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這時香草卻貌似有人在耳畔喊她的聲音:“閨女,閨女。丫頭……”

香草一個急轉身回頭看向喊自己的人,眼前看見的這一張臉…… 捉鬼筆記

香草看見這張臉……張大嘴還沒有來得及把噎着喉嚨口的恐懼釋放出來,耳畔傳來熟悉的喊聲。猛地睜開眼睛看見爹,爹的臉幾乎湊近她的臉,一股帶着煙味的熱氣,直接噴在面龐上。

張旺財在竈間弄早飯,女兒在發夢魘就急忙跑了進來。喊了無數聲都不見答應,嚇得他只差沒有把手伸來掐香草的人中了。

看見香草睜開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張旺財的心裏總算鬆了口氣,急忙出口問道:“閨女,你沒事吧!”

香草黏溼的頭髮絲耷拉在額頭,一線涼沁沁的感覺,她茫然的眸光,從爹的面龐上收回視線。喉嚨一伸如有所悟吐出一個字道:“哦”完後欠身起來,視線重新落在爹身上又說道:“爹,你喊我?”

張旺財懵了,感情這丫頭最近是不是撞邪了,失魂落魄的不說,還有些顛三倒四的。想到這兒他伸出粗糙厚實的大手,隨意的搭在香草額頭上,說道:“丫頭,是不是那裏不舒服,可別瞞着爹。”

香草挪開頭,把爹的手撩在半空中,搖搖頭說道:“沒有不舒服,就是老做噩夢。”說着話,她張開嘴打了一個大大很不雅的哈欠。晃晃頭又說道:“爹,我還想睡。”

“起來吧!村裏亂哄哄的不能睡安穩覺了。”

這是香草娘結拜姐妹出事後半月之後發生的事情,張旺財一早去村口溜圈兒,結果給擋回來了。

“怎麼?”

“咱們村子,遭禁了。”

香草撲閃大眼睛,好奇的問道:“什麼是遭禁?”

“就是嚴令咱們村子的人進出,說村子感染了瘟疫。”

“瘟疫!瘟疫是什麼?”香草寶石般的眼珠子,充滿好奇問道。

“就是一種奇怪的病,這種病一直蔓延,直到感染的人全部死亡爲止。”爹喪氣的語氣道。

“爹,我害怕。”香草帶着哭腔道。可是她還是不明白村裏不就是死了幾個人嗎?爲什麼又說是瘟疫來的?

張旺財給香草拉了拉被褥,說道:“快起,你村保叔他們都在想法,悄悄的從村子裏撤走,咱們也試試看。”

香草聽到這兒,趕緊的翻身起來,麻利的穿戴好衣褲。跳下牀,套好鞋子,三兩步尾隨在爹的身後出了房間門。

香草照例要去山上採摘小野菊,給娘插滿墳頭。娘在生前是最喜歡這種小野菊的,所以看見秋天臨近,滿山偏野的小野菊都在凋零中。她覺得挺可惜就想趁在凋零前,採摘一大把插在孃的墳頭。

剛剛走到村口,一個面相兇惡手臂戴着紅色袖套的男人,攔阻了香草的去路。

“回去,那也不許去。”男人一副職業權威相,兇巴巴的對香草吼道。

“爲什麼不可以去,我要去看娘。”香草也不甘示弱的尖聲抗拒道。

“小丫頭片子,想找死?”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這時另一個稍微年輕的男子,走了過來,對香草狠狠瞪了一眼大聲說道。

香草被來人的聲音呵斥,嚇得渾身一震。同時她瞥看到,就在距離村口幾米遠處,一管烏黑指頭粗細的鐵管,對着村口。

那鐵管是什麼?香草很想知道,但是看眼前這兩人的兇相。她是斷然不敢開口詢問的,無奈的她只好往回走。一邊走,一邊回頭張望。暗自納悶,爹早上說村子裏有瘟疫流行,爲什麼這兩個人沒有戴防護口罩?還有就是那位嬢嬢明明死於遭人殺害的,幹嘛要說是瘟疫感染?

