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於這一巴掌,秦毅根本沒有想過去躲避。

他只是有些迷茫的盯著落雨。

落雨一向溫柔,從沒有如此過,雖然只有不長的一段相處時間,可秦毅了解她這個人。

落雨沒有說話,嘴唇被她咬的破裂,流了許多鮮血,她忽然哭了起來,哭的很無助,如同失去了一切東西的小女孩,如同被人丟棄在街邊的洋娃娃。

秦毅有些不知所措,這是怎麼了?

忽然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整個人都變得陰寒了起來,周圍方圓幾十公里,溫度驟然下降,這本就寒冷的冬天,忽然變得霜寒天降,穿著厚重的棉襖都宛如要被凍僵。

感受最深的就是小龍哥,他斷臂的地方竟然結了一層冰咖,血液宛如都凝固了起來,痛不欲生。

但是強烈的求生欲使得他大氣都不敢坑一下。

對於秦毅,他是一點記恨的心思都不敢有了。

「落雨,是不是有誰欺負你了?傷害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殺了他!」

這股殺氣貫透空氣,高座噔噔噔後退幾步,雖然他沒做任何傷害落雨的事情,可還是忍不住心驚膽戰,太可怕了,宛如殺氣就能將人殺死。

幾乎所有人都相信,現在落雨只要指著誰,誰幾乎就是必死無疑的,這個男人在這種時候,不會跟你講什麼道理。

落雨忽然抬起頭,一雙眼睛充滿憤怒的盯著自己,那憤怒中夾雜的淚花,讓人看著心疼。

「秦毅!」

「都是因為你!」

「全都是因為你,都是你害死了落落!」

全場死寂,只有落雨憤怒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醞釀,成了風暴,這風暴讓秦毅短時間回不過神來,他甚至第一感覺這落雨是在開玩笑……

怎麼可能啊?落落?害死了落落?這不可能啊?他這段時間都沒有見過落落的面……怎麼可能……

說來,他還真有點想落落了,正打算這幾天一定要抽個空去把落落給接回來,那個可愛調皮的丫頭在,肯定少不了歡樂,就跟小小一樣。

忽然秦毅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有些手足無措,他茫然的望著落雨,連說話都變得結巴。

就站在不遠處的鄭小小吳夢雪等人心臟驟然加速,特別是鄭小小,看到秦毅的樣子好想上去抱住他,他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他也是被蒙在鼓裡的人,落雨這麼一說他根本受不了。

特別……落落的死還真的是因為秦毅,他會自責死的!

「啪……」

秦毅雙手猛然按在落雨的雙肩之上,原本漆黑如星子的雙目此時此刻變得血紅,「你剛剛說什麼?落落她死了?你一定是在開玩笑對吧?她在天北軍區,她怎麼會死呢?不是有人保護好他的嗎?」

落雨被秦毅雙手按的生疼,眉頭狠狠的皺了起來,秦毅也發覺自己情不自禁用了太大了的力氣,他的力氣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你在假惺惺的裝什麼?你都回來這麼多天了? 宋先生你又裝病 你不知道嗎?」落雨咬著牙,滿目怨恨的盯著秦毅。

「落雨姐姐,他真的不知道,我們害怕他做傻事,沒有告訴他……你別怪他了……」鄭小小忍不住說道。

吳夢雪點了點頭。

合約情人 李芸同樣滿目自責,落落是個好丫頭,然而卻沒有一個好結局。

「到底怎麼了?」秦毅雙唇顫抖,從來都是波瀾不驚的他,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覺,因為人死了啊!

即便是再大的困難,他可以克服,再危險的地方,他可以去闖,再強大的敵人,他也可以去對抗,可他們在說什麼?落落死了?

秦毅沒有一刻這麼驚慌失措過,想要守護的朋友、親人,死去之後才會有的那種無措,一種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驚慌感覺。

「你們一定在騙我!落落在軍區裡面,沒有人能讓她死!」秦毅目光緊緊的盯著小小、夢雪、老媽、落雨,可從她們的目光,秦毅沒有看到一絲欺騙的感覺。

也就是說,她們說的都是真的。

「啪嗒……」一抹晶瑩從他眼角劃了出來,這是什麼感覺?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再也奪不回來了?再也看不到那張笑臉了?

