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孫兒在陛下那邊試探過,王家如果沒有其他的事,這次應該還是能過關的。

他又是休妻,又是送女。

一番動作都落在了陛下眼中。

感其悔改之誠心,想來再敲打一番,還是要大用的。

王子騰雖然心性稍弱,但能力還算不錯。

真要納了他女兒爲妾,不大好聽,也傷了親戚情面……”

賈母聞言,面色微變,道:“可是……你寶哥哥卻和她……”

賈寶玉把人給辦了。

賈環挑眉道:“讓姨媽給他說清楚,是王瑜晴她娘安排的下作手段。”

賈母哭笑道:“真要那樣,更傷親戚情分。”

賈環搖頭道:“老祖宗,咱們賈家,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保持冷靜就夠了。生活中的一些問題,您老儘管隨心所欲的去施爲就是。

王子騰若是有什麼意見,就只管讓他來找孫兒就是。

孫兒會跟他講道理的。

這件事,理虧的不是我們賈家……”

賈母聞言,猶豫了下,才點點頭,道:“我再想想吧……不過,你寶哥哥是萬萬不能娶她爲妻的。王家家教不好,你寶哥哥若是娶了她,家中再無寧日。”

賈環笑道:“那就不娶就是,從西域回來後,孫兒辦幾場酒宴,專門把都中各大府第的誥命夫人和小姐們都請來,您相中了哪家的姑娘,就去哪家提親就是。

咱們家的孩子若是娶不上媳婦,那纔是笑話。”

半生荒唐幸遇你 賈母聞言,佯怒的白了賈環一眼,道:“你還有臉子說,我相中了那琴丫頭,偏你在裏面搗鬼,把人給支走了!這會子又來作好人……”

賈環抱天屈道:“怎麼就成孫兒的錯了?”

賈母冷笑道:“你當我眼瞎嗎?那琴丫頭看你的眼神,分明就不對!要不然,寶丫頭爲何急着打發她出府?她倒也是明眼人,起了疑心防備着呢!

哼!這種手段,老祖宗我見過不知多少!”

賈環聞言訕笑了聲,然後還是護老婆,道:“您老八成是看錯了……”

賈母笑而不語。

前夫請節制:老婆約嗎? 賈環這慫貨,爲了轉移注意力,就把親姐給賣了:“老祖宗,還忘了跟您說……前兒一夜,孫兒不是在宮中宿了一宿嗎?那天陛下來找孫兒談話,意思是,想把三姐姐說給荊王府,爲荊王世子正妃。

這麼大的事,孫兒當然不敢自專了,就說回來問問您的意見……

當然,三姐那邊也要問問。

等我從西域回來後,請他進府走一圈,談一談,讓三姐藏在屏風後聽聽,看看,到底中意不中意。

拒嫁豪門:傲嬌逃妻很搶手 不中意的話就算了,中意的話,再過個兩三年,就可以說親了……”

賈母聞言,生生氣樂了,道:“你這都計劃的穩穩當當了,還來問我的意思?”

見賈環訕訕一笑後,賈母哼了聲,又道:“也是奇了,這堂姐倒比親姐還親,我倒看不出,我的三丫頭比別人差到哪去……”

賈環提醒道:“老祖宗,都是您的孫女,哪有什麼別人?”

賈母瞪了賈環一眼,道:“二丫頭有你護什麼一樣的護着,還用我來親近?”

賈環“惱”道:“寶二哥有您護命根子一樣的護着,您不還是讓孫兒照看着嗎?”

賈母不理這茬,道:“你不放心二丫頭進王府,怎麼就放心你三姐姐進王府了?”

賈環呵呵笑道:“不是不放心二姐姐進王府,是不放心她進那座王府……這件事,(wwuansh.com)以後再談。太上皇大行,再怎麼着,也得過個三五年再說吧。”

賈母氣樂道:“又不是尋常百姓家,天家哪有這個講究?”

賈環搖頭道:“總之,那位非良配……”

“大奶奶來了!”