香草在退後村子後,發現更多的人涌向村口,但都是徒勞而返。一個個都垂頭喪氣,抱着包袱攜家帶口回到各自的家中。

不能出村子,那就給外界完全斷絕了聯繫。香草曾經聽爹說過,集市就是村子給外界聯繫的唯一地點。如今不能出村子,也就不能去集市了,那麼更不可能從集市獲取外界一點點信息。

村子裏死一般的寧靜,殘陽如血映照在晃盪着細碎水紋的水庫水面上,打眼一看,整個水庫的水全部染成了血一樣的顏色。

村人們沒有回家的就呆滯般,圍坐在水庫周邊。傻傻的看着血紅色的水庫,這水怎麼了?爲什麼人吃了掉頭髮。面上長了很多包塊?就像疹子那樣蔓延在皮膚表層。

強愛掛名妻 香草始終是懵懵懂懂,好像這一切都是在夢境中。她覺得自己就像影子,四處走動沒有引起誰的注意。

香草回到家,爹在收拾包袱。

“爹,沒用的。”香草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灰心喪氣道。

張旺財沒有理會女兒,照舊一直忙碌着。把香草的衣服裝進去,把他幾件可以露面的衣服塞進包袱卷裏。

“爹,嬢嬢的死是不是跟娘一樣?”

“不一樣,你娘是遭人害死的。嬢嬢是瘟疫死的,她的頭髮在一夜間掉乾淨,渾身沒有一丁點血色。她的皮膚就好像血流失了,血管裏沒有一丁點血液的白。”

香草捂住嘴,是不是爹給搞錯了,她記得嬢嬢的死,是死於後腦勺被敲了一個洞來的,怎麼可能是死於什麼瘟疫?

張旺財發現女兒有些走神,急忙停止手裏的動作,放下包袱卷。看着香草蒼白的面龐,作爲爹的他心裏隱隱感到愧疚心疼。

“閨女,你怎麼啦?”

香草忽然對爹說道:“爹,今晚還要死人。”

張旺財乍一聽女兒癡呆一般的囈語,深知女兒自打從婆姨出事後,就有些神神叨叨,此時聽見這番話。他更是駭然大驚道:“丫頭你別嚇唬爹,心裏有什麼憋屈你儘管對着爹來。”

香草蒼白着臉看着爹苦笑一下道:“爹,我沒事,是他們有事。村裏不是瘟疫,是有魔鬼。一個嗜血的魔鬼,他進屋要殺人了。”

張旺財見女兒這樣的神態,心裏越發的發憷。他急忙從竈間端來熱水,用帕子侵溼透了。一把就給香草捂在臉上,帕子帶着冷冰冰的溼意就像一張置人於死地的貼紙,貼在香草的面門上,完全阻止呼吸瞬間就要窒息一般難受。

一剎那間,香草覺得是爹想殺她了。短暫的呼吸困難之際,她忙亂的亂抓,指甲剜在爹粗糙的手背上,感覺有肉絲進了指甲縫隙。

“不要爹……唔~唔”香草狂叫着,把帕子從臉上拉扯下來。

從那天起,香草覺得爹的眼眸有綠光,總是在不注意時就會偷偷的窺看着,當她回眸一望時爹就會慌亂的埋頭不說一句話。 捉鬼筆記

香草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此時無論她走到那,總是感覺身後有不懷好意的目光在盯着她看。

而且香草還覺得,不光是人對她不懷好意,就連那些靜止不動家裏的傢俱都在窺視她。

香草開始排斥家裏那最高大的木櫃,木櫃在夜間就像一個巨人虎視眈眈的瞅着,睡夢中的她看。說不定最近做的噩夢,就是這個木櫃在作怪。

香草喊爹把木櫃弄出去,張旺財對於女兒的吩咐是一一照做。沒有問理由也沒有多話,只要是他能夠辦到的,都沒有一句抱怨就像一頭老牛似的圍繞着女兒轉悠。

香草不敢走出去,村子裏不停的死人,不停的出事。每一個人都不在相互信任,就連爹他眼裏再也沒有了,以往那種慈祥和藹的目光,就更別說那些跟自己沒有半毛錢關係的人,會對自己能好?

香草信了村人們流傳的話,她的鐘奎哥的確死了,很有可能就是被變成厲鬼的王二毛給吸乾了血和腦髓,說不定現在已經變成風乾了的乾屍。

香草想到這兒,她心裏就毛抓抓的難受。幾次想衝出村口,都被蠻狠的阻擋回來。

香草還是在做那恐懼的噩夢,她夢見誰,誰就死。死狀一個比一個恐怖,死人的屍體都不是親屬收斂下葬,而是被那些闖進村子裏的,手臂戴着紅袖章的人給擡走了。

有村人們開始在暗夜裏逃竄,倖存下來逃出去的人,逃進了那陰森森的紫竹林。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村裏餘下的人,就議論這些逃進紫竹林的人,是生還是死?

