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齊的迅速到達讓樂夫人很吃驚,急忙掛了電話,“這麼快,你就在附近?”

沒工夫解釋這個,“阿姨,什麼樣的車,朝什麼方向去了?”

“黑色桑塔納,尾號我記得是34,其他我沒看清楚,就在那個地方。我跟悠揚正在走路,突然就過來兩個人把她拉着塞進車裏,然後很快的開走了。我只看到車裏好像還有兩個人,年歲都不大。”

“距離事發到現在多久了?”

“大概十來分鐘,我打電話給了她爸爸,又給了越天,然後就打電話給你,就這麼久。”

張齊快速的掏出手機撥通秦大隊長的手機。

“大隊長,不要問我爲什麼,給我調一段監控,就現在,我急等你的回覆。”

“怎麼回事,從來沒見過你這麼急過。”秦大隊長疑惑的問。

“不要問了,人命關天,速度。”

“行,你說吧,我立刻給你調出來。”

五分鐘後,秦大隊長電話打了過來。

“那輛車已經找到了,正往郊區開,在三環朝東,我把路線圖發給你。”

“謝謝。”轉臉對樂夫人說,“阿姨,您先回家,有消息,我立即通知您,放心吧。”

“張齊,拜託了,一定要讓悠揚平安歸來啊。”

“我會的。”

最後一個字沒有落地,人已化成一道黑影,呼的旋了出去。樂夫人驚的揉揉眼睛,難道她眼花,張齊並沒有來到她身邊過。可是不可能,明明他在她身邊站了幾分鐘。消失的太快了,難怪楊越天說只要把這事交給張齊,比交給警察還要安全。

一路上秦大隊長不斷的將路線發過來,張齊一路飛奔而去。

樂悠揚根本沒想到自己會遭遇綁架這種事,她眼睛被黑布蒙着,也不知道被帶到了什麼地方。車子停下的時候就聽見有人說,到了,然後那些人就又恢復了平靜。她被兩個人架着,走了一段不長的路,然後進了一扇大門,不久後就進了一個屋子。能聽見綁他的人無聲的退了出去。屋子裏好像就剩下一個人,而那個人正朝她走過來。

對於樂悠揚來說太可怕了,爲什麼會有人綁架她,一瞬間無數個可能在腦子裏閃過,每一個看起來都不大可能。

更可怕的是綁架者正在向她走進,一句話不說,慢慢悠悠的走過來,這種壓力讓人發瘋。

“你是誰?”她大着膽子,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

走過來的人不說話,沉默的可怕。

“你想怎樣,我家沒錢,我也沒得罪什麼人,你到底想幹什麼?”

“噗嗤”那個人笑了,隨即矇眼布被扯下了下來。樂悠揚看見出現在眼前的那張臉,好看的眉毛緊緊皺了起來。

“王天宇,你爲什麼綁架我?”

王天宇得意的笑着,“我喜歡你,所以綁架你,怎麼樣,看看這裏喜歡不喜歡?”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你大爺的,綁架她,對她不安好心,還問什麼喜歡不喜歡,鬼才會喜歡。

“王天宇,快放開我。”

“哎喲,這幫混蛋,他們怎麼可以綁你呢。我明明吩咐的是將樂小姐你好好的請過來的。這羣笨蛋太該死,改日我一定狠狠教訓他們一頓。樂小姐別生氣哦,我這就給你鬆綁。”

說的好像他很無辜一樣,是他下的命令,還在這裏裝好人,樂悠揚一肚子怒火,不好立即發。等王天宇把綁繩解開了,憋着怒氣的樂悠揚一腳踹過去,踹在王天宇的小腿上。王天宇哎喲一聲,連退三步,痛的呲牙咧嘴。

“乖乖,力量不小啊,樂小姐,幹嘛這麼狠呢。我也是真心的喜歡你,才這麼做的。你表哥可是說了,只要我能搞定你,他就答應把你嫁給我。我想來想去能搞定你的不就是把生米做成熟飯麼。所以樂小姐,今天是讓你來跟我洞房的。”

樂悠揚的臉瞬間慘白,什麼,這個混蛋居然如此無恥要強迫她,還說的振振有詞。

“王天宇,無恥,喜歡是兩個人的事,不是你一個說了算。你告訴你,不管怎樣我都不會喜歡你,也不會嫁給你,你死了這條心吧。”