正說着,鴛鴦在外面高聲喚了聲。

祖孫倆頓時都收了口,就見鴛鴦領着李紈進來。

李紈如今替王熙鳳管家,因此每日一大早都要先過來給賈母請安,而後再去處理府內瑣事。

進了東暖閣後,見賈環也在,微微一怔,而後給賈母笑着請了安。

賈母忙叫起,笑道:“囑咐了多少回,外面那麼多事要忙,就不必每日來請安,卻總是不聽……”

李紈依舊是一身素色雲裳,聞言笑道:“晨昏定省不是小事,哪裏能省得?環兄弟每日裏那麼多大事要忙,還每日裏來給老太太請安,更何況我們?”

賈環呵呵笑道:“大嫂子,可有不聽話的奴才?有的話直接報我的名兒,嚇不死她們!”

“噗嗤!”

李紈聞言笑出聲,看了賈環一眼,臉色微熱,見賈母有些深意的看着她,忙收回目光,正色道:“老太太,昨日的事都已經辦妥了……”

賈母“嗯”了聲,卻先對賈環道:“你外面的事也多,就先去忙吧。”

賈環應了聲,道:“那行……不過等大嫂子回完事後,老祖宗再歇一會兒,您氣色看起來不大好。”

賈母柔和一笑,道:“我知道了。”

賈環一笑,又對李紈和鴛鴦點點頭後,出門而去……

……

ps:兩更……

(未完待續。) 手機閱讀點這裏

"(”)""()

義武侯,方家。品書

方衝面色難看之極,細眸,目光亦是極爲森冷的看着後宅那座已經被燒成灰燼的小樓。

他身旁站着兩位車府的番子,還有鹹福宮的人……

鹹福宮一共來了兩個人,一個內監,和一個昭容。

昭容手裏拿着一封信……

絕筆信。

這是在宮得知方靜出事後,在她的寢殿內找到的。

事到如今,現場已經很難再看出什麼了……

車府的人,從斷壁頹垣扒出了三具屍身。

其兩具,已經可以確定,是陪太孫側妃回府省親的兩個昭容。

還有一具,檢查起來,有七成把握,是太孫側妃。

再加絕筆書……

差不多有八成半的把握。

再加,宮裏的御醫敢用腦袋擔保,太孫側妃,絕對活不過三天……

所以,沒人懷疑,方靜是被人救走了。

誰會費那麼大的力氣,去救一個將死之人?

當然,他們也有疑惑……

那是那兩個陪同的昭容,是如何一起被燒死的?

要知道,她們並非庸手。

更不可能心甘情願的爲方靜殉葬……

只是事到如今,也難再查出些什麼。

正值酷暑,天乾物燥。

再加小樓本是木樓,而且屋內又多有帷帳絲綢之易燃物。

一旦燃燒起來,根本留不下任何蛛絲馬跡……

雖然宮裏陛下得知這個消息後,極爲震怒。

可是,想來他也不會爲了一個必死之人,大動干戈。

天家死的不明不白的人,還少了?

因此,在檢驗完三具屍體“準確無誤”後,車府的人將她們都帶回宮裏去了……

方靜是太孫側妃,生是天家的人,死是天家的鬼。

自然不可能流落在外……

……

待將車府和鹹福宮的人都送走後,再次折回小樓處時,方衝的面色卻愈發陰沉。

他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他心裏卻極度懷疑,方靜沒有死!

她八成是被人施了調包計,給救走了!

至於誰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又有這麼大的能力救她?

除了公孫太醫家的那個丫頭外,還能有誰?

方靜這一生,也只交了這一個朋友。

而且,回那個蛇娘走時,曾說過,可以用賈環的精血,救活方靜。

那個蛇娘住在賈家,她會,想來公孫家的丫頭也一定會。

所以,別人不會費盡心機,去救一個必死之人,可是……公孫家的那丫頭卻會!

方衝還知道,方靜在入宮前,曾找過此人。

公孫家的丫頭雖然沒有能爲辦到這件事,可是有一人手下卻是能人異士輩出。

賈環!

換任何一個人,方衝都不會以爲,有人會爲了區區一個小妾,卻冒這種險,去救一個廢人。

重生之唯願平安 要知道,這種事,一旦暴露,是破了天的大事。

一般人,誰會這般魯莽?

