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子怡,先送徐大員回去。”林天不想程不歸被氣出一個好歹來。

唐子怡會意,馬上上前,將徐常穎帶走。

羅書航看徐常穎離開,馬上走到林天身旁,道:“你要小心一點她,她的背後的勢力是京城的天王。”

“天王?”林天眉頭一皺。

天王統領朝堂,如今的天王姓林。

“對,天王林敬堯,林家。”羅書航也在盯着徐常穎的背影。

“爺爺,爺爺……”程風突然間喊了起來。

林天和羅書航馬上看了過去。

程不歸竟是暈了過去。

林天馬上過去查看,一番內視後,道:“問題不大,先扶他進去休息吧。”

“大哥,你說,會不會真的有江湖人士過來啊!”程風有些擔心。

“看徐常穎的樣子,不像是在騙人,這樣吧,有任何情況,第一時間通知我。”林天安撫道。

“我也會派一些人過來守着。”羅書航道。

程風向林天和羅書航道謝,而後叫過來下人,一起把程不歸送進房子裏。

夜晚,林天獨自前往山中,在山裏面進

行修煉。

清晨,林天的意識進入到小葫蘆之中。

小葫蘆裏的草藥長勢良好,尤其是人蔘,已經達到七千多年的藥效。

雪參和何首烏才四千多年。

那一株黃星子早已經開花結果,一些種子落入泥土之中。

“對了,我不能把靈氣分的太散,可我完全可以再開闢出來一些田地,上面的靈氣聚集的少一些啊,這麼一來,我就可以在小葫蘆裏多培育一些稀缺的草藥了!”林天想到這一點,一陣興奮。

他馬上在山中的溪邊找了一處肥沃的土地,損耗掉了體內大部分的靈氣,總算是全部吸收進小葫蘆之中。

在原先的人蔘地旁邊,林天又開墾出來了一片十來平方的土地,然後移植過來了一些黃星子。

隨後,他在恢復體內靈氣的同時,在山中找了一些較爲常用的藥材。

這些藥材都可以用來製作一些簡單的藥丸,部分還能夠在煉製超強固氣丹等丹藥時作爲輔藥。

要不是地球上靈氣吸收緩慢,林天是真想在小葫蘆裏開墾出來好幾畝的藥田來。

忙活到近傍晚,林天體內的靈氣也恢復的七七八八,這才離開深山。

深山裏信號不好,這幾天又是關鍵時期,不能和外面的朋友斷了聯繫。

出山後,林天的確是看到了好幾條信息,一條是唐子怡發過來的,“林天,我派人暗中保護徐常穎,發現有人在暗中跟着徐常穎。”

“繼續盯着,另外,不要讓徐常穎去太偏僻的地方。”林天回覆。

有一條信息是程風的:“大哥,爺爺醒了,他讓您晚上過來一趟,說是有事要跟你說。”

“好。”林天回了過去。

林天心裏面清楚,應該是和金仙珠有着莫大的關係。

最後一條信息是羅書航的,羅書航沒說太多,讓林天看到信息後,給他打電話。

林天打了過去,沒有人接。

或許是太忙了吧。

林天收起手機,上車,離開深山。

一個晚上都沒吃什麼東西,林天到附近的一個飯店點了一份蓋澆飯。

因爲是快到飯點的關係,店裏面有不少人。

“你們聽說了沒有?那個侵犯殺害女孩的歐陽飛鴻,很快就要被放出來了!”

“怎麼可能,昨天不是剛被抓走的嗎?”

“不知道了吧!他們歐陽家可是京城的大家族,尤其是歐英雄,他在朝堂裏是什麼地位!”

“對對對,我也聽說了,好像說是昨天下次,歐陽飛鴻的事上報過去,上面就給定下來了結果,好像說歐陽飛鴻

是正常自衛,全都是那個女孩自作孽,勾結不成,然後要襲擊歐陽飛鴻,結果被反殺……”

“呵呵,大戶人家的就是好啊,白的都能給說成黑的!”

“現在外面人心惶惶,都在說這事呢,明明昨天上午歐陽飛鴻已經認罪了,現在上面竟然把事實又給改掉了!”