‘假斯文’死了,他死在香草的夢境裏。

香草一直沒有敢看那個男人的面孔,還是一如既往的看見那一抹熟悉的背影。

爹的話越來越少,一天下來給香草只能是三句話:“吃早飯,中飯、晚飯……”然後各自懷揣心事睡覺。

村裏人心惶惶,村保也沒有了官架子。他臉上失去了那種油光光的色彩,晦暗佔據了面龐。整個人都嫣嫣的沒有精神頭,他的婆姨整天在屋裏哭鬧。

不知道爲什麼,香草突然很想回到以前。她無數次的來到水庫旁邊,一站就是幾個小時,一直要站到爹那佝僂的背影出現爲止。

村裏人有點懼怕香草的出現,她最近老愛木木默不出聲,然後冷不丁出現在人的背後。簡短的告訴你,說你今晚會死!!!

但凡是人在聽到香草的話後,嚇得一溜煙跑回家,把窗戶封閉嚴實,甚至於連老鼠洞也不放過。可是到了第二天,某人就會變成冷冰冰的屍體,然後被放上擔架擡出家門……

村裏的人數在逐漸減少,村保一家子對張旺財突然客氣起來。把多年存放的番薯、土豆、還有玉米,大米、麪粉等都無條件的贈送給他。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村保是怕死才這樣做的,他在賄賂張旺財,希望香草不要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背後,說那句是人都忌憚害怕的話。

香草夢境裏繼續出現血紅,那抹背影距離自己很近,近得都能夠聽見他的呼吸聲,還能感觸到他身體的體溫。

香草出門了,她很想告訴昨晚夢境裏出現的那個人。很想救他的命,她告訴他們的目的其實是想提醒,要注意你會有麻煩。

可是在此刻的氛圍和環境下,沒有人想到這是香草的善意提醒。

當香草再次出現在一平日裏愛貪小便宜,愛詛咒人的婆姨面前。 女學霸在古代 說道:“今晚你會死時”

婆姨一聲大喊,香草第一次遭到衆多人的圍攻。她麻木感受着拳頭和腳踢來的痛楚,沒有流一滴眼淚。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帶着渾身傷痕和滿身的泥土,一步步的往家裏挪。

婆姨果然在那一晚死去,她的家人徹底瘋狂了。拿着鋤頭和刀具,來張旺財的家捉拿會巫術的香草。

香草百口莫辯,不明白這些已經被死神勾了魂的人們,爲什麼會給自己安上一個會巫術的名稱。憤怒的人們,鬧嚷嚷推搡開張旺財的阻撓。從牀上抓起香草就往外面拖拽,香草吝惜自己的頭髮,她喜歡這齊腰的黑髮。

香草拼命的護住頭髮,哪怕是身上遭到更加嚴重的抓踢,她也沒有哼一聲。手指死死把頭髮拉住,眼淚滾落在面頰,嘶聲的哭喊道:“別弄壞我的頭髮。”

張旺財被來人推到在地,久久都沒有爬起來。他絕望的看着女兒,被氣勢洶洶的人羣擄走後,就連滾帶爬的爬進堂屋,給供奉在堂屋正中央的先祖們,叩頭、禱告、一定要保佑女兒香草平平安安。

駐紮在村口戴着紅袖章的人看見村民在鬧事,鬧事的對象是一纖柔面容蒼白,卻有幾分姿色的女孩子。立馬就出面,大聲呵斥制止了,這場即將發生焚燒巫婆的鬧劇。

香草被戴紅色袖章的男人救起,那一晚村子裏好像格外的安靜。

爹在戴紅袖章男人的帶領下,領走飢餓了一天的香草。

剛剛回到家的香草,嗅覺敏銳的她,就嗅聞到一股久違了的肉香味。

果然爹從鍋裏端來一大碗帶骨肉,好久沒有進葷腥的香草,好一頓狼吞虎嚥後。出口說話道:“爹,這是什麼肉。”

