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燕在看到柯大英,柯小英心裏那個窩火啊,尤其是柯小英那公公,色迷迷的眼睛一直緊盯着看廠裏的大姑娘,弄得小燕的祕書神色相當的不自然。

小鷗有三個姑姑,前世她都沒咋打過交道,特別是大姑,比柯大林大了近二十歲,連重孫都有了,最小的孫子也比柯小鷗要大上好幾歲。

大姑和大姑父沒來,代表他們的是小鷗的大表哥和大表嫂,還帶着他們五歲的小孫子。大表哥因爲長年務農的原因看起來很老,咋眼一看,還以爲與柯大林的輩份要顛倒過來算。

前世小鷗的二姑是個啞巴,育有一兒一女,只是小姑一生不幸,有一年走失了,在N年後找回,可是兒子已成家,兒媳不願贍養老人,將二姑送進了一個條件很差的養老院。二姑也沒來,她那在鎮土管所工作的兒子帶着媳婦來了。

前世小鷗第一次見到小姑時也是在養老院裏,那個時候鷗爸柯大林已得小中風,腿腳有些不便,小便也經常會失禁,可是人年紀大了,就總會想到小時候的事情,不知道他從哪裏得知了自家二姐被子女送到了養老院,小鷗就帶着他打了個車來看二姑,那一對老姐弟見面時那個悲慼啊,難以用語言形容。

小姑是因爲中風癱瘓了才被送來的養老院,從此可見子女們的態度,可憐前世的小鷗自個的生活也剛剛過得去,根本就沒有多餘的錢去幫小姑,只能聽從父親的吩咐,時不時的去一下養老院,買點東西或是塞一點不多的小費給護工,讓她們能對小姑好一些,經常給她擦洗一下身子,也不至於因爲長期不動彈而引起身體某部份的病變。

大表哥雖然顯老,可是與柯大林有幾分相似,而二姑家的表哥身材不高,穿得也一般,官不大可是官威挺足,你不能說別人擺譜,誰讓別人是吃公糧的呢。

小姑比柯大林只大了三歲,所以這時候身體挺健朗,老倆口帶着剛退伍的小兒子自個親自坐着火車上了北京一路找到的禮寺衚衕,帶小兒子上京,看得出是想給小兒子找一個好的出路。

柯家村還來了一與小鷗沒有半點交情的人,光是堂叔就來了三個,一個是前世那個她最爲討厭的,幫助柯興旺搶小鷗家祖宅的那家夥,一個黑的象炭頭的,嘴巴很會說的,小鷗雖然不喜歡,但也沒有完全抹去情面的,再有就是一個非常勢利眼的出了五服的堂叔。

來了這麼多人,最煩的是小燕,小lì和小雅,以及柯小文這幾位柯家姐弟,可是最高興最爲開心的則是鷗爸柯大林。

爲啥高興,那還不是因爲親戚來是給自個女兒長臉唄,這不,柯家的根在浙江,女兒卻要在北京出嫁,要是孃家沒有送嫁人那多丟臉啊,這下好,他的後顧之憂完全沒了。

他可不是知道這些人都是帶着各自不同的目地來的,更何何不用自個掏路費,吃住也不用huā錢,就算沒有好處,能好好在北京遊歷一通回村也能有個顯白的是吧。

嶽冬梅這些天可是忙壞了,原本人丁稀落的柯家大宅一下子多了幾十口子人,外加上羅利德不知通過什麼途徑從一個旅遊學校要了一些學員,把柯家大宅當成了實習地,這又多了十幾號人,整個大院是人聲鼎沸,非常熱鬧。

北京那邊是忙得一踏糊塗,可是主要的兩人卻是一點不知情,依舊逍遙的在東海的一塊荒島上巡視地形呢。

那塊荒島就是小鷗與國家答成某項協義後得到的報酬,當然,她得到這個島嶼也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就在離這個海島約200海哩的東南方還有一個地圖上沒有標記的島,那個島嶼原本沒有人煙,可是現在島上建起了一條跑道和一個停機坪,經常有大型的運輸機在那裏起飛和降落,各種物資被運到了那裏,包括許多身穿軍裝的工程兵。

