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山林之中,林天早已經用上了順耳符,龍蛇獸的一切,他全都聽到了,正在驚歎刀曉生的厲害時,他也聽到了怒吼聲。

並且,林天很快就判斷出來,這怒吼聲是來八荒!

彷彿,突然之間,八荒成長了起來,變成了一頭異常強大的魔獸!

林天即刻通過靈應符聯繫八荒,要八荒安靜下來。

但是,八荒依舊在瘋狂地朝龍蛇獸那一邊衝過去!

p;??難道說八荒和龍蛇獸有什麼過節?

林天可不想讓八荒破壞了他的計劃。

只是,眼下,周圍六個門主將他給圍繞着,他可沒有辦法一下子突圍出去。

要是火力全開,使用出玄鷹翼和龍獅之力,倒是能夠做到,只是這麼一來,身份也就直接暴露了。

所以,林天忍住了。

他從小葫蘆裏又用出來了好幾張的符紙,而且,全都是上面貼上了隱身符,其他人都無法看到。

林天遠程操控符紙往八荒那裏飛過去。

便在此時,那六個門主一起朝林天轟擊過去。

林天爲了安撫下八荒,沒有急於跟他們交手嗎,而是在不斷地躲閃和防禦。

等到符紙飛射到八荒身旁,那幾張封印符直接砸在八荒的四肢上面,還有一張砸在八荒的頭頂,林天通過靈應符朝八荒喝道:“八荒,你冷靜一些,你給我冷靜一些!”

八荒一開始還在不斷地前衝,那勢如破竹的模樣,即便被封印符給阻礙了,仍舊是那麼兇猛。

“八荒,你要再不冷靜下來,我就要將你永遠給關在小葫蘆裏了!從今天之後,你都不能從小葫蘆裏出來!”林天越說越威嚴。

八荒被林天連續吼了幾句,情緒這才慢慢緩了下來。

“這龍蛇獸是怎麼一回事?你跟他有仇嗎?”林天依舊是一邊在應付六個門主的攻擊,一邊在安撫八荒。

八荒已經坐在了地上,他意識在告訴林天。

原來,八荒也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只是在聞到到龍蛇獸的味道後,他就逐漸失控了,要不是林天有強大的符紙壓住他,他已經現身直接衝過去和龍蛇獸打了起來。

“這不是你的錯,但,我今天有大計劃,你要剋制一些!”林天繼續安撫。

同時,林天已經在心裏面琢磨了起來,這龍獅對龍蛇,天生就有仇恨,很顯然,應該是和以前的傳說有關係。

照此看來,那些傳說還真的非常有可能全都是真的!

“八荒你先去遠一些的地方,不能讓龍蛇也暴走了!”林天提醒道。

眼下的八荒還處於隱身的狀態,雖然如今林天製作出來的符紙能夠隱藏氣味和靈氣,但,還不能做到完全的隱藏,等着距離靠的更近時,還是非常容易被感知出來。

八荒向來聽從林天的話,這會兒也是非常服從。

“好,我馬上離開!”八荒的意識跟林天進行了對話。

林天這才撤掉了符紙的禁錮,八荒往稍遠一些的地方離開了。

他還是能夠感覺到體內躁動不安的血液,不過,這會兒他控制的越來越好了。

龍蛇獸並未感覺到八荒,他被召喚出來後,先是有些生氣地看着刀曉生一眼。

作爲魔獸之中較爲高貴的“品種”,龍蛇獸可是非常不喜歡被一個人類給操控生命。

但,刀曉生在的他的身體裏植入了七根銀針,這銀針上都有特殊的馴獸咒語。

龍蛇獸要是不聽從刀曉生,等待他的只有無盡的痛苦!

過去,龍蛇獸可是嘗過許多次了,否則,他早已經暴躁起來。

“殺!”刀曉生只有這一個字的命令,同時眼神死死盯着面前的肖戰國。

龍蛇獸張開巨口,嘶鳴一聲!