“砰”突然間,一張桌上放着半份蓋澆飯的桌子坍塌了,砸在地上,一地狼藉。

林天出門上車,一路疾馳前往市中心。

路上,林天接到了羅書航的電話。

電話一通,羅書航就無比氣憤道:“林天,他們歐陽家欺人太甚,竟然利用身份的便利,直接改掉了歐陽飛鴻的罪行……”

“這事我已經知道了。”林天的油門幾乎就沒有鬆過。

車速很快,但因爲林天的視力極佳,他很好地控制着。

羅書航嘆了一口氣道:“我家老爺子已經努力了,但也不知道爲什麼林家這一次竟然不去反對歐陽家,林敬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由歐陽雄去處理。歐陽雄已經讓人下了命令,無歐陽飛鴻無罪釋放,最快,再一個小時左右就會被放出來。”

林天握着方向盤的手猛然用力,油門再一次“轟然”響起。

車速在不斷加快。

“羅大哥,幫我照看好程府。”林天道。

羅書航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林天怎麼突然提到程府,轉而一想,他意識到了一種可能,着急道:“林天,你不能太沖動,歐陽家的勢力遠遠要超出你的想象……”

“那又如何?我林天做事,從來沒有怕過誰!”

林天結束了通話。

車繼續轟鳴前行。

十多分鐘後,“嘎”的一聲,車一個緊急剎車,停了下來。

唐子怡打過來了一個電話。

“林天,情況越來越不對勁了,我的人跟我說,跟蹤徐常穎的人越來越多了,我本來是要讓徐常穎回來,可是她不答應,她現在往程府過去了!”

又是去的程府,看樣子,徐常穎很確定程不歸那裏有金仙珠了!

林天道:“讓她回去,她要是不回去,讓她後果自負!”

“好!我再聯繫一下她!”唐子怡道。

結束通話,林天下了車,他一步步朝眼前的建築大門走了過去。

那是比較宏偉的建築,上面有着“法”的標誌。

這時候,門打開了,裏面出來了好幾個人,全都是穿着西裝,而在中間的那個人正是歐陽飛鴻。

歐陽飛鴻一臉得意,十分囂張。

“歐陽飛鴻,你想要去哪裏!”林天暴喝一聲。 街道上,車來車往。

對面從大門剛出來的歐陽飛鴻前一秒還飛揚跋扈,下一秒聽到林天的聲音,馬上面如土色。

只要林天一出現在他面前,他就沒好事!

從開始的丹田被廢,到後來的命根子被砍,送進監牢。

林天對他從未手下留情。

“攔住他!”歐陽飛鴻指着林天,朝身旁的黑衣人喊了起來。

而他,則是慌慌張張地朝不遠處的一輛奔馳猛衝了過去。

林天沒有去管道路上的車水馬龍,身形晃動,直接橫穿過去。

在行進的車輛之中,穿梭到了對面。

六個黑衣人有些吃驚。

要知道,他們可沒有林天這樣的身手。

林天看都沒有去看歐陽飛鴻,意念一動,小葫蘆裏一張火爆符祭出,朝那一輛黑色的奔馳車飛射過去。

火爆符粘上車身。

剛要到車旁邊的歐陽飛鴻一驚,愣在了原地。

這一張符他在昨天早上見過,當時將他直接給炸飛了出去。

“草!”歐陽飛鴻轉身就跑。

“開!”林天喝了一聲。

巨大的衝擊力將歐陽飛鴻直接給炸飛了出去,摔在地上,沒能立即起身。

爆炸聲和沖天的火光引起了廣場周圍許多路人的注意力,大路上,很多車輛也剎車停了下來。

“地上那個不是歐陽飛鴻嗎?他怎麼放出來了!”

“你還不知道啊,人家歐陽家一手遮天,放一個歐陽家的子孫出來,算的了什麼呢!”

“哎,要是這樣的話,那個被侵犯殺害的女孩泉下有知,能瞑目嗎?”

“反正以後還是儘量躲着歐陽家吧,惹不起啊……”

議論聲之中,林天手上清泉劍已經出鞘。

他不想浪費時間。

六個黑衣人對視一眼,形成合圍之勢,朝林天包圍上去。

他們是歐陽震讓女祕書從京城掉過來的精英打手。

可,對於林天來說,他們不過是一羣蝦兵蟹將。

清泉劍舞動而起,連續挽出幾個劍花之後,林天周遭靈氣涌動。

“清風劍法第七式,風月無邊!”