島上搭起了數十座軍用帳篷,工程兵們日以繼夜的工作者,按要求這裏必須在一年裏建成一個有着特殊作用的保密基地。

“老公,對於這個島的開發我們需要好好勘測一下,爭取做到就地取材,原地開發,而且這裏將會是今後數百年我們家族的生存根本。”

柯小鷗說這話的時候正半靠在司馬明柏的身上,而他倆的身下晃晃悠悠浮在半空中的正是來自般若空間的空間飛行法寶——九紫金蓮座。

二少沒有吭聲,心裏卻不停的在盤算着,雖然他萬事以小鷗爲主,可是他也是有父母的孩子,不可能完全撇下父母親獨活。

這個島嶼的總體面積超過了100平方公里,是由無數大大小小的島組成,最大的有近60平方公里,最小的只是幾座礁石相連,島上最爲可貴的也是小鷗最爲看中的,就是那個面積最大的區域,那裏就是一座連綿不斷的山巒,山上奇峯羅列,風景秀麗,最高處的海拔不低於800米,半山上還有一個面積不小的淡水湖泊,湖水沿山路傾斜而下,一路澆灌着huā草樹木。

這麼漂亮的地方,如果開發成自家的後huā園,隱居在山中,沒事逗逗孩子,種種菜,養養huā草,想必那日子肯定很輕閒吧,二少甩了甩腦袋,他有點奇怪自己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自個才20多歲,難不成就有了想隱世的想法?

“嘀鈴鈴”司馬明柏口袋裏的移動電話響起,才掏出電話接通,那頭就傳來了他外公徐老爺子洪亮的聲音“明柏嗎?明天你和小鷗回北京來一趟,有事情和你們商量。”



感謝格林海、淡雨思涵兩位同學的打賞也感謝燕燕007、淡雨思涵同學贈送的粉紅月票(未完待續 從機會出來,他們便直接去了之前預定好的酒店。

程小曦因爲喜歡小澤,所以不肯跟盛子墨單獨出去玩兒,因此,一進酒店,便留在穆井橙和區少辰的房間裏,磨着小澤不肯出來。

盛子墨看着她一直抓着小澤不肯鬆手,心裏醋意橫生,終於忍不住將小澤拉到一邊,跟他談判了。

“小子,從現在開始,不許再纏着我女朋友,聽到了沒有?!”盛子墨一臉嚴肅的看着自己的輕敵,雖然他還只是一個六歲的小男孩兒。

可他那一張迷死人不償命的臉,以及冷到骨子裏的神情,確實太招女孩子們喜歡了。

別說是程小曦那個外貌協會的小女人了,就連他這個從小看着這孩子長大的叔叔,也忍不住想要捏他兩把,這樣的超強的吸引力,他又怎麼放心將自己的女朋友留在這裏?

小澤無辜的看着盛子墨,“你是我墨叔嗎?”

“如假包換!”盛子墨認真臉。yuyV

“所以……你是來跟我開玩笑的嗎?”小澤也很認真的看着他。

盛子墨微怔,這是他長大之後,他頭一次這麼正式的跟小澤聊天,突然之間,他竟有一種GET不到他的點的感覺,於是不由“啊?”了一下,疑似詢問。

“如果可以的話,你能把她帶走嗎?!真的太煩了……”小澤眉頭緊緊的皺了一下,然後轉身走人了。

盛子墨看着他如此淡定的小小身影,一瞬間竟有些蒙了。

他這是在怪自己,領了他麻煩給他嗎?!

一瞬間,盛子墨不由的笑了,這小子!

