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快,龍在天就回來了,將冷墨匕首放在桌面上,道:「鑒定結果出來了,匕首之中,有微弱的信號,如果不是專業的鑒定,根本就檢查不出來。而且,匕首表面完全被處理過,根本就看不出被植入信號源。」

葉雄狠狠一拳砸在桌面上,冷冷地道:「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這把匕首在作怪。」

「龍天涯在送你匕首那一刻起,就在算計你了。誰會想到,他這個人,陰險到如此地步。」龍在天嘆息。

在跟龍天涯反目成仇之後,葉雄也曾檢查過匕首,但是沒發現什麼,由於不舍所以沒把匕首扔掉,沒想到一次次被他利用,還損失了幾名龍組高手,連陸夫子也犧牲了。

「你有什麼的打算?」龍在天問。

「既然龍天涯喜歡算計我,那我就跟他來一個將計就計。」

葉雄將計劃跟龍在天了一遍。

「你確定,李春鵬跟龍嵐會找你報仇?」龍在天問。

「從李家之事,可以看出,李春鵬非常記仇,為了報他母親的仇,他連父親跟堂兄弟都敢殺害。這一次他被我整成這樣,不報仇才怪。還有龍嵐,我把她手腳打斷,以她那高傲兇殘的個性,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葉雄。

「需不需要我派人幫你?」龍在天問。

「不用,龍組的人,我信不過,也許你每動一顆棋子,都會落入龍天涯耳目之中,除了鳳凰,我誰也不要。」

「那好吧,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直接打電話給我。」龍在天道。

在龍組呆了一天,葉雄就跟鳳凰趕往機場,準備連夜趕回江南市。

得知在冷墨匕首上檢測出信號源,鳳凰鬆了一口氣,不然她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京都機場。

兩人趕到那的時候,卻被告知,飛機延時了,要遲兩一個多時。

「你先睡會吧,這一陣子,你也挺累的。」葉雄道。

「那我先休息一下。」

鳳凰雙手抱胸,挨在椅背上咪眼睡覺。

也許是這段時間壓力太大,太勞累了,鳳凰很快就睡著了。

向你懺悔 她的頭歪了下來,靠在葉雄的肩膀上。

她的髮絲散在脖子上,聞到一鼓女人獨特的香味,讓葉雄心裡有種異樣的感覺。

他忍不住扭頭去看。

鳳凰的臉近在咫尺,眼睛閉著,睫毛合在一起,看起來又彎又細。

臉上皮膚不算白,但是非常健康,看不到都市白領麗人常有的各種皮斑痘痘之類的東西,非常光滑。

瓊鼻又細又高,巧的嘴上唇部粉嫩,沒化一口紅卻有著口紅的紅潤。臉部線條非常柔和,從額頭一直延伸到尖尖的下巴,看起來就像畫出來的一樣,非常舒服。

果然不愧是龍組的第一美女,這姿色不是一般女人能望其左右的。

一直以來,在葉雄心裡,都沒把鳳凰當女人看過,哪怕有時候調戲她,也只是嘴上而已,從來沒在往心裡去。

近距離打量,他才發現鳳凰也有挺女人味的一面。

擁有這樣的姿色,當什麼不好,偏偏去當特工,真是的。

不知道是不是特工的本能,被葉雄凝視著,鳳凰恰好睜開眼睛,發現他正盯著自己的臉看,而自己的腦袋正靠在他肩膀上。

鳳凰頓時有些尷尬,連忙坐直身體,臉有些發熱。

「靠吧,又不收你錢。」

「不了。」

「怕什麼?」

「沒怕。」

「那就繼續睡吧,放心吧,兔子不吃窩邊草,我不會對你下手的。」葉雄笑道。

鳳凰也是覺得累了,所以也沒在乎,又睡著了。

剛剛睡一會,她的頭又歪了下來,靠在葉雄肩膀上。

如果有人走過,看到兩人親密的模樣,肯定以為兩人是情侶。

不知道睡了多久,鳳凰突然驚醒。

因為心裡有疙瘩,怕自己又挨在葉雄肩膀上,所以她反應很強烈。

果然,自己真的又靠在別人肩膀上了。

「幾了?」

「快登機了。」

「我睡了一個多時?」鳳凰沒想到自己一下子睡了這麼久。

「我一直靠著你肩膀睡?」她問。

「嗯。」

正在這時候,喇叭里傳來登機的聲音。

葉雄站了起來,伸了伸懶腰,扭了扭酸酸的脖子,:「走吧!」

鳳凰嘴角動了一下,想什麼,終於還是沒口。

可以想象自己在睡覺的這一個時之中,葉雄是多麼辛苦,一個時保持一種姿勢,不能動,一般人做不到。

這個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溫柔了?

