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姜超點上了一根菸,所幸用的是防風打火機,不然還真點不着。

“不着急,出發前我和蘇小小打過招呼了,待到我們突襲過後,她就會在江湖論壇上發佈一個帖子。”

“姜家暗殺了輕塵公司的餐飲部主管,屠龍大仙朱鵬死後還遭到了鞭屍,不僅如此,姜家更是拋屍到輕塵公司總部。”

“此舉使得董事長姜超震怒,連夜帶兵夜襲姜家欲報一箭之仇,怎料姜家埋下重兵把守,輕塵公司不敵,立即選擇撤退。”

清然皺眉問道:“董事長,這麼說圓的過去嗎……”

姜超聳了聳肩,正要開口,馬癩子卻是搶着說道:“當然圓的過去!董事長又沒瞎說!本來就是他們先殺了老朱的!”

“反正咱們有一千萬個妖精幫我們說話,黑的也能說成白的!就算圓不過去又能咋的?等我們贏了,誰敢嗶嗶就宰了誰!”

話糙。

理不糙。

歷史是由勝利者撰寫的,只要輕塵公司能贏,姜超就有辦法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光輝的形象出來。

其實也不需要塑造,從頭到尾姜超也沒有什麼地方是做錯的。

他一直都很被動,很被動……

是一個名叫命運的大手,推着他一步一步走到現在這個局面的。

不僅是姜超,很多人都是這樣。

終於,一行人在凌晨五點左右時到達了姜家。

隊形還是相當整齊,衆人發現姜家有不少弟子正提着手電筒在巡邏,腰間也彆着一把大砍刀。

許如風說道:“看來姜家也是有所準備的。”

馬癩子憤恨道:“幹了這種傷天害理之事,沒準備能行嗎?看我炸死他們的!”

說完馬癩子就要掏出畫卷,清然卻是抓着馬癩子的胳膊說道:“癩子,他們中有些是無辜的,也是爲了混口飯吃,你儘量不要傷害他們……”

狗屁!

“老鬼,你知道他們這些年幫着姜廣天干了多少壞事嗎?董事長說過,懲奸即揚善!是吧董事長?”

姜超也皺了皺眉。

“姜家中,本質上有問題的弟子也不算多,你聽老鬼的,儘量炸房子,冤有頭債有主,如果傷及無辜的話,咱和他們還有啥區別?”

這倒是個大實話。

來的時候姜超就已經想好了,這次事件所造成了一切殺業,全部推到查案上去。

姜超奉命查找殺害王天祥的真正凶手,這是秦廣王欽點的。

並且也承諾姜超可以做出一些平時不能做的事情,甚至還給了姜超十大陰帥的兵符。

也不算推吧。

就現在的所有線索而言,王天祥就是黑衣人殺的,姜超要抓他問罪是一點毛病都沒有。

至於姜廣天和趙正源。

從犯。

若有包庇情節,以同謀論處。

沒關係的。

馬癩子點了點頭,心想自己剛纔又犯病了,殺朱鵬的是趙正源,可不是這些姜家弟子。

“好!”

馬癩子拿出了準備好的炸彈便丟了下去。

凌晨五點天還沒全亮,馬癩子扔炸彈的時候弟子們根本察覺不到。

等他們反應過來,是被一陣陣爆炸聲提醒的。

轟隆之聲不絕於耳,弟子們嚇得四處逃散。

“哪來的炸彈?!”

“什麼情況?!快跑啊!”

“趕緊和家主彙報!輕塵公司來偷襲了!”

從昨天開始,姜家就進入了一級戒備狀態,怎料輕塵公司居然來的這麼快。

沒等弟子們彙報,姜廣天和黑衣人就衝了出來,他們瞬間發現了位於空中的輕塵隊伍。

“混賬!居然敢偷襲!”姜廣天氣得破口大罵。

沒等他發號施令,清雲與許如風對視了一眼後就衝了下去。

“怎麼?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姜廣天板着臉問道。

李家和許家以前和姜家的關係都不錯,如今爲了輕塵公司就與姜家反目成仇。

值得嗎?

李青雲淡淡道:“什麼意思你心裏有數,燒了李宅和許宅是什麼意思呢?把命交出來吧,老匹夫!”

