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這一波證據宣傳出去,他大長老想要霸佔峰主位置的污點就可以洗清了。

這對大長老後面平穩接手白憐峰,起到了鋪平道路的作用。

「轟」

「轟轟轟~~~」

…………

……



石柱身旁,周拜天已經聚集了所有的力量,準備大幹一場。

周拜天一舉手,身後大批人手就將手中重鎚砸在了大殿的地板上,發出一聲聲震動。

場面一時寂靜,雙方領頭的已經開始動作,現在成為了石柱和大長老的爭鋒。

「大長老,你以為僅憑這麼兩下子,就可以把本峰主從座位上擼下來嗎?」

七零炮灰嬌寵記 「唉,你出手太早了。」

聽著大長老身後一群人列出來的那些個證據,石柱笑了,臉上流露出一股可惜。

大長老:「………..」

大長老頓時被石柱這番話給膈應到了。

因為飛公子的出賣,大長老之前的所有布置和想法全都白費了。

一想到這兒,大長老心中已是鬱悶無比,對於飛公子的怨念就更深了,不過此刻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石峰主?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想當這白憐峰的峰主?」

「老峰主雖然不在了,卻也不能任由你一個外人胡來。既然你不想走,那就讓老夫送你一程吧。」

大長老一聲令下,人已經沖了上去。

一股磅礴的氣勢從大長老身上涌了出來,猶如泰山壓頂一般,朝著石柱那副小身板壓了下來。

飛出去的大長老已經伸出了自己的右掌,一掌朝著石柱的天靈蓋拍了過去。

能夠坐上大長老的位置,實力自然不俗。

一經施展出來,就是破天境的實力。

大長老那一身氣勢,頓時就將石柱身邊大部分人都給壓了下去,身體不住往後退。

就這一掌,足以要了石柱的小命了。

「轟」一聲猛烈地碰撞,整個衝天殿都是劇烈震動了起來。

兩股狂暴、兇猛的力量從那一掌、一拳之中噴湧出來,瞬間傳遞向四方。

一股無形的力量圈擴散開來,頓時就將擁擠的大殿給清空了,所有人都被沖飛了出去。

大長老驚詫地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周拜天,心中微微一沉。

適才大長老下死手的時候,周拜天及時出手,一拳迎上了大長老拍出來的掌力,將石柱護在了身後。

此刻,大殿之中,就剩下大長老和周拜天二人,石柱他們都已經衝出去了。

大長老微微揚起頭,看著那非常迫人的雄壯身軀,沉聲道:「周拜天,你不幫老夫也就算了,居然還要阻止老夫出手,莫非你要讓老峰主的這番心血,全都白費了嗎?」

大長老此言可謂誅心,若是之前的周拜天,可能會有些遲疑。

畢竟周拜天只是修鍊天賦出眾,在人情世故這方面根本就是個白痴,沒有多少分辨是非的能力。

大長老自以為,憑藉他在白憐峰多年的威望,足以能夠讓周拜天罷手。、

只要周拜天的出手出現了遲疑,那麼大長老的勝算就出了一分。

只可惜他少算了一點,那就是周拜天對於白衝天的信任。

石柱身上有白衝天的氣息,那周拜天自然是相信石柱了。

更何況此次跟隨石柱出去,周拜天得到了一場大造化。

此刻大長老想要爭搶石柱峰主的位置,他周拜天又豈能答應。

「大長老,你就別白費心機了。想要爭奪峰主之位,就拿出你的實力來吧!」

戰戰戰,此刻周拜天心中只有戰。

因為周拜天已經發現了,想要快速融合神血中的力量,就必須經歷大量的戰鬥,從戰鬥中消減因為神血之力帶來的深重負荷。

此刻大長老的出手,正好合了周拜天的心意。

