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顯然,李天王一家包括天庭的那些神仙也都在眾生靈之內,之所以現在把他們關起來,是因為天的規矩存在了太長時間,而這個規矩的受益者一時間難以接受它的隕落,所以必須讓他們反省,等他們也知道萬物自由的一天,就是脫離牢獄之苦的時候。

只是,這些神仙在天上住了這麼長時間,最長的已經有幾百萬年,要他們就這麼輕易的放棄所擁有的一切,真的不容易,何況他們心中還有一個希望,就是先天五道人歸來降服若木,將天宮還給他們,將三界還給他們。

希望是可貴的也是可怕的,它可能指導人堅持下去,也可能讓人在無窮無盡的等待中消耗所有的精元,最後隕落都不得安寧。

若木和四御就是最好的列子,若木破印重生,四御則越悟越深,最後深陷其中。

知道主人的心思,也知道主人其實早就有心要放了哪吒,只是他的法力太強,而天界才剛剛穩定,他又不願意表示歸順或者做個旁觀者什麼的,所以才不得已要將他封禁。

現在,這件事讓她來做再合適不過了,一來這樣的話就是她跟哪吒的交情,扯不上什麼規矩大道,二來哪吒其實本來也不想管這場爭鬥,只是礙於臣下身份,加上其父親的固執不得不拿出態度,第三李天王不是不明事理的人,這麼做足夠保存各方的顏面的了。

這些事情都已經是不可爭辯的事實,或許主人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就回答哪吒說:「不會的,主人要的規矩是眾生靈都有自由,你也是眾生靈之列,只要你不阻擋其餘生靈的自由,主人就不會怪我。」

阻擋其餘生靈的自由嗎,說真的,曾經是形勢所逼,如今沒有了職位和指責,請他管他都不想管。

既然這樣,也懶得去管什麼天地大道的事情,非常輕鬆的樣子告訴囚焰說:「好,我答應了,或許還能幫你們清除一些阻擋自由進程的東西,另外既然你把我當朋友,我也盡朋友情分,帶你去天宮各處玩耍,等應龍帝君登基典禮之後你我就去下界好好遊玩一番,若要說遊玩,人間可比天宮有意思多了。」

這個安排囚焰非常滿意,但還是忍不住打趣他:「怎麼,還是決定要參加她的慶典,給她送上一句囑咐嗎?」

「你都把我當朋友了,她跟我也算是朋友,登基這麼大的事,一句祝福總是要有的,當然,一句祝福之外的東西,我就吝嗇了。」

這一刻,哪吒充分顯示了一個政客的性格,他在天宮的三百年,對這上面的種種東西早已熟門熟路,縱使非常討厭這些臣工的勾心鬥角、拉幫結派,但要抓猴子,就得比猴子還精,他能做三百年的中壇元帥,自然有他四方周旋的本領。

而今天,這種本領更是非用不可,羽舞做了三界之主,暫時來說對他是有好處,可誰知道將來會怎麼樣,所以他必須為可能發生的一切都做出預防,送上祝福,至少在將來是一個可以拿的出手的情分。

人是善變的,神也不例外,尤其是做了天的神,這就是為什麼哪吒不喜歡結交位高權重的人了,這些人的城府都太深,而他不是個喜歡動腦子的神仙。

可是喜不喜歡是另一回事,在他們中周旋確實必須的,尤其是他李家在天界的位置,很多人虎視眈眈,曾經是這樣,今天仍然是這樣,李家父子南征北戰樹敵無數,跟若木攻天的如今官居凌霄殿的不在少數,而那些歸順若木的神仙中更是有很多早就想把李家從元帥府趕出去。

諷刺的是他們註定無法辦到,因為如今的三界之主跟哪吒關係匪淺,開朝元勛更是跟哪吒有同袍之誼,加上李家人住在元帥府是若木親口說的,所以他們的那些恩怨恨仇,是永遠沒機會報了。

而從這件事中,足以見得哪吒並非眾神眼中的中壇元帥,其實他很有智慧,只是他不願意做那些趨炎附勢拍馬屁的事情罷了。

哪吒能去羽舞的登基大典,對囚焰來說是件好事,剛剛還在想要怎麼開口讓哪吒跟她一起去,為羽舞登基三界之主送上祝福,現在看來,哪吒想的遠比她多。

既然一切都已經有了答案,那就不說這些不高興的事情,把所有的包袱丟開,換個輕鬆的表情問哪吒說:「你準備帶我去哪玩,先說了,如果玩的不高興,說不定我就收回剛剛的話,將你繼續關在元帥府的。」

