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彼時羅陽左邊是安玉瑩,右邊是唐桂花。

左右瞥一眼,他的眼睛都有些發光了。

重生後夫人每天福氣爆滿 「羅陽,又在看什麼?」洪佳欣冷笑道。

「哈?沒看什麼。」羅陽訕訕道。

先前他目光射在安玉瑩和唐桂花的上圍處,看得津津有味。

其實安玉瑩和唐桂花也看到了,只是不好意思說他。

雙喬,蘇雲則佯裝沒看見,目光看向其他方向,不過她們嘴角都噙著笑意。

見羅陽臉紅了,洪佳欣冷笑道:「怪不得你喝那麼多。」

羅陽只覺耳朵都燙了,窘道:「班長,都不知你說什麼。我是口渴,才喝的。」

其他人都是以嘗味道為主。

安玉瑩把剩下的牛奶遞給羅陽,說道:「牛仔,你渴,那給你喝呢。」

雖是口渴,但也不好意思接。

「安姐,你喝吧。」羅陽搖了搖頭。

「喝呢,還有很多呢。」安玉瑩把玻璃瓶塞在羅陽手裡。

羅陽的目光卻射在安玉瑩的胸脯處。

被他這麼一看,安玉瑩都不好意思了,俏臉微紅。

(本章完) 「怎麼可能?」

黎豐看見了藍擎天居然一槍很隨意的便破掉了他的攻擊,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這一幕說道。

「有什麼不可能能的,只要知曉了你們的薄弱點便能夠輕易的斬殺了你們,畢竟你們只是魔化之人」

藍擎天聽見了黎豐的話隨意的笑著說道,完全不將黎豐放在心上一般。

「我們怎麼可能會有薄弱點,不可能」

黎豐聽見了藍擎天的話不相信的大聲喝道。

「殺」

黎豐的話落下了,便看見了黎豐體內爆發出了無盡的黑色玄氣,這些黑色的玄氣全部化為了黑色光束,這些黑色光束足足十幾道。

「給我死」

黎豐冰冷的大聲喝道,便看見了這十幾道吞噬他人玄氣的黑色玄氣同時殺向了藍擎天。

「哼」

藍擎天看見了殺過來的十幾道黑色玄氣冰冷的低吼了一聲,宛如驚雷一般在天地之間炸開。

億萬嬌妻:蕭爺,放肆寵 「給我破」

藍擎天一聲低吼,便看見了藍擎天一槍同時射出了十幾道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和黑色的玄氣在空中瞬間碰撞到了一起。

「嘭嘭嘭!」

這一次的碰撞,並沒有在發生黑色的玄氣吞噬金色的光芒了,兩者這一次直接碰撞到了一起。

「不可能,怎麼可能,給我去死」

黎豐看見了黑色玄氣居然沒有能夠吞噬掉藍擎天的金色光芒,不相信的大聲喝道然後黎豐周圍的天地玄氣狂暴了起來,黎豐不斷的注入黑色玄氣在黑色光束之中,勢必要斬殺藍擎天。

「破」

藍擎天看著黎豐居然不死心低吼了一聲,便看見了金色的光芒開始了綻放出無盡的金色光芒在這片天地之間,很快天衡便看見了那個他束手無策的黑色玄氣,居然在金色光芒的強攻之下快速的消融了,黑色的氣息退卻了,回歸到了天地之間。

「砰」

不過片刻的時間黎豐的攻擊便直接被破掉了,然後金色光芒殺向了黎豐,黎豐宛如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在空中不斷的吐出黑色的鮮血。

「轟」

黎豐強制停止了下來再次吐出了一口黑色的鮮血,身上黑色的氣息更加濃郁了幾分,這一刻黎豐已經徹底魔化了,已經失去了理智,化為了一個嗜血的怪物、

黎豐頭頂的尖角已經長得非常大了,差不多有幾米的大小,黎豐的體態已開始了變化,足足有十多米巨大,嘴鼻不斷的出去如打雷一般,雙眼更是全部化為了黑色,變得黑暗。

「嗷」

黎豐宛如野獸一般仰天怒吼了一聲,身上的氣息居然再次暴漲了起來,這一次已經達到了武靈九段,雖然都可能踏入到另外一個境界。

「你還不去準備放下我給你的東西」

藍擎天看見了一旁傻眼的看著他們的天衡大聲的喝道。

「好好好,我馬上就做」

天衡被藍擎天這一聲喝聲叫了出來,大聲的回應,便看見了天衡快速的將玄氣注入到了藍擎天給他的東西裡面。

「嘩啦」

天衡的玄氣剛注入到其中,天衡的玄氣便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拚命的自己跑進了裡面,但是不過片刻的時間,方圓千里之內出現了一個無形的屏障。

