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幹嘛啊這麼急?”張謙問,“等小雯生了再結就是了。”

“咱們那兒的風俗你又不是不知道!生完孩子以後再辦婚禮這事不成規矩!必須得生之前結。”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規矩?”

“兒子啊,”老爸說,“雖然我也覺得這規矩無所謂,但是你這天天在外面跑,現在好不容易這段日子能天天呆在這了,快辦了吧,萬一哪天再出去辦個什麼事,十天半月不回來,小雯再生了,你有得多等一段日子了。”

張謙用鼻子哼出一口氣。

“別不耐煩,我們這都是爲了你好。”老爸說。

“老爸老媽,不是我不想結,現在確實是不合適。”張謙說。

“那什麼時候合適?等我們老的走不動道?等我們進棺材?等你孩子都有孩子的時候?”

“也不用那時候,但是現在是真的不太合適。”張謙說,“我現在身份特殊…”

“你再特殊你結個婚誰管你啊?”老媽不服了,“我就不信還有人會管着你不讓你結婚?這叫什麼事?”

“…我是仙人。”張謙說。

老爸老媽都愣了。

“仙人不能和凡人成親。”張謙鄭重的說。

“你要是神仙那我就是玉皇大帝。”老媽白眼一翻。

“我真是神仙!”張謙加重了語氣說,“還有您剛纔那話,以後別隨便說了。真的會惹禍上身的!”

這話一出,老爸老媽都愣了。

老媽試探着問:“真的假的?”

“真的,要不然我早就結了。”張謙說。

老爸老媽徹底愣住了。

直到張謙離開,這老兩口子還在那發愣。

“這下好了,他們知道你是仙人了。”系統嘿嘿直笑。

“我倒是不想讓他們知道,”張謙說,“但是這事不能瞞着,我要是瞞着了,到時候結婚的時候萬一真有一大幫仙人來找麻煩,那我怎麼整?”

“其實這事想要處理也不難。”系統說,“牛魔王有能力在某一個地方設置屏蔽仙人感知的法陣,你可以讓他幫個忙,然後你結婚的時候低調一點,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說到這系統又笑了:“也是你平日裏樹敵太多,尤其是惹到了天蓬元帥這貨,否則你一個小小的散仙在人間結個婚,一般神仙都懶得管你。”

總裁蜜愛心尖妻 “哼,我可從沒後悔惹了他。”張謙這痞子相露出來了,“哪怕重來一回我也照樣惹!”

“不過你說的有道理,那得了,我去找找牛魔王吧。”

掏出手機給牛魔王打了個電話,牛魔王現在正好有空閒,目前還在樹皇的萬木山谷,張謙直接從大燕山起飛,半小時就飛了過去。

和他想的一樣,這倆人果然在那喝酒。

見到張謙來了,牛魔王和樹皇這倆人二話不說就先給張謙灌了三大碗。

三碗酒下了肚,張謙這胃裏就跟火燒一樣。

但他也沒忘了正事,聽完了張謙的話之後,牛魔王哈哈大笑:“老弟,這事你算找對人了,包在我身上了你放心,場子我絕對給你弄得妥妥的!”

“那得嘞,謝了牛哥,到時候你給我當個伴郎。”

“不當那個,沒興趣。”

“那你幹啥有興趣?”

“喝酒唄!”樹皇笑道。

牛魔王哈哈大笑:“還是樹皇老弟瞭解我!”

“這沒問題,酒管夠!”張謙也笑了。

笑完了,牛魔王問:“老弟你打算什麼時候辦?看中哪塊地了?”

“這個暫時還沒定呢,這不先過來問問牛哥你方不方便嗎。”

“這有什麼,這都小事。”牛魔王說,“等你準備好了直接跟我說就行!”

“好,那我先謝謝了!”

“咱兄弟不說謝,再說罰酒!”樹皇說。

三人繼續把酒言歡,張謙其實不想和他們蹲這喝酒,但是總不能說完了事就甩屁股走人,那樣不厚道。

喝着喝着,張謙隨口問道:“你哥,嫂子呢?怎麼沒見嫂子出來一塊喝點啊?”

樹皇笑道:“大嫂不愛喝酒,再說了,牛哥跟我這我們天天喝,大嫂沒出來罵我們就不錯了,怎麼可能一起過來喝。”

牛魔王的臉色卻是有了一些微微的變化。

張謙敏銳的注意到了牛魔王的表情,問:“牛哥?咋了?”

牛魔王沉吟了一下,往樹皇洞府那邊看了一眼,低聲說:“我越來越覺得我夫人她不太對勁了!”

張謙和樹皇眉毛都是一挑,對視了一眼。

“怎麼了這是?”張謙問,“上次我查看了之後發現大嫂沒什麼問題啊。”

“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我更不可能拿我夫人瞎說。”牛魔王說,“有好幾次我都在半夜的時候聽到了她自言自語!”

“那可能是在說夢話吧?”樹皇說。

“絕對不是!”牛魔王說,“最嚇人的是大前天晚上,半夜。樹皇老弟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晚上睡覺的時候不喜歡有光,所以你給我住的那地方一到睡覺的時候我都會熄火。”(洞府裏點着火把)

“和我一樣。”樹皇說。

“但自從大前天晚上,我就再也不敢熄火睡覺了!”