「吼~~~」

一聲興奮地大吼之下,周拜天粗大的手掌已經壓下。

「哼,擋我者死!」

大長老心中再度鬱悶了一次,眼中露出殺機,沖了上去。

二人戰鬥越來越兇猛,轉眼就已經衝出了衝天殿,在那更深的高空之中戰鬥了起來。

今日註定是個悲哀的日子,隨著戰鬥層次的逐漸升級,大長老是越打越鬱悶。

到了最後,大長老更是被周拜天狠狠壓制了下去。

「不可能,除了白衝天之外,我才是這白憐峰最強的才對,我不相信。」

再次被逼退了的大長老,看著周拜天那二十丈高的巨人之軀,眼中有些發狂了,再度沖了上來。

下方,大長老這一系的人,已經被石柱身邊的眾人給壓制了,全部都給封鎖了修為,束縛在一起,交由寧龍臣的三千多手下看守。

石柱、寧龍臣他們,則是看著天上周拜天與大長老的戰鬥。

大長老雖然被壓制了,但周拜天想要將他徹底給擊敗,還是有些吃力的。

下方,一直觀看的祝嬌開口道:「老大、老三,咱們一起上吧。正好那老傢伙手中,還有老娘需要的東西。」

經過祝嬌這麼一提,祝石、祝痴頓時想起來了,之前老二祝嬌可是一直心心念的想要大長老手中的聚靈陣的。

於是,祝石看向了石柱,想要看石柱的意思。

石柱正準備開口,突然眾人所站的地方颳起了一陣妖風。

妖風過後,一道巨大的翅膀怪物出現在了石柱等人的面前,正是多日未見的紫翼龍王。

自從被三豬的老祖宗從那傳承之地趕出來之後,紫翼龍王的心境就開始變了,有些神經質一樣的,發了瘋似的一直在尋找祝石還有石柱他們的下落。

這也怪不得紫翼龍王,實在是傳承之地中的那段回憶太過難堪,這讓非常好面子的紫翼龍王如何受得了。

發了瘋的紫翼龍王一定要找三豬還有石柱他們報仇,如今,終於得償所願,讓紫翼龍王見到了仇人。

紫翼龍王一出現,石柱就讓小金趕緊回到自己袖口之中。

紫翼龍王剛低下頭來的時候,就看到小金被藏到了石柱的袖口裡。

頓時,紫翼龍王就將所有的怒火集中在了石柱的身上:「小子,這段時間可真是讓本王好找啊!把那條幼龍給本王交出來。」

「哦?你們三個也在這?」

紫翼龍王眼中微微轉動,頓時看到了旁邊的祝石三兄妹。

紫翼龍王的到來,純熟意外,是石柱他們想不到的。

雖然此時紫翼龍王看上去更加狼狽了,但石柱卻不想讓這頭妖龍在這裡發瘋。

「呵,是啊,想來這段時間,你也挺辛苦的。」

石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紫翼龍王那慘不忍睹的龍軀,眼中露出了一抹嘲諷。

繼而,石柱眼睛一瞪:「小金是我的,就憑你這條大蜥蜴,也想跟我爭?有本事就過來,讓本峰主看看你的實力吧。」

說罷,石柱直接就是衝天而起,朝著東面飛去。

「哼,找死。」紫翼龍王雙翅一展,掀起一股龐大的氣流就是衝天而起,追了上去。

很快,一人一龍的影子就離開了白憐峰。 石柱這邊一走,祝石、祝嬌、祝痴三兄妹很快就加入了天上的戰鬥。

原本就一面倒的局勢,很快,大長老就敗下陣來,被周拜天強勢一拳重擊,從天上墜落到地上,再無可戰之力。

「老傢伙,識趣的就趕緊將你手中的聚靈陣交出來。」

周拜天、三豬下來之後,祝嬌就走了上來,看著大長老,毫不客氣的道。

「咳咳咳」

大長老此刻傷勢極重,五臟六腑皆有損傷,刻出來的那都是血。

經此一役,大長老可謂是被打落了所有的驕傲,再也沒有那種往日里高高在上的感覺。

甚至有種說不出的落寞之感。

手下一眾長老,連同那些個支持自己的人,都已經被人家給抓起來了。

就連自己引以為傲的實力,此刻也都被周拜天他們給打敗了。

本來就已經輸得很慘了,沒想到祝嬌這邊還來個神補刀,正要強索聚靈陣!

