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澋煜沒想到自己回頭看到這一幕,不禁笑了起來,莫名的覺得她有點可愛。

花雪兒一口氣跑到了一百米,找到了一大塊空地,她打開門主爺爺給的種子袋子,大袋子裡面有許多小袋子,每個袋子里裝著一種菜種。

她數了一下,有十幾個小袋子,她拿了一袋開始撒,這次她撒得很有均勻,撒完一袋拿另一袋去旁邊撒,總之就是一種菜一塊地,沒有跟以前那樣隨便撒。

種子撒出去沒一會兒就發芽,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

撒完她就去空間里的茅草屋收拾房間,裡面很亂,誰知道張澋煜會不會突然進去看,要是讓張澋煜看到亂糟糟的房間,那麼她的臉就真的沒了。

系統666:「親,我回來咯。」

剛將衣服收拾抱在懷中的花雪兒,嚇得懷中的衣服散落在地。

「你…你沒死機嗎?」花雪兒結結巴巴。

系統666:「親似乎很希望我死機嘞。」

「呵…呵呵,哪有。」花雪兒訕笑。

系統666豈會不只宿主的心思,問:「親想好了嗎?」

「想好什麼?」花雪兒開始裝失憶了。

系統666:「就是攻略張澋煜的事情,我檢測了一下親並沒有失憶,所以親不要再跟我裝了哦。」

花雪兒咬牙切齒,然後說:「拒絕攻略。」

系統666:「……」

宿主拒絕攻略,那就是任務失敗,任務失敗那麼就會被毀滅,連同它一起毀滅。

嚶咩咩……它不要被毀滅。

花雪兒見系統666不說話了,心想莫不是又死機了?就在她準備開心得手舞足蹈的時候,系統666再次說話了。

系統666:「我再給親考慮一個月的時間,不過現在我要收回親的空間權利。」

一聽要收回「空間」,花雪兒連忙阻止。

「等等。」

系統666竊喜,然後恢復冷淡的語氣:「親有何要說?」

「你的意思是我現在這個空間是你給我的?」

系統666:「沒錯嘞,所以親還要拒絕攻略張澋煜嗎?」

花雪兒擰眉:「空間收回后,這裡面的東西會給我嗎?」

系統666:「不能哦。」

她走出房間,看著在認真摘靈果、挖靈草的張澋煜,咬了咬牙。

「任務有限制時間嗎?」

系統666差點說出「沒有」兩個字,但話在喉嚨處的時候,它改了口。

「有哦,親必須在三個月內讓張澋煜復活聖墟之子。」

三個月嗎?

花雪兒擰眉:「這麼短的時間,我怎麼可能讓他犧牲自己跟自己的兩個妹妹去復活聖墟之子?」

系統666:「這就看宿主你的本事咯。」

花雪兒深吸一口氣,算了,三個月就三個月,反正在這裡生活也蠻無聊,死就死吧。

系統666:???

宿主是要放棄攻略嗎?哇唔……自己怎麼會遇到這種智障宿主? 張澋煜找好了自己需要的東西出來,來到花雪兒面前,見花雪兒面上表情不太對,想著自己拿了她這麼多東西,理因關心一下她才對,便問了一句。

「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花雪兒搖頭:「沒哪裡不舒服。」

「可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張澋煜還是不放心,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給她診脈。

突如其來的一抓,讓花雪兒心跳加快。

她看著面前的帥得過分的張澋煜,抿緊唇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媽耶,為什麼心跳會如此的快?

系統666:「自然是你對他心動了,親確定不考慮一下攻略他嗎?只要你攻略了他,親就可以睡他了,想想他……」

「你閉嘴。」

診脈的張澋煜被她這突然說出來的三個字驚得抬起頭,用探究的眸光看著她。

花雪兒捂住自己的嘴巴,欲哭無淚,她連忙解釋:「我不是讓你閉嘴,你別誤會。」

「那是誰?」張澋煜垂下眼,輕幽的問了一句。

「沒誰。」花雪兒立即否決。

張澋煜見她不說,也就不追問了,確定她是真的沒事,便收回自己的手,然後抬起頭對她說。

「可以出去了。」

「哦。」

花雪兒點頭,伸手抓住他就離開了空間,將人帶出空間后,她連客套的話都不說,轉身跑回自己房間,將門嘭的一聲關上。

張澋煜微眯雙眸,越發幽深,看來她身上還有他不知道的秘密,那麼是什麼?

