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孩子?!

什麼孩子?誰的孩子?龍清絕的孩子?誰有了龍清絕的孩子?

門外的蠱清苗聽到這些話徹底的懵了,她瞪大雙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那個女人,究竟是誰懷了龍清絕的孩子?

什麼不能是沐風的孩子,而是龍清絕的?

一時間,蠱清苗有點繞不清,不過剎那間,一個女人的面容就浮現在了她的腦海裏。

冷苒!是冷苒!

難道……不,不會,不會的,老天不會這麼對她的,不會的……

蠱清苗面容唰的一下白了,她緊緊地握住一旁的欄杆,防止自己倒下去,嘴裏不停的低喃,一定是她聽錯了,一定是,冷苒怎麼可能有龍清絕的孩子,他們都沒有怎麼接觸過,怎麼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

房間裏,沐風看着冷苒那悲涼而痛苦的表情臉上再無了一絲笑意,他眼眸中閃過一絲失落,不過卻極其認真的看着冷苒問道。

“所以你後悔了?你要怎麼做?”

“我…”冷苒再次垂下了眼眸,滿是痛楚與落寞。

沐風輕嘆口氣,他終究是不忍心看着這個女人傷心難過甚至是悔恨,“冷苒,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告訴你,既然後悔了,就去找龍清絕,告訴她一切,告訴他你愛他,你有了她的孩子,讓他娶你,讓他不要娶蠱清苗!”

“可是他和蠱清苗……”

“別在爲了你的心軟而放棄更多了!”沐風蹙起眉頭,這個女人怎麼就這般愛鑽牛角尖呢:“你難道還沒有看出來嗎?龍清絕根本就不愛蠱清苗,一點都不愛,他之所以那麼做,他做的一切都是因爲他在乎你,他想報復你!”

聽到這裏,門外的蠱清苗已經站不住了,腦子裏嗡嗡作響,再也聽不進去一個子,腦中盤旋的那句話,便是沐風說的那一句……

“告訴龍清絕,你愛他,你有了他孩子……”

“告訴龍清絕,你愛他,你有了他孩子……”

猶如魔咒一般的話語纏繞在蠱清苗的耳邊,久久不能消散。

那句話就那麼念着,不停的念着,唸到蠱清苗發瘋的抱着頭顱,唸到她完全的喪失了理智,成爲了一個想要殺了冷苒的瘋子。

殺了她,殺了冷苒這個踐人,只要她死了,便沒有人跟她搶龍清絕了,只有她死了,她肚子裏的孩子就不再成爲自己的威脅!

她依舊是龍清絕的王妃,是他最愛的女人,殺了她。

冷苒必須死,必須死……

跌跌撞撞,蠱清苗回到自己的房間瘋狂的翻找起來,她要殺了冷苒,她要殺了冷苒,讓她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永遠消失!

什麼能讓她死的越快越好,越慘越好!

眸光遺留在牆壁上掛着的弓弩上,她微微眯起了眼眸,眸中盡是殺意。

這是當年第一次學會騎馬,第一次跟着蠱仁和狩獵,蠱仁和獎勵她的,她不喜歡用弓箭,倒是對這弓弩喜歡的緊,同時用的也順手。

拽下弓弩,蠱清苗上了一隻沾滿了劇毒的箭,猙獰一笑,她不僅要冷苒死,還要讓她死的很難看,很難看!

拿着弓弩,蠱清苗毫不猶豫地就衝出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奔向了冷苒的房門口。

站定,瞄準。

“冷苒,你去死吧!”

沐風和冷苒側頭的瞬間,弓弩上的箭已經離玹……

噗咻一聲。

血花四濺。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沐風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那隻沾滿劇毒的箭,射入了冷苒的胸膛。

沐風接住身體朝一側倒去的冷苒,看着她胸口涌出來的鮮血,臉色瞬間就蒼白了,他見血無數,卻是第一次蒼白了臉色。

“冷苒!”沐風抱起冷苒,雙手都止不住的顫抖,他臉色極度蒼白,他的步伐有些釀蹌。

“冷苒,睜開眼看着我,看着我,別睡,別睡,我帶你去丹房,我一定會救你!”

