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柳莫蕭蕭要癟著嘴準備氣憤得要分手時,蘇眉連忙轉移目標,「你今天任務都做了?」

「是啊。」她可是很勤快的!就算沒有公會,比別人落後一大截,可是憑著柳莫蕭蕭的堅韌,硬是縮短了有無公會的距離。

柳莫蕭蕭若不是為了陪著原主,估摸著她也能成長為一尊大神。

玩遊戲最重要的還是肝。

想到這裡,蘇眉不免有些感動,原主何德何能,有這麼一位知心要好的朋友。

可是原主的作死,到最後,讓柳莫蕭蕭,因為和原主走的近的緣故,都被排擠了。

忽然抱了抱柳莫蕭蕭,直接把對方驚呆了。

快跑,黑梟老公要收妖! 「清月,你這是幹什麼!我才不百合,我是要做男神的女人的!」

蘇眉:「……」勞資滿腔的煽情感動都噎下去了。

「幫你泡男神。」蘇眉說。

柳莫蕭蕭眨眨眼,驚呆了好一會兒,又反應過來,「清月,你剛剛說什麼?」風太大她聽不清!

「我說,」蘇眉白了一眼,「我幫你泡男神,怎麼樣?」

「好啊!」柳莫蕭蕭眼睛都亮起來了,「清月你對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你了,要不然我以身相許吧!」

蘇眉:「……」前一秒才說好的不百合呢?

我可以收回要幫你泡男神那句話嗎?

不管怎麼說,蘇眉也不只是一時興起。大概是原主的愧疚之意太濃重,讓蘇眉忍不住想要對柳莫蕭蕭好。

只是想到穆閑庭,她的心就湧來一陣強烈的悲傷和嫉妒。

嫉妒你大爺啊,憋住!

她現在的任務是勾搭曲茶瀟湘!不是拆CP! 微微嘆了一口氣,蘇眉故意讓自己忽略柳莫蕭蕭的八卦,轉頭說起了千尋回告訴她賣衣服的時間。

剛和柳莫蕭蕭談得興起,忽然有幾個人圍了過來。

「清月弦上?」來人的主事輕蔑的看了一眼她,「說罷,想怎麼死?」

這個女人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去勾搭閑庭大神,要不是有人跟她們說起,她們還不知道這個賤人打扮得這麼漂亮是做什麼。

蘇眉一臉蒙圈:「……」什麼鬼?

她做了什麼罪不可恕的事情了嗎?

轉頭看看柳莫蕭蕭,眨著眼睛問她,柳莫蕭蕭也是一臉茫然。

「你們想要幹什麼!」柳莫蕭蕭最不喜歡別人欺負清月了。

「清月弦上想要勾引閑庭,你說我們要幹什麼?」

蘇眉:「……」她什麼時候勾引男主了!有病吧!

「我沒有。」想想一定又是劇情君給安的什麼鍋。勞資拒絕背這種莫名其妙的黑鍋!

「沒有?」對方又拿出一件時裝來,正是清月弦上以前曾經買過的時裝。「那這又是什麼?」

男式時裝,穿在穆閑庭身上尤為好看。

原主的確買過,也一直想要找個機會送給穆閑庭。可是自從蘇眉接手了之後,就把那些多餘的、不適合自己的時裝都賣了出去,自然也包括這件。

當初原主買男式時裝的時候也曾經被圍觀了八卦了一陣,所以很多人都認得出這件時裝。

所以……這件時裝肯定是輾轉到了穆閑庭手裡,然後某個喜愛穆閑庭跟他關係又好的妹子就過來興師問罪了?

蘇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衣服啊。」她簡直懶得解釋。

諸天最強大佬 「還不承認你的心思!」對方重重一哼,「我向你挑戰,你敢接嗎!」

挑戰帖,雙方同意才可戰鬥。用以挑戰的話,輸了的人就會爆出身上最有價值的裝備。

在這個開荒一般的遊戲,一件好一點的裝備都堪比神器,被爆出來絕逼是比掉級還要喪心病狂的事情!

「不接。」這不是勞資的鍋,勞資不背!「憑什麼我要接啊,誰不知道我五十三級才有三十五級的實力,就算你贏了也沒臉是吧?」蘇眉直接甩開膀子懟人。

「對,我清月就是不接,怎麼樣!」柳莫蕭蕭和蘇眉一個鼻孔出氣,完全不理會不接會掉面子這種東西。

面子是什麼?能吃嗎?