“吃吧!把肚子填飽比什麼都重要。”爹好像不想告訴香草這是什麼肉,故意岔開話題道。

香草知道爹是善心人,從不殺生。他跟來路一樣心善,如是看見路上有螞蟻排隊,他們寧願繞道行走,也不直接踩到它們。

可是這肉是什麼來的?香草心裏擱置着這個問題,洗腳、睡覺。躺在牀上,抹一些爹自釀的藥酒,擦抹在疼痛的傷口處。漬得她秀眉一直挑動,卻沒有哼一聲出來。

香草今晚沒有夢見那種嗜血的噩夢,卻夢見爹在啃骨頭。她看見爹抱住一塊人的頭骨在啃食,猛然聯想到在晚上吃進肚子裏的肉是人肉。食管就一陣劇烈的蠕動,喉嚨貌似有千萬只蛆蟲爬動,撓擾得喉嚨痙攣不已。

香草從夢境中嘔吐醒過來,感情是好久沒有吃肉,胃撐得難受。所以想嘔吐,起身之際夢境裏的情景浮現在腦海。她渾身一震,絲絲寒意侵進身體……

香草半夜從家裏跑出來,她想告訴人們。爹瘋了,吃人肉。

香草跑在路上,跑過的村子裏全部沒有人,空蕩蕩除了冷風肆意的刮吹,毛人都沒有。這時她感覺到腳下有什麼東西黏糊住行動有些遲緩。她慢騰騰的提起一直腳,就着陰森慘白的月光,看向腳底……這一看差點沒有把她暈死過去,腳底粘連着一絲絲就像蜘蛛網似的血絲……村裏的人全部死了,被夢境裏的兇手殺死了……

村裏人都死了,那麼接下來兇手就要殺死自己了。想到這兒她急速回頭一望,果然在不遠處有一個黑影快速向自己奔來。 捉鬼筆記

上面的故事看明白了嗎? 宮鬥之替嫁孽妃 沒有看明白就接下來繼續看。下面的故事,跟上面的故事,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不能不看,必須得看。

醫院不是一般隨便人來的,可如今醫院偏偏就成爲人們經常來光顧的地方。比如車禍,燒傷、燙傷、還有最輕微的感冒發燒,以及在自然災害中奇蹟般存活的人都稱之爲病人。他們都得進入這個不是一般人隨便來的地方,進行生與死的考驗,展開與死神賽跑的生死時速。

一輛120急救車呼嘯着衝進醫院,隨即就是科室裏的醫護人員,傾巢而出推動着四個輪子的單人急救車,從走廊不但傳來醫護人員雜亂的腳步聲,還有就是‘咯吱—咯吱’急救車輪子摩擦地面發出的滑動聲。

醫護人員更是嚴陣以待,每一個人面龐繃緊了緊張肅然的神態。就在幾分鐘前,他們科室接到上級命令,要他們不惜一切代價,把這位從A市後山墓穴裏找到的病人給救活。

小護士邁着碎步,扭動着握柳細腰。輕盈快速的閃進手術室。把手裏病人的簡要資料報告給主治醫師。

“病人男性,年齡不詳,身高不詳,血型待查……”

另外在A市當天頭版頭條的新聞報紙上,刊登了一則醒目的文字:A市銅川縣後山一座墓穴裏發現三具屍體,其中兩具是已屬死亡並且肌肉嚴重腐爛,完全成爲兩具骷髏的男性屍骨。另外一具則是一位年輕壯漢,年齡暫時不祥,這位男子在墓穴裏呆了長達將近倆年零一個月的時間。在看見此人渾身長出一層毛茸茸的汗毛仔細檢查,驚奇的發現他居然還有生命氣息存在。在這位男子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離奇的故事,爲什麼他會在只有死人才呆的墓穴裏還能生存?他吃的是什麼?又是什麼讓他如此頑強的活下來了?據醫院相關部門的檢查,發現該男子胃裏存放了許多難以置信的物體。

該男子曾經誤食了三枚有劇毒的無名果實,這種果實可以給人產生各種幻覺,還會讓人體血液逆流等綜合症狀。無名果實會根據身體的體質,來決定各種難以描述的不舒適感。另外,該病人的胃裏還存在有大量沒有消化掉的青苔,據發現該男子的勘查隊講述,墓穴石壁上的石壁上光禿禿,留下很多指痕劃痕,可能就是該男子用手指甲一點點,摳到青苔送進肚子裏的才保全生命沒有流失掉。病人的手指甲已經完全磨損,但是手裏緊握着一條體積不小的蛇骨,從蛇屍骨腐爛的程度來看,他不但在偶爾的清醒時刻,食用青苔還吃了這條有輕微毒素的蛇。