兩人聯手衝去,黑衣人跟着就要去幫忙,但姜超和張順爻一下子就攔住了他的去路。

黑衣人心道不好,皺眉問道:“姜董事長,你這麼做未免不合規矩吧?約定的時間可是明天,地點也在牛頭山!”

“你們殺了朱鵬就合規矩了?不要囉嗦了,戰吧!”

姜超手持人字拖就衝了過去,張順爻緊隨其後,用金剛蠱凝出了一把長劍。

羅家衛找了半天,發現趙正源根本不在這裏。

“三眼,那個姓趙的不在怎麼辦啊?!”

張順爻扯着嗓子喊道:“過來先把這黑衣人乾死!抓緊時間!”

正廳前的院子瞬間就亂了,姜家弟子的慘叫聲不絕於耳,每當他們想要對付姜超等人時,就會忽然口吐白沫,然後便是離奇死亡。

不用想也知道,是我們的馬主管在大顯神威。

之前張順爻可是給他任務的,任何干擾他們作戰的人,格殺勿論。

雖說姜超不贊成殺害無辜的姜家弟子,但當那些弟子持刀衝向他們時,弟子們就已經不是無辜的了。

誰讓你們要攻擊輕塵公司的人的?

不能學學別的弟子開溜嗎?

一個月發你多少錢工資呀你就這麼拼命?

清然則是位於庭院中央,負手而立,大有一種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巍然不動的味道。

每當有姜家弟子想要撿漏攻擊清然,都會被冥王撲倒,然後抓緊時間啃兩口,發現肉質不行就換下一個弟子。

五分鐘的時間,放個屁就過去了。

姜超一腳將黑衣人踹飛,口中大喊道:“撤退!” 姜超在作戰的時候心裏一直在計算時間,他預留了20秒是用來撤退的。

雖然一直在和黑衣人交手,但姜超也沒閒着,他能感覺到一大波陰氣正向這裏聚集,不出意外的話就是燕京十八騎。

說白了一句話,不能戀戰。

張順爻和羅家衛十分服從命令,各自對着黑衣人補了一腳後轉身就跑向了後門。

李青雲和許如風雖然不隸屬輕塵公司,以姜超的身份也資格命令他們,但大局爲重,這是輕塵公司的作戰計劃,他們肯定要配合的。

最瀟灑的還是清然了,冥王鑽進清然的兩腿間,站直身子便跑了起來,遠遠看去清然就像是騎在一隻大黑狼身上,別提多炫酷了。

馬癩子全程在攻擊散兵,四處亂竄,要逃跑也是最容易的。

黑衣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打完就跑,一幫窩囊廢。”

剛纔姜廣天一打二,黑衣人一打三,雖然都沒有開大招,但也挺狼狽的,畢竟光論武功修爲的話,能站在這裏的,外家功夫其實都差不多,內在修爲還沒施展姜超就要溜了。

馬癩子緩緩停住了腳步。

“你說什麼?”

黑衣人淡淡道:“我說錯了嗎?你們輕塵公司就是一夥膽小鬼形成的組織,姜超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卑鄙小人。”

“宮三元在的時候他沒有做出任何成績,即便如此他也活得春風得意,宮三元一死整個公司潰不成軍,死的死逃的逃。”

“你們不過是被一個弱者所領導的廢物垃圾而已,一口一個董事長叫的起勁,姜超根本沒有資格擔任這個職務。”

馬癩子鐵青着轉過身。

“閉嘴。”

張順爻緊張道:“癩子!撤退了!”

“癩子!別聽他放屁!”

“激將法你看不出嗎?!”

黑衣人滿臉輕鬆道:“閉嘴?我爲什麼閉嘴?我說錯了嗎?從朱鵬身上就可以看出姜超卑鄙的本質。”

“自己不敢來,派你和那個廢物朱鵬過來,你們只不過是他的棋子罷了,本以爲將朱鵬的屍體砸過去能激起姜超的憤怒。”

“結果呢?帶着你們這幫殘廢過來打了五分鐘就要跑,我所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廢物董事長帶着一幫廢物主管小打小鬧,真是有趣。”

馬癩子捏緊了拳頭,氣得渾身都在顫抖。

“我讓你閉嘴!董事長帶領我們完成了很多地府任務知道個屁!朱鵬是爲了公司,是爲了剷除你們,是爲了天下蒼生才死的!”