這一聲十分尖銳刺耳,不少實力比較弱的傢伙,耳朵都被刺破,有鮮血流出。

而後,龍蛇獸如巨劍一般,猛地朝肖戰國撕咬過來。

肖戰國早已經捏起印來,他四個方向都引動起來,而後,便看到空氣之中的水汽逐漸靠近肖戰國。

“霧鎖長河,散!”肖戰國聲音落下,眼前即刻便是一片濃霧散開,這無比強大的濃霧瞬間籠罩住了周圍,方圓一百多米!

整個世界瞬間霧濛濛,而且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整個世界瞬間霧濛濛,而且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肖戰國的能力和水汽一類的有關係,這和他從小在大江旁長大有關係。

從小就適應水的他,一直修煉和修習的功法全都是和水系有關係。

如果這裏有一條河或者是一個湖泊,他的整體實力會變的更強,如今這裏沒有,肖戰國就只能是自己給自己創造條件來戰鬥了!

肖戰國能夠從空氣之中提煉水汽,這樣的功法他修煉的許多年,這幾年已經達到了幾乎可以說是他人生巔峯的地步。

而在上一次的水中,實力提升,進入到渡劫期後,他的這一招,已經變的更加強,更加恐怖!

霧鎖長河,原先只是用來擾亂對手視線,然後他在霧氣之中迅疾第出手,或者是在霧氣之中朝對手釋放暗器。

如今,到了渡劫期的他,可以操控霧氣,讓武器變成武器。

霧氣之中,肖戰國並未撤離半步。

龍蛇獸嘶鳴地叫着,瘋狂朝肖戰國咬過去,他的血盆大口,讓不少人不寒而慄。

隨着他巨型的身體迅速前衝,很多霧氣直接被衝散了出去,而尤其是隨着龍蛇獸體內邪氣涌出,大量的霧氣直接被抵消融化,消融。

等到它衝咬到肖戰國的面前,突然間周圍,涌來一陣強大的霧氣,這霧氣突然之間變成了繩索模樣,竟然一下子就把龍蛇獸的脖子給纏繞住了。

黑色毒藥:獵愛神偷 龍蛇獸叫着全力掙扎起來,同時,長長的尾巴直接朝肖戰國橫掃了過去。

有一些人倒黴,距離還是比較近,被龍蛇獸的邪氣給波動到,整個人往後面直接摔飛了出去。

就在那長尾要掃到肖戰國的面前時,突然之間一隻霧氣形成的巨手,“啪”一聲,將龍蛇獸的尾巴直接給抓住了!

而後,先前那控制住龍蛇獸脖子的霧氣繩索也是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巨手!

這兩個巨手之後,那籠罩在肖戰國身後的霧氣竟然是慢慢變成了一個霧氣巨人。

這霧氣巨人一腳踩出來,地都會隱隱抖動起來。

“好……好強啊……”

“這肖戰國不愧是英雄盟的盟主……”

在一片驚歎聲之中,那霧氣巨人竟然突然發力,全力想要將龍蛇獸給拉開,彷彿要徒手將龍蛇獸給撕碎了一般。

而很明顯的是,霧氣巨人越是用力,肖戰國就越是吃力,他的額頭上已經有不少冷汗直接冒出來了!

“哼,不自量力!”刀曉生冷笑一聲,突然間催動體內的灰黑色靈氣,這靈氣瞬間又演變成了一頭靈氣蛇,這靈氣蛇直接朝肖戰國本人衝刺了過去。

還沒有等肖戰國完全反應過來,那靈氣蛇又變成了七八條的靈氣蛇!

突然之間,肖戰國有些沒能夠應付的過來,一下子,有五條靈氣蛇咬住了他!

肖戰國想要用體內的靈氣把這一些靈氣蛇全都給震飛出去,但是,不論他怎麼發力,身體突然間卻是僵硬住了一般!

在吭哧了兩聲後,肖戰國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他的大量靈氣的在形成霧氣巨人後,體內已經所剩無幾!