剎那間,靈氣猶如月亮的月暈一般,化作勁風往四周衝擊而去。

強大靈氣形成風刃,切割向那六個黑衣人。

無數的風刃,黑衣人根本無法全力抵擋下來,轉眼之間,黑衣人身上全都是刀口,鮮血淋漓。

六個人倒下後,全都沒了氣息。

林天提劍,大步朝歐陽飛鴻走過去。

摔在地上的歐陽飛鴻慌亂地起身,轉身就要跑。

林天手腕翻轉,彈射出兩道靈氣利刃,直接切割到了歐陽飛鴻的小腿。

“砰”歐陽飛鴻的雙膝砸在了地板上。

此時,監牢那一邊的大門,衝出來了不少人,其中好幾個人全都掏出槍來,指着林天。

“住手,再不住手,我們就開槍了!”爲首的中年人喝道。

林天已經來到了歐陽飛鴻的面前,長劍一晃,銀光閃爍。

偌大的廣場上,林天傲然而立,面前歐陽飛鴻跪在地上。

“你們讓我住手,那我倒要問問你們,這樣一個罪該萬死的人,憑什麼出監獄?”林天看向那個中年人。

“這是上面的決定,上面的意思,難道你也要反抗?”中年人冷哼一聲。

“這麼說,要是你的上司讓你去吃屎,你也會吃了?”林天道。

中年人面容一陣尷尬。

“說的好!”人羣之中有人喊了起來。

一些大膽的更是使勁鼓掌起來,紛紛叫好。

“少廢話,你要再不給我扔掉武器,抱頭蹲下來,我馬上殺了你!”中年人吼道。

林天沒有理會,而是將清泉劍的劍尖對準了歐陽飛鴻的脖子。

“你殘害少女,無視法度,天不收你,我林天收!”林天眼神如炬,聲音落下,清泉劍高高揚起。

歐陽飛鴻嚇到尿了褲子,可他仍舊不忘搬出背後的勢力,道“我是歐陽家的二少爺,我是仙嶽派的弟子,我樹爺爺在朝堂上位極人臣,我師父是仙嶽派……”

“住手!”中年人吼出聲音的同時,扣動了扳機。

“砰”,子彈朝林天飛射而來。

對於常人來說,子彈根本無法看見,甚至只是呼吸之間,就已經中彈了。

可,對於築基期第五層的林天來說,有着超強視力的他,子彈在他眼裏直接放慢了速度。

一劍斬下,那子彈一分爲二,“叮鈴”一聲,掉落在地上。

而後,一道鮮血飛濺而出。

歐陽飛鴻身首異處!

整個廣場瞬間寂靜無聲。

一小部分女性被嚇到了,可更多的人,全都十分亢奮,甚至還有人激動地大喊道:“替天行道,好!”

“林天,你就是我們海城的英雄!”

“林天,我們愛你!”

人羣激動,是因爲他們也只是底層的平民,他們無比同情周莉,感到憤怒,不甘心!

而今有人爲周莉的冤死伸張,這也是在幫他們出一口氣,幫他們在向歐陽家說:“我們不是好欺負的!”

/

林天依舊一臉平靜,他回頭看了中年人一眼。

中年人慌的槍都給掉在了地上。

“剛剛發生了什麼……子彈竟然被一劍砍爲兩半?”他看着地上的兩瓣子彈,喃喃着,雙腿都發抖起來。

什麼是未知的力量,林天就是!

一道銀光閃過,林天收起清泉劍,走到對面的車上,踩下油門,飄然而去。

林天在監牢大門前的廣場當衆斬殺歐陽飛鴻的消息,頃刻之間便傳開了。

歐陽家別墅。

歐陽震暴怒地吼叫起來,近乎瘋魔的他直接將進來報告的下人給一掌拍死了。

“老爺……”

不止是慕洵,周圍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倏然一僵。

Previous article

班長略顯無語:「你們可是演員啊,你們怎麼會不清楚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