正事談論完了,哪吒也不想掃了她的興,將那些有的沒有收起來,騰雲在前面帶路:「先去蟠桃園,現在正是蟠桃最好的時期,若非若木佔了天宮,過不了多久西王母就會在天宮舉行蟠桃大會,眾仙齊聚一堂,共享盛會。」

蟠桃大會,她只在故事裡面聽說,聽說那是天宮中很重要的盛會,幾乎各路正神和各方知名的散仙都會被邀請,從九重天宮凌霄寶殿到崑崙境瑤池仙境都擺滿了各種仙果瓊漿龍肝鳳髓,各方仙家盡情吃喝玩樂。

可惜,她這個成不了仙的仙家是永遠沒有機會見識了。就算若木不登臨九天,西王母也不會給她派請柬,在眾神眼中她不過是一隻狐狸,眾仙之列哪有位置。

偏執總裁小嬌妻 不過也沒什麼關係,雖然沒法見到盛會,但是要把盛會上的東西吃個遍也沒什麼難的,何況羽舞登基在即,三界之主的登基大典,怎麼也不會輸給西王母的蟠桃盛會吧。

哪吒架雲到了蟠桃園,幾個仙子見了他嚇得花容失色,立刻大聲驚叫起來,引來周圍的守衛將他圍起來,為首的小隊長嚴聲喝道:「大膽哪吒,你受恩典不入哀牢山,才有機會留在天宮,現今卻不好好在元帥府呆著,膽敢私自越獄。」

懶得跟這些蝦兵蟹將多言,制止後面告訴他們說:「自己看。」

囚焰一路上被天宮的景色吸引姍姍來遲,好在趕上了哪吒被拿下之前,阻止天兵道:「我主人都把他當客人,你們怎敢如此無禮。」

對眼前的仙子可不陌生,她雖然沒有神職,但在如今的天界中卻是一個可以跟三界之主並肩而立的人,她開口了,就一切都沒有問題。

天兵天將退在一邊,那些原先驚叫的仙子也不明所以滿臉狐疑的讓開路,哪吒就這麼帶頭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守桃園的土地在裡面把剛剛的事情看了個大概,這時候也是有意要巴結這兩位仙界數一數二的大仙,笑呵呵的迎上來:「兩位大仙駕臨桃園,小仙可有能效勞的地方。」

哪吒沒有理他,他本來就不喜歡這些阿諛奉承的小人,何況現在的身份還挺尷尬的。

王者榮耀:國服男神是女生 囚焰微微的笑笑,告訴他說:「就是閑來無事來桃園看看有沒有上好的仙桃可以果腹,別無他事,你不必在意。」

沒有得到想要的東西,顯然是不甘心,獻媚開口道:「大仙想要吃桃開口說一聲就是,怎麼敢勞累你親自來桃園摘桃。」

他這麼攔著路不依不饒,囚焰大概也能猜出原因,只是引人度化這種事她是在也不懂,要給點什麼禮物也不知道,乾脆就繞開土地跟上哪吒,小聲問他說:「一般來說這個時候我應該怎麼做?」

「你若覺得此仙可以,就稍微點撥,或者贈送個無關痛癢的禮物,你若是覺得他不行,什麼都不要說,揮揮手就好了。」

聽了哪吒說的,不由得大呼一口氣,天宮的各種怪規矩還真是讓人煩不勝煩。

轉過頭看那土地一眼,他也挺可憐的,看那年紀,怎麼也有幾千歲了吧,還長得那麼矮,肯定經常受人欺負。 計劃的第二步算成功了。

第一步是把無為子單獨釣出來。

現今到了計劃的第三步,便是把花襲伊支開。

這一步說難不難,說易不易。

花襲伊若堅持要留下來,那計劃就泡湯了。

羅陽說道:「花姐,你先開車到那邊等我,我跟長老談談心。」

來之前,羅陽就和花襲伊談妥了的,說等無為子吃了毒藥,花襲伊就走開。

此時花襲伊好像變卦了,說道:「呵呵,有什麼就說,寶寶不能聽?」

聽了這話,羅陽暗道不妙。

留給羅陽的時間不多了,若不能及時支走花襲伊,事情會變得很麻煩。

一旦讓花襲伊得知羅陽擁有主僕丸,或許會向他要,說不定還會讓羅陽吃主僕丸來回答她的問題。

「花姐,我先跟長老說兩句心裡話,行不行?你在旁邊,我不方便說。」羅陽說道。

「呵呵,還有什麼心裡話那麼秘密?」花襲伊冷笑。

看樣子,她是堅持要聽一聽。

近來羅陽的行為有些怪異,花襲伊看在眼裡,卻猜不出是什麼原因。

讓無為子吃了毒藥,本應讓花襲伊來對無為子提條件,現今卻是羅陽要單獨跟無為子談,這本身就不正常。

後面幾次進冰湖下面的祭壇,花襲伊都沒有跟進去。

在裡面發生了什麼情況,花襲伊不了解。

她只知道自打那以後,羅陽就變得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什麼事瞞著她。

「花姐,那你先跟長老說,待會讓我來殿後。」羅陽說道。

他還是那個意思:要安撫無為子。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大家在一起談就行。寶寶沒當你是外人!」

