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嵐華的臉色慢慢蒼白下來,銀箭的不斷攢射讓他消耗了太多的精神力。另一邊,嵐風和火雲聖龍被六位聖王給攔了下來,絕對地實力差距,讓他們只能被動捱打,哪裡還脫得開身?

弘羽聖尊收回目光,逼視著嵐華:「歸順我,你可以活下來。」

陰陰一笑,嵐華的身體憑空一隱,就連弘羽聖尊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就那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看著手裡的銀幽,他楞了楞,正準備收回儲物法寶中。誰知,就在他放送了手中力道之時,銀幽通體一陣模糊,也隨之失去了蹤影。

對肉體不產生傷害,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銀幽本身並非常規物質。事實上,它根本就是元神能量的另一種存在形態,看起來有形可查,實際上它是無形無跡的。弘羽聖尊用強大地手段禁錮了它與嵐華之間的聯繫,一旦能量撤去,根本就抓不住它了。

嵐華的消失和銀幽的消失讓弘羽聖尊顏面大損,過去損了顏面和嵐風只是間接關係,這一次好比是在他臉上抽了一個耳光。甚至於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那個和嵐風長的一模一樣的傢伙到底是什麼,起初以為他的一個異類修鍊者,可現在看來顯然不止那麼簡單。

堂堂聖尊,一腳踏入聖皇之列的聖尊,竟然被一個小小的聖君戲耍,他情何以堪?

凜冽的殺氣再次釋放出來,衣袖一揮,嵐風等人只覺得全身一滯,聖力完全凝結,就連身體也絲毫不能動彈。

「那人,是誰?」

弘羽聖尊淡淡地問道,看著懸浮在空中試圖掙扎的嵐風等人,只可惜,儘管連面孔都有點扭曲了,依然像是被無形而又無法抗拒的大手摁在了空中。

嵐風怪笑一聲,叫道:「那是你老子!你叫一聲老子,他就出來了,哈哈」

「噗」

屈指一彈,幾道指勁破空而出,所有人的四肢紛紛被洞穿,怪異地力量封死了經脈,他們也像嵐風一樣,難以釋放出攻擊殺招了。

弘羽聖尊微微皺眉,輕聲道:「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出他是誰,本尊若是收服了他,便可放了你們的性命,否則」

「否則怎樣?」漠衍嘎嘎大笑,咒罵聲連綿不絕:「你個老不死的,仗著實力強欺負我們,你他娘的修鍊了多少年?老而不死謂為賊,你這老賊早就該死了!老子盼著死了兒子死孫子,全家都死光光,一個不留!」

「賤嘴呱噪!」

弘羽聖尊又拂了一下衣袖,只聽劈啪兩聲脆響,漠衍的臉頰頓時高高腫起。

兩個青紫色的掌印極是顯眼,就連皮膚都變薄了很多,腫起的部位紫地發亮,裡面更有體液流動,好象隨時都會裂開似的。漠衍嘴裡依然發出陣陣咕嚕聲,只可惜到底說什麼已經聽不清楚了。

弘羽聖尊一指彈在嵐風身上,啪地一聲,嵐風的胸口上被炸開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空洞,血肉模糊。

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弘羽聖尊淡然道:「好吧,快說吧,否則下一次就是你的腦袋,不知道識海被炸碎的結果會怎樣呢?」

聖力被對方以大神通凝結,胸口的創傷根本不能復原,鮮血咕嚕嚕地往外涌,劇裂的疼痛讓嵐風全身發抖。

一雙眼睛變成了血紅色,狂喝道:「老子操你十八代祖宗!」

「很可惜,他們都死了。」

弘羽聖尊一邊說著,一邊抬起手,食指和中指並起,指尖上縈繞著一團耀眼的金色氣流:「你,真的不準備說?那我就問其他人了!」

說完,駢指擊出,一束玄金色的指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射向嵐風的頭部。那裡是修鍊者的識海本源和元神真靈所在,一旦碎去將是魂飛魄散,萬劫不復的結果。

當然,這對於識海早已被遷移到丹田的嵐風來說,並不構成威脅,只要能使用聖力,他就能輕易的修復。

不過其他人並不知道,漠衍等人發出尖利的叫聲,六位聖王陰笑連連。

「弘羽,你真的該死,竟然對一個小輩下毒手,枉為聖尊。」

一個聲音悠悠傳來,弘羽聖尊所髮指力莫名其妙的消弭於無形。

龐大的氣息把方圓數十萬里全部籠罩在內,風靜,雲止,水不起波,地不揚塵,時間與空間處於絕對的靜止狀態。

這,才是聖皇的能力,絕非一腳踏入聖皇者所能相比的空間與時間的絕對掌控!

