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雷爲難的看了眼容容,這不是讓自己臨陣脫逃嘛!容容朝他點點頭。

“小雷,你先走吧!”

“那好,你們等着,我這就去通知院長!”

小雷離開後,龍十兒拉着徐容容,繼續無力的說着。

“容容,老婆,我們才拜堂了幾天,沒想到就要分開了,我還沒親夠你呢!”

“那怎麼辦?你,你現在親吧!”

龍十兒無語,現在的自己應該是虛弱無力,半隻腳踏進棺材的樣子,動作過度可就要穿幫了,繼續說道。

“老婆,我想讓你帶我去剛纔我們,我們親嘴兒的地方。”

“哦!”

徐容容拖着龍十兒來到水潭邊上,沒想到這妮子力氣這麼小,要不是龍十兒暗中故意幫了一下她,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水潭邊上。


徐容容一把把龍十兒推到了水中,龍十兒還沒準備好呢,就落入了水中,還嚥了一大口潭水。

不過龍十兒的腦力也夠快的,剛落如水中大罵了一句就回過神來,控制真氣往徐容容站的岸邊上一使勁兒。

徐容容就感覺土地塌陷了,一下子沒站穩“啊”的掉進了水中。

龍十兒正在水裏準備着呢,一把抱住徐容容沉進入水中,爲了不讓她吸到潭水,她剛落下來龍十兒就吻住了她,彼此之間用各自的呼吸滿足着對方的需要。

慢慢的,兩人開始沉進潭底。

水潭足足有數十米深,好一會兒纔到了最底下。


龍十兒運用體內真氣開始排開周圍的水,只見平靜的水流忽然之間起了波動,朝兩邊散去,一個圓形真氣罩出現在龍十兒周圍。

能量罩越來越大,足夠兩個人呆在裏邊的時候,就停止了長大,頓時,一個真空出現在潭底。

龍十兒放開徐容容,說了一句話。

“容容,在這兒呆着別動,待會兒我解決了那傢伙再來陪你。”

之後什麼話都沒說,穿過能量罩,向上飄去。

徐容容沒有驚訝龍十兒的變故,反而對現在的龍十兒更加的迷戀,看着他的影子一點一點消失。

岸上,紫仙四人還在控制着水龍與魔龍爭鬥,水龍畢竟還是能量所化,又怎能跟屍體媲美,隨着四人體內真氣的流失,漸漸的,四人的額頭開始滲出汗水。

龍十兒靠近岸邊,沒有出來,反而是隱祕了自己的氣息,因爲他感覺到雲學院那位強者正在以閃電般的速度趕來。


再說魔龍與水龍一邊,魔龍躲過水龍的撕咬,前爪朝水龍撕去。

水龍沒集中魔龍,怒吼一聲。“嗷!!”

看着魔龍一爪襲來,長長的身軀圍着魔龍轉個不停,魔龍只能暫時收回攻出的前爪,防止被水龍纏身。

兩隻金色的翅膀拍動着,股股颶風朝水龍襲來,颶風之中,隱隱冒出死死火焰,看來,這隻魔龍是火屬性的。

發現魔龍的屬性,龍十兒暗自點頭,自己修煉的是無屬性功法,也就是說,自己可以任意屬性,可以不怕五鍾原始屬性能量。

當然,任何東西都有他的缺陷,《鬥龍訣》如此強悍,但他同樣也有缺陷,雖然可以任意幻化屬性,但是,每一種屬性都是它的缺陷。

只有屬性能量過於超過修煉之人體內所擁有的的屬性能量,修煉之人會以更快的速度敗在人家手上。

龍十兒之所以閉關修煉直到元寂期纔出關,正是因爲這個原因。

當然了,龍十兒不出關則已,一出關必定爲強者,因爲這個時候,能威脅到他存在的人已經少之又少。

在此雲山,如果龍十兒估計沒錯的話,那名高手算是一個,不過,若是和他爭鬥,自己也不會輸,最多落個逃亡的下場。

言歸正傳,水龍理都沒理那些颶風,直接用身體與之抗衡,這點龍十兒倒是挺驚訝的,雖然是能量幻化,但獸跟人的身體果然是不能比的啊!

水龍投過帶火的颶風,身體也隨之削弱,不過只有它身體接觸到水,就能夠立刻恢復。

反之,魔龍一擊被擋,被水龍捲進體內,水龍開始不斷的朝內積壓,四名導師看到魔龍進了水龍的身體,一直緊緊的臉上不由得揚了揚,露出幾股笑意。

“傳說中的魔龍,原來也不過如此嘛!” 男子思考了一下,並未有什麼表情變化,舉步上前。

“大膽魔龍,你可知這裏是什麼地方?我叫你有來無回!”

男子朝前踏出一步,腳步立於虛空,簡單的步伐看上去就像是有階梯在腳下一般。

“嗷…”魔龍吼了一聲,朝男子一躍而上,就在水潭上方,一人一**手了。

男子一拳朝魔龍身體砸去,魔龍一爪迎上男子的拳頭,拳爪相遇,狂躁的能量撞擊在一起,震得身下的水潭發出陣陣漣漪。

身在潭底的龍十兒感覺到超強的能量波動,從慾望中驚醒,用手撫摸着徐容容的臉龐。

“容容,其實呢,我和你的那天的商議你父親早就知道了。”

“啊?全都知道了?”

徐容容驚訝的看着龍十兒,又是一陣疑惑。

“那他怎麼還讓我們成婚呢?”

