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她不滿的時候,一輛純金色的飛船映入眼帘。

陽光照射在純金色的載具身上,折射出金色刺眼的光芒。

赫里斯塔用手擋了擋,不冷不熱道:「就這輛吧。」

再挑下去,就真的沒好的飛船了。

原本之前看上一個全黑、紅色花紋飛船,只可惜,被別人開走了。 走上了飛船,赫里斯塔四周看了一遍。

還挺寬敞的,就算是五六個人進這一個載具,也是可以的。

她轉過身去看兩人:「你們會開嗎?」

神近耀搖頭。

安莉潔沉默了一會,說:「不太會。」

「……」

沒辦法了,還是現場學吧。

赫里斯塔暗暗地決定著,走到前方,看著載具系統,一隻手放上去。

金色的飛船緩緩起飛,快速地向前沖。

一個不小心,撞上了雷獅海盜團的飛船。

赫里斯塔的飛船隻不過是雷獅海盜團的飛船羚角號的大小一半而已。

羚角號里,雷獅雙眉微顫了幾下。

佩利則是大罵了。

不下心撞上了他們,赫里斯塔內心一點愧疚都沒有,甚至沒把注意力放在「自己撞到了別人」這一事實。

她內心暗嘆,這艘飛船還真是堅固,不愧是自己挑選的!

*

賽道上,各個飛船在起點處整齊待發。

「歡迎來到我們的賽道競速環節,現在我們的選手已經選好了各自的載具……」

「女生和先生們,激動人心的比賽就要開始了,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赫里斯塔活動著雙手,嘴角微微勾起,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安莉潔和神近耀不出聲,站在赫里斯塔的身後看著。

通過剛剛的一段飛行,赫里斯塔自認為已經掌握得差不多了。

如果這點小事都做不好,怎麼能算是神呢?

神——就是萬能的存在啊!

「請各位參賽者注意,我們將進入倒計時……」

「十。」

「九。」

「……」

「三。」

「二。」

赫里斯塔的雙手放在飛船的終端系統上。

藍色的光環蹭蹭向上,最終停在她的手腕上。

「一,比賽,開始!」

各個飛船噴射出不同的火焰。

最快是出發的是金小隊他們的「陸地車」——外表像是火箭一樣的。

「那麼,接下來,就為大家介紹一下我們的嘉賓——超能研究所所長大人!」

超能研究所所長?

觀眾席的人。

還真是令人(神)不愉快啊。

駕駛著飛船的赫里斯塔抿了抿嘴,目光冷了幾分。

不過,既然答應了丹尼爾,赫里斯塔自然不會隨便鬧起來。

不一會,那個所謂的超能研究所所長說話了:「首先,感謝各位參賽者使用本研究所的產品,沒錯,各位乘坐的載具,都是我們研究所研製的精品,不僅外感華麗,而且內藏各種驚喜哦。」

「哦?是怎麼樣的驚喜呢?」主持機器人十分配合地問著。

整個賽道中,也就雷獅海盜團的羚角號最霸道,見到前面的飛船,也不躲,直接撞上去。

在羚角號的面前,那些飛船顯得弱小可憐。

羚角號毫髮無傷,而那些小飛船就慘了——被撞到后,直接就出了問題,能不能通過比賽都還是個問題。

駕駛著飛船的赫里斯塔神情悠哉。

目前,在第四名,不過,是她故意而為的。

前兩名,是雷獅海盜團和嘉德羅斯小隊。

赫里斯塔估摸著,到後面他們肯定會打起來。

要知道,這些飛船都是有攻擊能力的,要只是單純地競速,那未免也太過簡單無聊了。

只要他們兩個打起來,赫里斯塔就會乘機加速,越過他們成為第一名。

不僅她一個那麼想,許多參賽者也都那麼想。

這時,那個超能研究所所長又開口了:「跑到最後的十輛載具,應該都看到倒計時了吧?是的,這就是我們送給各位的第一重驚喜,定時炸彈,嘿嘿嘿嘿,這些倒計時,都是一百秒的,只有落在末位的載具會真正的啟動倒計時,那麼,祝願各位參賽者,都取得理想的成績。」

神近耀與安莉潔席地而坐,兩人玩起了牌來。

但是極其認真的赫里斯塔並沒與注意到他們已經開始玩牌了,這樣持續了好一會,她才想起某些事。

她微微側身,一隻手不離方向盤,朝身後看去,看到兩人在玩時,她愣住了。

雙眉抽了抽,陰森森道:「你們兩很閑么。」

這個聲音讓神近耀和安莉潔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立馬撒開牌——像是碰到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一般。