羅陽聽了,更覺不妙。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無為子的藥力就要發作,屆時他的神情會變得不正常。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問題,更不要說花襲伊是聰明的美人了。

羅陽把花襲伊拉出兩步,咬著她的耳朵,輕語道:「花姐,現在長老的心情很壞,跟他說再多的東西,他或許聽不進去。等我先安慰安慰他,等他平靜下來,我們再跟他說怎樣做,不是更好么?」

花襲伊沒有即時應聲,可知她也覺得羅陽說的有三分道理。

嘴角一揚,她說道:「呵呵!寶寶在旁邊不行?你到底想跟他說什麼?」

明知花襲伊在懷疑,羅陽笑道:「花姐,我想跟他說,我很愛花姐。」

聞言,花襲伊噗哧一聲笑了。

「呵呵,你跟他說什麼?欠揍,寶寶可不饒你!」花襲伊嬌嗔道。

「花姐,讓我先安慰他幾句,待會再談正經事。那也算讓他有點面子,以後見面好說話,不是么?」羅陽說道。

想了想,花襲伊同意了。

不過她只說走出十數步,並沒有走遠。

以她的聽力,羅陽若以正常話音來跟無為子說話,花襲伊還是能聽見的。

如果聽不見,那花襲伊會很懷疑。

這對於羅陽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花姐,你在附近,他就會不好意思。不如你開車去兜一圈,怎樣?」羅陽說道。