聚靈陣乃是大長老手中最好的資源,也因為這個,他的身邊才聚集了這多麼的人。

如今,祝嬌這一開口,這不是要他大長老的老命嗎?

大長老看著站在面前的眾人,臉色微沉道:「聚靈陣是老峰主交給老夫的,想要老夫交出來,就請老峰主親自跟我說吧。」

也不看看這是什麼時候了,大長老此時說話還是這麼硬氣。

畢竟,老一輩的觀念太過守舊,大長老還以為這次輸了,也不過就是被罰個一段時間。

等以後,還想要東山再起呢!

此時若是把聚靈陣交出去了,那他以後還如何在這白憐峰混?如何與石柱等人抗衡?

此刻石柱不在,一切都有寧龍臣做主。

寧龍臣看了眼躺在地上,好不狼狽的大長老,心中微微冷笑,攔住了正要發飆的祝嬌,開口道:「大長老今日之罪過,非逐出山門不足以贖罪!至於聚靈陣,從此就與大長老沾不上邊了。」

寧龍臣一開口,頓時周圍之人就讓出了一條道路。

看著讓出來的這條道,大長老臉色一變:「新峰主呢?新峰主呢?我是白憐峰的大長老,你們沒有權撤我的大長老之位,讓石柱來跟我說。」

「幾位,既然大長老不願自己動手,那就勞駕送送大長老一段吧。」

寧龍臣發話了,頓時周拜天就帶著幾個人強行將大長老架走了。

大長老雖然一路掙扎,但此刻已經身受重傷,就是想要做什麼,也沒有那精力了,最終還是被逐出了白憐峰。

從此以後,白憐峰再也沒有大長老這個人了。

也就是說從此刻開始,石柱才算是掌握了白憐峰的大權。

「峰主呢?」

處理完了大長老的事兒之後,周拜天急忙趕回,問道。

「剛剛紫翼龍王想要鬧事,被峰主給引走了。」

寧龍臣正在指揮手下人,處理大長老這一系的人,周拜天就上來了。

寧龍臣看著周拜天,回道。

「紫翼龍王?」

周拜天的聲音陡然高了幾分,顯然是有些不敢相信。

「峰主不是紫翼龍王的對手,快告訴我,往哪兒去了?」

一想到石柱這個新峰主,正在被紫翼龍王追殺呢,周拜天急道。

鑽石嬌妻:首席情難自禁 「周兄弟,周兄弟不用擔心。那紫翼龍王身上有傷,威脅不了峰主的。」

寧龍臣摁住了焦急中的周拜天,解釋道。

「就算是受了傷,那也不行,我還是要跟上去看看。」

「峰主不止是你的峰主,也是我大哥,我寧龍臣又豈能讓自己大哥深陷困境。」

「這是峰主自己要求的,紫翼龍王也就是個磨刀石,周兄弟就別攪了峰主的這次歷練機會了。」

「什麼?」

拿紫翼龍王來練手,這是要鬧那樣啊?

老峰主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新峰主也是這樣!

此刻,周拜天都有些懵了,臉上寫滿了糾結,不知道該咋整了。



鬧?誰會拿自己的小命來鬧?這不是開玩笑嘛!

他石柱也是被逼急了,這才不得已,挑上了紫翼龍王這頭受傷的妖龍來修鍊。

「還有半個小時,接我們去西京的車就到了。」蘇韜去了一趟廁所出來,姬湘君已經收拾好一切,腳邊放著一個綠色的一次性垃圾袋,她輕聲提醒蘇韜行程。

Previous article

一轉眼,幾萬雪軍鬥志盡失,一個個只想著逃跑。與此同時,許天易乘坐的戰車極速地向後方跑去,沒被包圍的雪軍跟在戰車後面快速撤離,陷入重圍的那些雪軍則很快陷入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處境,幾乎沒有人能衝破夜國騎兵的戰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