回到房間里的花雪兒,臉頰泛紅,呵斥著系統666。

「你怎麼這麼污?」

系統666鄙夷的嗤了一聲,說:「難道你不想睡他?」

「不想。」

她毫不猶豫的說出這兩個字,但她還是挺好奇張澋煜的身材會不會跟他的臉一樣充滿誘惑力,殊不知她腦海里想什麼,系統666都能夠知道。

系統666更加鄙夷她了,說:「只要你攻略了他,你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花雪兒驚恐的瞪大雙眼,問:「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系統666翻了一個白眼,雖然宿主不能看到,但它還是要翻白眼,然後告訴宿主。

「只要沒屏蔽,我就能夠知道。」

「怎麼屏蔽?」花雪兒問。

「不告訴你。」

系統666開始皮了,其實只要宿主心裡心裡默念一句屏蔽它就能夠屏蔽了。花雪兒見它不告訴自己,想著自己看過的快穿小說,心裡默念了一句「屏蔽系統666」,然後系統666發現不管說什麼,宿主都聽不見的樣子,頓時急了,同時也生氣了



為了給宿主一個教訓,它關閉了宿主的空間,讓宿主進不去空間。

說干就干,關閉空間后它就氣呼呼的等待宿主來找它。

然而,它這一等就等了半個月。

這天,張澋煜來到花雪兒面前,要進去她的空間里挖靈草。

花雪兒抓住他的手腕,意念了一下后,發現她跟張澋煜沒有進空間,然後她再試了一次,還是沒進去空間,很快她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張澋煜見她抓著自己的手腕半天沒動作,看著花雪兒問:「怎麼了?」

「沒什麼,我這裡出了一點問題,等我把問題解決了,再去找你。」

張澋煜很好奇她這裡出現了什麼問題,但看她似乎希望自己快點離開的樣子,便忍住沒有問,轉身離開了她的房間。

他剛走出去,背後就響起關門的聲音,他停下來回頭看著緊閉著的門。

房間里,花雪兒解開了跟系統的屏蔽,一解開,她就問:「你是不是將我空間收回去了?」

以前她沒覺得失去空間后的嚴重性,現在她知道了。

系統666:「沒錯,鑒於你屏蔽了本系統,本系統只能做出這樣的行為了,只要你答應攻略張澋煜,本系統就將空間給你開了。」

花雪兒:……

難道真的要去攻略張澋煜?

系統666見她還在糾結,告訴她實情:「其實張澋煜現在對你的好感有五點了。」

聽到這話,她很好奇滿分是多少,便問:「那滿分是多少?」

系統666:「100。」

「什麼鬼,那我在他張澋煜眼裡豈不是還是陌生人?」

門外沒有走的張澋煜聽到房間里的人提到自己,微微皺了一下眉。

系統666:「沒錯,所以你需要努力了。」

花雪兒氣憤,自己對他這麼好,都帶他進自己的空間了,他居然對自己只有五點好感,好感這麼難獲得,那她要是真攻略起來,豈不是得累死?「我不幹了,你乾脆將我毀滅算了,反正任務最後也是失敗,與其廢那個力氣去攻略他,我還不去現在死了算了,就算我將他攻略成功了,人家也不可能為了我犧牲自

己跟兩個妹妹,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要復活那個什麼聖墟之子,他有什麼用?」

門外的張澋煜,眉頭擰得更緊了,對她的話半解半不解,但是聽到後面關於復活聖墟之子的話后,他眼底立即現出狠戾。

一腳踹開門,走到花雪兒面前,將花雪兒提到跟前。

「你都知道什麼?」

花雪兒愣住,不明白他怎麼會突然闖進來,直到系統666告訴她張澋煜一直在門外,她心底將系統666罵了千百遍。

這不是擺明了坑她么?

感受到他周身的危險氣息,她連忙解釋安撫:「你冷靜一下,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求你冷靜一下……」

嗚嗚,雖然她想死,可不想被張澋煜弄死。

張澋煜鬆開了手,一點也不擔心她跑掉,但他不想引來其他人,便將門關上,然後還設了隔音結界。

花雪兒莫名的心裡發慌,她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張澋煜,真的好嚇人。

張澋煜見她還不說,低聲呵道:「快說。」

「我…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就是前不久到了白峰后,我腦海里有個小東西給我……」

花雪兒哭了,因為她根本沒有辦法說出來。

張澋煜見她說一半后說不出來了,臉一沉:「既然你不說,那就離開白峰,從今往後不準再接近澋湘澋瓊,最好是別出現在我的面前,否則絕對不會放過你。」

不知為何,花雪兒感覺心好痛,為什麼會心痛?

系統666:「還不是因為你愛上他了。」

花雪兒:真的是這樣嗎?