柳莫蕭蕭很清楚,這幾天清月根本沒上線!這衣服根本不關她的事,若是清月應了挑戰,那才是背了黑鍋。

幾個人被氣的沒辦法,生命之樹又是安全區,根本開不了紅名。

「清月弦上,你給我等著!」撂下狠話,對方又雄赳赳氣昂昂地離開。

蘇眉:「……」神經病啊!

這种放狠話的她見多了,有用嗎!

不過這倒是個好借口。

「蕭蕭,我要去練習技能。」蘇眉鄭重地表情讓柳莫蕭蕭愣了一下,還以為她是被嚇到了,連忙安慰,「清月,你不練習也沒事的,反正你還有我保護呢!」

雖然她只是個奶媽,但和人打起架來也是挺噁心的,加血沒完沒了,簡直能讓對方崩潰。 「沒關係,你也不能時刻都守著我吧。」蘇眉反過來安慰她,「我自己若是能夠吊打別人了,別人想要欺負我也得掂量掂量了。」

「說的也是……」柳莫蕭蕭點點頭,轉眼就想開了,「那好吧,我現在也沒什麼事,就陪你去練習。」

「就當也在練習我的奶媽技能好了。」柳莫蕭蕭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立馬就興緻勃勃地要拉著蘇眉去練習,本以為還是放手讓好友去戳小怪,沒想到對方卻要刷副本。

柳莫蕭蕭有點擔心,「清月,你能行嗎……」畢竟妖精可是個脆皮,萬一操作不好,就是千尋回在場也不一定救得下來。

「所以我們去抱大腿啊。」蘇眉理所當然。

有道理!

柳莫蕭蕭眼睛都亮起來了,「抱哪個?」

對於一下子就認識三個大腿的好友,柳莫蕭蕭莫名崇拜,抱個大腿也能挑選的巔峰感受,也是沒誰了。

「抱瀟湘。」蘇眉十分認真。

不過想到之前她被兩個大腿同時嫌棄的話……柳莫蕭蕭一下子又垮下臉,「大腿不會嫌棄我吧?」

蘇眉也不確定,「應該不會吧?」

畢竟是刷副本,又不是戳小怪。

為了讓對方不嫌棄,也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蘇眉直接選擇了副本「黑色血液」。

70級副本,她和柳莫蕭蕭兩人肯定過不去,就算加上了兩個大腿,也要考慮配合程度好不好,否則很容易翻車。

和柳莫蕭蕭說好了,蘇眉立馬私戳歐陽蜂。

沒辦法,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加上梵曲的好友,心塞。

清月弦上:有空嗎?

歐陽蜂:?

面對清月弦上忽然發過來的私信,歐陽蜂也是蒙逼的。畢竟上次就算是因為笑話對方,後來他也陪著對方練習了幾個小時的技能,按理來說,他們兩個人已經兩清了。

清月弦上:我是來抱大腿的。

隨後,對方又貼了幾張圖片上去。都是之前莫名黑鍋甩過來的,因為有聊天記錄,所以蘇眉帖的時候十分輕鬆。

付遠玫一頓無語望天。

他從未見過如此耿直的妹紙。這麼明目張胆的利用自己真的好嗎!不過看著總是比那些用各種心思貼近他的姑娘都順眼多了。所以他要不要考慮答應呢?

付遠玫有點糾結,習慣性地就問了一句身邊的好友。

「老三,你說我要不要答應一個美女的請求,帶她們刷副本?」

帶着女兒嫁豪門 梵曲正在打怪,一手把對方撩趴下之後,抬起頭視線冷清。「哪個?」

「就上次那個清月弦上。」

不就是和付遠玫有曖昧的那個女人?梵曲想了想,「你若是想要追求人家,就直接答應。」

「老三你啥意思?」付遠玫愣了愣,「我什麼時候喜歡人家了?」

「不是嗎?」對方的表情有些疑惑,神色認真,看起來真有這麼回事一樣。

「難道不是你上次和人家共乘一匹?我還以為你看上人家了!」付遠玫氣鼓鼓地反駁,「我還從來沒見過你和哪個女人離得這麼近!」

說起來,老三的反應才是真正值得八卦的事好不好!

【想了想,我決定加更!開不開心,快不快樂?票票拿來!!】 畢竟,他這個從小到大都和老三一個褲襠的人都沒見過老三會靠近哪個女孩子,他都快要懷疑老三是不是彎的了!

