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將鎮局鬼放出後,姜超不聲不響的把小葫蘆塞進了自己的口袋。

李緣霸看着面前那頭髮長得能拖到地上,指甲保守估計有一米長的鎮墓鬼,心中也沒起什麼波瀾。

“董事長,這就是昨晚來公司下陽間訂單的命魂。”

當棺材蓋一打開的時候,姜超就知道自己抓來的這隻鬼,就是顧宇昂的外公。

姜超開口道:“說說吧,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王從軍擡起頭,因爲指甲的緣故,他無法撥開自己的頭髮。

“道長,自從我死後就被埋在了這裏,剛開始這的陰氣很多,我睡得很舒服。”

“可是很快,我發現這裏的陰氣實在太多了,我不敢將陰氣放出去,我怕害了我的家人。”

“可14年前,棺材裏陰氣忽然變成了煞氣,我無力抵抗,只好放了一些出去。”

“誰知道這一放,我那可憐的兒和兒媳婦就死了。我只好強行將煞氣留在棺材裏,日子久了,那些煞氣叫我的頭髮和指甲都變長了。”

“直到最近,我再也撐不住了,屍體上的頭髮長了滿滿一棺材,才透出去一點,家裏的雞就死光了,第三天早上,我老婆子也昏了過去。”

“我知道這樣不是辦法,就跑出去了,想找找有沒有人能幫我,不知道爲什麼,別的鬼看到我都怕,我問他們,他們喊我上一家花圈店,可你邊上這位老闆娘不理我。”

“到了白天,我也不怕太陽,直到遇見了道長,我就被道長抓走了。”

姜超無語道:“你怎麼不早說?”

如果知道這是顧宇昂外公的話,姜超一定會請他喝酒。

“道長太厲害了,我還沒言語,就被抓了。到了那個屋子裏後,道長就把我定住了,我還是講不出話……”

顧宇昂祖孫倆見姜超對着空氣說話,一時間也很是好奇,但他們誰都沒有開口詢問。

“行了行了,當初給你造房子的是誰?給你挑陰宅的又是誰?”姜超不耐煩道。

說到這裏,顧從軍激動了起來,他身上煞氣翻涌,導致這裏的溫度都降低了不少。

王慧珍感到頭暈目眩,看這架勢就要昏過去。

“外婆你怎麼了?!”

清然一個健步上前,將其扶住後在她的天靈蓋上紮了一根金針。

姜超一點兒沒客氣,當即就是一拖鞋抽了過去。

“作死呢?想叫你媳婦跟你一塊下去啊?”

王從軍忍着劇痛,也強壓着自己的怒火。

“是劉木匠!那個時候他賺不到票子,看我打釘子發了財就眼紅我,但我當時不知道,還好心叫他來造房子,他就給我挑了這麼一個地方,墳也是他選的位置。道長!你一定要幫我報仇!”

姜超沒有搭理他,而是拿出手機找到了小鑽風。

“蘇城,王紅軍。”

祕書長登場~

“一級鬼煞,2005年生成

陰氣值1398點

主動害人性命0次,害人落魄0次

被動害人2次

建議超度,擁有赦免資格,建議入鬼道。”

這章真好看嘻嘻我自己都看了好多遍大家能給我推薦票嘛,嘛嘛? 姜超有些猶豫了。

陰氣值高達一千多的鬼煞,那可是很少見的,當真將其送到地府未免也太浪費了。

“風風~這不能商量嗎?我讓他先去地府轉一圈,進入鬼道後,直接去你手底下辦事,然後讓他在陽間辦公,能這樣操作不?”

如果能留住顧從軍的話,那麼棺材裏流失掉的煞氣,姜超就一點兒也不心疼了。

“你說呢/微笑/微笑。”

姜超苦口婆心道:“是這樣的,考慮到這個鬼煞也是受害者,他原本有着幸福美滿的家庭,卻被魯班門中人所害,最終導致他徘徊在陽間這麼長時間,這是不是地府方面的失誤?”