沐風撕心裂肺的大吼,他用大吼來掩飾自己的心慌,害怕,同時也喚醒已經奄奄一息的冷苒。

蠱清苗被沐風撞倒在地上,此時的沐風哪裏還有時間管她。

看着沐風興沖沖的往外衝,她坐在地上猙獰猖狂的笑了,笑聲極度大聲,接近瘋癲。

太好了,太好了,冷苒這一次一定會死,她會死!!

聞聲而來的龍清絕遠遠看到抱着冷苒發瘋般往外衝的沐風,他的眸光看向了他懷裏的那個血人時,整個人彷彿瞬間被利刃狠狠劈開了一樣,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已經死掉了。

當沐風抱着冷苒衝過龍清絕的身側的時候他纔回過神來。然後調頭緊跟上了,一邊大喊着:“傳太醫,傳太醫,把所有的太醫都找來,快點!!”

蠱仁和急忙忙的趕過來,當看到這一幕也是震驚了。

“苒……苒兒……”蠱仁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聲音顫抖的厲害,繼而連忙跟上,同樣大吼道:“找太醫來,把太醫統統給我找來!!”

……

沐風抱着冷苒上了馬車,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把冷苒送到煉丹房,哪裏設備齊全,藥材齊全,他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她!!

龍清絕緊跟着上了馬車,馬伕急忙驅動馬車,飛快的往沐風的府邸而去。

而蠱仁和急急忙忙的跟在後面,臉色蒼白的厲害。

“冷苒,苒兒,你別睡,你看着我,你不可以睡!”沐風顫抖着手給冷苒吃了一顆清毒丹,手死死的捂住冷苒不斷冒血的胸口,拼命的呼喚着冷苒,狹長的眼眸裏積滿了淚意。

而一旁的龍清絕去緊緊地握着冷苒的一隻手,這隻手冰涼的讓他心都要碎了,脣貼在她的手背上,他不停的搓動着,緊緊的握着,卻也溫暖不了絲毫,她的手好似失去了溫度一般,冰冷的可怕。

“冷苒,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死,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可以死。”龍清絕幾乎發了狂般,臉上透着猙獰的恐懼,彷彿下一秒他的世界就會崩塌,徹底消失。“冷苒,你聽到沒有,你是我的,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可以死,你聽到沒有…”

冷苒迷迷糊糊地聽到有人叫她,可是她卻怎麼也擡不起眼皮來,她好累啊。好累啊。

看到怎麼也不睜開雙眼的冷苒,龍清絕握住冷苒的手臂就這麼死死的咬了下去,繼而爲她吸起毒來。

看着冷苒已經血肉模糊的手臂,沐風面色頓時陰沉的厲害,他看着發瘋似的龍清絕,控制不住地大吼,“龍清絕,你不要命了嗎?!”

可是龍清絕好像完全聽不到沐風的話一樣,繼續用力地死命地吸着那些毒血。

感覺到手腕上傳來的巨痛,冷苒漸漸地虛弱地睜開了雙眼。

“苒兒…”沐風看着醒來的冷苒,眼眶裏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滴落下來,滴在了冷苒的臉上。

冷苒看着抱着自己的沐風,虛弱地輕扯脣角,“沐風,你怎麼哭了?”

沐風笑了,可是眼淚還是不停的掉:“我以爲你睡着了,所以我哭了”

冷苒笑,臉色蒼白的跟紙一樣,目光渙散的根本看不到馬車裏還有一個龍清絕在,只是用盡身上的全部力氣卻仍舊氣若游絲。

她用盡所有的力氣,緊緊的拽住沐風的手,“沐風,救救我,救救孩子,我不想死,我想生下孩子,我要這個孩子,我還不想死……求你…..求你保住我……保住我的孩子……”

聲音斷斷續續,說的極度的吃力,沐風雙臂緊緊的收攏,緊緊的抱着冷苒,生怕她從自己的手臂間溜走了:“傻瓜,你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死的,有我在,你和孩子都不會死”

“真的?!”