為了證明這一觀點,本來還想著不同意的付遠玫,一下子就同意了,硬是拉上了梵曲過來,火急火燎出現在兩個妹子面前。

「我靠!真來了!」柳莫蕭蕭一臉激動。「大腿你好,我叫蕭蕭。」

大腿付遠玫:「……」這個妹子好熱情。

曲茶瀟湘一臉冷漠。

付遠玫覺得不能讓自己一個人承受妹子的熱情,故意推了推梵曲,梵曲立馬轉過頭來看他。

「?」

對面的妹子立馬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眼睛閃亮的堪比攝像頭,「歐陽大腿和瀟湘大神真的是一對嗎!」

付遠玫:「……」很好,本來只有清月弦上誤會的,現在又多了一個妹子。

若是蘇眉聽到她心裡的想法,一定會認真反駁一句:你們兩個不正常的關係,整個一區都知道了好嗎!

蘇眉認真的補刀:「拒絕狗糧。」

「我不是……」

「不用解釋。」柳莫蕭蕭笑嘻嘻的,「大腿,我們就是來蹭經驗練習技能的,主要還是靠你們。」

付遠玫有苦說不出。只能陰陰地把梵曲往妹子堆里推。

左邊一個清月弦上,右邊一個柳莫蕭蕭,付遠玫覺得自己的計劃很好!

可是……

梵曲又不是傻的,在付遠玫伸手的時候,他忽然避開,付遠玫收力不急,就一把按上了柳莫蕭蕭的柔軟。

一群人石化了……

蘇眉最先反應過來,拉著柳莫蕭蕭護在自己身後,惡凶凶就瞪著付遠玫,看著他咬牙切齒,「歐陽蜂!」

她的計劃可是幫柳莫蕭蕭追千尋回,又不是這個智障!

梵曲有些幸災樂禍。立馬就被付遠玫瞪了一下,不過再接收到梵曲似笑非笑的眼神,付遠玫又立馬慫了……

「那個、妹子……」

「我不是故意的!」

「哎喲!」

柳莫蕭蕭二話不說直接拿起拳頭就砸過去。雖然精靈是個奶媽,也是配置有少數攻擊的,只不過不怎麼掉血罷了。

況且,柳莫蕭蕭連武器都沒拿出來,系統根本不會判定這是在打架鬥毆,完全不管。

付遠玫理虧,根本不還手,就一直被柳莫蕭蕭追著打。

他一個巨人,皮糙肉厚的,被打又不掉血,對方也只是個小姑娘……

說好的刷副本沒去成,反而是柳莫蕭蕭把歐陽蜂揍了個痛快。

蘇眉藉此機會坐下擺攤,還偷偷來了錄製畫面。

原主搜集的時裝太多,她還有一部分沒賣出去。

梵曲驚奇地看了這個女人一眼,和傳聞的不太一樣……

二手價,比原來的便宜一些,況且又是千尋回設計的,不說好看都沒臉!

很快就有人眼尖的來圍觀。

更多人眼尖的發現曲茶瀟湘這個加粗放大的大神。

於是……良性循環,越多的人將梵曲和蘇眉擠在了一起。難免會碰上些肌膚。

對方的身材那是好的沒話說,又多了遊戲數據加成。而兩個人又不是沒接觸過,想起上次的事情,梵曲就覺得有一絲漣漪在心裡蕩漾。

【加更2】 大概出於紳士的禮儀,又或者是因為自己心裡的奇異感覺,梵曲伸出一隻手微微隔開了蘇眉與其他人的距離,看起來,就像是蘇眉身處在他懷中。

原主搜集的時裝也有男式,不過很少。卻吸引了不少的男性過來。大多是看在蘇眉這裡人多眼雜,想要趁著機會藉此來揩油。

畢竟,清月弦上實力不怎麼高,容貌卻是沒幾個人比得上。

也是出了名的。

梵曲的這一手,無意之中也是保護了蘇眉,免受咸豬手的侵擾。

等到衣服都賣的差不多了,原主以前花去的錢都回來了八成。

足足有三十五萬!

然後,人群開始了暴動,杜海娟一行人聽到了人群的議論。

Previous article

菜花嬸擦著汗道:「奴婢也問田瓦匠了,他說早上一開工就忘了過來跟小姐打招呼,讓早飯就這樣算了,小點給早點兒送過去就成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