可賈環不同。

這個人,真真不能以常理視之……

爲了女人,爲了家人,此人是毫無道理可言。

只是,他爲了討好小妾,卻將我方家的人劫走,辱我方家清名,實在可惡可恨,可殺!

可是,方衝雖然認定方靜被賈環劫走,偏偏卻還不能聲張出去。

因爲方家的名聲,之前已經被方靜給蒙了一層灰。

那還是在出閣前,勉強還能說的過去。

可如今,她已經身爲太孫側妃,若是再傳出這方面的話柄,那……

方家日後再莫談什麼清名了。

不管她是與人勾結,演一出死遁也好,

還是被人劫走也罷。

宮妃本不能在宮外過夜,在孃家還勉強能說的過去,可是若是傳出去,方靜在別的地方過夜……

那立馬是天大的醜聞,即使她還能活下去,也只能在冷宮裏度過餘生,還要連累方家的名聲……

一雙細眸望向北方居德坊的方向,方衝一肚子憋火,眼更是滿滿的暴怒之意。

屢屢辱我方家,欺人太甚!!

可是,隨即,方衝的面色卻又頹然下去。

他不可能找到證據的,算找到證據,他反而要去毀滅證據,否則,方家也不落好。

現在,他還奈何不得那豎子……

只有等將來了……

……

“他能奈我何?”

明珠公主府,靜怡堂內,賈環坐在主座冷笑道。

贏杏兒身着一身月白孝服,素面朝天,不施粉黛。

但這卻並不能削弱她的氣質。

只那一雙極爲有神的眼睛,便能讓人見之忘俗。

從宮出來的感傷,已經在她身完全看不到了。

今日賈環進門後,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賈環,第一句話,道破了他昨日做下的勾當:“你把方靜藏哪去了?”

賈環對贏杏兒能猜到並不意外。

贏杏兒手有一支人手,極爲神祕,也極爲強大!

那是在太皇的支持下,她一手建立起來的……

倒不是說她偵知了賈環他們昨夜的行動,而是贏杏兒對賈環內宅幾乎一切人員情況,都瞭如指掌。

只要從公孫羽那一支摸去,再查到方靜進宮前曾找過公孫羽……

許多勾當看似神祕,其實也只是敢不敢想的事。

而且,她也不需要證據去證明。

對贏杏兒之言,賈環並沒有否認。

而後贏杏兒笑道:“方衝一定恨你入骨……”

但這對賈環來說,更不值一提。

方家根基在鐵山之變,已經被摧毀了七七八八。

方南天在時賈環都不怕,更何況是如今的方衝……

“沒有證據,他還能咬掉老子的鳥?”

擄愛成婚 賈環一邊啃着蘋果,一邊極爲不屑的道。

這般粗魯的話,贏杏兒倒也罷了,她胸襟之寬廣,世間大多鬚眉男兒也難及。

倒是一直侍立在她身後的一個老昭容皺起了眉頭。

賈環看了她一眼,呵呵一笑,沒有說什麼。

那王家眾人不知所措,心中擔憂王老頭的病情,欲待開口向矮和尚分說。卻聽得矮和尚念道:「念念從心起,念佛不離身。人消災,難離身。一切災殃化為塵。南無摩訶般若波羅蜜!」聲音不大,但言語溫和,讓人聽了心中平靜安和。

Previous article

事情敗露的鄭奇和陳倫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出手就把薩默斯給綁了。薩默斯纔剛獲救沒有一個小時,就又落到了綁匪的手裏。好在有人發現了,要不然薩默斯已經被殺人滅口了。而且禍不單行,在鄭奇和陳倫挾持着薩默斯撤退的時候,三人無意中闖入了莫莉安的實驗室,打翻了一瓶保存着將普通人變爲殭屍的病毒,雖然鄭奇和陳倫以及薩默斯因爲及時撤走而沒有被感染,但是跟在他們後面的人卻遭了秧,一時間暗影古堡內大亂。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莫莉安纔不得不拋下白小樓,回到暗影古堡主持大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