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算這個名叫武藏的人,有點傻,坂木還是沒有放棄她,依舊包容她。

就是因為她的母親給火箭隊立過大功。

所以才有這麼多人願意給坂木賣命。

沒有後顧之憂,也不用擔心自己功高蓋主。

見過坂木后,得到對方的誇獎。

青木來到兌換所將剩下一個億的份額全部給花掉,全都購買沙基拉在最後的沉澱時所能夠使用的東西。

這次真的大手筆。

此時的沙基拉就和之前的可多拉一樣。

壓制壓制再壓制,瘋狂地壓制到自己所能夠承受的極限,到這個程度的時候再完成進化。

這些壓制的所消耗的時間和積累下來的能量,並不會浪費,等到進化後會一下子爆發出來,同時還會讓沙基拉的根基更加穩固。



離開常磐市。

青木原本想前往深灰市,不過想想小剛老爸的樣子,下意識的將目標調轉前往了玉虹市。

而且玉虹市也更加符合青木這次行動的要求。

玉虹市作為關東地區除了金黃市之外最大的城市,如果青木想要在這裡將自己手上的那些精靈兜售出去,是比較合適的。

而且玉虹市左邊是常磐市,右邊是金黃市,夾在兩個火箭隊重大基地的中間,表面上看起來是聯盟所掌管的城市,但其實火箭隊的勢力早就在其中深深地扎了根。

玉虹市的火箭隊的基地還是比較大的。

同樣的,玉虹市的地下黑市也是相當繁華。

玉虹市除了玉虹道館外,還有一些別的比較有名的建築。

比如說玉虹百貨公司大樓,又或者玉虹大廈,還有玉虹遊戲城等等。

所以說,玉虹市並不僅僅只是依傍金黃市,他有著自己的產業。

青木進入玉虹市並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也沒有在別的地方瞎逛,直接前往了黑市中。

找到獵人公會。

說實話,青木已經很久都沒有去獵人公會了。

主要還是因為自己這輩子不怎麼缺錢,不用到處去捕捉精靈換取資源。

除了前期剛剛從試煉島回來的時候,通過獵人公會賺了一些錢補貼精靈的培養,到後來就漸漸地放棄了獵人這個職業。

還是來錢速度太慢。

現在青木的獵人等級比前世還要低,但實力卻是強了一倍不止。

這次出售的精靈不是獵人公會的任務能夠處理的,如果真的想要賣掉,還是得找負責人才行。

老樣子,穿著黑袍的青木進入獵人公會。

沒有佩戴自己的獵人等級勳章。

才四星,有點丟人。

直接找到工作人員。

「找一下玉虹市的管理。」青木對著工作人員說道。

工作人員的態度還是很好的,並沒有因為青木連獵人勳章都沒有就生氣,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獵人。

總裁危情:嬌妻帶球跑 「這位先生,請問您是…」工作人員笑著問道。

青木直接掏出了火箭隊幹部的勳章,不是自己的,是布朗尼斯的勳章。

不過幹部勳章不經過掃描是無法辨認出屬於誰,所以就算拿出自己的勳章,也沒有關係。

獵人公會和火箭隊關係匪淺,對於火箭隊的幹部勳章,這些工作人員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還是被叮囑看到這種勳章,第一時間彙報。

在工作人員誠惶誠恐的表情下,青木進入了玉虹市獵人公會的貴賓室中。

默默等待負責人。

整個貴賓室看起來裝潢倒是挺不錯,有獵人公會一貫的作風。

沒有讓青木等待很久。

幾分鐘之後,貴賓室的大門就打開。

走進來了一個花枝招展的女人,臉上濃妝艷抹的,都看不清真實的樣貌,身材也是相當不錯,走起路來擺動著水蛇腰。

看到進來的人,青木的眼睛逐漸眯了起來。

沒想到,在玉虹市還能遇到老熟人。

進來的人青木恰巧認識。

曾經還給自己帶來過一點麻煩,不過那時候對方的實力比青木強太多,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兩個人卻是身份調轉過來。

對方的實力有原地踏步的意思,但青木卻早已非當日的吳下阿蒙。

走進來的人,正是一年多前,青木第一次抵達金黃市獵人公會時,遇到的那個名叫薔薇的獵人公會的工作人員。

這個人在前世青木就認識,所以當時青木的態度還是不錯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從金黃市來到了玉虹市。

薔薇進來后就看到了坐在位置上,全身隱藏在黑袍下的青木。

根本無法認出青木。

一臉笑眯眯的說道,「不知道這位火箭的幹部大人,來到我們玉虹市的獵人公會,有什麼能夠幫到您的?」

說著,還坐到了青木身邊的沙發上。

這麼近的距離,那濃重的香水味,讓青木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

這朵帶刺的薔薇,身上的水粉味真的是越來越嚴重。

不過這就是她的偽裝和掩飾,香水味越重,說明她的處境越不好。

「薔薇小姐,你身上的香水味太重了,請離我遠點。」青木毫不客氣的說道。

聽到這個黑袍人直接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薔薇微微一愣,旋即訕笑著坐到了青木對面的位置上。