沐風拼命點頭,眼角的淚再次滑落:“當然是真的,當然是真的。”

冷苒虛弱一笑,再也無力撐開雙眼,再次昏睡了過去。

“冷苒…”

看到再次昏厥過去的冷苒,龍清絕失控地大吼一聲,嘴角全是冷苒身上的鮮血,可是他卻感覺不到任何血腥的味道。

低頭,龍清絕又要咬上冷苒的手臂,可是卻被沐風制止住。

看到冷苒幾乎已經露出森森白骨的手腕,那些漆黑的血液也慢慢變得粉紅,沐風大吼:“別咬了,毒素沒有蔓延,你這般咬她,她會疼,她已經夠疼了!”

龍清絕看着淚流滿面的沐風,怔住,下一秒,他將冷苒強行的從沐風的懷裏抱了過來,緊緊樓進懷裏,恨不得揉進自己的血肉身軀裏。

沐風看着龍清絕害怕失去冷苒的動作,微微愣了愣,也不跟他計較那麼多,他也不想再吼他,因爲他不想再吵到冷苒。

而且他也十分清醒的清楚,冷苒是龍清絕的,不管是她的人,還是她肚子裏的孩子,都是龍清絕的,或許,這一刻,冷苒和肚子裏的孩子都更願意呆在龍清絕的懷裏。

……

終於抵達了沐風的府邸,接到消息的各個太醫也都聚集在此。

龍清絕抱着冷苒就往房裏衝,待把冷苒放到軟榻上的時候,一個太醫卻攔住他。

“龍王爺還是先出去吧,我們會盡力救四公主……”

砰——

還未說完,那個老太醫就被龍清絕一拳揮打在地,掉了兩顆牙,吐出一口血水。

“我要陪着她,我要一直陪着她!”

龍清絕發瘋似的大吼,沐風看着發瘋的龍清絕,雙目衝血,表情近乎猙獰的大吼:“龍清絕,鬧夠了沒有?若是不想讓冷苒死,你就給我出去!”

聽到沐風的大吼聲,龍清絕倏地轉身就給沐風一拳,這一拳內力十足,片刻沐風嘴角處就出現了淤青。

蠱仁和從門外趕來,擰緊眉頭大聲道:“都給我住手!苒兒危在旦夕,你們要打要鬧出去,別妨礙太醫救治!”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蠱仁和拽住兩人托出了煉丹房,沐風不懂處理外傷,進去也沒有用,何況此時此刻龍清絕依舊緊緊的盯着他,雙眸中充滿了戾氣和殺意。

“沐風,我曾經對你說過,不要碰冷苒!”龍清絕雙眸衝血的死死盯着沐風,緊握拳頭,彷彿下一秒,他就要一把把沐風打碎一般。

他是瘋了,可他沒傻,更沒有聾。

馬車上,冷苒說她不想死,她想生下孩子,她一定要生下孩子。

孩子……冷苒竟然有孩子了,她竟然又有孩子了。

呵!

龍清絕的嘴角溢出一抹苦笑,眼淚終究是控制不住地滑了下來。

曾經,她也有過他的孩子,卻在沒有讓他知道的情況下毀了他的孩子。

現在,她又有了孩子,卻無論如何也不想傷害那孩子,無論如何也要保住那孩子。

同樣是她的孩子,爲什麼一個她那麼絕決地毀掉,一個無論如何也要保住。

難道只是因爲一個是他的,而另一個是沐風的嗎?

沐風看着龍清絕那恨不得立刻殺了他的表情,嘴角揚起譏誚的笑弧。

這種時候,身爲男人,更何況是他沐風,他怎麼可能退縮,越是看到龍清絕這般在乎,他越是不會在這個時候告訴龍清絕真相,他突然就想看到龍清絕痛不欲生的樣子,誰叫他竟然那個時候對冷苒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情!

如果龍清絕認爲這孩子是他的,那就是他的好了,反正他也早就做了準備接受冷苒肚子裏的孩子。

“怎麼?我和苒兒兩情相悅,有孩子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龍清絕,你的女人是蠱清苗,你現在來質問我,怕是沒有資格吧!”沐風雙眸對視着龍清絕,絲毫不避不閃,即便是他打不過龍清絕又如何,作爲男人,他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服軟?