“你說呢/微笑/微笑。”

姜超那脾氣上來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說錯了嗎?!所幸是這鬼煞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強悍,不然以他的修爲,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陽間形成了這樣的鬼煞,你們地府卻無動於衷!不聞不問!這是不作爲!”

“哦/微笑/微笑。”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這件事不要再說了,我看他面對錯誤時的態度良好,並且進行了深刻的懺悔,故,我準備將其納入公司人武部,任職普通成員。”

“你開心就好/微笑/微笑。”

顧宇昂之前聽到了姜超剛纔問的內容,心中也是頗爲驚訝。

“隊,隊長,你是不是把我外公喊來啦?”

姜超沒搭理他,繼續回覆道:“從我賬上挪800功德點出來,打點上下,陰帥級別的不作考慮,四大判官每人200,知道不?”

用800換1398。

划算的。

“董事長,你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合理啊,你不是一直反對走後門的嗎?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什麼叫走後門?我需要走後門嗎?我主要是看四大判官常年辛苦勞累,逢年過節也沒個休息,想要犒勞他們一下罷了。”

“況且,我這麼做是爲了我自己嗎?我是想壯大公司隊伍,造福黎明百姓,拯救天下蒼生!”

小鑽風將整個過程都想了一下,隨後問道:“秦廣王那邊需要打點嗎?”

“堵住四大判官的嘴,他壓根兒就發現不了這件事,他整天除了喝花酒還會幹什麼?不用去地府了,就留在陽間吧,這件事你務必儘快落實,還有,注意保密性。”

“是。”

收起手機,姜超心中也是一陣愉悅。

“小顧,你和你外婆回去休息吧,我還有點事要做。”

顧宇昂也沒多說什麼,帶着王秀珍回去了。

“老鬼,從今天起,這隻鬼煞就加入人武部了,同樣放在你店裏,你教他一些鬼術和控制煞氣、陰氣的方法,去吧。”

“多謝董事長。”

將王從軍收進葫蘆中後,清然也告退了。

“董事長,那我呢?可以回去了吧?”李緣霸問道。

本來還以爲是有什麼重大訂單,怎料是充當苦力來了,李緣霸的心情並不算太好。

姜超看了看時間後,皺眉道:“這樣,你順着這條河,走到盡頭,找到劉木匠後對其進行制裁。”

“那你呢?”

“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話音剛落,姜超的手機響了。

一看來電顯示,姜超直覺頭昏。

“超超!你死哪去了!還回不回來做飯了!我都快餓死了!你就那麼希望我被餓死嗎!?你居心何在!”

刺耳的聲音襲來,姜超只能把手機拿遠了一些。

他走到一邊,小聲道:“雯雯啊,我今天在外面有事情,挺着急的。”

許葉雯才管不了那麼多。

“什麼事情比給我做飯還重要?!”

姜超一直語塞。

“董事長~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哦~下次再來,人家等你呢~”

李緣霸尖着嗓子說完後,不帶走一片雲彩得走了。

“好你個姜超!不給我做飯,跑去泡妞!我要扣你工資!”

姜超終於能體會到,那天在食堂金耀成的心情了。

黃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

都是報應。

“雯雯,剛纔那是我公司的採購部主管,她說話就這德行,陰陽怪氣的,我是來對賬的,欠別人太多錢了,所以就耽誤了不少時間,今晚你先對付着吃,大不了我退你二百塊錢行不?”

“嘟,嘟……”

看着李緣霸那旖旎的背影,姜超心中滿是憤恨。

目無組織,目無領導!

不過也沒辦法,制裁活人這種事,本身就不在李緣霸的業務範圍之內,其次她也不知道具體流程。

給許葉雯發了個兩百的紅包後,姜超便順着小河走了過去。

一切。

都怪那個劉木匠!

老小子,你給我等着!