自己屢試不爽的妝容居然被人嫌棄,而且還是個男人,這讓薔薇有些尷尬的同時,還個青木打上了不是真男人的標籤。

——————————————

十更第四更!求保底月票! 見到薔薇,青木就想起了那個曾今對他動殺心的太陽狗。

現在的自己面對他,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不知道對方的實力有沒有進步。

「不知道薔薇小姐,怎麼到玉虹市來工作了呢?我可是記得你之前應該在金黃市才對。」青木還是沒有提自己要做的事情,而是再次問道。

聽到青木的問題,薔薇又一愣。

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但很快就出現了一個虛偽的笑容。

原本還能夠保持住的自然笑容,現在有些綳不住了。

「不知道這位大人您究竟是誰?為什麼對我的事情知道的這麼清楚?」薔薇問道。

她在金黃市上班的時間並不長,知道她在金黃市工作過的,實力比較強的人不是很多。

至於為什麼會到玉虹市來工作,也是無奈之舉。

誰讓人家太陽狗,才是獵人公會真正的嫡系呢?

她這種半路加入的人,別的不說,獵人公會真正的核心是絕對接觸不到的。

金黃市這個一個肥美的職位,硬生生的被一個獵人公會的嫡系成員給擠走。

別看玉虹市也不錯,但單以獵人公會的油水而言,玉虹市和金黃市完全沒法比。

人們只會記住最大的那個城市,至於第二大的城市是哪裡,誰會去關注?

就像別人知道關東地區最高的山是白銀山,第二高的是哪座,又有誰關注?

青木還是沒有回答。

直接靠在了沙發背上,從影子中鑽出一隻耿鬼,對著青木點點頭,直接浸沒到了地面中。

看到耿鬼的出現,薔薇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全身的雞皮疙瘩一下子就起來了。

僅僅是一眼,作為一個資深獵人,就明白了自己的精靈不是這隻耿鬼的對手。

面前這個人很恐怖!

這是薔薇心中出現的第一反應。

雖然知道火箭隊的幹部都是天王級的高手,但見到和親身經歷又是兩回事。

這次薔薇不敢再追著問了。

很快,耿鬼就從天花板上探出頭,對著青木點了點。

確定這個房間是一個安全的房間。

看到耿鬼的所作所為,薔薇也明白了青木是要確定房間內的安全。

婚不由己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卻讓她越發的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青木也不理睬他,只是從黑袍下拿出了一枚精靈球,放在手中直接推到了薔薇的面前。

看到了那隻拿著精靈球的手,薔薇一眼就看出了自己面前的這個黑袍人的年齡並不是很大。

至少不會超過二十五歲。

「這隻精靈你們能不能處理掉?」說完,青木也不再遮擋自己的雙手。

一串珠子從青木的黑袍下鑽出,在他的手指間來回盤旋。

念阻珠加超能力。

輕微蹙了蹙眉頭。

還是一個超能力者。

自己的印象中,真的不認識這樣的一個強者。

強忍著心中的不安和好奇,拿起了那枚放在桌上的精靈球。

然後從她的存儲空間中拿出了一台小型的一起,將精靈球放在上面,按下了檢測鍵。

這是攜帶型的精靈檢測器,檢測出來的東西並不會很詳細,但大致的東西都還是能夠掃描出來的。

青木拿出的這枚精靈球,正是洛克斯最後剩下七隻精靈中的一隻。

一隻天王級的凱羅斯。

「這是…已馴服的天王級精靈?」薔薇看著手中檢測的結果,有些不知所措。

作為一個外編的獵人公會負責人,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要出手已馴服的天王級精靈。

一般這種生意都是由獵人公會的內部嫡系人員負責處理的,她這個負責人說的好聽是負責人,但其實更多的還是打下手的,處理雜事的。

公會的嫡系成員們不想做或者懶得做的事情,就都由她們這些外編負責人處理。

今天主要是難得,公會內的嫡系成員全都外出參加會議去了,所以由她來接待青木。

也沒想到今天的第一位客戶,就拿出了這麼大的手筆。

獵人公會崇尚野生精靈,所有的獵人任務都是為馴服的野生精靈,但並不代表獵人公會對於已馴服的精靈就視而不見。

主要還是因為條件沒達到。

獵人公會號稱只處理准天王級及以上,被馴服的精靈,因為這樣的精靈價值才比較大。

為馴服的野生精靈,可塑性更好,擁有一定的培養價值。

而已馴服的精靈,基本戰鬥方式已經定型,想要改正到適合自己的戰鬥方式,還是比較麻煩的,所有有很多人寧願從頭去培養精靈。

但當已馴服的精靈達到准天王甚至是天王級的時候,那就又有所不同。

達到這種層次的精靈,就算不切合自己的戰鬥方式,他們也能有一定的戰鬥力。

而且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精靈,幾乎都已經將自己的天賦給兌現出來了,只要買到手,就能成為及時戰力。

可能無法達到這些精靈的極致,但也是不錯的戰力。

還是很多人願意購買這些精靈來補充自己的戰鬥力。

池少追緝小甜妻 所以上次青木的那隻死神棺才能達到這個價格。

天王級精靈,野生的和馴服的,已經沒有太多區別了。

「能處理嗎?」青木再次問道。

紀家夫婦改變了回去陪兒子讀書的想法,繼續留在E國陪女兒。

Previous article

等眾人走了一刻鐘,趙大叔才發覺,馮春不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