王天宇揉着被踢疼的地方邪笑:“我不擔心,我也知道你不會那麼輕易的答應。所以我在這裏設置了很多攝像頭,這些攝像頭會把你每一個側面拍的非常清楚。到時候你要是不願意嫁給我,我就只能把這些片子拿出去賣了。國人很喜歡av,你比*可漂亮多了,只要片子一放出來,樂小姐一下子就火了。”

“你……”居然如此無恥,樂悠揚臉色轉清,雙拳緊緊握起來,“你混蛋,你以爲這麼做我就怕你了,有本事你殺了我,否則我會告的你家破人亡。”

王天宇哈哈大笑,不屑的說:“哎喲我的樂小姐,你要告我,你有這個能耐麼。我爸是賭王,上下通吃,你告的贏麼。”

是啊,他這麼囂張還不是因爲仗着老爸的勢力。

“我告不了你,張齊絕對能讓你後悔生出來。我是他的人,你動動我試試。”

王天宇露出受驚嚇的樣子,“我好怕哦,我真的好怕,你不要提這個人好不好,真的很可怕。哈哈哈……”

王天宇一陣狂笑,擺出一副無賴的樣子,“他很可怕,可是他在哪裏,他能從天上掉下來麼。你是她的人又怎麼樣?我就是要他的人。那混蛋打斷我的骨頭,就想沒事了,他想的美。我王家的人什麼時候被人欺負了不還手的。他的人,怎麼樣,我要的就是他的人,我讓他痛苦,一輩子都記住他的女人被我上了,哈哈哈……”

“嘭”玻璃門炸開,碎玻璃四濺,在一團煙塵中出現一個人。 煙塵落地,一個人鐵鑄一般的站在門口,在他身後躺着幾個保鏢。突然出現在門口的人殺氣騰騰,猶如殺神附體一般。

樂悠揚歡快的一聲尖叫,轉身撲了過去,投入那人的懷抱。

王天宇向後退了一步,不敢置信的眨眨眼,“你,怎麼來了?”

“哼,我想來就來,聽說你想動我的女人?”

王天宇膽怯的向後再退兩步,“什麼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是商麗欣,不是樂悠揚。你想一人佔兩,這可不對。樂悠揚不是你的,楊越天答應我要把樂悠揚嫁給我。”

“楊越天說的話算屁,老子不答應。”

王天宇想最後橫一下:“憑什麼,國家法律還不允許一個男人佔幾個女人,你違法。”

“你管的着麼。我就是要佔幾個女人,你不服氣也得服氣。不要告訴我你老爸身邊只有一個女人,所以別在這裏裝守法。悠揚從來就沒有說喜歡你,你強迫她就是犯法。”

王天宇又向後退了一步,“哪有怎樣,我什麼都還沒做,誰能說我犯法了。就是讓警察來說,他們也不能把我怎樣。”

對,他是安了不良心思,但一切都還沒有實施那就構不成犯罪,張齊知道。若是旁人他會訓斥一頓轉身就走,但是王天宇反覆觸犯他,他老爸還多次安排人想殺他,王家父子就是個禍患。張齊絕不允許一個對自己有威脅的人逍遙法外。

放開樂悠揚一步步逼近王天宇,一字一句的說:“法律不能把你怎麼樣,但我能。”

張齊那殺氣騰騰的樣子嚇的王天宇一哆嗦,急忙又向後退了數步,“你要幹什麼,打人是違法的。”

“我不打你。”

聽起來好像沒有危險,但陰森的語氣讓王天宇心底涼透。

“你到底要幹什麼?”

人影一晃,不等他看清楚,張齊已經來到他的身前,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王天宇先是一哆嗦以爲張齊要出拳了,但是肩上的手並沒有加重壓力。他愕然的擡頭看張齊的眼睛,頓時嚇的臉色慘白。

張齊的眼藍光爆射,放在他肩上的手瞬間冷的刺骨。王天宇還沒來及反抗,從腳開始一層冰迅速將他包裹,雙腿結冰的迅速,眨眼之後冰就長到了腰間。

王天宇只覺得腰以下立刻失去了知覺,驚恐的大叫:“啊——,你要幹什麼?”