而刀曉生,這個可怕的傢伙,他的靈氣是有着劇毒,他的靈氣侵入到了他的體內,肖戰國已經是奄奄一息。

“有意思,實在是有意思啊……”有人在暗處笑了起來。

因爲這個人看到,仙嶽五俠已經準備要動手了!

仙嶽五俠已經四處散開,他們已經就要成型了,這是他們仙嶽武俠經常使用出來的陣型!

這樣的時候,擺出陣型來,很明顯是想要撿漏了!

其實,其他人也都有想要撿漏的念頭,但是,不說刀曉生了,就那一頭龍蛇獸,都已經把她們嚇的雙腿發軟了!

在這個時候要去撿漏,那可就是虎口奪食,極其難不說,很有可能還會把自己給搭進去!

r /

但是,偏偏,仙嶽五俠的人想要冒險!

“你們仙嶽五俠好意思啊!”刀曉生掃視了一眼,已經都看在了眼裏!

他很生氣,非常地生氣!

對於肖戰國來說,卻是非常好的事,因爲這意味着,他可以喘口氣了,肖戰國深呼吸一口氣,立即調起呼吸,控制着丹田裏的氣旋。

他沒有再去跟龍蛇獸死扛,沒有想要將龍蛇獸立即殺死的念頭。

在努力將體內的毒給排出去!

“龍蛇獸,你還愣着幹什麼,不要停手!”突然之間,刀曉生怒吼起來,這一聲怒吼極其暴躁,而且帶着不可反抗的威嚴!

那龍蛇獸明顯是不喜歡這樣的刀曉生,可是龍蛇獸雖然叫了一聲,這一聲卻是非常地弱小。

“最後的命令!殺了肖戰國!”在刀曉生喊出這話後,他已經朝仙嶽五俠猛衝了過去!

仙嶽五俠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她們正在列陣!

想要殺了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蟲王,普通的陣法肯定是不可能了!

她們本以爲,肖戰國在死之前還能夠拖延住刀曉生幾分鐘,可是萬萬沒想到,刀曉生怒吼出來,要龍蛇獸單獨去對付肖戰國,他刀曉生獨自一人朝他們衝了過來!

“小心啊!”邱一鑫立即飛射出金劍,吼了起來,

“萬劍……”他的聲音還沒有完全喊出來,刀曉生的身影就已經趕到了!

而且刀曉生還不是隻是單獨一個身影趕到,在剎那間,刀曉生竟然形成了五道靈氣,這五道靈氣一起朝他們仙嶽五俠五個人飛射了過去,那就是要他們仙嶽五俠的性命了!

“快,五行亂象!”高一垚着急地喊了出來。

在高一垚喊出這話的時候,旁邊有人經歷過昨天在青龍門舊址時發生的一切事的人,立即大笑起來!

對於他們來說,他們覺得這一招就是逃跑的招數了!

這仙嶽五俠,名聲也不小了,對付一個被渡劫期的高手限制住的蟲王,竟然一開始就要逃跑。

那一邊不少人知道的也是大聲笑了起來,一時之間,笑聲將他們仙嶽五俠給包圍了起來。

仙嶽五俠一個個都十分地生氣,他們可從來沒有這麼丟人過!

“都給我使出全力,讓他們睜大眼睛好好看看了!”吼出來的人是高一垚。

平常他沒有這麼生氣過,可現在,他身爲仙嶽五俠之首,心裏面一口氣真的是出不來!

瞬間,五行亂象成功使用出來!

不過,刀曉生的那五道靈氣也是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趕到了!

在五行亂象使用出來後,其他人全都傻眼了!

這五行亂象使用出來後,瞬間是飛沙走石,周圍的一切都看不清了,包括那些霧氣靈氣也全都被吹散了許多。

也就是說,只要是在五個人陣型之中的一切,基本上全都受到了摧殘。

那刀曉生也是瞪大了眼睛,他沒想到五行亂象會這麼厲害!