神近耀面無表情,安莉潔則一副傻兮兮地笑著。

「正好,趁這個時候,你們兩都學會開飛船吧。」赫里斯塔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首先,安莉潔先吧。」

巨星修仙傳 而這時,賽道的後方已經有一輛載具炸毀了。

「奧,太遺憾了,最後一名的參賽者已經失敗退場,讓我們為他默哀一秒鐘……同時,新的最後一名已經產生了,他們又會帶來怎樣爆炸性的表演呢?」 吟游刺殺錄 主持機器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對於後方的狀況,赫里斯塔不怎麼關注,反正她現在在前方,後方發生的事情,好波及不到她。

「啊,對了,忘了要補充說明一下,請各位參賽者注意,離開載具或者是脫離賽道,都會被自動判為失去比賽資格哦。」

赫里斯塔抬了抬眼皮,對主持機器人的話不甚在意,把操作飛船的位置騰給了安莉潔。

然而安莉潔接手沒多久,就撞到了一輛飛船。

雖說是撞到了,但遭殃的不是赫里斯塔小隊,而是那個被撞的——被撞的飛船直接爆炸了。

赫里斯塔和安莉潔互相看著:「……」

她們身後的神近耀不明所以。

「啊,沒事,那飛船之前被雷獅海盜團撞過……現在我們不小心又撞了一下所以……就……你不必自責。」赫里斯塔安慰道。

安莉潔愣了愣,隨即綻放一個笑容:「嗯!」

「……」

「最尾的生存競爭可真是激烈,而現在領先的選手們又在幹什麼呢?讓我們把鏡頭轉過去看一看吧——」

「哇哦,這裡更是危機四伏啊!目前排在第一位的是雷獅隊的海盜船,緊隨其後的是嘉德羅斯的飛艇……」

說到這裡,主持機器人的話突然一轉:「所長大人,能夠位列前茅的這些隊伍,是不是意味著他們所得到的載具,是最優秀的呢?」

隨後,另一個聲音傳出,毫無疑問是超能研究所的所長:「沒錯,正式代表傳奇和未來之間的對決,但是,請大家注意,我們的其它型號,也都是天才傑作哦。」

「哦,是預賽排名第三的格瑞!他似乎為自己的小隊載具找到了新的動力!」

「呃,這也是得益於我們產品良好的兼容性。」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超能研究所的所長大笑了幾聲,激動的緣故,聲音略帶顫抖:「太棒啦,真是,太棒了,哈哈,本研究所引以為傲的武裝載具,就像玩具一樣被摧毀了呢,不愧是凹凸大賽的參賽者,真想把他們拆開來研究一下!」