長姐 登上飛機之後,葉雄將飛機上旅客的面孔看了一遍,肯定沒什麼危險,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龍天涯太想他死了,而且冷墨匕首在手,他不得不防。

回到座位之後,葉雄倒在靠背上睡覺上,很快,輪到他沉沉地睡去了。

鳳凰扭過頭,目光露到他身上,細細打量著。

自從死神隊出事之後,鳳凰以為死神已經完全離開了她,離開了龍組,兩人以後不會再有交織,但是最近一系列的事情,讓她找到了以前那種感覺。

她感覺死神已經回來了,而且,他比起以前更強大,更成熟了。

鳳凰從來沒試過如此近的距離,如此認真地打量過他,細看,她會發現,葉雄無論氣質跟容貌,都挺不錯的。

當然,前提他不露出以前那種沒心沒肺的模樣。

她最討厭葉雄當搬運工那時候,那種遊戲人間,沒心沒肺的人生態度。

現在的他,才是最吸引人的。

「想看就大方地看,不用偷偷摸摸了。」葉雄突然睜開眼睛,笑道。

「誰看你,臭美。」鳳凰把頭扭向一邊。

回到省城,已經凌晨,差不多天亮了。

葉雄見她一路奔波,很勞累的模樣,心想龍嵐被自己折斷手腳,短時間沒那麼快好,不會那麼快找自己報復,不急在一時趕回去,所以找了家酒店住下。

「不是要趕回去嗎?」鳳凰問。

「這樣趕下去,鐵人也會累,休息完再。」

葉雄開了間雙人房,準備休息幾個時辰,下午再回江南市。

換在以前,鳳凰覺得跟葉雄開同一房間並沒什麼,畢竟兩人是特工,身份不同一般人,男女同住一房很正常,方便相互照顧,也安全。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走進房間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的心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

回想起在機場等飛機的時候,葉雄近距離打量自己的那種情景,她心裡有種異樣的感。

這種感覺,很奇怪。

她的臉,有發熱了。 「你先休息一會,我去洗個澡再睡。」

奔波了一整天,鳳凰出了身汗,不洗澡睡覺不舒服,所以想洗澡再睡。

葉雄反而沒在乎,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鳳凰走進浴室,開始穿脫衣服,片刻間身無片縷。

看著鏡子之中,那具白玉無瑕的身體,鳳凰一時之間,有恍惚。

二十六歲,正是女人一生之中,風華正茂的年紀,然而她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了國家,對於自己的婚事,她反而從來沒有想過。

二十歲進入龍組,這些年來,東奔西跑,一次次執行任務,不知不覺間,已經六個年頭了。

二十六,是女人非常尷尬的年紀,一般的女人,都在談婚論嫁了。

這個年紀就算不結婚,談兩年戀愛,到二十八歲,就可以結婚了,超過二十八歲沒嫁,開始踏入剩女的行列了。

鳳凰打開花灑,冷水澆在身體上,從脖子流下來。

被水流過的身體,看起來,更加有誘惑力。

不是她自信,作為龍組的第一美女,她自信無論在任何方面,都不輸於外面那些所謂的女明星。

由於長期訓練,身上沒有一絲贅肉。

腹平坦,胸部高聳,雙.峰傲然地挺立著,那違反地心引力的堅挺,讓無數男人見了都瘋狂。

只可惜,再過兩年,自己也將踏入老女人行列了。

擠出沐浴露,輕輕地在身體上撫摸著,她又想起在機場中,靠在葉雄肩膀上睡覺的情景。

曾幾何時,她也想那樣生活。

交個男朋友,四處遊玩,累了就靠在男朋友肩膀上睡覺,餓了讓男朋友打飯吃,渴了讓男朋友買水喝!