沒有人出現,那道聲音再次響起:「這人,本皇也就帶走了,既然是私怨,想來你也沒什麼好說的。畢竟是本皇的子民,豈能由他人隨意加諸罪名?」

聲音一落,沒有任何人能反應過來,嵐風等人就那麼消失了。

六位聖王傻傻地看著對頭在自己面前被擄走,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只有弘羽聖尊知道,他們是被虛臨聖皇親自出手給救了。

一個聖皇想在自己手裡救人,他是萬萬無力抵抗的,除了心裡的憤怒和不甘,連表現出來都不敢。礙於天一聖皇的關係,虛臨聖皇是不能隨便殺了他,但是他若是衝撞了對方,那就另當別論了。

因此,除了生生咽下這口氣之外,他還能怎麼辦?最多也就是回去和天一聖皇哭訴一番,曆數對方種種的不是,也只有天一聖皇出面才有可能把嵐風等人弄回來,憑他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的!

被一團柔和的力量包裹著,禁錮著聖力的禁制瞬間消除,身體的創傷也立刻痊癒,就連消耗的聖力也恢復到了全盛時期。眼前明暗交替,失去了時間與空間的規則,也就沒有了這兩種概念,就那麼渾渾噩噩的出現在一個大殿之中。

磅礴!

大氣!

雄偉!

高有數十里的穹頂,長、寬給有上千里,金碧輝煌的大殿中,一片珠光寶氣。 至尊帝王 空氣中的聖靈氣濃郁之極,絲毫不下直接從聖晶石里吸收所得。

偌大的大殿中,除了自己這邊的幾個人,也就剩下寥寥不到十人。其中只有一個是自己認識的,也就是欽悅城的城主,晉虞聖王。讓嵐風驚訝地是,他一個堂堂聖王所站立的地方,竟是在最末尾之處。

寶座上坐著虛臨聖皇,嵐風並不認識他,同時虛臨聖皇救下他時所說的話,也是說給弘羽聖尊聽的,他並未聽到。

不過從這排場嵐風也大致看得出,此人身份極高,能夠從弘羽聖尊手裡輕鬆救下自己,也只有聖皇才能做到了,於是連忙跪了下去:「嵐風拜見陛下!」

漠衍、芊月、揚青以及幻化成人形的火雲聖龍也不敢怠慢,全部跪拜下去。他們都是隸屬虛臨聖皇的子民,就算去除這一點,單憑虛臨聖皇修鍊的年月,也足以承認他們這一跪了。

虛臨聖皇擺了擺手,微笑道:「都起來吧,你就是嵐風吧?」

感受到對方的目光,嵐風站起身,恭聲道:「正是。」

「那你可知本皇為何救你?」虛臨聖皇微微一笑,說道:「本皇是聖界聖皇,你們只是幾個聖君,本皇為什麼要救你們呢?」

「當然是因為晉欣那小丫頭啦。」火雲聖龍嘿嘿大笑。

「放肆!」

下首的幾人齊齊上前一步,鋪天蓋地的威壓把火雲聖龍壓的臉色煞白,一跌坐下去,其中一個中年男子喝道:「陛下沒問你話,哪裡輪到你來插嘴?公主的名字又豈是你能直呼的」

虛臨聖皇嘆了口氣,擺手道:「好了,都退下吧,他們不知道規矩而已,別嚇壞了小朋友。」

那幾人紛紛退了回去,火雲聖龍這才緩過氣來,很是小心地看了那幾人一眼,這才站起來縮到一旁,哪裡還敢胡亂說話?