“到底怎麼回事啊?”張謙問。

“那天晚上,大半夜的時候,我又被我夫人的自言自語給驚醒了。”牛魔王說,“你們是沒聽過,但凡你們聽過,你們絕對也會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種聲音很嚇人,就像用鼻子哼出來的聲音一樣,而且我還聽不清她說的是什麼。”

“我醒過來的時候,看到我夫人就趴在我身邊,她的臉跟我的臉的距離就這麼一指頭長,瞪着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我跟你們說吧當時真把我給嚇壞了!” 張謙和樹皇又對視了一眼。

感覺事情的確不簡單了。

牛魔王接着說道:“還有,當時我剛想問她怎麼了,結果我就看見了她手上拿着一把尖刀!”

“那刀寒光閃閃,很是鋒利,我當時嚇得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我覺得她應該是在逗你玩吧。”樹皇乾笑了一聲。

“是啊,她要真想害你的話直接拿芭蕉扇給你扇飛了多好。”張謙說。

牛魔王搖了搖頭:“誰知道呢!當她看到我醒了之後,還繼續盯着我看了一會,後來我實在憋不住了,我就問她我說:夫人你要幹嘛?”

“她聽到我的聲音,笑了,說:‘夫君你醒了?’然後收起尖刀倒頭就睡了。”

“到最後她呼呼大睡睡到天亮,我卻一整晚都睜着眼,因爲我根本睡不着了!”

牛魔王的樣子有些崩潰,顯然這件事對他的心靈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那後來呢?”張謙問,“第二天你沒問她是怎麼回事?”

“問了,她卻說自己根本沒醒,更不可能盯着我看,還說什麼誰稀得看我。”

“那她應該是夢遊吧。”張謙說,“你別太放在心上。”

“我怎麼能不放在心上,萬一哪天她趁我睡着了捅我一刀呢!”

“她也得捅得動你啊!你什麼實力,她什麼水平?就算真給她一把刀,讓她可勁兒捅,估計等她累死了你也不見得會受傷。”

“對啊,”樹皇說,“牛哥,這事我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過?”

“我一直沒想好該怎麼說,正好今天你們都在,又說起來了她,我這纔想說說。”牛魔王說,“張老弟,雖然你說的是那麼回事,但是她要真往我眼睛這邊捅,那我也是死路一條啊!”

“還有,我並不覺得她那是夢遊,我們是妖怪,又不是人,好端端的怎麼會夢遊?”

張謙拿出手機:“妖怪怎麼不會夢遊?我搜搜你看看。”

說着他真的搜了起來,而且沒想到還真有人在網上問了一個這樣的問題——“妖怪會不會夢遊”。

結果下面的回答只有兩條,其中一條:“妖怪會夢遊,不但會夢遊而且還會夢-遺。”

另一條:“病友你好!我也是xx精神病院裏逃出來的!聽說他們出來抓咱們了,別上網了快跑吧!”

張謙狂翻白眼,這特麼都什麼回答!你們的責任心呢!

“妖怪不會夢遊的。”系統說,“他們會做夢,會從好夢中笑醒,從噩夢中驚醒,但不會夢遊。”

“那這是什麼情況?”張謙問。

“沒準鐵扇公主真的被什麼東西給控制了也說不定。”系統說。

“那我再看看她的記憶?”

“…看看吧,反正也沒什麼壞處。”系統說。

張謙一點頭,對牛魔王說:“牛哥,要不我再像上次一樣幫嫂子看看是什麼情況吧。”

“啊?”牛魔王一愣,隨後臉色就有些猶豫。

“是啊牛哥,讓張老弟幫着看看吧,反正對大嫂也沒什麼壞處。”樹皇說。

牛魔王瞪着牛眼:“對她是沒壞處,但是對我有啊!上次就因爲我把她打暈了她差點把我耳朵給擰下來!”

“牛哥,這也是爲了你好啊。”張謙說,“她總不能真把你耳朵給擰下來,但是要真的有問題的話,沒準你連命都沒了!”

媽咪回來了,爹地要給力 “是啊是啊。”樹皇說。

牛魔王思考了一會,這才說:“唉,那好吧!我豁出去了!”

說罷走進了洞府,張謙和樹皇立刻跟了進去。

幾分鐘後,還是在樹皇的練功室,牛魔王抱着鐵扇公主走了進來。

張謙一伸手吸走了鐵扇公主的魂魄,隨後盤腿坐在地上查看了起來。

着重查看了一下鐵扇公主之後的這段記憶,張謙有些奇怪,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而且在鐵扇公主的記憶中也沒有有關她晚上自言自語或者盯着牛魔王看這些事。

“奇了怪了!”張謙說,“就算是被控制,最起碼咱們也能查看到她記憶中不對勁的地方吧!但這次怎麼一點不對勁的地方都沒有啊?上次最起碼還出現了一些異象呢!”

系統說:“先彆着急,先整個看一遍再說。”

看到最後,還是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張謙剛要說話,鐵扇公主的記憶裏突然響起了一個他很熟悉的聲音!