“這麼說,孩子是你的?”

“呵!”沐風嗤笑一聲,滿臉不屑與譏誚,“我沒必要告訴你”

龍清絕眉心緊蹙起,額頭青筋暴跳,手中的拳頭握的咯吱咯吱的響。

“夠了,你們都給我住手!”蠱仁和拉開兩人,聲音充滿了威嚴。

“我要殺了他!”龍清絕低吼,聲音低沉陰冷的如從地獄傳來般。

“龍清絕,苒兒生死不明,你難道要在這裏殺人嗎?!”蠱仁和看着龍清絕,他壓制住心底的沉痛,大吼出來,繼而看着沐風,“你說苒兒有了孩子,是你的孩子?”

沐風掃了一眼龍清絕,最後點頭:“大王,我會娶冷苒,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龍清絕一聽沐風的話,如冰般的目光掃向沐風,毫不費力地就掙脫了蠱仁和拽住自己的手,繼而狠狠的揮向沐風:“你敢娶冷苒試試!”

沐風笑了,嘴角的嘲諷越來越大“我爲什麼不敢?比起龍王爺不敢娶冷苒,我卻敢娶!”

龍清絕的目光死死地鎖住沐風,臉色鐵青。

-本章完結- 沐風看着龍清絕鐵青的臉,嘴角越發上揚,狹長的眼眸中全是挑釁,以及深深的諷刺:“龍清絕,你告訴我,你敢娶冷苒嗎?如果你敢娶,我就把冷苒讓給你,你若是不想娶,你又有什麼資格讓我不娶她?”

“胡鬧!你們都在說什麼?沐風!既然苒兒有了你的孩子,那你就該娶冷苒,什麼讓龍清絕娶苒兒,簡直是不知所謂!”蠱仁和臉色沉的厲害,這兩個男人在幹什麼?他女兒不是物品,被他們推來推去,或者是搶來搶去的。

“我不會讓冷苒嫁給你的,不會!”龍清絕死死的咬住後牙槽,從齒縫裏蹦出這幾個字。

“這可由不得你,龍清絕!你可馬上就是三公主的駙馬爺了,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沐風看着龍清絕毫不示弱。

龍清絕看着沐風,倏地就笑了,近乎癲狂地笑了,袖中的拳頭也慢慢地鬆了開來。

霸愛絕戀:殿下,請放手 是,沐風說的對,只要他敢,只要他想,就沒有什麼是他得不到的,包括冷苒。

他到底想怎麼樣?到底想怎麼樣?

……

三個時辰後,煉丹房的門比推開。

“苒兒怎麼樣了?我的苒兒怎麼樣了?”蠱仁和第一個衝過去,身形有些踉蹌,聲音帶着滄桑和顫抖。

幾個太醫對蠱仁和行禮,恭敬道:“大王放心,四公主已經沒事了,那箭矢的毒素被吸的差不多,而且及時的服下了清毒丹,並無大礙了,不過胸口的箭傷卻是要好好養着,大概要一個月才能痊癒”

“孩子呢?孩子保住了嗎?”沐風這才急的問道,冷苒最關心的是孩子,他頓時有點後悔沒有親自進去陪着,而是在這裏陪龍清絕這個瘋子瞎折騰。

“巫師大人放寬心,四公主腹中的胎兒才兩餘月,還沒有三個月足月,所以並未有任何影響,胎兒沒有受到傷害”