新聞播出之後,相關部門的記者紛至沓來。把A市六樓住院部擠得水泄不通,在醫生和護士的大力阻擋下,他們還是沒有進入病房採訪到這位神祕病人的相關信息。

09號獨立重症監護室,各種醫療儀器發出輕微的鳴叫聲。昏迷不醒的病人在進行查胃、腦波掃射等一系列的檢查。

醫護人員均被這位有着頑強生命意志力的病人折服,他雖然是昏迷中,心臟也時起時落,給看守的醫護人員一陣陣懸吊吊的感覺。深怕一個小小的閃跳,這條好不容易搭救過來的生命就完結了。

但是他卻以頑強的意志力,挺過重重困阻艱難的活過來了。

當病人在一個月之後睜開嬴弱的眼眸時,刺目的潔白刺得他神經質,不安的痙動了一下身子。許久之後再次緩慢睜開眼眸,牀邊已經圍了好幾名負責治療他的醫學界權威人士。

病人舒醒時刻,就好比醫院迎接一位從另一個世界回來的勇士。他創造了生命的奇蹟,也給了醫院一個創新的課題。人的時生命可以是脆弱的,也可以是堅強的,還可以是神奇的。

“噓!你還不能說話,保持安靜平和的心態,才能配合我們給你治療。”主治醫師和藹的附身,對着睜開眼眸的病人,輕柔的絮叨道。

病人雖然沒有能力言語,但是從他的眼眸裏不難看出,他是聽懂了醫師的話。

氧氣罩發出‘咕嘟—咕嘟’冒着氣泡的聲音,病房裏肅然安靜。連一聲咳嗽的雜音都沒有誰發出來,進出替換藥物的護士也是輕進,輕出、平日裏的那‘噠噠’高跟鞋的聲音,也在這時段暫時消失。

在醫生辦公室,主治醫師對所有參加會診09號病人康復問題的事件上,認真的指出關鍵性的問題。

“最初給病人吃流質性的食物,儘可能的不讓外界(記者)打擾他的休息和睡眠時間。隨時勤查病房,一定要保持零失誤的狀態。”

病人終於脫離危險期轉入10—12號普通病房,躺着輪滑病牀上的他,耳畔傳來傳動牀輪子發出的轟隆隆聲,眼眸裏充滿困惑不解和詢問的目光。幾次努力噏動鼻翼,欲張口卻還是不能說出話來。

隨同進入病房的護士,把一切準備好。男護工伸出有力的大手,托起這位身高和體重嚴重不協調的病人。就像擱置一件易脆的寶貝,輕輕且慎重輕放在鋪墊好的病牀上。

“霞霞,昨天轉進咱們科室的病人怎麼樣了?”護士一邊在病人手背尋找扎針血管,一邊隨口詢問旁邊一位面容姣好的護士道。

叫霞霞的護士,從身上粘貼的醫用膠布,撕了一隻下來遞給對方說道:“我看是這些人閒得沒事做,還有就是錢多得撐了。旅遊吧!你也不該去什麼那無人村莊吧!去了就去了唄,偏偏還去招惹些……”霞霞說着話,左右看看,放低聲音繼續說道:“據說還招惹了不乾淨的東西回家。”

“哦,是說,這個病人進咱們科室,無論怎麼查找病情都屬於正常的。可他就是鬧嚷嚷說有病,說老是做噩夢看見有一個披髮女人要掐死他。”

“哼!神經病,搞得我們都嚇得的。”霞霞把最後一張醫用膠布遞給對方,撇撇嘴不以爲然的口吻說道。

病人一直眨巴着眼睛,看着,聆聽着兩名護士張口說話的口型和好聽的聲音。他也努力樶起嘴脣,想說什麼,可是努力幾次都沒有說出一句囫圇話來。只能在努力之後,喉嚨發出‘熬—熬’含糊不清的語調。

護士看見急忙豎起纖細的手指,玩笑道:“別急,慢慢來,你許久沒有給人相處,也沒有說過話。一時半會可能要適應一下才可以正常發音呢!”

病人似懂非懂的看着給他說話的護士,眼淚滾落下來。

“王琳,他是想找什麼人吧!”霞霞看出病人憂傷的瞳孔中,凸顯出一抹空洞深邃的眼神,就出口說道。

叫王琳的點點頭,答覆道:“嗯,有可能。走,咱們去給主任反應一下。” 捉鬼筆記

醫生在聽到護士的反映之後,匆忙趕了來。照例是先仔細檢查一番,翻翻眼皮,聽聽心跳,詢問時暗示病人用行動來表示回答。

“如果我說的是對的,你點點頭。如果我說的是錯的,你搖搖頭。”醫生一邊說,一邊示範給牀上的病人看。

醫生認真的神態看着牀上的病人,說道:“你想說話?”