晚上,盛子墨爲了不讓程小曦有那麼多的精力去騷擾小澤,於是用盡辦法將她騙到牀上,吃幹抹淨這後,跟她商量着第二天帶她出去逛逛。

“小澤他們去嗎?”程小曦依偎在他的懷裏,拿着手機翻看着他們明天要去的那個地方。

盛子墨一怔,低頭看她,“如果他們不去呢?”

“那多沒意思啊?!”程小曦收起手機,擡頭看他,“人多熱鬧,而且有小澤在,才不會覺得無聊啊。”

“你是說,跟我在一起很無聊嗎?!”盛子墨威脅式的看着她。

“也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麼?!”盛子墨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我……”

可程小曦卻連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便被他再次攻城略池,吃了個乾淨。

就這樣,爲了不讓她有足夠的精力陪小澤,也爲了讓她知道跟自己在一起,卻惦記着別的男性,會得到什麼樣的下場,這一晚上,盛子墨竟然要了她五次。

第二天,程小曦果真如他所願,沒有精力陪小澤,卻也沒精力陪他出去逛了。

看着她懶的連起牀的力氣都沒有,盛子墨滿意的笑了。

這一天,他們倆就那樣膩歪在房間裏,連門都沒有出。

從那一天開始,程小曦便徹底的被盛子墨的醋意給傷到了。

雖然她直到現在也不明白,爲什麼一向溫文爾雅的盛子墨,會在那一夜那麼瘋狂。

但她還是漸漸意識到,自己把精力放在小澤身上,而疏遠他,會得到如此殘酷的“報應”。

於是才不得不將身心全都收了回來,很貼心的陪在了他的身邊。

因此,在第三天,他們身體都恢復的差不多的時候,程小曦主動提議,到他之前生活過的地方看看。

盛子墨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孺子可教嘛!”

這一刻,程小曦終於領會到他那麼“殘忍”手段背後的祕密了,於是很是神祕的看着他道,“你該不會是在吃小澤的醋吧?”

“小毛孩兒,毫無競爭力!我吃什麼醋?!”盛子墨一臉蔑視的掃她一眼,“更何況……,有那個必要嗎?!我這麼優秀。”

程小曦認同的點頭,“是啊,你那麼優秀,何必吃一個小毛孩兒的醋呢?!對吧……”

盛子墨轉頭,目光威脅的看着她,“程小曦,我怎麼感覺你這風向有些不對呢?!”

“有嗎?”程小曦別過頭,笑的嘴都快合不上了,卻還是忍着,“沒有吧!”

看着她一副耍賴還耍的這麼理直氣裝的樣子,盛子墨忍不住笑了。

他輕輕的攬住她的肩,兩個人一起看着那落日餘暉,頃刻間,感覺溫馨至極。

良久,盛子墨開了口……

“我們生個孩子吧。”

程小曦聽到他的聲音,不由轉頭,看着他那溫柔,且充滿期待的目光,她心裏隱隱的疼了起來。

她從來沒有想過,她那麼深愛的,曾經追尋了十年的,以爲不可能有結果的

男人,竟然主動提出了這個問題。

一瞬間,她感覺自己幸福無比。

“真的嗎?”她驚訝的看着他,雖然他們之間早已和這前不同,雖然他曾幾度表示過有結婚的念頭,但這麼直接,又這麼真實的話,他還從來沒有說過。

頃刻間,程小曦有點兒被感動到了。

“你那麼喜歡小澤,咱們就生一個屬於咱們的小澤,好不好?”盛子墨寵溺的看着她,聲音溫柔至極。

“好!”程小曦開心的看着他,眼睛竟不由的紅了。

看着她微紅的雙眼,盛子墨心裏也是有些酸楚,想起她曾經追逐自己到巴黎,又被自己驅趕回國的情形,他心裏不由自責。

“那你……”他望着她,猶豫了一下之後才道,“願意嫁給我嗎?”