嵐風不以為意,拱手道:「難道陛下也對嵐風的那個夥伴感興趣?或者,陛下想讓小子獻出那人?」

「呵呵,娃娃,你可知道這句話會讓你丟了性命?」

虛臨聖皇古怪的目光看向嵐風,轉而又笑道:「第一句話說對了,只不過第二句話你卻是小看了本皇。元神分身而已,弘羽尚未突破到聖皇,他要那元神分身就是像參透奧秘,突破最後的關卡。然,本皇早已達到聖皇階,早已擁有元神分身,還要你的做甚?」 聽了虛臨聖皇的話,嵐風心中一凝,連聲急問:「聖皇的能力就是元神分身么?」

「是,也不是。」

虛臨聖皇皺了皺眉,想了一下,說道:「達到了聖皇階便可擁有元神分身,不過和你的元神分身不同,聖皇的元神分身和自身除了實力上的差距之外,其他方面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說,攻擊方式完全相同,而你的元神分身使用的竟然純粹的元神攻擊,連本體都是由元神之力構成。」

這一下,嵐風更是不解了,疑惑道:「元神分身不是元神之力又能是什麼呢?」

也沒說話,虛臨聖皇的身影一陣模糊,嵐風面前頓時出現了八個長得一模一樣的虛臨聖皇。

「這就是我的元神分身,每一個都擁有我的五成實力。」

虛臨聖皇心念一動,八個分身同時消失,又說道:「所謂的元神分身,意思就是這些分身是依靠分離出的一絲元神凝結成肉體,他們擁有我的記憶和思維,但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嵐風終於明白了,喃喃道:「也就是說,你們的元神分身就是分出一個人來,他們都是肉體成形的,而我的元神分身卻是完全由元神之力構成。那麼那麼你的元神分身是會死的了?」

「這也是我最好奇的地方。」

虛臨聖皇的眉頭緊緊地皺成一團,嘆息道:「元神之力怎麼會以這種形態出現? 惹火小嬌妻:老婆,婚令如山 我觀察過,你的識海竟然和丹田融合為一,而且識海能夠離開身體,這些都是和常理不相同的。或許或許這就是你的元神分身不同與我們的原因了,很難解釋,怕是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嵐風苦笑著點了點頭,光影一閃,嵐華出現在旁邊。

虛臨聖皇和下首處的幾人看著這個奇異的元神分身,眼中掩飾不住的羨慕。他們很清楚,嵐風的元神分身雖然只有一個,可是完全的元神之力存在方式,讓這個元神分身的能力強大到可怕。

比如,虛臨聖皇的元神分身只有他自身一半的實力,可是嵐華不同,只要他的元神之力達到了一定階段,他甚至會比嵐風還要強大得多。最主要的是,元神形態的存在方式,他或許會受傷很重,但是要殺了他,幾乎沒多少可能。只要他的一絲真靈依然在嵐風體內,即使元神之力完全潰散,在足夠的元神之力凝聚下,就能重生!

收回了嵐華,嵐風恭聲道:「想必陛下已經早已知道我等行蹤,只因是在巋鴻聖皇的轄地才不好出手。既然出了手,陛下也就有了收留我和我的朋友的意思,對么?」

虛臨聖皇楞了楞,隨即大笑起來:「你這娃娃說話倒是直接。不錯,若非想讓你們歸於我麾下,以我的身份豈會去救你們?」

沒等嵐風說話,他又說道:「你是不同的,而你的這幾個朋友都和其他人不同,或許現在看來並沒有太大作為,然而,你們的潛力非常驚人。如果我了解的沒錯,你和漠衍飛升至今只有三十萬年左右吧?」

「是的。」

「三十萬年修鍊到如斯境界,更有越階的實力,怕是整個聖界也沒幾個了。」

「不!據我說知還有一個。」嵐風咬了咬牙,陰聲道:「我們的一個仇家,比起我們的修鍊速度猶要快上幾分,不過,總有一天他會被我幹掉!」

虛臨聖皇好象沒聽到他這句話似的,淡笑道:「這樣吧,從今天起你們就在欽悅城任職如何?先從基礎做起,而且那裡的環境你們也比較熟悉。在這聖界之中,一切都是憑實力說話的,在你們沒有達到聖王的實力之前,我不可能給予你們太高的職位,否則下面的人會說閑話的。」

轉而看了晉虞聖王一眼:「晉虞,他們幾人的事就交給你安排了,不可計較往日之事,但也不能偏袒徇私。他們自己的事,除非是危及性命,你切不可插手,否則他們永遠都長不大,明白么?」

晉虞聖王連忙跪了下來,恭聲道:「是的,虞兒謹遵爺爺教誨!」

「好了,都去吧。」虛臨聖皇向兩個中年人拋去一個眼神,吩咐道:「龍荊,空勿極,你們二人護送他們回去,怕是那弘羽不會甘心的,希望天一那老傢伙不要從中作祟才好。」

眾人紛紛退去,頓時,大殿里顯得更加空曠了,剩下的幾人又被揮退了大部分。不一會,整個大殿除了虛臨聖皇之外,只剩下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宮妝。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虛臨聖皇的兒子和兒媳婦,兩人都是聖尊晉昀聖尊和旖雲聖尊。

