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昨晚,他突然接到市委指示,說一隊刑警汪戰正在涉及危害社會穩定的事,必須嚴懲。這個結果讓陳國一陣懊惱,好端端的得力干將,怎麼突然就成他們口中危害社會的人,簡直就是無中生有。

毅瀟臣一愣,而後強迫自己的意志壓下怒火,悶聲問道。 說完,林嘯狂嘯着隠入藤蔓,消失不見。

沒了藤蔓的禁錮,汪戰抄起微衝,四處尋找那個混蛋,對於這些非人非鬼的雜碎,他已經到了想把他們咬碎吃掉的地步。

這時,後面四輛警車終於追上來,十幾個雜碎抄着槍衝了過來,把毅瀟臣他倆包圍起來。

雖然他們穿着二隊三隊的警服,可是汪戰已經知道他們不是二隊三隊的人。

“汪戰,放下武器,別做無用的抵抗!”

領頭模樣的傢伙躲在車門後衝汪戰大喊。

看着這些披着人皮不做人事的畜生,汪戰紅着眼睛衝他們怒吼。

“我他媽放你祖宗一回!”

緊接着微衝射出火蛇,在子彈的打擊下,那些追擊的雜碎紛紛躲在警察後面。

看到汪戰如此瘋狂,領頭的躲在車門後面大聲叫喊。

“嫌犯情緒失控,擊斃,擊斃!嫌犯身旁有不明身份人員,疑爲同夥,威脅不定,同樣擊斃,重複,全部擊斃…”

毅瀟臣看着眼前的景象,恍惚間,他感覺很多事都失去了原有的意義。

汪戰,明明是爲民爲兄弟的好警察,卻被當做危害社會的罪犯予以擊斃的懲罰,而那位不曾漏面的大佬卻人模狗樣,在暗地裏幹着見不得人的勾搭。在生死麪前,所有一切都顯得那麼渺小,以至於那股味道讓自己感到無盡的腥臭腐朽。

就在這些警察抄起手槍衝汪戰毅瀟臣開槍時,一聲狂吼呼嘯而出,瞬間,那股強大的威勢將在場所有車輛的玻璃震碎。

看着這些要命的混蛋,毅瀟臣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在他周身,炎妖暴漲虛尊,好似傳說中的炎龍巨獸一般將他纏繞在熊熊烈焰之中。

“鬼啊,鬼啊…”

面對眼前突發的異相,躲在警察後的混蛋們頓時發出驚叫。

在無數的烈焰燃燒下,毅瀟臣的身形已經逐漸幻化,虛散的火焰好似實體一樣附着在他的膚表,隨着魂力的釋放,毅瀟臣的面目猙獰起來,獠牙凸生,耳廓於尖,身上的衣服也在變化中被膨脹的身軀撕裂。

相愛無事 在暗紅的烈焰中,青灰色的噬魂妖好似鎧甲般緊緊護着毅瀟臣,它縹緲無形的虛尊散發出的青色黑霧伴隨着魂力的洶涌不斷吞噬着炙熱烈焰,以至於毅瀟臣像妖神一般擎天撼世。

噹一聲聲陰笑宛若追魂曲般從毅瀟臣口中飄出,這些追擊的混蛋目露驚恐,面色蒼白,連握手槍的手都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在他們眼中,此時的嫌犯早已消失,只有那駭人心魂的魔鬼帶着死亡向自己走來。

‘砰’的一聲。

一顆子彈飛出槍管,正中毅瀟臣的額心。

只是子彈還未觸碰到毅瀟臣的額頭,就被護體的烈焰灼燒化爲蒸汽。

看着眼前膽敢開槍冒犯的警察,毅瀟臣嘿嘿笑着。

突然,這名走火的警察只感覺眼前虛影一閃,隨即燥熱無比的痛楚好似火山爆發般從他心底炸開。

“啊…”

聽着痛自靈魂的慘叫,望着無法制止的自燃慘像。

其餘雜碎早已被眼前的景象驚到靈魂深處,被恐懼和死亡所籠罩的他們也顧不得繼續緝拿汪戰,紛紛轉身逃離。

只是心似妖獸、慾念慫恿的毅瀟臣是不會放過這些卑賤的生命。

他陰冷一笑,心底的慾念瞬間化作殘忍滲入他靈魂,而後一聲狂嘯,數道焰靈拉着長長的焰尾、鬼嚎着衝向逃離的雜碎,沒入他們的身體,盡情的吞噬着這些卑微的生命。

領頭的看着眼前慘像,不知爲何,他已經喪失了逃跑慾望,像傻子般呆立在原地。

陰風呼嘯,一道身影赫然閃到他的面前。

等他瞳孔再次聚光時,毅瀟臣已立於身前,感受着那陰冷無比卻又灼燒到靈魂深處的痛苦,他的面目逐漸扭曲。

毅瀟臣看着他充滿痛苦和恐懼的雙眸,一聲聲狂笑從靈魂深處涌出。

‘嗤’