“因爲魔龍來襲,你一直都不知道,魔龍威脅你父親說,要你父親把你交給他,於是你父親就想趕緊找人與你成婚,然後帶着你遠走高飛……”

龍十兒將自己和徐懷的商議全都跟徐容容說了一遍,徐容容聽完那表情的驚訝得已經不能再驚訝了。

龍十兒看着徐容容,輕輕的替她將臉上的汗珠擦掉。

“容容,你現在這兒待會兒,等一下我下來接你好嗎?”

“哦!”

徐容容點頭,趁着龍十兒還沒走,關心的說了一句。

“小心點!”

“哎喲,我的容容也會關心我啊?”

龍十兒忍不住調侃道。

徐容容一張小臉紅撲撲的,低着頭小聲嘀咕着。

“以後我再也不關心你了。”

“恩,反正以後也沒機會讓你關心我了,魔龍實在是太強了,我估計鬥不過它。”

龍十兒想了想,泄氣道。

徐容容擡頭看着龍十兒,臉上除了擔憂還是擔憂,眼看着淚水就要滑落眼角,龍十兒趕緊上前抱住她。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在這等着哦,我去收了它,忘了告訴你,我們鬥龍門可是魔龍的天敵哦!”

好一番辭別,龍十兒這才脫身,出現在潭水下,關注着上面的戰鬥,等待着給魔龍致命一擊!

男子名叫天雲,是雲學院的院長,一般很少露面的,他一般情況下都在閉關修煉,眼看着就快要進入傳說中的大乘之境,沒想到魔龍這時候來襲,也只能暫時出關迎敵。


魔龍雖然才渡劫中期,但是憑靠着獸族的先天性身體,還有一些種族技能,與天雲鬥在一起也是旗鼓相當,還隱隱能穩勝一籌。

它便是徐懷口中的上古荒獸後裔,名叫雙龍,它的名字來源於它的身體各處,兩隻翅膀,兩個真身,兩個種族技能,還有,兩種屬性。

它是真正有兩條命的存在,殺死它後,無論什麼創傷,它都會快速復原,神奇極了。

天雲一開始還只是以爲它不過渡劫中期罷了,可是隨着時間的加劇,他發現,這傢伙很難對付。

一身火紅色皮膚像是無堅不摧的戰甲,很難傷到分毫,而且它的攻擊力十足,幾乎每一招若是被自己碰上,也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場。

天雲不得不嚴陣以待了,與魔龍對抗一招,退出很遠,召出自己的武器,這是一把銀色長槍,有中品靈器的水準。

魔龍立於虛空,朝天雲的方向發出嘶吼“嗷…”

從它的口中噴出長長的火舌,火舌剛出現在空氣中,一下子空氣中緩緩飄落的雪花就蒸發了。

三名導師都能感覺到極強的灼熱感,驚叫了一聲。

“三昧真火!”

龍十兒身在水中,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起來,好像是因爲這火的關係。

突然,龍十兒從水中飛躍而出,徑直飛向火舌前方,大家驚訝的看着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就連天雲也是一陣詫異。

“這人是誰?怎麼我感覺不到他的氣息?”

魔龍的眼神也略表驚訝,不過,它的攻擊,還在繼續。

龍十兒出現在火舌之處,就用身體抵擋着魔龍發出的三昧真火。

龍十兒的衣服還沒接近就已經化爲黑煙消失了,從遠處看。

就看到一名全身赤 裸的少年用自己的腰抵擋着火焰。

火焰在龍十兒體表不斷地 燃燒,龍十兒此時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三昧真火可是直接能夠燃燒靈魂的存在,居然有人用身體擋住三昧真火而不受一絲傷害,天雲雙眼瞪得老大了。

神識靠近龍十兒,發現龍十兒丹田內有東西發出很強的火光,光芒連自己的神識都沒法靠近。

不過,天雲推斷出了什麼,嘴角揚了揚,落下地來,走到三名導師旁邊。

“鬥龍門人助我們一臂之力,這下魔龍有得苦吃了。”

“什麼?鬥龍門?”

三名導師驚訝的看着天雲,鬥龍門的傳說他們小時候聽過,聽說鬥龍門是專門懲戒危害四方的獸族的人,鬥龍門人個個身懷絕技,只爲保衛修真界和平。

“院子,你怎麼確定這人就是鬥龍門人呢?”

“修真界以吸食屬性能量修煉的人除了鬥龍門人的特殊體質還會有誰能做到呢?”

天雲不再說話,面帶微笑的看着場中的變化。

龍十兒剛開始感覺三昧真火進入體內,極高的灼熱感傳遍全身,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爆炸般的難受。

後來有三昧真火進入體內了,也就開始接受起了三昧真火的溫度,比剛開始好得多了,但是,劇痛之感同樣也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

漸漸的,龍十兒喜歡上了這種感覺,臉上開始露出了笑容。

“好爽啊!”

現在的他,感覺自己像是沐浴在溫泉一樣,特別溫暖,任由火焰進入自己的身體。

魔龍也不是傻子,發現三昧真火對龍十兒沒用後,雙屬性能量的它換火爲冰。

冰由水生,水團一團一團從它的口中噴出,剛噴出來的水遇上空氣,就瞬間結成了冰。

帶着股股冷氣,寒冰衝向龍十兒的身體,頓時,從天上落下地的感覺。

寒冰傾入體內,原本的舒適感瞬間變成了危機感。



當然,這一切也與奪鳩的努力和超乎常人的記憶力,與理解能力有很大的關係。

Previous article

大豫帝國的東海,無邊無際,甚至比陸地面積還要遼闊。而東海,還只是無盡海洋的一個邊角料。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