程小曦一愣,微紅的目光望着他,竟有些呆住了。

盛子墨看着她沒有回答,以爲她在猶豫,心不由便緊張了起來,“不用着急回覆,我給你時間。”

“不用!”程小曦立刻搖頭。

盛子墨這一刻慌了,“你……”

“我願意!”不等盛子墨問出聲,程小曦便重重的點着頭,眼淚恨不得被她給點出來了,“我願意,我願意……”

看着她如此激動的樣子,盛子墨的一顆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謝謝!”他欣慰的看着她,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我還以爲你不會答應呢。”

聽到他這句話,程小曦不由驚訝,“怎麼可能呢?!你怎麼會這麼認爲?”

“因爲……”盛子墨溫柔的看着她,“程曦曦是一個太過優秀的女孩兒,我怕我配不上她!” 白念柔站在一旁,垂在腿邊的手死死掐着短裙,因爲激動,胸口微微起伏,呼吸短促且沉重,內心洶涌的情緒像氾濫的洪水一波強似一波地在她身體裏亂撞。

左晨書遞上紙巾,將右手輕輕搭在藺妍的肩上,安慰道,“藺姨,你也別太難過,你這樣,語兒也會不開心。”

“我知道,我知道,”藺妍不停點頭,深吸兩口氣,試圖平撫激動的情緒,緩過氣後,她繼續說道,“爲了不影響語兒外婆的病情,我把語兒的後事交給了晨書,現在語兒的外婆也出院了,我回來是想整理語兒的遺物,把它們帶回去,不然,我心裏不安。語兒從小怕黑,有我陪着她,不管她在什麼地方總不會那麼害怕……”

說到後面,藺妍字不成句,終於無聲地哭了出來,淚珠順着面頰滑落,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白念柔看着地上的星星點點,刺眼的日光燈下,它們像極了天上的星星,閃爍着晶瑩的光亮,卻帶着淺淺的哀思。

“藺姨。”白念柔上前兩步,將藺妍抱在懷裏,一下一下撫着她的後背。

這是她熟悉的懷抱,白念柔貪婪地嗅着藺妍身上淡淡的熏衣草香味,眼角一垂,瞅見了藺妍手腕上帶着的手鍊,嘴角緩慢上仰,淺淺笑了。手鍊是她親手編織的,那是她還沉迷在製作中國結的時候,她編織了這個手鍊,別出心裁地將熏衣草花瓣和花粉混在一起,碾成了粉末狀,再將專門用於編制手鍊、手機掛飾的A玉線浸泡在裏面,所以玉線便薰染上了熏衣草的香味。她甚至還把自己名字的拼音縮寫當作裝飾編織了進去,說這樣就可以一直陪在藺妍身邊。而藺妍更是在收到包裹的當日,顧不上因爲時差的關係她這裏還是半夜,就高興地打了越洋電話,母女倆在電話裏一陣嬉鬧,被吵醒的左晨書無奈地搖頭,抱着枕頭到了客廳,識相地在沙發上睡了一晚。

以前的總總像倒帶一樣在腦海裏浮現,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惆悵再次襲上心頭,鼻尖的酸澀讓白念柔視線模糊,可懷裏的溫暖卻又讓她莫名安心,嘴角上仰的弧度加大。鼻音重重地吸了兩口氣,她才依依不捨地離開藺妍給她的溫暖,“藺姨,您別這樣,語兒一直都是樂觀、開朗的孩子,不管她現在在什麼地方,她都希望您快樂,語兒那麼孝順,她不會怪你的。”

藺妍捂着嘴點頭,“念柔,過兩天我到語兒和晨書的公寓去收拾東西,你也來吧。”

“我……”白念柔不確切地望向了左晨書,可以回到那間公寓嗎?

真的可以嗎?