「呵呵,寶寶又沒有打擾你,你們要說什麼那麼神秘,不能讓寶寶聽見?」花襲伊冷笑。

聽她的意思,就是要保持能聽見二人談話。

拿血煞子是大事,花襲伊不想錯過羅陽的表演。

「花姐,我說的話可能有點肉麻,不適宜讓你聽見。」羅陽說道。

「呵呵,寶寶不管,寶寶就是要聽。」花襲伊嬌聲道。

見她不肯再讓步,羅陽有點無奈。

此時若表現得太過著急,倒會更令花襲伊狐疑。

羅陽只得保持平靜的心態,說道:「花姐,長老那麼老了,要是一點面子都沒有,說不定他會自殺,那我們的計劃不是泡湯了?給點面子他,對我們有好處。」

花襲伊說道:「呵呵,寶寶就在附近走走,那還不行?」

一般而言,那樣是可以了的。

問題在於羅陽要跟無為子說一些很敏感的事兒,不能讓花襲伊聽見。

若被花襲伊得知羅陽在向無為子問怎樣修鍊狂暴功,那她會覺得羅陽在利用她,結果自然棘手。

「花姐,你為什麼不能聽我說一次呢?」羅陽握緊花襲伊的手。

「呵呵,你們到底有什麼好聊,寶寶都不能聽?」花襲伊始終持懷疑的態度。

羅陽苦笑。

不用多久,無為子的藥力便要發作了。

越是在這種時候,就越考驗羅陽的定力。

只要稍微露出不安的神色,就會被花襲伊看出馬腳。

「花姐,既然你不信我,那你跟他談吧。我開車去兜幾圈,你們談好了,我再回來接你們。」羅陽說道。

同時伸手向花襲伊要車鑰匙。

花襲伊跟無為子沒什麼好談的,二人有恩怨,若單獨相處那會很尷尬。

只有當羅陽在場時,才能沖淡尷尬的氣氛。

「呵呵,寶寶跟他沒什麼好說的!」花襲伊冷道。

事實也確實是那樣,血煞子的事不須多說,無為子也清楚。

現今讓無為子吃了「毒藥」,那無為子就知道該替花襲伊做事,直至拿到血煞子為止。

醫妃天下:王爺,請自重 當然,若有什麼計劃要實施,則還是要談一談,以免配合不到位而出差錯。

「花姐,你又不想跟他談,我又不便安慰他,你說這是怎樣嘛?」羅陽不滿道。

「呵呵,算了,讓你們談戀愛吧!寶寶去兜兩圈,談好了就打電話給寶寶!」花襲伊輕嗔道。

聽了這話,羅陽感到鬆了一身。

「花姐,我安慰完他之後,就打電話給你。你再過來,我們談一談計劃。」羅陽說道。

「呵呵,你別玩小花招!」花襲伊提醒。

羅陽倒擔心她反悔,那先前所做的一切都白廢了。

「花姐,我一心一意為你,怎麼可能玩小花招,就算給個天我作膽,我也不敢。我還要娶你……嘿嘿。」羅陽一笑收住。

花襲伊伸手來擰了一下羅陽的豹腰。

「呵呵!別油腔滑調的,寶寶不愛聽!你先幫寶寶拿到血煞子再說!」花襲伊嬌聲道。

血煞子已被羅陽收歸囊中了,日後花襲伊得知這事後,不知會發飆成什麼樣子。

以花襲伊的脾性,恐怕會追殺到宏運大隊。

若已修鍊成狂暴功和飛劍劍術,那就不怕什麼。

一旦還沒修鍊成,那就麻煩了。 撩妻成癮:餓狼前夫請剋制 ?大概是自己也曾經受人欺負,所以對他起了惻隱之心,聽說蟠桃園中最大最好的桃都是用來招待各路大仙的,一般仙家是吃不到的,看他那樣子,平時估計也就能吃一些摘了剩下的,抬頭看到一個長得很好的仙桃,就摘了遞給他。

那土地愣了愣,連忙跪在地上三跪九拜謝恩:「大仙恩典,小仙永世不忘。」

這個反應,然囚焰有些尷尬,點了點頭,連忙又跟上哪吒。

哪吒摘一個很大很好的仙桃隨手擦了擦咬一口,有些嘲笑的語氣對她說:「你是看上他什麼了?我覺得他法力低微,為人又阿諛奉承,並無可取之處。」

有些驚訝的看著哪吒,然後有些尷尬的回答他說:「我只是覺得他也挺可憐的,你不是說了嗎,所以隨便給他個桃。」

將手裡咬過兩口的桃遞給囚焰,把咬過的地方對準她,教育的語氣說:「隨便給,你可真敢說,你知不知道,蟠桃園裡面的仙桃,隨便吃一個就能增加一千年壽命,而一個土地公的在職時間只有三百年,修的好,容身高處,修不好,輪迴投胎,而你剛剛給他吃的那個,少說能增加五千年壽命,要放在以前,一般的星君都不一定能吃到,至於土地公這樣的神職,能有個長不成形的吃就該高興的三天三夜睡不著了。」

土地公在天界的位置這麼卑微嗎,囚焰真不敢想,有些疑惑的問哪吒說:「不會吧,他們鎮守蟠桃園,就算不能吃大的好的,但是小桃總能吃個夠的。」

驚訝的看著囚焰:「你真敢想,你知不知道,天界數得上名的神職有十餘萬人,各種天兵天將一百多萬,加上仙子仙官司事等等各種雜亂職業總共有兩百多萬仙家,各方的散仙還不算,而土地雖然是神職,卻是最微末的,天河邊修築堤壩的苦力都比他們要高一個職位,雖然守在蟠桃園,可是這蟠桃園多大點地方,輪班排輩,到了他們這裡,樹葉都沒了。」

囚焰驚訝的說不出話了,今天真的是讓她徹底顛覆了原有的觀念,原來凡間受尊重有香火供奉的土地,到了天界竟然這麼不受待見。

這麼說來,不由得有好奇問他:「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還說如果覺得他不錯的話就隨便贈送個不痛不癢的禮物?」

嘴角動一下表示鄙視,無奈的語氣告訴她說:「首先,我說的不痛不癢的禮物是指你完全看不上了要扔了的那種,你見到它就覺得煩的那種,其次,如果你覺得一個人,一個神仙或者一個什麼東西還不錯就引渡留在身邊,這是一個神仙最基本的本事,第三,反正你也是神仙,我這麼說是想讓你以後再天庭再遇到這樣的情況不要那麼尷尬。第四,我說的重點是你揮揮手讓他走。」

被哪吒這麼一說,囚焰算是明白了,在天宮的生存法則就是高傲的不要說話,避免一切沒必要的舉動。

這麼想著,不由得看著哪吒,非常不友好的語氣對他說:「你們這些神仙真是可惡,你看看你,一個大仙桃咬兩口就不要了,可是那些最末的,連樹葉子都吃不上。」

滿不在乎的爬上一個大樹,摘一個最大的仙桃扔給囚焰,嬉笑著告訴她說:「有必要告訴你,之前玉皇帝君在位的時候我是進不來蟠桃園的,並且每一屆蟠桃盛會只能吃一個大蟠桃,三個中蟠桃,小的倒是隨便吃,可是那些小的吃起來總感覺不如打的爽口。現在之所以這麼囂張,是因為今天不論怎麼造,都是你買單。」

趁勢,蘇寧向前邁了一步!手掌抓住了熊壞的腰身,往上一舉——「近身八段摔」!

Previous article

「時間差不多了,撤吧!嘿嘿!」杜蘭特跳躍起來,第一個向著學院外跑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