「秦毅,你振作一些,人死不能復生,落落跟我一樣很愛你,她肯定希望你還好的!」鄭小小看到秦毅的狀態自己也很難過,她完全能夠體會秦毅此時此刻的心情。

「對不起……我以為你全都知道……我以為你只是選擇逃避……」落雨聲音很低,憔悴的面容變得更加憔悴起來。

半響,秦毅一句話都沒有,他低著頭,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站在後面的江瑩瑩一伙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她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似乎一股風暴在醞釀。

「秦毅,韓落落的死是不可控的,她自己咎由自取,你……」

「滾!」

徐天凌剛剛準備說一句公道話,忽然間一股死亡氣息直接將他籠罩,這一刻他感覺自己距離死亡是如此的近,那浩瀚莫測的力量直接撞在他身上,連連吐出十幾口鮮血,徐天凌被撞出幾十米遠,生生用靈器寶劍插在地面,才緩住身形。

「咎由自取?」秦毅深深吸了口氣。

「落雨,落落做了什麼?」秦毅閉著雙眼,聲音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落雨沉默了片刻,之後將落落乾的那些事情說了出來,包括她利用黑客手段侵入那些國家軍事基地,只是為了不讓他們攻擊秦毅。

聽完之後秦毅嘆了口氣,忽然長笑了起來,有些悲涼。

「傻丫頭啊,秦毅哥哥不需要你做這些啊!你現在讓我如何是好?」

笑聲漸停,落雨扔了個小本子給秦毅。

我的鋼鐵戰衣 「這是我在落落住的小黑屋中找到的東西,偷偷帶出來的,我希望……如果可能的話,最起碼……為她出口氣……」落雨抿著嘴唇。

秦毅手掌有些顫抖,這是一個日記本,記錄了落落每天發生的一些事情,上面的字跡很秀氣,確實是落落的。

只是當秦毅看完之後,他渾身氣的發抖,一雙如血的眸子,盯住了朱小雀,盯住了幾十米外的徐天凌!

「我記得沒錯的話,你們答應過我,保證落落的安全!」

「是這樣沒錯吧?」

「秦毅……能做的我們已經做了,畢竟人在天北軍區那邊……我們無法干涉他們的行為,而且天北軍區本來就沒有義務聽我們焱龍部的,我們只能警告加上不停的給他們施壓……」朱小雀聲音顫抖,這種狀態的秦毅,她從來沒有見過。

秦毅再次沉默了。

「小子,你很憤怒嗎?你可知道她乾的事情讓我們損失有多大?若不是最後把她交給M國平息了對方怒火,我們損失還會更大,現在已經是最好的結局,該憤怒的是我們才對!」高座輕哼了一聲。

他這話並不是為了激怒秦毅,他只是看不過眼,這小子憤怒個什麼勁?搞的就跟他損失多大一樣。

然而這樣一句話直接讓他丟了小命。

「看來你知道的很多,那我不客氣了。」

秦毅一伸手,高座整個身體不受控制的飛來,落入秦毅手中。

「你不能殺他,後果你承擔不住!」徐天凌厲聲說道。

「秦毅!他是總軍區中心的人!」朱小雀雙目圓睜。

宋欣玉手心手背全是汗,金衡市總局眾多高層都是狂咽唾沫,這局面無法收拾了啊……怕是這裡要發生彌天大禍……

秦毅面無表情,都說越是憤怒到無法控制的時候,就越是不會在臉上表現出來,秦毅這種狀態無疑是完美的詮釋。

「你要幹什麼?我若是出事了你們整個秦家都要面臨毀滅!」高座驚恐不安。

「搜魂煉魄!」

秦毅手中一層氤氳直接將對方頭顱籠罩起來,隨著他狠狠一拽,後者身體中的一層藍光猛然被抽了出來,而隨著這層藍光抽出,高座的身體宛如死屍,軟軟的掉在地上。 「後果?什麼是後果?」

他只知道落落受了多少委屈,他只知道落落出事了。

別說什麼高座,天王老子站在這裡,他都格殺無誤。

區區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普通人,還真把自己當成個角色了?

「滋滋滋~」煉魂之火將那藍色光芒灼燒成了虛無。

「事情麻煩了!」徐天凌咳了一口鮮血,當秦毅出手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這個年輕人擁有多麼恐怖的力量,僅僅一吼之力他都無法抗衡,這就是真仙境界么?

百年前M國動手,毀滅一名人仙高手,轟動世界。

難不成這一次華國到動手毀滅一名真仙強者?