那個中年男子,也就是晉昀聖尊皺了皺眉頭,低聲道:「父親,這幾人確實是潛力很大,特別是嵐風,今後成就不同凡響。可是,您讓他去欽悅城,這裡一來欣兒和他不就更加糾纏不清了?」

「這又有什麼問題呢?」

虛臨聖皇反問,看著兒子疑惑的神情,笑道:「往日我們不同意他們在一起是什麼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嵐風的實力太差了,身份太低了,根本配不上我們欣兒。現在呢?他擁有近乎聖王的實力,飛升至今才三十萬年而已,你可以想象他今後的成就嗎?」

「可是」

「可是等他哪日成就了一番輝煌時,你再去拉攏他,他已經看不起你了。」

虛臨聖皇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沉聲道:「更何況,就算他真的一無是處,那又如何?你要看著欣兒整天魂不守舍?看著她鬱鬱寡歡?即使嵐風只是常人,為了欣兒,我們又能怎樣?你們也看到了,三十萬年來,欣兒非但沒有改觀,反而是陷得更深。」

晉昀聖尊倒沒什麼,旖雲聖尊聽到這些話不由的眼圈發紅起來。

作為一個母親,無論她的地位有多高,對於子女的愛也不會有一分一毫的改變。很多事都是由虛臨聖皇支持,她無能為力,只能看著事情的發生。事實上,晉家上下唯一支持晉欣的只有她,她是一個女人,她看重的不是權力和富貴,而是能真正給女兒幸福的人。

毫無疑問,讓女兒痴迷到這般地步的男人,他絕對是優秀的,否則以堂堂公主的眼界,一般人又怎能入她法眼?

晉家貴為聖界皇者,億萬萬人之上,最不缺的就是身份地位。這裡不是凡人的國家,所謂的國與國之間的聯姻等等,在聖界只是笑話而已,女兒能找到自己深愛的人,這就是她的幸福。

也只有虛臨聖皇他們這些男人,才會看重地位和權力,才會計較嵐風和晉欣的身份是否匹配。

當然,三十萬年來事態發展放在這裡,現在不管嵐風有沒有所謂的潛質和光輝將來,也是沒人會阻止晉欣了。作為修鍊之人,她或者會很快淡忘,一旦執著了這麼多年,即使再過三百萬年,三千萬年,甚至更久,也都無法忘記了。

這,就是修鍊者的執念。執念不除,心魔永伴,就連修為都不會有半點進步!

卻說由兩位聖尊一路護送,半月之後,欽悅城已是遙遙在望。兩位聖尊也交了差事,雙方見禮之後便自行離去,他們這一走,很多不方便說的話也就方便了。

晉虞聖王的神色有點古怪起來,目光在幾人身上掃來掃去,其中大半時間是停留在嵐風身上。

眾人被他看得心裡發毛,鑒於他這『王子』和強大的實力又不好說什麼,再怎麼說自己以後也是他的屬下,份屬同袍。當年雖有過一番打鬥,大家也是明白人,換作是自己,怕也不願意讓貴為公主的妹妹和幾個螻蟻過從太密吧?

終於,晉虞聖王的目光停留在嵐風身上不動了,微笑道:「當年之事,就此揭過如何?」

嵐風一楞,隨即一陣苦笑:「在下也知聖王苦衷,既然今後同朝為官,你又是我等的上司,我還能怎樣?」

「是啊,你能怎樣?你可是欣兒的朋友,我是她大哥,若是有了矛盾,豈非讓她為難?」

晉虞聖王說完笑了笑,拍了一下嵐風的肩膀:「我晉虞,看重的就是實力,我承認當年看不起你,畢竟再這聖界里沒實力就什麼也不是。你也看到了,就算陛下是我爺爺,我依然就是一個城主,因為我的實力放在那裡。聖君,你現在是聖君,戰鬥力可越階,又有元神分身,所以你能得到我的尊重,就是這樣。」

緝拿帶球小逃妻 很現實,非常現實,他的話簡直是赤裸裸的論點,可他所說的又是句句屬實,任誰都不得不承認他的正確性。

聽起來很是刺耳,不過嵐風卻沒說什麼,他找不到反駁的話,只能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

欽悅城王府書房中,在沒有告之任何人的情況下,晉虞聖王帶著幾人進來了。

從嵐風等人這些年的飛速提升,到他的元神分身出現,最後是虛臨聖皇親自出手相救,青眼有佳。他也不是三歲孩童,如何不知道這幾人的重要性?