張齊突然放手退回樂悠揚身邊,嘴角掛着一絲冷笑:“我什麼都沒做?”

舉目環視一週,擡起手快速的一揮,“嘭嘭嘭”一陣炸裂聲響後,屋內的所有電氣設備全部炸燬。

“你看,誰也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你腰以下不久後會全部凍死,就算送進醫院解凍,有些功能也會全部喪失。從此以後你安安分分的做個太監絕對沒有問題。還有,一定要讓人發現的早一點,不然雙腿也很難保住,到時候不僅是個太監還是個沒腿的太監,那就更慘了。”

王天宇已經嚇的面無人色,“張,張齊,你,你別這樣,饒了我,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這樣,饒了我,求你了。這都是,都是楊越天鼓動我乾的。是他說要想得到他表妹,就先得到她的人。我這纔出此下策,我真的只想娶樂小姐。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王天宇說着說着嗷嗷的哭了起來,眼淚鼻涕弄了一臉。

處於盛怒中的張齊理也不理他,一拉樂悠揚的手:“我們走。”

身後傳來王天宇聲嘶力竭的哀嚎,走出去很遠還能聽到,可惜附近的保鏢都被張齊處理了,王天宇的慘叫一時叫不來人。

樂悠揚眉頭皺起來,“張齊,真的,要這麼做麼?”

她能感覺到張齊身上的殺氣很重。

“對,我已經決定,敢動你,他就是找死。我讓他徹底清淨,再也不能對女人動任何歪心思。”

“可是,這樣做是不是殘忍了點?”

“他抓你,威脅你的時候就殘忍麼。這種傢伙不值得同情,在他手裏被傷害的人還不知道有多少,我只是替這些可憐人一併討回了而已。”

樂悠揚咬咬嘴脣:“我不在乎他怎麼樣,我是說會不會影響你,警察會不會找你?”

“放心啦,我沒留下任何把柄,他們沒有證據也不能把我怎麼樣,而且像王天宇這種人早就在局裏登記在案,不是什麼好東西。他爹更是,上次本來可以將王山海繩之以法的,結果被他逃了。到現在還沒找到一個理由再次對他動手。”

樂悠揚輕輕舒出一口氣,“剛纔幸虧你及時趕到了,對了,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因爲阿姨通知的及時,我速度又夠快。”

樂悠揚擡起眼感激的看着張齊的臉,“謝謝哦,剛纔我已經絕望了。”

“跟我還客氣什麼。”

樂悠揚快速的垂下眼簾,“怎麼說都是你救了我,我……”

能感覺到這話中的疏離,“怎麼了,悠揚,我哪裏做的不好麼?”

樂悠揚搖搖頭:“不是,是我們……”她欲言又止。

“什麼事讓你不好說啊?”

“張齊,”樂悠揚似乎做了什麼決定,猛的擡頭盯着張齊的眼睛,“我愛你,很愛,很愛,我本該完完全全的擁有你,可是現在你還有商麗欣。她對你那麼好,非常依賴你的樣子,我看的出來,她也好愛你。

回去後我想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張齊,我能和你在一起麼,商麗欣又該怎麼辦。和我在一起你將一無所有,而和商麗欣在一起你就是富可敵國。 前夫no1 張齊,我不想成爲你的羈絆,不想你因爲我而失去優越的生活。我們……”

張齊快速的捂住她的嘴,“不要亂想,也不要說這種話。我知道自己的心,我對商麗欣始終是感激多於愛,而對你,是完完全全的愛。你不要說離開成全誰的話。感情沒有成全之說。

我知道我欠商麗欣很多,可是如果要用捨棄你娶她來償還,我不願意,這對你對我,對商麗欣都是有害的。我不能全心愛她最終會傷害她。與其將她傷的更深,不如現在就傷,等她放下我,還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悠揚,我會和你在一起,我對天發誓,我愛的人是你。”

樂悠揚身體微微顫抖,緊緊貼在張齊懷裏,幾天來的決心一下子崩潰,她不能放下他。 王天宇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凍僵,拉到醫院,小命雖然保住,但腰以下所有功能失去,要不是用了最好的治療方法,他的雙腿都要截掉。可惜就算沒有截肢,腿也失去了功能,這輩子只能在輪椅上度過。

得知這一消息,王山海徹底怒了。他這輩子就這一個兒子,還指望兒子繼承香火,現在全毀了。張齊,他一定要將之碎屍萬段。

王山海越想越氣,將手邊所有東西全部砸碎。他手裏有的是人,要殺誰一句話的事,偏偏這個張齊他殺不了。那個傢伙就像有神靈護佑一樣,冷槍都打不中,氣死他了。

“來人!”