這可是足足高了兩個大級別啊……而且徐天凌根本不知道,這個小子真正的力量有多強,因為他從來沒有接觸過真仙強者,也沒有機會接觸。

但即便如此高座之死,是絕對不可能善罷干休了,這一點徐天凌無比肯定,因為他的身份太特殊了。

國家要顏面,同時也要給某些部門一個交代,即便是付出再大的代價。

無數信息從這藍光光芒之中湧出,進入秦毅識海之中,秦毅消化著那些信息,半響才睜開眼睛。

面色是那般的平靜。

在這高座的記憶中,他看到陳賢峰發號施令,讓人砍去了落落的雙手,看到了一幅幅猙獰的面孔,看到了會議之中對他秦毅的聲討,宛如殺父仇人,各種陰險毒辣的計謀,甚至有要求綁架暗殺他父母的,還看到了落落被移交M國的畫面,甚至於看到了……一則則關於M國最新人工智慧的誕生情報,這些高座經歷的一切,都在秦毅的識海中完美呈現。

在抽取靈魂的過程中因為對方已經死亡,所以很多信息會缺失,不過……已經足夠了。

「啪~」秦毅一腳踩在高座身體之上,後者直接被崩碎成了一堆肉泥。

地面鮮血飛濺,讓人紛紛移開目光,太血腥了。

秦毅目光落在鄭小小、吳夢雪身上,落在老媽李芸身上。

「你們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們明明知道,難道打算隱瞞我一輩子嗎?」秦毅聲音說不出來的平靜,平靜之下卻是讓人心驚膽戰的風暴在醞釀。

「我們……」鄭小小不敢說話。

「小毅,是我讓她們不要告訴你的,落落那丫頭為了你做了這麼多,也是希望你能活著,她死在M國,難不成你要去M國討要說法嗎?」

李芸皺著眉頭。

「老媽,你不懂,我到了如今的地步,已經不允許任何人再欺辱我的親人、愛人、朋友!」

李芸聞言一愣。

「落落那丫頭因我而出事,便是將這片天地攪的天翻地覆,我也要為她要一個說法,我也要將她,完完整整的找回來。」

「否則我這顆心永世難安!」秦毅摸摸心口。

聽到這話,眾人驚呆了,攪的天翻地覆也要討一個說法?他準備幹什麼?

朱小雀緊緊盯著秦毅,她有一種預感,這個世界可能要因為他的一個舉動而大洗牌,當然,她希望這種預感是假的,她不知道秦毅如今擁有怎樣的力量,她只能按照秦毅在蓬萊仙島的表現來估算。

「小毅,這種事衝動是無濟於事的!」李芸看到秦毅的表情,有些為難,又有些擔心。

她何嘗不想給那丫頭討個公道,可對方是M國啊,一個無法想象的存在。

秦毅現在已經是一身的麻煩無法處理掉,再招惹麻煩,真的神仙難救。

李芸只想勸他三思而後行。

「小毅,你有把握回來嗎?」

後面秦忠、秦漢良等人紛紛趕來,在附近的時候他們就了解到了事情大概,此時此刻他作為父親也該站出來說幾句話。

秦毅點了點頭。

「那就去干吧,作為男人,最重要的是擔當,若是讓女人因你而死,而你還無動於衷,那你還算是什麼男人?」秦漢良出奇的站在秦毅這邊說了一句話。

眾人難以置信,他居然慫恿這傢伙?

不過難得的,秦忠並沒有站出來反駁秦漢良,顯然也是支持他的。

秦毅現在做的事情他們已經無法理解了,他們唯有支持他的一切行動。

「呼~」深深吸了口氣,秦毅手中緊緊的攥著那個日記本,閃爍著紅芒的雙眼忽然變得更加深邃起來。

「小毅,不用管我們,在這種時候你應當有自己的抉擇!」秦漢良握了握拳頭,平心而論,若是有一個女人為他而死,他也會拚命,這是男人的底線跟尊嚴。

「秦毅,你不能衝動!你會毀了你自己,你也會毀了你家人!」徐天凌雙目圓瞪。

「秦毅,不管怎麼樣,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天北軍區那邊是絕對不能亂來的,我先要提醒你,還有陳家!」

「你之前的罪過都能一筆勾銷,現在一定要冷靜,不要犯下大錯!陳家乃是軍區的第一大家族,他們有錯,不該那麼對待一個女孩,等我們回去之後會嚴重警告他們,這一點你放心!」

朱小雀等一行人也在一邊勸阻,徐天凌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小子去給天北軍區,去給陳家找麻煩,那個時候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聽到這些話,秦毅露出了笑容,「不用警告了,人嘛,總該有點自知之明,你們焱龍部應該慶幸,在這中間沒有扮演什麼角色,否則現在你們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兩說。」

秦毅淡淡說道,讓得徐天凌一顆心冰涼。

「老媽,老爸,小小、你們在家裡等我,我去接落落回來。」

秦毅朝著北方一步踏了出去。

他知道他這一步邁出去,世界的格局將會因此而改變,原本的和平甚至因此破滅。

他知道他會闖出彌天大禍,與大國對立,成為諸多大國的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他知道,他這一步邁出去就再也邁不回來了,科技為尊的世界將會發生徹底的改變,他會將另一面展現給世人看,科技也要臣服在武力之下,讓已經忘記神話的人類,再次感受武道強者的怒火!