病牀上的病人連忙點頭。

“你想找人?”

病人再次點頭。

醫生面露喜色,急忙追問道:“你識字不?”

病人木訥的搖頭。

醫生笑容一僵,神態急轉露出爲難的樣子。眉頭擰成川字沉思片刻,又看着病人說道:“你可以試試啊~這樣叫,多喝水,慢慢的把聲音吼出來,看她們怎麼張口,你就學行嗎?”

病人雞啄米般的點點頭。溫順的張口在醫生的暗示下,憋了許久終於努力的叫出一個“啊”,瘦俏的面龐露出一抹,僵硬淺顯的笑意。

護士門都不敢正視這位病人的眼睛和眉毛,也不敢久看他那過於畸形的軀體。

在醫院裏沒有性別之分,無論是男、是女、一旦進到醫院住進住院部。就得面臨各種尷尬的檢查,就是之前這位病人在逐漸恢復意識時,護士門在醫生的安排下,對他進行了人性的檢測。

什麼是人性的檢測,可能進過醫院的男性朋友都知道。

一個人其實他就像一部機器,有無生存的意識,還得檢查他身體的零件是否完好。除了檢查他血常規和大小便似乎正常,還得探測他的生殖器有無反應。

這種檢測一般都是在病人神智和意識在恢復期,檢測纔有針對性。也是屬於臨牀檢測必須執行的程序之一,所以牀上這位病人是否屬於正常,這兩位護士可是醫院指定護理該特殊病人的,所以病人的一切狀況她們倆比誰都清楚。

醫生見病人的反應和意識已經完全恢復,現在最關鍵的就是,要讓他儘快的恢復說話能力。病人一旦恢復說話能力,那麼他的身世和發生的所有事情就會水落石出,這纔是至關重要的環節。

勘查隊也時有派人來探望這位神祕病人的康復情況,他們認爲他身上有打開無人村莊的突破口。

銅川縣也派人來探望出在他們縣城的神祕病人,銅川縣城的派出所根據病人的樣貌比對,想方設法查找有關於他的身份記錄。可惜查找了數個月都沒有查找到此人的任何身份資料記錄,他們發現此人簡直就是一從天上掉下來的奇人,就連最基本的個人檔案都沒有存檔,到哪裏去找他的記錄?

一個禮拜後,病牀上的病人在護士精心細微的護理下,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你們”病人吞了吞喉結,繼續說道:“認識香草嗎?”

香草?王琳和霞霞都納悶了。香草這個名字還是第一次聽的,她們怎麼可能認識。但是爲了鼓勵病人想說話的積極性,她們倆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就翹起大拇指對他說道:“不錯,吐字清晰,繼續加油,你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好嗎?”

病人面顯焦慮神色,遲疑片刻好像在思忖,然後無力的嘆息一聲,說道:“鍾奎”

由於吐字含糊不清,護士聽見的變成了“捉鬼?”兩字。她們倆相互對視一眼,心說道:世上之事真的是無奇不有,居然還有叫‘捉鬼’這種怪咖名字的。

病人的名字叫捉鬼,病牀上就在下午的時候,懸掛了一個方方正正的病人簡介牌子。牌子上標示病人男性;性命;捉鬼住址A市銅川縣XXXXXX人士。

從此以後護士門口裏就多了一個捉鬼的病人,這位捉鬼病人恢復期很好,也夠快。並且還可以慢慢的下地走幾步,雖然是靠牆手死死的撐住牆壁,才能勉強走幾步,也好比一直躺在牀上,讓護士門輪流給他抹擦身子的好。

捉鬼在完全可以自理之後,拒絕了美女護士的護理。

但是醫院方也沒有因爲病人的好轉而掉以輕心,他們還是一如既往的關注他。

“捉鬼,你該吃藥了。”王琳進入病房,四下看看。在沒有看見捉鬼在病房裏時,語氣就加重的喊道。

房門推開,捉鬼出現在護士面前,他面色尷尬吶吶的對護士說道:“我叫鍾奎,不叫捉鬼。”

果不其然,等韓楚一步邁進家門,堂院裏滿滿當當都是人。

Previous article

“去把青雲叫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