這條河很長,周昊走了約莫三公里後,纔到了地方。

這裏已經不屬於江新村了,而是頓村。

天已經黑了,微風陣陣,河邊的香樟樹“嘩嘩”作響,耳畔傳來陣陣蛙鳴蟲叫,空氣中摻雜這一股泥土氣息。

整條河有很多分叉,不過姜超是順着主河道走的,來到河頭,那裏豎立着一棟三層小樓。

條件不錯啊。

整套房子坐北朝南,前有陰路來財,後有竹林做靠,西面的牆壁上用顏料畫着一隻花斑猛虎,大門兩邊栽着兩棵棗樹。

有道是門旁種棗喜加祥。

今天我就叫你喜極而泣哭出翔!

婚來昏去,鬱少的祕寵嬌妻 “砰砰砰!”

姜超跟個催命鬼似的拍着大門。

裏面響起了一個老頭的聲音。

“哪個?”

“抄水錶的。”姜超答道。

“我抄你娘!我們不用自來水!抄什麼水錶,滾走!”

姜超發現這大門也很有講究,一般人家的自建房都採用金屬的,而他們家卻是刷着紅漆的木門,門上釘着九排黃銅圓釘。

古時候門釘的排數是很有講究的,“九”是最大的數字,唯有皇帝家的大門,纔有資格釘這數目。

不用問,這扇大門的長、寬、厚度,都是用魯班尺量過的吉數。

“砰!”的一聲,姜超一腳將這木門給踹倒了。

一個老頭坐在小板凳上抽着旱菸乘涼,見狀後嚇得被煙嗆到了,正在不斷地咳嗽着。

“你是劉木匠?”姜超冷聲問道。

老頭沒急着點頭,看向姜超眼中盡是恐懼。

“這不是劉木匠家呀!”

姜超氣得直跺腳。

“靠!那我在村頭撿到一個錢包,怎麼有人說是劉木匠的?還讓我來這裏。” 老頭聽聞後總算鬆了口氣,鼻孔裏飄出絲絲煙氣。

“麻皮,我叫你嚇死了!我就是劉木匠啊!錢包呢?我說怎麼找不到了,快給我。”老頭伸出一隻手說道。

事實表明,到了這個歲數的老頭,基本是不用錢包的。

姜超點頭道:“來,你來拿。”

劉木匠樂呵呵地走了過去,走到一半,他激動道:“你把我門搞壞掉啦!賠我票子!”

“你別急,賬一筆一筆算,你說你是劉木匠,那你把身份證拿出來給我看看。”

“好好好,你等等。”

劉木匠走進房子後,過了一會兒就小跑着出來了。

“你看,這個是我吧?”劉木匠洋洋得意道。

姜超拿出手機,一邊給小鑽風發消息,一邊說道:“哦,那錢包不是你的,錢包裏身份證上的照片和你長得不一樣。”

“蘇城,劉平。”

劉木匠一聽,立馬意識到姜超是在耍自己。

“你麻皮哦!你敢騙我!賠我票子!”

“賠多少?”薑茶看着小鑽風發來的文字問道。

“人類,暗勁修爲

陽火值34點

主動害人性命3次,害人落魄9次

被動害人次數0

不可超度,不可赦免,不得再入輪迴。”

“十萬塊,這個門我做了三年才做好的,我兒子因爲這個還當上了領導哩!”

這倒不假。

“哦,那我問你,你23年前給王從軍造的房子怎麼算?你給他挑的墳地又怎麼算?你應該賠他們家多少錢?”

一連炮珠般的問題把劉平搞得驚慌失措。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姜超面無表情道:“你沒有資格知道,你現在能做的,只有認罪,然後接受屬於你的現世報。至於大門,我會找人來幫你修好。”

劉平謹慎地看着姜超,身體逐漸往後退着。

“你講的我聽不懂,你快從我家滾出去!”

姜超看了看時間,他來之前找過生產部主管王天祥,讓他過來一趟的,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

“快滾!”劉平對着姜超一拳打去。

姜超也不閃躲。

“砰”的一聲悶響,劉平直覺自己打在了鋼鐵之上。

「哦。」

Previous article

若不是他設計出來這駭人聽聞的機甲士兵,又怎麼會有那麼多無辜的人員損命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