姜超都快瘋了。

“癩子回來啊!”

馬癩子甩出了一卷長長的畫卷,一條金光閃閃的金龍從畫卷中飛出。

黑衣人冷笑一聲,一腳跺在地面上。

轟隆一聲,忽然從地下竄出一名高達五米的古代武士。

“廢物就是廢物,選擇來到這裏就不要回去了。”

武士渾身用黝黑的鐵樺木構成,一把漆黑的武士刀徑直刺向了金龍的身軀。

嗷的一聲龍吟,整條金龍還沒發威當場就被刺成了一堆墨汁。

這一刀霸道無比,所攜帶的氣波直接將馬癩子的身體掀翻。

可憐的馬癩子噴出一道血箭後便不省人事。

所有人都驚呆了,沒等衆人做出反應,武士刀忽然一折,筆直地刺向姜超。

千鈞一髮之際,一名金色的身軀擋在了姜超面前。

只見羅家衛的已然幻化成金色佛陀,用雙手握住了武士刀。

“董事長趕緊帶着馬癩子走!這邊我來頂住!”

一陣陣馬蹄聲衝進了姜家宅院,姜廣天冷聲問道:“你感覺你們走的了麼?”

十四名騎兵一字排開,手持透着黑氣的長槍衝來。

姜超咬牙喝道:“曹尼瑪的別跑了!今晚就開戰!”

張順爻首當其衝,沒有二話直接開了天眼,用金剛蠱塑成了一把長劍衝進了人堆。

姜超並沒有急着使用霸道,卻也拿着人字拖衝了過去,同時,還將形態各異的六名妖族朋友放了出來。

姜廣天瞬間就看到了姜超的破綻,不知從哪兒掏出一杆長長的方天畫戟衝了過去。

眼前一黑,李青雲和許如風同時登場。

“你的對手是我們。”李青雲持劍喝道。

清然也在冥王的掩護下迅速衝向了馬癩子。

他檢查了馬癩子的身體,發現馬癩子胸前被破開了一個駭人的血洞。

馬癩子嘴邊冒出了大量血泡,已然出氣多,進氣少了。

忽然。

清然腦中響起了一道深沉的聲音。

“老鬼,銀針封穴,金針止血。”

清然知道這是冥王的聲音。

“來不及了!”

清然翻了馬癩子的眼皮,只見馬癩子的瞳孔已經開始渙散,以清然多年的經驗來看,要不了兩分鐘,馬癩子這孩子便活不成了。

“別急,我給他兩百年修爲能挺過去的。”

清然攥緊了拳頭。

嚴格算起來冥王屬於“神”,不過等他的神力轉化成凡人可以用的真氣後,恐怕馬癩子已經死透了。

況且如此大面積的傷害和失血過多的症狀,光用真氣是無法填補的。

清然嘆了一口氣。

“冥王,務必轉告癩子,讓他幫我看着,看着公司的勝利,看着太平的盛世!”

冥王一愣。

瞬間反應了過來。

清然一把掐在了馬癩子的脖子上,緊接着將馬癩子往外面一甩,沒等馬癩子的身體落地,清然便打出了一道渾厚的真氣將他定在了半空。

“老鬼你別做傻事!”冥王怒吼道。

可冥王的聲音只有清然一人能聽見,就算姜超他們聽到了也分身乏術。

清然將綁在大腿上的布袋取下,摘下三根長達20釐米的銀針含在口中,每隻手各執五根15釐米的金針。

屍狗針!

伏矢針!

雀陰針!

吞賊針!

非毒針!

除穢針!

臭肺針!

胎光針!

爽靈針!

幽精針!

“是的。”管理員笑了笑說道:“不過後來檢查,並不是衣服的問題,而是那名月靈人士兵自己在外面得了感冒,哈哈。”

Previous article

而且憑藉他的感知,宋陽身上並沒有流轉出武者的氣息,而且頗爲輕浮,應該不是武者,這種螻蟻,對他來說不過就是一隻手捏死的存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