他是虛臨聖皇的孫子,自然要為晉家的將來著想,這方面他看得比父親還要清楚。

只有在他們尚未成就高位之前結交,才能讓他們真正地效命於晉家。一旦實力強大起來,聲名在外,各方勢力都想拉攏的時候,他就算再怎麼拉攏也是機會渺茫了。

也正是基於這一點考慮,虛臨聖皇才不惜在弘羽聖尊手裡救下他們,冒著與天一聖皇交惡的風險。由此可見,眼前這幾人所受重視極大,若非有成就聖尊的潛力,虛臨聖皇是絕對不會出手的。

既然如此,鑒於當年的那些罅隙,他還是需要做出些補救。畢竟,當年把嵐風打成重傷,若非晉欣以死相救,怕是連小命都沒了,這種恩怨單憑三兩句話是很難冰釋的。也許他們表面上不說什麼,心裡卻是記恨著,這才是最可怕的。

他這番心思嵐風大概也猜得到,如果說不記恨還也是假的,只是想通了其中關礙,特別是有了晉欣這層關係,他倒是不會怎麼樣了。

於是,見到晉虞聖王有點猶豫著不知該怎麼開口時,他倒是先說了:「聖王大人,過去的事我們暫且還是不提了,以後的日子還很長,不是嗎?」

「對!對對對!」晉虞聖王神色一喜,哈哈大笑道:「嵐風,還有其他諸位,相信今後我們能成為朋友。」

眾人紛紛稱是,一番寒暄之後,嵐風突然問道:「聖王」

晉虞聖王揮手制止了他的話,笑道:「私下裡叫我晉虞便是,當然,如果能在後面加個大哥那就更好了。」

看到嵐風神色間有點不自然,復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知道你現在不習慣,叫我晉虞就可以了。」

告罪了一聲,嵐風出聲道:「據我所知,聖界修鍊並無境界限制,也就是說,只要有足夠的聖靈氣加上足夠的時間淬鍊肉體、經脈、金丹和元神,實力就能提升上去。你身為陛下嫡親長孫,為何修為一直維持在聖王境界呢?」

「這個嘛」

晉虞聖王嘆了口氣,無奈道:「我先前已經說過了,在聖宮裡爺爺也說過,聖界是靠實力說話的,沒有那麼大的能力,就得不到相應的獎賞,這和身份無關。作為一城之主,每年多少晶石配額,這些都是固定的,沒有功績就沒有附加的獎勵。」

「你應該知道,聖君之後的修鍊是需要聖心玉髓精的,那東西非聖晶石可比。聖界存在了太多年,晶石礦絕大多數已經被開採光了,除了聖晶石的庫存數量還有不少之外,聖心玉髓精已經少之又少。若是沒有極大的功勞,那是萬萬不可能被賜予的,就算是我也不行,畢竟這不同於法寶之類的東西,用了也就沒有了。」

「原來如此。」嵐風思索了片刻,又問道:「那怎樣的功勞才能得到聖心玉髓精呢?好象聖界幾方勢力並沒有大的爭鬥,這功勞從何而來?此外,以後的提升之中,每一境界需要多少聖心玉髓精呢?」

晉虞聖王看著他,笑道:「這麼快就想要立功了?確實,聖界之中大規模的戰爭很少出現,上一次的大戰還是500多億年前」

聽著他的訴說,眾人接觸到以前所不知道的領域,這是很多人都不曾了解到的。

功勞從何而來這還得從戰爭說起,聖界之所以戰爭極少,就是因為八方勢力相差無幾,誰也不認為自己有吞併其他勢力的能力。

500多億年前,其中一方勢力大漲,比其他七方高出不少,於是在聯繫幾方之下,發動了一場戰爭。然而,剛打了沒多久就結束了,因為他發現戰爭打到最後的結果,並不如想象中那麼輝煌,失去的遠比得到的多。

接下來就得說說這一方勢力為何大漲了,這也是所謂的功勞從何而來。

一直以來,八大勢力的高手數量都是差不多的,勢力大漲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層高手的數量增多。中層高手從何而來?自然是來自於聖皇轄下的所有城池。

蘇韜聳聳肩,無奈道:「一身力氣總要找個機會發泄一下吧?」

Previous article

魅力:15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