「如果強大的參賽者,遇上了同樣強大的戰爭兵器,又會變成怎樣呢?真是好期待啊。」

赫里斯塔像是沒聽到超能研究所所長的話一般,雙手叉腰,看著安莉潔滿意地點了點頭。

畢竟之前安莉潔也是開過類似的,所以上手還是比較快的。

恐怕,整個賽區里,也就赫里斯塔小隊最悠哉了。

赫里斯塔把目光落在神近耀身上:「換你了。」

神近耀:「……」

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隨後搓了搓,放在控制盤上。

一不小心,往右邊多挪了點,就要撞上賽道邊上,幸好赫里斯塔的反應很快,硬生生拉了回來。

「別緊張啊,很容易的……往上抬抬……對了……往右挪挪,不要挪太多。」

赫里斯塔不厭其煩著做著指導的工作,甚至還有些興緻勃勃。

她不知道其它載具的操作是什麼樣的,反正自己挑選的,十分簡單——基本上只要控制方向盤就可以了。

再一次的,赫里斯塔內心暗暗讚歎自己挑選載具的眼光。

「到目前為止,多數的參賽者已經通過了大半段的賽程,各個路段也都有人陸續被淘汰了,啊,等一下,最前段好像有狀況要發生了,讓我們把鏡頭聚焦過去。」

聽到,赫里斯塔有了些反應,嘴角微微向上揚。

果不其然,雷獅海盜團跟嘉德羅斯小隊杠上了。

她的目光一凝,對神近耀說道:「把第三名超了吧……差不多是時候了。」

最前方,羚角號的兩邊出現了可以噴射出激光的口子。

嘉德羅斯的飛艇兩邊的金球散發著金色的電光。

兩人像是心靈相犀,幾乎是同時一起放出攻擊來。

一道金色的激光和藍色的激光相互碰撞,不分上下。

兩載具不斷變換著位置來攻擊著對方,而障礙物受他們的影響,紛紛開始爆炸,瀰漫著硝煙。

打了一會,雷獅海盜團似乎不願意打了,溜到了前面,嘉德羅斯小隊則緊緊跟在後面。

「請等一下。」一個聲音打斷了他們之間的打鬥。

是凱莉他們的火箭型車子——還是由凱莉的星月刃拉著向前的。

速度倒是極快,把赫里斯塔的載具都超過了。

赫里斯塔的眉毛微動。

又是紫堂幻這個傢伙。

似乎這傢伙跟金一隊之後,就變得特別活躍。

啊,畢竟他們小隊還有格瑞——

突然,星月刃停了下來,吊著火箭型的車懸在半空中。

格瑞立即跳上了星月刃上,才避免了更金他們倒在一塊。

紫堂幻從火箭型的車子爬了出來,並且站在其上。

他喘著氣:「等一下,先別打!」

「各位,我有話要說,我有個辦法,這一局,我們根本不需要互相戰鬥,不需要互相傷害,所有人都可以安全通過的。」

赫里斯塔有些不悅。

就是要有競爭,比賽才會有意思,不然的話,她幹嘛還要繼續參加凹凸大賽,而不是退出?

倒是雷獅和嘉德羅斯,他們倒是挺願意聽這小子說的話。

「如果大家仔細看規則的話,其實還可以找到漏洞的,必須有載具,不能脫離賽道,還有跑在最後面的載具會爆炸,這次競賽規則,差不多就是這些了。」

「所以說,大家只要乘坐同一個載具的話,就誰都不用被淘汰了,所有的人,都有載具,不用脫離賽道,有多餘的載具留在後面,就不用擔心末位淘汰,更重要的是,大家都不需要再互相傷害了,所有人,都能通過比賽!」紫堂幻義正言辭地說著。

可是,這樣的話,所謂的淘汰賽又有什麼意義。

只是為了給某些人增加一些「存活天數」嗎?

赫里斯塔冷笑了一聲。

反正,到最後活下來的,只有一個人——

安莉潔小心翼翼地去看一眼赫里斯塔。

「要解決他嗎?」 銀豹的少年寵物 神近耀看出了赫里斯塔的不滿,帶著生澀又低沉的聲音問道。

赫里斯塔掃了他一眼,呼出一口氣:「不必。」

畢竟紫堂涯還看著,給他個面子也無妨。

「沒錯!只要有一個足夠大,能裝得下所有人的載具就可以了,比如,雷獅海盜團的海盜船!」

「雷獅,只要你同意,所有人都可以相安無事,拜託你了!」紫堂幻鞠了一躬,「這是唯一的方法了。」

然而,一向霸道的雷獅海盜團怎麼會同意這種要求?

毫無疑問,雷獅海盜團要給紫堂幻一炮——但射偏了,射到了嘉德羅斯的飛船上。

只是,纏繞在星月刃的繩子也斷了,導致火箭型的車子還有紫堂幻摔向賽道,幸好金及時拉住了紫堂幻,不然的話,紫堂幻要被淘汰。

海盜船里,佩利大笑了幾聲:「活該白痴!」

帕洛斯帶了點調侃的意味:「可惜,沒預判好,命中率差了點。」

「參賽者紫堂幻對雷獅海盜團提出了一些有趣的想法,不過,並沒有被接受的樣子。」主持機器人解說道。

佩利跑到卡米爾那邊,抱著卡米爾的身子,往外拔:「這都打不中,卡米爾,換我來!」

但是,卡米爾哪會鬆手:「冷靜點,放手!」

而這時,嘉德羅斯的飛船朝海盜船開了一炮,如果不是有保護罩,海盜船估計不保了吧。

「哇哦,是嘉德羅斯隊,嘉德羅斯隊的飛艇向雷獅的海盜船開炮了!這毫無疑問是宣戰是信號!」主持機器人語言激昂。

赫里斯塔的嘴角微微勾起,對神近耀說道:「我來吧。」

他把位置讓給了赫里斯塔。

雙手落在方向盤上。

不過當呂萬他們進到別院中時,卻都是嚇了一跳,甚至連李恪的臉上都露出古怪的神色。(未完待續) 中原地區形容一棟房屋建造的豪華,都喜歡用金壁輝煌來形容,當然這個成語不能從字面上理解,畢竟在中原地區,哪怕是再有錢,也不會有人真的用黃金做牆壁。至少在李恪和呂萬等人的思維中,這種事恐怕不會有人去做。

Previous article

“李兄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