她的心裏有着小小的雀躍。

“正好,語兒有幾樣東西要拿給紗紗,要不,你和紗紗一起來吧。”左晨書笑着點頭。

白念柔眼睛一亮,忙不迭地點着小腦袋。

……

呆滯地站在水產區,白念柔埋頭傻笑着,整個下午都無法集中注意力,能回到以前的公寓,再去看看她和晨曾經擁有的點點滴滴,這對她來說意義非凡,或許,只是或許,她可以偷回一點點“過去”,躲在角落裏慢慢回味。

興奮地轉了轉眼珠,她竟然急噪起來,坐立不安地站在原地,直到鄒倩急匆匆地跑了過來,二話不說就拽着她的手朝家電區跑去,她才恍惚回神。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她微傾着身子,小跑着追着鄒倩的腳步,甩了甩手,試圖掙脫鄒倩的束縛,哪知鄒倩的力道極大,甩了幾下,反倒把自己的手臂給勒疼了。

皺了皺眉,她放棄了掙扎。

“出大事了。”鄒倩嘴裏說着出大事,可臉上卻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口氣也沉穩,不急不噪。

白念柔不滿地撇了撇嘴,跟着她朝前奔去,看她究竟耍什麼花樣。

“喏,你自己看看。”鄒倩把她帶到了超市賣場家電區最大的液晶電視前,衝屏幕努了努嘴。

順着她的視線望去,待白念柔看清屏幕上的畫面時,立刻滿頭黑線,心臟猛得一顫,這是……顏曼彤?

她這是在……鴛鴦戲水?

畫面上的顏曼彤衣衫不整,一手拎着鞋,一手拿着啤酒瓶,搖晃着身體,時不時地還喝上兩口,很是享受。而最要命的是,顏曼彤現在出現的地點竟然是宇文世家最大的會員式酒店,也是她與宇文柏訂婚的地方——地中海酒店,外面的噴水池!

白念柔一頭冷汗,顏曼彤這模樣是要砸場呢,還是要挑釁呢?

戰戰兢兢地回頭,她小心地問着鄒倩,“這是……”

“即時新聞。”鄒倩黑着一張臉,冷言說道,“行人發現特殊情況後,馬上撥打電視臺的新聞熱線,然後衛星直播車立刻趕過去,進行現場報導,而對於撥打新聞熱線的觀衆會給予幾十到幾百元不等的線索獎勵。這是市電視臺剛興起的一種新聞模式,收視率極高,這下她拉風了。”

看着鄒倩臉上鄙夷的神色,聽着她不溫不火卻殺機暗藏的話,白念柔心臟尖尖兒也顫抖起來,要是被宇文世家的人撞上了,那……就真的拉風了。緊張地盯着電視屏幕,她恨不得能擠進畫面,把顏曼彤拽出來。

就在她心情忐忑不安的時候,攝象師拉了一個近鏡頭,鏡頭裏顏曼彤帶着顛癡的微笑,半遮着臉衝着鏡頭擠眉弄眼,彷彿是爲了搶鏡頭,她竟然對着鏡頭跳起了新疆舞!脖子扭得到是很順溜,圍觀的白念柔卻提心吊膽,心裏又急又氣。

優哉遊哉地踩着水花,顏曼彤在噴水池裏晃盪,想是一個人跳舞覺得無趣,她竟伸手去拉記者的手,攝象師爲了躲避她的襲擊,身體似乎晃動了幾下,鏡頭出現了短暫的模糊,隱約還能聽到顏曼彤癡傻的笑聲。

這出鬧劇引來不少人的圍觀,自然也驚動了酒店的保安,一羣身着制服的年輕男子齊刷刷地跳進了噴水池,穿梭在噴泉下,想像逮小雞一樣圍剿顏曼彤。以前還被白念柔鄙視浪費土地、浪費水資源的噴泉立刻熱鬧起來。