“張謙,又見面了。”

是黑袍人!

張謙心中大驚!

他仔細看去,果然,鐵扇公主的記憶影像裏面,黑袍人正站在那看着張謙!

“我靠,你怎麼會在這!”張謙大驚!

這黑袍人有點太神奇了,居然能在別人的記憶中跟他講話!

但是黑袍人好像完全沒聽到他的話,繼續說道:“我就知道你早晚會過來查看這個女人的記憶的,因爲你和牛魔王的關係還不錯。”

“你連我能查看別人記憶的事情都知道?!”張謙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黑袍人到底是什麼人?!

“所以我就提前在她的記憶中留下了下面這段話,你仔細聽好。”黑袍人的聲音變得嚴肅了,“我這段時間活躍的有點過頭了,所以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雖然我不怕他們,但是暫時來說,我…嗨,雖然不願意承認吧,但是以我現在的水平還打不過他們。”

“所以我不得不暫時避一避風頭,順便去做一些我自己的事情。”

“而我要做的這些事,怎麼說呢,有點危險,所以我把你女兒留在了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我會在最後的時候告訴你,你先彆着急,也別跳過這一段。”

張謙不說話了。

“有些話現在說有點早,但是我還是要給你提個醒,現在的天界非常恐怖!比地獄還要恐怖!以後去天界的時候儘量小心,現在來說,你能完全信任的仙人只有水德星君、哪吒三太子、托塔天王、井木犴和二郎神這幾個,其餘的仙人你一定要保持戒心!”

“另外,日後如果你要去天界行走,一定要多加小心!你的敵人可不止現任天蓬元帥這一個!”

張謙聽得都蒙了,黑袍人啥意思啊這是,跟我說這些幹啥啊! 然後黑袍人又絮絮叨叨了半天,給張謙說了不少的話,叮囑了不少的事情。

張謙徹底被搞蒙了。

到底什麼情況?

“西王母你也是可以爭取一下的。”黑袍人繼續說着,“只不過這個女人太精明瞭,也好算計,所以如果你真的有可能她結了盟的話,一定要提高警惕,絕對不可以完全相信她。”

不妻而遇 “天界有兩個地方你要注意,第一個是太上老君的上清丹閣,第二個是西王母的蟠桃園,這兩個地方都有重兵把守,在沒有得到邀請的情況下一定不能去。”

“還有……”

……

張謙足足聽了二三十分鐘。

最後,黑袍人問:“我的話你都記住了嗎?”

“一定要記住,如果你跳過了我的話,就一定要再回去看一遍!”

系統卻低聲嘟囔了一句:“脫褲子放屁。”

張謙沒留意系統的這句話,而是繼續認真的聽着,因爲他很想知道小倩現在在哪。

果然沒辜負他的期待,黑袍人說:“至於你的女兒,我把她暫時託付給了我的一個朋友,他複姓夾谷,你叫他夾穀子就可以了。”

“你的朋友?我靠,你這麼吊你還有朋友?我還以爲你吊到沒朋友呢!”張謙震驚了。

“他現在以凡人之體混跡於世,家住在東邊一個叫小蓮村的村莊裏,那個小村莊西邊靠着一座不高的山。”黑袍人說,“你要願意把你女兒接回來你就接,不過不建議你接,待在他那裏比較安全。”

“好了,我說完了,這個女人此後會恢復正常的,不過我不會就此停止對她的控制和影響,因爲我還得盯着點妖族的情況,但這件事你就不需要告訴牛魔王了。記住我所有的話,日後再見了。”黑袍人說完之後,鐵扇公主的記憶也戛然而止。

張謙睜開了眼睛,腦袋上已經見了汗了。

牛魔王和樹皇都呆在一旁用一種很那啥的眼光看着張謙。

這次張謙運功時間太長了,都接近一個鐘頭了!

牛魔王急的滿頭大汗,一看張謙醒了過來趕緊問:“張老弟,這…怎麼樣了?”

“你這次時間太長了,難道我夫人她?”

“哦,大嫂她沒事。”

“沒事?”牛魔王愣了,“真沒事?”

“真沒事,怎麼你還盼着她有點事嗎?”

“你這話說的…誰會盼着自己的夫人出事?但是她那些不對勁的表現…”

重生之夫榮妻貴 “這個嘛…大嫂她只是想跟你開個玩笑罷了。你別往心裏去。”張謙說。

他臉上在笑,心裏卻在苦笑,這黑袍人是爽了,留下一段話甩屁股走人了,但是也不考慮張謙該怎麼圓話!

只能先這樣安撫住牛魔王了。

“是這樣嗎?”牛魔王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你還不信我嗎?”張謙說,“不過以後應該不會這樣了,大嫂也沒打算再跟你多開多少玩笑。”

極品神級保鏢 牛魔王還是一臉的不相信。

圍觀的數萬人先是一愣,瞬間爆發出雷鳴般的呼喊。

Previous article

&nbsp&nbsp&nbsp&nbsp看著七瀨遙受傷的臉,松岡凜心底一軟。想著之前自己遭受的事情,臉色更加難看「別過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