一道血線從眼前飛過。

這人胸前赫然出現鮮血淋漓的傷口,毅瀟臣看着他胸腔內還在跳動的心臟,早已化作利爪的手緩緩探了進去,用力一揪,抓出心臟。

“腥臭…鮮美…人的味道…生命的味道…”

隨着毅瀟臣的利爪微微用力,心臟崩然炸裂,四散飛濺的血液帶着點點惡臭消於空氣中,而它的主人也在這一刻被焰靈吞噬,灼燒成一具焦黑的骨架。

身後,汪戰看着突發異象的毅瀟臣,他僵硬難耐的身體幾乎失去知覺,所有的神思隨着慘叫早已消散的無影無蹤,或許在這一刻,他重新衍生出生命的思考,原來它是那麼脆弱,那麼不堪…

前往銅鈴山的路上,汪戰蒼白的臉色訴說着他躁動的內心,副駕駛上,毅瀟臣一臉陰冷的盯着手中的金印。

此時,金印上面沾着些許血跡,應該是剛剛那個領頭的。

只是這猩紅的血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金印吮吸着,而後,一絲絲散溢出來的黑氣順着毅瀟臣的手沒入身體。

心臺之上,噬魂妖縹緲模糊的尊影正在慢慢的清晰,在它面前,毅瀟臣盤腿靜坐着。

“主人,快了,快了,死氣,屍氣,鮮血,慾念…越多越好,越多,我就越強大…”

“住嘴…”

沉悶冰冷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面對毅瀟臣的低呵,噬魂妖的尊影微顫,那股氣勢就像天際一般寬廣龐大,讓它不敢再多言一語。

旁邊,炎妖看着陡然生變的主人,也不敢諫言放肆,在剛剛的吞噬死亡中,它感覺到的毅瀟臣的魂力不知何故,猛然強大許多,強到連它這個己存近百年的寄靈都要俯首臣服。

凝聚神思的毅瀟臣微閉雙目,任由心底的野性在心臺之上游蕩。

剛剛,那些因己而亡的雜碎已散作靈識融於心中的魂力,他們的罪惡和雜念就像潮水般衝擊着毅瀟臣最原始的人性本源,而金印再次沾然污血,也使得陰器之靈也重新釋放,照這樣下去,不用多久,他就可以鑄造出真正的噬魂妖靈,那時,人靈交融,一個人魔,便誕生了。 面對異響不斷,黑氣不止的金印,不知爲何,毅瀟臣靈魂深處人性根源裏,有股力量再奮力抗拒着他的慾念,那力量雖然細小之級,但是毅瀟臣到底清醒過來,隨即八個嵌入命中的字浮現在眼前―正手拯救,反手覆滅。

銅鈴山上,在一幢石院內,田耀盯着眼前的池水,臉色陰沉,在他身後,好似惡靈般的鬼妖四處飄蕩着。

池水中,映射出的影像實在讓人無法直視,幾輛破損的警車,十幾具焦黑的殘骸,這般慘像讓人發自心底的恐懼。

就在這時,莫名的冷戰驚醒了田耀的心魂,他有些焦躁搖了搖頭,盡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自渡劫失敗後,田耀這個半魂之人一直苟延殘喘的活着。

在某次機遇巧合之下,他相識了一名政府大佬,這位大佬心思不正,身體又患癌,命不久矣,於是,在田耀的巧言相誘,續命蠱惑下,大佬深陷罪惡的深淵,而田耀藉此機會,一步步完成自己的目標。

一年前,他偶然得到古人之物―煞天印,爲了達到自己的目標,田耀不顧殘忍天譴,以幾十人的性命爲基鑄造出身後的妖靈。

儘管大佬初時惱怒不已,但是在他的蠱惑欺騙下,田耀借李亮之手,鑄死文陣除掉了大佬的對頭,讓大佬閉了嘴,連帶着使用職權,封壓此案。

只是他沒想到,大佬利用職權壓下去的案子竟然又被挑起,更讓他沒想到是,這挑起之人的幫手竟然也是鑄命師,而且還是雙靈體。

“鑄命師,雙靈體,既然你不忌規矩執意找我麻煩,那我們就各憑能耐,一絕生死吧。”

隨後,田耀轉身向石屋走去。

屋內,十三具枯乾僵硬的人屍好似柱子般立着,他們腐爛不堪的軀體上滿是黑乎乎的屍油,以腐爲生的蛆蟲肆意的在腐肉中鑽爬。。

看着這些邪氣濃重的人屍,田耀奮力凝神,與鬼妖相融,釋放出自己充滿死氣的魂力,看着一縷縷烏黑惡臭的死氣注入乾屍中,他眼漏兇光,咬牙切齒的低吼。

“去!任何活物,全部殺死。”