這樣的日子,多麼休閑。

無憂無慮,不用動腦,不用提著腦袋過日子,不用整天神經崩緊,時刻處於戰鬥狀態。

可以睡覺睡到自然醒。

這種思想在腦海里出現片刻,就被她壓下去了。

這世界上,總得有人付出,如果人人都像她剛才那種想法,就沒有國安局,沒有龍組了。

既然選擇走這條路,就必須一直走下去,如果能活到退役那一天,再享受不遲。

鳳凰飛快地沖洗著身體,準備出去好好睡一覺,面臨接下來的繼續戰鬥。

擦乾身子,她正準備拿內衣過來穿,讓她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掛在牆上的罩罩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到了地上,濕透了。

倒霉!

鳳凰沒有換洗的衣服,罩罩濕了也不能穿了,只好暫時不穿,穿著外衣出去。

還好她習慣了穿黑色衣服,就算沒穿內衣,不仔細看,一時之間也難以發現。

走出浴室,鳳凰發現葉雄已經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這個傢伙,好像還真不把自己當女人,有哪個男人跟美女一起開房,會睡得這麼沉的。

不過很快她就釋懷了,對於特工來,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今天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老是胡思亂想?

躺到床上,鳳凰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等她醒來的時候,葉雄已經不在房間裡面了。

鳳凰看了一下時間,已經睡了差不多三個時了。

「你在哪?」鳳凰打電話過去問。

「買東西,很快就回來了。」葉雄道。

十幾分鐘之後,葉雄回來了,手上提著一個袋子,扔到她面前。

「什麼東西?」

鳳凰打開,發現袋子裡面裝的是一個全新的罩罩,黑色的尺寸,正好跟她穿的一樣大。

頓時,她滿臉通紅起來。

「進洗手間,見你那個掛在那上面,濕淥淥的,穿不了,趁你沒醒,出去買一個給你,總不能不穿吧!」葉雄道。

鳳凰嘴角抽了一下,想什麼終於還是沒出口。

「試一下合不合適,這東西可不便宜。」

葉雄目光本能地落到她胸口上,似乎在猜測買得對不對。

沒穿罩罩的女人,穿上衣服是完全不一樣的。她沒穿罩罩的時候,跟穿罩罩的時候,好像差別不是很大,這明什麼?

明堅挺啊!

「流氓!」

鳳凰白了他一眼,走進洗手間換上了,很快就出來了。

「合不合適?」葉雄問。

「,湊合。」鳳凰回道。

「我看看……」

葉雄剛出口,就覺得不對,就算不合適,也不能看吧!

「色狼。」鳳凰罵道。

「怎麼這也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送女人內衣,你不但不謝謝我,還罵我色狼,我可沒有色過你啊!」葉雄笑道。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還以為你變了,又露出真面目的。」鳳凰罵道。

兩人胡扯著,走出賓館,出去搭車。

回到江南市的時候,差不多傍晚了。

「要不去我那住好了,反而那房間多,朱雀跟陳蕭也在那裡,大家好照應。」下車的時候,葉雄道。

「我怕你老婆爭風吃醋,還是別了。」

「我們之間清清白白的,有什麼好怕的……」葉雄笑道。

「早回去陪老婆吧,這都出差大半個月了,心被人戴綠帽。」鳳凰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有你這樣罵人的嗎?」 重生九零紅紅火火 葉雄狂汗。

回到江南,葉雄感覺心裡舒服了很多,沒有在外面那麼壓抑了。

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把這裡當成自己真正的家了。

不知道老婆現在在不在家,這麼久沒見,估計她也挺想自己的。

葉雄本想打個電話給她,突然想給她一個驚喜。

他打了個電話到公司詢問,得知楊心怡還在公司,還沒回家,於是攔了輛車子,向心怡集團而去。

半個時之後,葉雄到了心怡集團。

風明聳了一下肩膀,嘆了一口氣。下一刻,單腳一踏,帶出一道殘影,伸出手向着唐超的臉就扇了過去。

Previous article

“那些絲線就是思維,是念頭產生的根基,因爲人具有思維,才能將外界的一切轉化成記憶存儲在腦海裏。”楚門分析的頭頭是道,我雖然沒有完全聽懂,但出於對隊友的信任,決定照他說的去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