而這時,站在一旁的記者也開始進行現場報導。白念柔瞪大了雙眼看着屏幕上的鬧劇,耳邊傳來記者沉穩的聲音和隱約嬉鬧的笑聲,急得直跺腳,卻又無能爲力,緊張地瞅了

一眼畫面上酒店的大門處,她暗自祈禱着那惡魔一般的男子可千萬別出現。

屏幕上的鏡頭漸漸放遠,拉了一個長鏡頭,圍觀的羣衆也喧譁起來,那一羣“老鷹”一般的男子跟在一“母雞”身後,蹩腳地進行圍剿,他們每撲空一次,圍觀的衆人便鬨笑幾聲。顏曼彤似乎也發現了這個樂趣,故意搶鏡頭一般,她有意無意思地領着身後的一羣男子圍着鏡頭轉圈兒,一羣人笨手笨腳的模樣,引來衆人的放聲大笑,更有意思的是,電視裏的畫面還被配上了輕快的音樂!

白念柔怨念了,好歹這也是最高級的酒店吧,好歹這酒店也是在海邊吧,好歹這海邊也是前不挨村後不着店吧,這羣圍觀的人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還一下子涌了這麼多,不帶這樣玩兒的!

她還在憤慨,畫面裏傳了警笛聲。

白念柔這下是真的傻眼了,不是吧?這下真的玩大了。

“喂,你們快來看,這新聞挺有意思的。”

不知道是誰“賣力”地一吆喝,賣場裏家電部其他無所事事的同事也圍了過來。

白念柔嘴角抽搐,偷偷朝後退了一步,遠離着八卦的中心地帶,眼角餘光卻密切注視着畫面上的一舉一動。七、八個保安再加上兩、三個警察,兵分幾路包抄,試圖將顏曼彤圍在中間生擒。

白念柔呆滯地看着畫面,摒住呼吸,不知道是應該祈禱顏曼彤儘快逃離他們的包圍呢,還是應該希望她早點被抓住,結束這場鬧劇。矛盾的心情讓她揪着一顆心,終於,追捕的一羣人費盡氣力將顏曼彤困在了圓圈中間。不過,顏曼彤並沒有因此而消停下來,而是將手裏最後一點酒一仰而盡,拎着一雙鞋,搖晃着身子在衆人面前轉了幾圈,不知道是在尋找突破口,還是在嘲笑衆人的無能。

最後,一看上去三十出頭的警察手裏拿着警棒,試探着朝前走了兩步,對着顏曼彤揮舞了兩下,見她只是傻笑沒別的反應,立刻拽着她的手臂將她按倒在地。

白念柔皺起了眉頭,這樣,一定很痛吧?

可一想到顏曼彤惹出這麼大的一場鬧劇,先前的同情便立刻被幸災樂禍取代。

隨即周圍的人迅速跟上,等鏡頭再次拉近的時候,顏曼彤已經狀似燒豬的模樣,被七手八腳地擡上了警車。

一場鬧劇終於狼狽結束,電視機前圍觀的衆人慢慢散去,站在人羣最末處的白念柔也略微鬆了口氣,從剛纔的鏡頭上看,攝象機並沒有拍到顏曼彤的正面,也就是說,宇文世家的人不會知道這出鬧劇的導演兼第一主角是她的媽媽。

就在她擦了把汗,心臟落回原處的時候,褲兜裏的手機響了。

“是,我是。”神色嚴肅地說完這句話後,白念柔就一言不發,直到怏怏掛上電話後,她才緩緩轉過腦袋,迎上鄒倩焦急的目光。

顧先生,我們離婚吧! “念柔,怎麼了,是不是宇文世家的電話。”

白念柔微微搖頭,壓着聲音,神情木訥地說道,“是派出所打來的,叫我去領人。”

(本章完) 封啓澤聽了這話,劍眉緊怒,但並沒有移開視線,也沒有因此停下手中的事,而是繼續,繼續將戒指穩穩的戴到了謝千凝的手上全文閱讀。

“這——”

一陣陰風吹過,紙錢被吹飛了,同時也吹開了男人的頭髮,當風水先生看到男人的側臉時,頓時衝過去,一拳把男人打翻在地,他憤恨的說道:寧古塔,你爲什麼不等我!

Previous article

“程兄,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呀?”謝江波也好奇的問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