一聲令下,被死氣連於鬼妖的乾屍瞬間醒來,而後它們晃動着僵硬的身軀走出石屋。

伴隨着一聲悶吼,這些人屍腐肉暴增,氣勢瞬變,以離弦之箭的速度向外跑去,消失在山林間。

汪戰開着越野衝下大路,順着一條坑坑窪窪的山道往山上拱去,結果沒跑多遠就熄火了。

見此,汪戰怒罵一聲,將武器別在身上,下車步行。

毅瀟臣看着面前蜿蜒的小道,那茂密的林子散發着死亡的氣息,更讓他心生怒氣的是,在汪戰周圍,十幾只吸取人氣的白靈就那麼飄蕩,它們都在等汪戰倒下的一刻。

“汪戰!”

聽到喊聲,汪戰回頭看去,毅瀟臣立於原地。

“怎麼了…”

毅瀟臣心思煩躁,沉聲道。

先婚後愛,狼性總裁花樣寵! “汪哥,你,回去,我,自己去解決他!”

純情花嫁 對此,汪戰冷硬的拒絕了。

“不可能,他殺了我的兄弟,這仇,我要自己報,而且,我一定要活剮了這雜碎!”

話落,汪戰轉身往山上衝去。

看着死氣越發渾厚的汪戰,毅瀟臣心知他已有死意,如果真想把這個虎漢拉回去,除非打死他。

市政大樓。

市委副書記的辦公室內,王天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臉色鐵青,眼睛男看着他,冷若寒冰。

“混賬,廢物,都是廢物!”

“你是在罵我主人麼?”

一聽這話,王天猛然站起,怒視着他。

“那又怎樣?他做的事已經壓不住了,現在,汪戰已經脫離掌控,上面得到消息,真正的調查組馬上就到,你知道後果麼,啊…”

面對王天的憤怒,眼鏡男依舊是那副死氣無神的表情。

“有得必有失,王天,如果不是主人,你早已死了,既然事情敗露,就全部除掉。”

“除掉?你他媽是不是傻子,這麼多人,你殺的完麼?媽的,我不管了…”

一聽這話,眼鏡男本就陰冷的臉頰更是掛上數層冰霜,那股死氣就像地獄一般,讓人顫慄到心底。

看到眼鏡男的模樣,王天沒來由的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死意,低頭瞄去,杯子裏的茶水竟然結冰了。

“你…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別亂來…”

面對越發惶恐的王天,眼睛男發出沉沉的低笑,那笑聲讓人滲到骨子裏。

“王天,既然如此,你也沒有留下的必要了,嘿嘿,如果不是主人爲你鑄基續命,你早就死於癌症了,像你這種以陰險手段除掉對頭的雜碎,你以爲你好到哪去,嘿嘿,死氣,你身上的死氣真是太誘人了…”

對於眼前陡然生變的眼鏡男,王天是真怕了。

這幾年,從死亡中爬回來的他一直活在恐懼中,每到深夜閉眼,那些因他而死的人都會出現在夢中,就像惡鬼索命一樣,無時無刻纏着他。

“滾開,滾開,別過來…”

王天越是害怕,眼鏡男越興奮,他蒼白沒有血色的皮膚隨着陰笑緩緩生變,黝黑的牟子在死氣的聚集下變成完全的黑瞳,細長的手指不斷骨骼凸起,化作利爪。

“王天…去死吧…”

陰聲飄過,眼鏡男撲向王天,眼看命喪黃泉,辦公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破碎的門板就像有眼睛似的飛向眼鏡男,將他撞飛。

而後,一名女子身形矯健,手持兩把匕首衝向眼鏡男…

汪戰和毅瀟臣在崎嶇的山道上狂奔十幾分鍾,猛然發現眼前沒路了。

就在汪戰四處查看時,一股冷風吹來,僅此瞬間,毅瀟臣看到一道黑影從林中衝出,直撲汪戰。

“汪哥,閃開!”

一聲喝起,毅瀟臣爆散魂力,雙腿蹬地,衝向黑影,汪戰出身特種兵,反應也絕對迅速。

在黑影衝到他跟前時,憑着神經反射,汪戰一個前撲打滾,反手端起微衝,對準黑影就是一梭子。

黑影偷襲不成,加之毅瀟臣強大的魂力衝擊,黑影被毅瀟臣一拳打飛,落於十幾步外,撞到數棵碗口粗的樹木。 不待黑影起身,毅瀟臣鼓足氣力,飛身一躍,纏繞着焰刃的拳頭自上而下,重重砸在黑影身上。