這個屏障可不是黎豐用玄氣做出來的怎麼簡單。 當羅陽喝完了安玉瑩的那瓶,唐桂花又把她的遞給他。塵?緣?文×學↑網

若不喝,唐桂花又吃醋,羅陽只得接來喝了。

蘇雲的也還剩下半瓶,也遞給羅陽喝了。

送來的一箱純牛奶,幾乎都是羅陽喝掉了,一肚子水。

在總經理辦公室坐了一會子,喬悠思便帶眾人各處觀看一下。

隨後羅陽要帶安玉瑩等美人到陳潔的美容院去做美容,他順便向陳潔了解銷售年會員的情況。

剛剛經歷了一場小危險,雙喬還心有餘悸,留在公司好像總是不夠安全,她們也要跟去。

從華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到陳潔的美容院不用多久,很快就到了。

來之前,羅陽沒有打電話給陳潔。

到了美容院,才知有人來鬧事。

只見一個潑辣的圓臉女子帶著幾個男青年,正在跟陳潔爭吵。

聽了片刻,羅陽才大約弄清楚是怎麼回事。

「你說店裡的美容產品讓你過敏,哪裡過敏?」羅陽開口道。

那圓臉女子還道羅陽是看熱鬧的。

「不關你的事,別多管閑事!滾遠點!」圓臉女子瞪眼道。

隨即有一個男青年上來要推開羅陽。

哪知羅陽一腳踹得那個男青年跌坐在地上。

剩下幾個男青年撲上來,又被羅陽打倒。

圓臉女子終於不能鎮定了,驚慌地盯著羅陽,冷道:「你跟誰混的?」

見羅陽壓制了圓臉女子的囂張氣焰,陳潔很高興。

「他是我乾弟,想打架嗎?」 復仇千金 陳潔冷道。

圓臉女子打量著羅陽,看了好一會。

從她驚疑的眼神里,便可猜到她大約搜遍了記憶都記不起羅陽是什麼人。

畢竟羅陽不是在縣城混的。

「我不管他是誰!反正你要給我賠償!」圓臉女子拉長了臉。

「你說美容產品令你過敏,又說無效,我敢肯定你在說謊!」陳潔冷笑道。

二人所說的美容產品,正是羅陽的美容溪水。

美容溪水是否會令人過敏,羅陽不清楚。

若圓臉女子使用了美容溪水,縱使是過敏,肌膚也會變白。

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而言,看圓臉女子全身的肌膚,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圓臉女子的臉敷了粉,白雖白,卻很僵,從脖子到腰的膚色,則比較黑,她大腿的膚色,羅陽還是承認比較白的。

換言之,圓臉女子身上很多部位的膚色都不一樣的,有比較黑的,也有比較白的。

羅陽透視過洪佳欣,安玉瑩,唐桂花等美人的身子,她們都是使用過美容溪水的美女,最大的特點是,她們的身子肌膚是一致晶瑩白潤,不會呈現分層式的各種不一樣的膚色。

由此羅陽可以斷定圓臉女子並沒有使用過美容溪水,純粹是來敲詐勒索的。

陳潔在縣城認識的人雖不多,但也不是軟柿子。

敢到陳潔的美容院來無端搞事的人,至少是有備而來。

羅陽冷冷地盯著圓臉女子,說道:「別鬧了,你是想免費得到一瓶美容溪水吧?給你,用過後,多向你朋友介紹。」

圓臉女子冷哼道:「賠我5萬塊,這事就算了。」

這時已圍了不少人看熱鬧。

「你再在這裡亂搞,我們可要報警了!」陳潔說道。

「我也正想報警!快打電話!」圓臉女子催道。

隨即陳潔便打電話報警。

警察來了,聽了雙方的話,便勸圓臉女子走法律途徑維權。

鬧了大半個小時,圓臉女子終於罵罵咧咧走了,但揚言不賠償就不罷休。

陳潔招呼羅陽等人到辦公室去喝茶。

眾人都以為這是偶然事件,直到陳潔接到一個電話。

圓臉女子剛走不久,陳潔的手機鈴聲便響了。

只聽她講了幾句電話,臉色便黯了下去。

待結束通話了,羅陽問道:「陳姐,怎麼了?」

陳潔說道:「她要玩,我奉陪到底!」

吐了一口煙氣,又聽她接著道:「有個女人想要參股我的美容院,我不同意。看來今天來這裡鬧事的人,就是她叫來的!」

羅陽好奇道:「什麼人?」

聽了回答,才知那個女人叫何敏,原來她的老公就是王雲雄。

「我不怕她!」陳潔重申道。

可是她不斷地抽煙的那副無奈神情,表明她內心很煩躁。

羅陽想了想,何敏不是今日才提出要參股美容院的,不然還道是打了王雲雄的人,才惹來這個麻煩。

雙喬將發生在公司的事告訴了陳潔。

「表妹,看來他是看上美容產品了。」喬悠思說道。

「我不會讓他參股的!」陳潔說道。

沒料到王雲雄看上了陳潔的美容院。

這一切的麻煩,都跟羅陽的美容溪水有關。

他很清楚,王雲雄是想得到美容溪水的配方。

雖不是十分了解王雲雄,但從近來發生的事情的種種蛛絲馬跡可以看出,王雲雄是一個貪得無厭的人,胃口大得很。

縱使願意跟王雲雄一起合作生產美容溪水,也只是換取暫時的平靜。

日子久了,王雲雄還是會為了獲得美容溪水而無所不用其極。

講得更明白些,跟王雲雄合夥做生意,最終只有兩條路可選擇,要麼殺了他,要麼被他殺死。

「看來我們要跟他好好乾一場!」羅陽說道。

「對。我跟你的想法一樣。」陳潔說道。

可是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在縣城,莫說羅陽,就算是陳潔的勢力都遠不是王雲雄的對手。

以後美容院要面對怎樣的麻煩,無人能預料。

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陳潔不同意何敏參股美容院,戰火就不會歇止。

問題是,陳潔讓何敏參股,估計不用多久,何敏就會強行將陳潔踢出美容院,佔為獨有。

在場的美人都想幫忙,卻沒有那個能力。

雙喬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

唐桂花,安玉瑩,蘇雲和洪佳欣也是干著急,幫不上忙。

哈哈一笑,楊風逗了一下何應求跳下了樓。

Previous article

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記憶里的那個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