聽見孩子沒事,沐風脣角一扯,徹底鬆了口氣。

一旁的龍清絕,在聽完太醫話後,皆是整個緊繃的身子癱軟下來,無力地垂下了雙眸。

轉身,然後離開,身影寂落而孤冷,又充滿疲憊。

太好了,苒兒沒事,孩子沒事……可是卻沒有他什麼事,她的世界裏,不再有他的出現,註定錯過,註定……沒有交集。

……

冷苒沒有了生命危險,接下來便是要搞清楚是誰射出的這隻箭矢。

不過當蠱仁和知道是蠱清苗的時候,眼中除了一絲疼痛,還有一絲決絕。

看到蠱清苗被侍衛帶過來時,蠱仁和毫不猶豫就揚起手給了蠱清苗一巴掌。

“說,爲什麼要這麼做?她是你妹妹,你竟然痛下殺手想要置她於死地!”蠱仁和瞪着蠱清苗,臉色發青,身形止不住的顫抖。

都是他,都是他一時心軟,才把這個禍害留在這裏,好在冷苒沒有大礙,若是真有個三長兩短,他九泉之下如何右臉去見敏兒?

此時此刻,蠱仁和眼眸中已經沒有對蠱清苗的疼愛和虧欠,有的是濃濃蝕骨的恨意!

而已經得到了消息的蠱清苗,此時已經完全鎮定下來,當她知道冷苒竟然沒有死時,她差點恨的抓狂了,她恨自己沒有瞄準一點,那毒沒有更毒一點,這樣冷苒就不會再醒來了!

現在,她必須沉住氣,她要賭一把,賭蠱仁和對她的寵愛,她也是他的女兒,他應該不會痛下殺手,只要她矢口否認,便有一線生機。

她的目的現在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龍清絕,更加不能失去現在她擁有的一切,以及蠱仁和的疼愛。

“父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讓苒兒看看你送給我的弓弩而已,誰知道不小心拔動了箭矢…….”

噗通一聲,蠱清苗跪在蠱仁和的面前,梨花帶雨的拽住蠱仁和的衣角,說的極其無辜,極其可憐。

“不小心?!”蠱仁和冷冷一笑,眼淚滑了出來,“真是我蠱仁和養的好女兒,好公主啊,不小心?不小心能對準心房處,不差絲毫的距離?不小心,不小心放的箭矢是沾滿劇毒的箭矢?你當真是我蠱仁和養的白眼狼啊,竟然到這個時候還對我睜眼說瞎話?”閉眼,狠狠的逼退眼眶中的淚意,再睜開眼,蠱仁和眼眸中滿是冷冽:“是我太心軟,才把你這麼蛇蠍心腸的女人放在身邊,視爲己出,我當真是瞎了眼,你娘那般狠毒,你是她的女兒又豈會好到哪裏去?我竟然傻到讓你母女倆來傷害我的妻兒!”

“父王……”看出蠱仁和眼眸中的失望以及決絕,蠱清苗頓時慌了,她連滾帶爬的爬到蠱仁和的腳邊,死死的拽住他的衣角,眼淚簌簌而下,哭的好不傷心。

“不要叫我父王,你根本就不是我女兒,虧我一時仁慈心軟,竟然讓你害了我的苒兒!”蠱仁和一腳踹到蠱青苗的胸口上。

蠱清苗吃痛,被一腳踹飛,嘴角溢出鮮紅的血液,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蠱仁和,劇烈的搖頭:“不,我怎麼可能不是你的女兒……父王,你說的是騙人的是嗎?即便是我傷了冷苒,但是都是她活該,她魅惑自己的姐夫,做些勾三搭四的事情,我不過是教訓教訓她,這都錯了嗎?你竟然爲了她不認我這個女兒了?”

啪——

蠱清苗的話剛落,蠱仁和一巴掌便拍了過去,她嘴裏頓時血水橫飛,狼狽不堪的摔倒在地,華麗絕美的臉蛋腫脹的很高,一雙眼眸帶着怨恨和不甘。

“你不是我的女兒,你是你娘跟一個男人的野種!我不殺你亦是仁慈,你竟然還想詆譭苒兒!”

“不……不可能……不可能……”蠱清苗呆住了,她看着蠱仁和眼眸中的殺意,腦子裏迴盪着他的話。

說到這裡,趙江看了看被捆綁的結實的谷川千惠美,這個青年可是和照片上的銀狐相差甚遠,看膚色,看裝扮,這明明就是一個普通的男子。

Previous article

柳晴打開一看,上面留著一行字:我知道葉雄在哪,想找他,到以下地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