不弱於他,也不可能察覺到。

不過,劉封已經不打算再隱藏。

“離開此地,三千里外,等我!”意念波動,立即就從劉封的腦海中送出,送到了地面之上。

“好!一言爲定,小子,我等你來!”那人愣了片刻之後,一聲怒吼,遠遁而去。

確定那人已經離開之後,劉封才悄然從地底出來,依舊瞞過了所有人。

他暫時還不想應龍師祖留下的禁制被破壞,也不像煉心峯被破壞,所以只能約那人去三千里外一戰。

三千里外,青湖平原。

天原子平視前方,等待着劉封的到來,他身邊的氣息卻並不穩定,氣流的躁動讓他衣衫無風自動,頭髮也在輕微的揚起。

他的眼神之中,有一份輕微焦慮和不安。

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如此環境如此之差的大陸,這裏的天地靈氣品質低到難以想象,而且天地空間也不太牢固,甚至他已經在可以的壓制修爲,然而僅僅一呼一吸引起的動靜,也依舊讓這片天地的氣流變得躁動。

他很疑惑,這樣低級大陸,竟然有人滅殺自己的精神分念?



大豫帝國的東海,無邊無際,甚至比陸地面積還要遼闊。而東海,還只是無盡海洋的一個邊角料。

Previous article

而就當單雄信拿着他的金頂棗陽槊,快要離開這裏之時。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