剎那間,火星四濺,草木皆枯,黑影在烈焰的吞噬小爆發出一聲粗悶吼聲,便碎作數段。

處理掉這個偷襲的雜碎,汪戰迅速從地上爬起,小心上前,立於毅瀟臣身旁。

僅此一眼,他的認知觀又被刷新了。

地上,一具枯乾無皮、滿身腐肉的人屍正在燃燒着,定睛看去,它胸骨以下的部位碎裂不堪,骨叉亂雜,腹腔除了黑乎乎散發着腥臭的腐液外,不見一絲血跡,不留一點內臟。

“媽的,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毅瀟臣止住心底的躁動,大聲怒罵。

剛剛,他觸碰到這東西時,從屍體上傳來的死氣瞬間衝擊到他的心臺,讓他險些失神,莫名的痛苦就像毒液一般侵蝕着他的本源。

“沒有皮…屍體…他…他一是那十三具失蹤的屍體之一。”

話落,汪戰滿是汗水的臉頰瞬間佈滿警惕。

“難道他們就是一年前…”

“沒錯,絕對是!”

結果,汪戰話音剛落,周圍的林子裏再次發出成片的嘈雜聲,隨後,十二具無靈無魂的人屍飛身跳出,出現在二人眼前。

看着這些腐爛不堪的人屍,汪戰重重嚥着口水,他凸顯黝黑、滿是死氣的臉上漏出一絲坦然的笑意。

“阿毅,我突然發現以前自己活的像個白癡,無知至極,總感覺沒見過的都是不存在的,可是現在經歷了這麼些,我才知道自己的渺小,原來世界是這麼的浩瀚無盡…”

毅瀟臣喘着粗氣迴應。

“是啊,這個世界太大了,大到我們花一輩子也看不透那充滿迷霧的未來,汪哥,碰到你這樣的虎爺們,是我的福氣,等到搞定這個暗處的雜碎,我一定請你喝酒,認你做大哥…”

“嘿嘿,可以,老子也願意有你這麼個滿身都是祕密的老弟,阿毅,開始吧…”

話落,二人怒吼着衝向十二具人屍。

這些人屍在田耀魂力的操控下,簡直就是人形殺手。

它們不知痛苦,不知疲倦,有的只是殺戮和再次死亡。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面對人屍僵硬的攻擊,汪戰靈活躲閃,微衝爆射出刺眼的火舌,這火舌夾雜着憤怒毫無保留的傾泄到身前人屍身上。

但是,眼前除了腐肉四濺,骨屑橫飛景象外,這些人屍完全沒有倒下的跡象。

“狗雜種,這個不行,那就試試老子的奪命刀!”

怒吼着,汪戰扔掉手中的微衝,抄起腰間的軍刺就衝了上去。

一個側身前跳,閃過人屍鋒利沾滿屍毒的骨爪。汪戰就地一滾,躍到一隻人屍身後,在怒火與力量的洶涌下,軍刺好似白龍般挾着寒光直直砍進人屍的胯骨處。

“去死…”

怒聲散去,汪戰憋足力氣,雙手猛抽,以側向拔出軍刺,人屍的胯骨硬生生被軍刺撕裂砍斷。

沒了雙腿的支撐,人屍摔倒在地。

緊接着,汪戰猛撲上去,掏出手槍,對準人屍的腦袋就是數槍,近距離的點射,直接把人屍大半個腦袋打的細碎。

只是汪戰終究是人。

就在他起身再戰時,一隻鋒利的骨爪帶着死亡從背後襲來,汪戰雙手按地,在肌肉力量爆發到極致的瞬間,騰身躲去,可是到底慢了一步,骨爪以弧線之勢在汪戰腹部一閃而過,鮮血隨着骨爪離去,飛濺出來,那碎人心魄的痛苦就像潮水衝擊般刺激着汪戰的神經。

“噗通”一聲。

汪戰重重摔倒,蕩起陣陣塵土。

盯着近在眼前、骯髒不已的雜種玩意兒,汪戰不甘死去,他歇斯底里的怒吼,在聲音的刺激下,汪戰不顧噴血的傷口,飛身跳起,軍刺帶着他所有的力量砍向眼前人屍的脖頸。

“咔嚓”一聲。

總裁的天價契約 人屍的腦袋與身軀分離,接着幾聲槍響,醜陋不堪的腦袋在空中被打成骨屑,飄然落地。

只是這猛烈的拼殺也耗盡了汪戰的體力,看着再次撲來的人屍,他狂躁的內心似乎淡然了,甚至在痛苦折磨中,他竟然有些期盼死亡。

就在人屍即將瞭解汪戰的殘命時,他胸前劃爛的口袋裏掉出一件寶貝—八卦鏡,結果,這隻撲殺上來的人屍正好撞在八卦鏡上。

衛姐盤問道。

Previous article

疾風看他蹲下了身子,立刻朝著他所在的方向揮舞木劍。大木拿到了劍后十分靈巧的一個翻滾躲開了敵人的攻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