衝冠一怒只為紅顏。

「轟~」

恐怖的音嘯擊穿地面與長空,一道青痕消失在天際,直衝北方。

這個速度無法衡量,大成金丹境界,全力催動之下,甚至於周圍空間都被撕裂開,承受不住那股恐怖的力量。

「他這個方向……他不是要去天都市吧?」江瑩瑩獃獃的說道。

「趕緊撥通陳家電話!」徐天凌驚聲大叫,支撐起重傷的身體,快速掠來。

朱小雀一刻都不敢遲疑,她直接撥通了天北軍區的電話,這裡是陳家執掌,打這裡的電話也是一樣。

接通之後徐天凌便接過了電話。

帝少大人萌萌愛 「喂?你是哪位?」那邊傳來陳賢峰悠哉的聲音。

「我是徐天凌!讓你們天北軍區所有人立刻撤離軍區,有多遠跑多遠,一定脫下軍裝!」徐天凌吼道。

「你瘋了吧?徐天凌?什麼徐天凌?」陳賢峰一愣,隨即語氣開始不客氣起來,這瘋子胡說什麼東西?所有人撤出天北軍區?開什麼玩笑?

陳賢峰當即就掛斷了電話。

徐天凌不敢相信……他的電話被掛了?掛了?掛了?

「老爺子……,天北軍區一向自負,恐怕根本不會聽在耳中,他們寧願跟秦毅拼個兩敗俱傷……」

「兩敗俱傷?拿什麼拼?那小子已經到了真仙境界,除非立即解鎖核彈還能拼一場,可核彈能在天北軍區那裡釋放嗎?」徐天凌怒道,陳賢峰那個王八蛋,居然掛斷了他的電話?他不知道他徐天凌是誰?

說實話,陳賢峰還真不知道,他作為陳家新星,跟焱龍部根本沒有多少接觸,否則也不會當初根本不把焱龍部給他們的警告棄之不顧了,也不會如此的傷害落落。

就在這耽誤的十幾秒之間里,秦毅已經瘋狂掠出幾百公里,身體幾乎就是瞬移,一個念頭之後就出現在遙遠的天際。 「我再打過去!」朱小雀再次撥通了天北軍區總部辦公室的電話。

「我是焱龍部朱小雀!」電話通了的瞬間,朱小雀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沒有給對方掛斷的機會。

「焱龍部?朱小雀?你有什麼事嗎?」陳賢峰這一次才重視起來,畢竟對方軍銜跟他一樣,他沒有擺譜的資格。

「對了,剛剛這個電話是誰打的?什麼徐天凌?你身邊的人?」陳賢峰納悶問道,看到這跟剛剛是同一個號碼,他才張口問了問。

「徐老爺子,是我們焱龍部的總部長,你陳將軍可真是威風!」朱小雀有些諷刺的說道。

「啥?」陳賢峰一愣,手中電話都差點丟了,焱龍部的部長?那可是華國的守護神一般的存在啊!陳賢峰自然聽過這個人,只是不知道對方的名字而已。

徐天凌再次拿過去電話。

「你聽著,我要你現在立刻將天北軍區所有人撤出軍區之內,脫下軍裝,朝著外圍撤離,盡量變成普通人的樣子,你們天北軍區闖禍了!」徐天凌嚴肅說道,聲音不容置疑。

「徐老爺子,你沒有開玩笑吧?我們天北軍區闖禍了?即便是闖禍了又能怎樣?再說了,我們也沒幹什麼啊?」陳賢峰有些無語的說道,天北軍區作為國內數一數二的大軍區,在軍事力量這一塊幾乎是說一不二的,而且話語權也十分重,陳家作為執掌天北軍區的超級家族,更是理所應當的成為了天都市第一家族,無人可以撼動其地位。

而且今天的天都市陳家也格外熱鬧,聽說是家族一位排行老三的第三代子嗣大婚,喜氣洋洋,半個城都是熱鬧的氣氛,討論著陳家的種種。

畢竟是陳家嫡系,結婚肯定是大事,往來賓客無數,其他的大家族之人也有代表紛紛前來祝賀。

胖子說:“既然那印是落在茅山符上的,那就一定是茅山弟子乾的,你們想一下大致會是誰?”

Previous article

「有東西鑽進我的身體了……不……」馬昆捂住腦袋大吼起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