系統666自己忽悠:「嗯,只有愛上一個人才會有這種感覺。」

花雪兒信了,因為她的心越來越痛,雙眸也越來越模糊,接著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張澋煜看著面前捂著心口暈過去的人,臉黑得能夠滴墨。

「給我起來,別以為你裝死我就會放過你。」

他很確定花雪兒沒有心臟之類的病,所以肯定她是在裝。

然而,不管他怎麼恐嚇,地上的人就是沒有反應。

他蹲下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打算將人拖出去,然而他發現花雪兒是真的暈過去了,並且還是因為心臟驟停導致的昏厥。

他嗤了一下,冷漠道:「這麼不禁嚇。」

說完將人拖著往門那邊走,打開門,外面的慕容澋軒見他拖著花雪兒,睜大眼睛跑過來。

「澋煜,你再幹什麼?」

他一吼,澋湘澋瓊也從房間里出來。

姐妹二人看到二哥將雪兒姐姐拖出來丟在澋軒哥哥跟前,兩人連忙跑過來,將地上的雪兒姐姐扶坐起來,不解的看著二哥。

「將她送回崑崙峰,以後不准她來白峰,你們也不準與她來往。」

聽完張澋煜的話,慕容澋軒問:「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要將她送回去,還不准我們跟她來往?」

「她接近我們別有目的。」至於是什麼目的,他不想說。

「什麼目的?」

澋瓊想要弄清楚,她覺得雪兒姐姐人很好,而且有點傻乎乎,這樣傻乎乎的人怎麼會有心計。

澋湘跟慕容澋軒也看著張澋煜,等待張澋煜的回答。

張澋煜見澋軒跟妹妹們想知道,便道:「還記得之前在藏書閣看到的一本古迹嗎?」

三人回憶了一下,很快就想起來了,那時候他們雖然沒有仔細看,但知道那是一本如何復活聖墟之子的方法。

「那跟雪兒姐姐有什麼關係?」澋瓊問。

「她想說服我犧牲我們去復活聖墟之子。」

三人沉默了。

最終慕容澋軒將人抱起來,送回崑崙峰。

花雪兒被送回崑崙峰的時候就剩下最後一口氣了,花雪兒的爺爺及時出現救回了花雪兒。

醒過來的花雪兒看到自己回到了崑崙峰自己的房間,她沉默了下來,將來看她的師兄們趕走,然後將自己關在房間里。

門外,二師兄花澤擰眉沉著臉。

「師父,小師妹定然是在白峰受了委屈,我們何不去白峰討個說法?」

「這都是她的命。」花雪兒的爺爺花成渝嘆了一口氣,然後警告花澤,「命令崑崙峰的人不得去白峰,違者重罰。」

「是。」

花澤嘴上遵從,可心裡不服。小師妹可是他們寵著長大,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被白峰的人送回來的時候就剩下最後一口氣了,若不是師父及時出現,小師妹就很有可能永遠離開,所以這口氣他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 慕容澋軒回到白峰,看到一臉郁沉的張澋煜,擰著眉。澋湘澋瓊二人站在一旁,看著二哥,沒有說話。

「哥哥,其實雪兒姐姐也沒有做過傷害我們的事情,不是嗎?」澋湘道,澋瓊點頭,「雪兒姐姐或許有她不得已的苦衷。」聽著兩個妹妹的話,張澋煜回想了一下花雪兒之前的所作所為,他承認花雪兒沒有做什麼傷害兩位妹妹的事情,但花雪兒的存在就是危險,現在他後悔了,不應該放

過她。

澋湘澋瓊見二哥不吭聲,臉色還比剛才的更加難看,心想還是別說了,再說下去,二哥大概要去將花雪兒滅口。

二人看向澋軒哥哥,慕容澋軒示意她們先離開,這裡交給他。

澋湘澋瓊眨了一下眼睛,二人轉身回房間去了。

慕容澋軒看著張澋煜,抬手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還沒等他開口,張澋煜就轉身回房去了,走的時候留下一句話。

「我去閉關,接下來白峰的事情交給你處理。」

慕容澋軒還想掙扎一下開著,誰知道還沒開口,澋煜就已經進房間把門關上了。

晌午,花枔風雨無阻的來到白峰,一進白峰他就感覺到今天的氣氛不太一樣。

只看到慕容澋軒一個人在喝茶,他走過去。

楊桃故作無意的看了一下手機,恍然大悟的樣子:「啊,我朋友還在等我,我們約了電影,快到點了。」說完還從兜里掏齣電影票晃了晃又放了回去。

Previous article

發現這一點的離央,提起的心稍微放下了,同時趕緊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黑色晶石貼身存放。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