他的幾個得力手下急忙跑進來。

“老闆,有什麼吩咐?”

“誰能把張齊給我殺了,我就給誰五億,誰能把張齊捉來給我殺,我給他十億。你們誰有這個本事。”

一提到張齊他這些平時囂張的不得了的手下一個個噤若寒蟬。誰他們都敢惹,但是那個叫張齊的人誰也不敢惹。他們都知道那傢伙根本不是人,殺他就是覺得自己活的膩煩了。

沒有人吭聲讓王山海怒氣更盛,一腳踹飛面前的茶几,“你們這羣飯桶,我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一個個就烏龜一般縮着腦袋。我平時養你們都是白養的麼?”

他手下的幾大高手也沒人敢啃聲,王山海氣的暴跳如雷,“滾,給我滾,一羣沒用的東西,滾開,從我眼前滾開。”

幾個手下低着頭往外退。就在這兩個時候一個人從內室走進來,醜陋的臉早已看不出本來貌相。

“呵呵……”出來的人冷笑幾聲,然後抱着手看着一地狼藉,“賭王發了這麼大的火,到底是什麼事讓賭王如此生氣?”

王山海斜了一眼出來的人,“我兒子被人打殘了,我要他的命,這些人一個都不敢去。”

“你說的那個仇人是誰?”

“張齊。”

醜陋的人哼哼了兩聲,“不要怪他們,在這個世界上要說誰是張齊的對手,除了我沒有第二個人。”

王山海猛的轉向他,“你可以打敗他?”

“可以,只要給我一點助手,我就能打敗他。”

“你要什麼?”

“我要你給我精心挑十個厲害的手下,我要把他們變得無所畏懼,這樣在我跟張齊決戰的時候纔能有十分把握。”

“行,不就十個人麼,一百個我都有。商萬化,張齊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你現在要是幫我殺了他,我就幫你重新奪回商家產業。”

沒錯,這個醜陋的人正是商萬化,他一直躲在王山海這裏。王山海的住處非常隱祕,這就是警察帶着警犬也沒找到商萬化的原因。

商萬化不屑的撇撇嘴:“商家產業我想要就要,對我來說再拿回來只是舉手之勞,我要的就是殺死張齊,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大搖大擺的走在陽光下。”

商萬化對空揮了揮拳頭,“這個世界應該屬於我,而不是那個叫張齊的毛頭小子。挑選出來的十個人我要重新訓練,這需要時間,我需要半個月時間。”

王山海緊握拳頭,“好,就半個月,需要什麼你只管說。”

今天是除夕,母親一早就被接了過來。商麗欣早早的訂好年夜飯。

除夕這麼特別日子,張齊怎麼可能不想樂悠揚。乘着商麗欣跟母親說話的空檔,急忙閃了出來。匆匆上街乘着商鋪關門歇業錢選好了禮物,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樂家。

樂悠揚自然很歡迎他的到來,樂夫人也很開心,自從張齊平安的將樂悠揚帶回來後,樂夫人對張齊就刮目相看了,只有樂父面色不大好看。

張齊看的出來,樂父對他還有不滿意,他不喜歡繞彎子,這本來也不是需要繞彎子的事。乘樂夫人和樂悠揚在廚房忙,張齊主動開口了。

“樂叔叔,您佈置的任務暫時我還沒有的完成,但我早晚都會完成,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樂父端起茶吹了口氣,“金錢現在不是問題,問題是你現在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難道這就是你爲了完成任務使的手段。不錯,商家是很有錢,隨手拿幾個億出來不是問題。你很快就能完成任務,但是我想問的是,用這種方式完成任務,你要怎麼解決兩個女人。

不要告訴我,你會跟商家小姐迅速脫離關係。再者就算你能,對我家悠揚來說,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你把感情分出了幾份,給我女兒的只是其中一份。也許你認爲你給我女兒的是最大一份,但是做爲父親一個男人我想說的是,你這樣的行爲是我不齒。”