不過這會兒,他也來不及思考那麼多了,這個時候,最爲重要的就是要突破出去,對於他來說。

刀曉生仰天怒吼一聲,而後,雙手再一次拍在地上,吼道:“千足獸!”

剎那間,再一次的地動山搖一般!

這搖的太厲害,太突然了,然後周圍很多人直接給摔了下去。

從裂開的地縫裏面出來了一條蜈蚣,是的,非常巨大的蜈蚣!

這蜈蚣和那一頭龍蛇獸的長度有着一拼!

而且這一頭蜈蚣明顯要更加地刺眼,尤其是他頭頂上的四個黑點之後,隱隱約約之間,還能夠再看到一個黑點!

這一頭蜈蚣魔獸,只怕不比龍蛇獸要弱多少啊!

不少人一下子,全都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了…… 江湖上都知道蟲王很厲害,但是他們從來不知道蟲王有多厲害。

如今,他們總算是見識到了。

“這傢伙到底是藏了多少魔獸啊!”

“不是,關鍵是他怎麼馴養的這一些魔獸,又是養在哪裏?”

“聽說這蟲王從他的師父哪裏學到一個空間召喚術,能夠將被他下了血咒的人和物,進行空間上的轉移。”

好幾個人立即一起看向說出這話的傢伙,而後,又看向了站在五行亂象風暴之中的刀曉生。

這會兒,千蟲獸已經完全從地下爬上來,它的叫聲比起龍蛇獸來說要更加尖銳且陰暗。

彷彿來自案暗黑的地獄深淵之中。

千蟲獸速度極快地朝高一垚爬行過去,它一邊疾速爬行,一邊鳴叫着。

高一垚一手控制着五行亂象的陣型不被破壞,另一隻手立即結印,他身體裏引出來的靈氣直接將地上的一大塊土給掀了起來。

這一大塊土有近一米厚!

暖妻之當婚不讓 “砰”,千蟲獸直接將那一塊厚土擊穿。

高一垚大驚失色!

此時,他看清楚了這千蟲獸頭上也是四個黑點外加一個若隱若現的黑點!

即將進入五階的魔獸!

千蟲獸張嘴,一大口綠色的液體朝高一垚噴射過去。

“移位!”旁邊不遠處的嚴一森怒吼一聲。

仙嶽五俠五個人聽到後,手上結印,左右手變化。

突然之間,他們五個人在風塵之中開始移動位置。

位置一換,高一垚瞬間移動到了另外的位置。

千蟲獸的綠色的毒液直接噴空,那被噴到的植物立即遭到腐蝕,冒氣了白煙。

即便是泥土,也有不少被腐蝕掉,足見這毒液有多麼厲害了!

仙嶽五俠眉頭猛皺起來。

“都小心一些了,這千蟲獸十分了不得!”邱一鑫吼了出來。

“我們要先殺了這該死的蜈蚣嗎?”旁邊的嚴一森問道。

邱一鑫道:“怎麼殺?要殺這臭蟲,不知道得耗費我們多少的精力和靈氣,我們的目標是肖戰國,可不是刀曉生!”

“可是三師兄,刀曉生現在一定不會輕易讓我們可以撤開,尤其是這千蟲獸,已經盯死我們了!”仙嶽五俠排名第五的何一淼着急道。

他們正議論着的時候,千足獸再一次發飆起來。

它吐了好幾口的毒液,一個都沒有能夠噴射到,越來越着急起來。

忽然之間,千足獸又是嘶鳴一聲,而後,它突然間原地迅速旋轉起來,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sp;??瞬間,起了一股龍捲風!

“這死蟲子要暴走了!”龍一焱吼了出來,“大家小心了!”

「令出於下,下行而上效,可不就是傀儡嘛!」宋在天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行了,既然你沒想到,那就算了。接下來的事兒,你就別管了,我們來替你做吧。」

Previous article

“局座,不是吧?上頭那麼狠?”竟然直接把他們治安巡邏隊全部‘解散’了,然後全部‘移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