張齊一愣,在樂父眼中原來他是這樣的。

“樂叔叔,您想多了。我對悠揚始終如一。我跟麗欣的關係很複雜,我承認對麗欣是有感情的,但那種感情我跟悠揚說了,是感激是憐憫不是愛。麗欣因爲我而遭遇了種種不幸,她現在需要人安慰,需要人照顧。

我留在她身邊是希望能幫她走出低谷。從來沒有想過用這種方式套取商家的錢財,如果我想那麼做,我跟商麗欣早就成了夫妻,我也早就拿到了她一半的家產。樂叔叔,不要看低我的人品,你要相信悠揚的眼光,悠揚不會喜歡一個品行不端的人。”

“你說的漂亮,那不過是你一家之言。”

“樂叔叔,你始終不肯相信我,也好,我向您保證,我絕對會用自己賺來的汗水錢娶悠揚,不會拿不屬於我的半分。”

“你真能做的到,一千萬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不是個小數目。”

樂悠揚快步走過來,笑問:“什麼一千萬,爸,你在說什麼?”

當着女兒的面當然不能提錢的事,“沒什麼,在跟張齊聊他在做的項目。”

“是一千萬的項目?”樂悠揚轉臉問張齊。

張齊笑笑:“是啊,是一千萬的項目,成功了,我的好日子就到了。”

樂悠揚笑了,“那祝你早日成功哦。”

“我也想早日成功。”

緊跟在樂悠揚身後的樂夫人因爲只內情,臉色變了變,瞪了眼丈夫,又笑對張齊說:“行了,不要因爲一千萬把自己弄的很辛苦,即便沒有一千萬,該屬於你的還是屬於你。”

樂父聽妻子這麼說,不高興的乾咳一聲:“女人不懂,不要摻和。”

“我怎麼不懂,你以爲我沒見過一千萬麼。”她是大家千金,這話說的非常有底氣。

樂父面上一紅,心知妻子在責怪他難爲張齊,“是是是,我們不談這個,大過年的,說點開心的事。”

兩個人微妙的情緒變化落在樂悠揚眼中,她瞭解自己的父母,他們之間沒有紅過臉,母親也從來沒有說過尖酸刻薄的話。而剛纔母親那句“你以爲我沒見過一千萬麼”似乎是在挖苦父親。

怎麼回事,她需要知道原因。 張齊坐了一會就被商麗欣的電話叫走了。

樂悠揚送出門,兩人依依不捨的分別。在看着張齊的身影消失之後,樂悠揚的笑臉變冷,明明應該幸福的,現在卻只有苦澀,他們這樣偷偷摸摸的見面,就像偷情一樣。苦澀的笑,從來沒想過她談個戀愛竟然變成這副模樣。

回到客廳,樂悠揚一下子坐進沙發裏,兩眼發直。

樂父嘆口氣,突然問:“你這樣快樂麼?”

樂悠揚擡眼看他,不說話。

樂父搖頭:“傻丫頭,斷了吧,他的心註定不能只裝你一個。”

“爸,你又想說阻止我們在一起的話麼?”

“悠揚,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跟小三一樣,他有別的女人,這個你很清楚。以你的條件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爲什麼偏偏要找他?”

無名火突然冒了上來,樂悠揚大聲說:“因爲我愛他,他也愛我,所以我要和他在一起。”

“你知道他愛你有多少麼?”

“全部。”

樂父猛哼一聲,“撒謊,不可能。你動腦子想想,他懷裏還有別的女人,你敢說他對那個女人沒有半點感情麼。男人都是這樣,吃一個佔一個,這是他們的通病,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一個不能全心全意愛你的男人最終不能給你要的幸福。爸爸是過來人,你要聽話。”

李長生說道:“你們看槐樹的‘槐’字,木字旁是一個‘鬼’字,殯儀館裏種槐樹,那些死去的鬼魂,也同樣喜好附在這槐樹之上,如此一來,殯儀館裏所聚集的鬼魂豈不是越來越多?”

Previous article

二百位白衣負劍的飛雲門弟子悄然逼近,忽然間在樹林的前面停住腳步,苗三江望著前面寂靜無聲的密林,神色顯得頗為茫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