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姜老爺子想了想,點頭同意了,「嗯,還是你想的周到。」

對大孫子的寬厚他很滿意,若是連叔伯兄弟都容不下,他就是死了也閉不上眼的。

見大孫子似乎還有話要說,他就問:「什麼事讓你這麼猶豫?」

姜別垂了垂眼眸,「爺爺,我發現姜明和段雲聰私底下來往不少。」

「段雲聰?段家那位太子爺?」姜老爺子有些詫異。

姜別糾正,「他父親已經退了,他現在是段氏集團的總裁了。」

姜老爺子看向孫子,「你的意思是這後頭還有段雲聰的事?」

姜別點頭,「目前看,應該是。我的車子也不是誰都能動的,不是我看輕姜明,他現在還沒有這能力。」

「糊塗!」姜老爺子有些生氣,兄弟之間再怎麼爭,這是姓姜的事。姜明勾結外人這後果就嚴重了,何況那個段雲聰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姜明這是要招個狼進來!

「你和那個段家小子有過節?」段雲聰可不傻,姜老爺子不信他會因姜明而對上大孫子,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們不是一個層次的。

姜別想了一下,搖頭,「沒有。」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段雲聰似乎對您重孫女的媽有些想法。」

姜老爺子一怔,然後笑罵,「臭小子!」他重孫女的媽不就是果橙丫頭嗎?直接說果橙丫頭就是了,還拐著彎說他重孫女的媽,得瑟!

姜別聳了下肩膀,沒吱聲。

「段雲聰怎麼認識果橙的?」姜老爺子有些意外,然後奚落他孫子,「看吧,有眼光的人也不止你一個,你還不趕緊把果橙丫頭娶進來?惦記上別人的女朋友,段雲聰也不是個好東西。」

本來還覺得段雲聰算是個不錯的小輩的,現在直接就不是好東西了,姜老爺子對他印象瞬間變差了。

「陰差陽錯吧!」 帶着包子被逮 姜別含糊了一句,好在姜老爺子也沒在意,他現在整個心思都是段雲聰對他孫媳婦心懷不軌,誰知道那小子會做出什麼事?活到他這歲數上頭,從來不敢小看人性中的惡。

得不到就毀去!這樣偏激的人歷史上比比皆是。

「元寶,你可得把果橙丫頭和我重孫子看好了!」姜老爺子認真警告。

姜別微笑,「放心,我心裡有數。」他要是連自己的女人孩子都護不了,還算什麼男人?

姜別離開之後,姜老爺子一個人在書房做了很久,然後讓管家給姜明打電話,讓他過來一趟。

姜明進了書房,呆的時間比姜別要長,足足一個小時,期間管家進去送了一次茶。至於兩個人談了什麼,沒有第三個人知道。老宅的傭人只看到明少爺眼角微紅。

出了老宅的姜明也不再掩飾眼底的憤怒,他狠狠的拉開車門,嘭的一聲使勁關上,感覺車身都抖動了。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青筋暴起,臉部猙獰的如地獄來的惡鬼,「姜別!」

這兩個字從他嘴裡念出,像淬了毒一般!恨不得能撕成星星點點的碎片。

腳下油門一踩,車子像離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他要去公司找姜別,他要一拳打在姜別的臉上,打得他滿地找牙。

遠遠的,公司的員工看到姜明怒氣沖沖的走來,紛紛往一邊閃,誰也不想觸這位少爺的霉頭。

嘭的一聲,姜明踢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正埋頭工作的姜別猛地抬起頭,看到是姜明,眼裡閃過瞭然,淡淡的說:「出去,敲門!」

這個姜明真是越活越倒退了。

「是不是你?卑鄙小人!」姜別冷淡的語氣更加刺激了姜明,腦中那根叫做理智的弦嘣的一聲就斷了。

他舉起拳頭就朝姜別臉上打去,「我打死你這個卑鄙小人!」

姜別偏頭讓過,姜明一拳落空,並不甘心,很快又掄起拳頭。

姜別惱了,眼神冰冷,伸掌擋住他的拳頭,順勢握住他的胳膊往身後一扭,另一隻手直接鎖喉。

姜明掙扎,卻怎麼也掙扎不動,他又羞又氣,臉紅脖子粗,嚷著,「放開我,你他媽的放開我,你這個卑鄙小人,你今天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

「就憑你!」姜別嗤笑,眼底是明晃晃的輕蔑。

那一聲笑刺激著姜明的神經,他氣得眼睛都充血了。 聞訊趕來的趙助理和另外兩位高管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情景,不由對視一眼,然後極有默契的上前,「姜經理快住手。」最後進來的那個還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姜明險些沒氣暈過去,什麼叫他快住手?沒看到是姜別壓著他嗎?眼神差成這樣怎麼升到高位的?

姜別微微一用力,就把姜明推開了,姜明很狼狽的趔趄了下才站穩。有外人在,姜明自然不好再動手,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打不過姜別,剛才被他扣住脖子,那種死亡逼近的絕望他一點都不想再體驗。只拿一雙眼睛憤怒的瞪著姜別。

姜別的表情冷冷的,「現在能好好說話了?」餘光瞥了一眼趙助理和令兩個高管,都是他的人。

姜明冷哼一聲,「你敢說不是給爺爺說把我調去香市的?」

姜別挑眉,爽快的承認了,「是,是我提議的。」

姜明暴怒,「你個卑鄙小人,你嫉賢妒能,你以為你把我調走就能獨攬公司的大權?我告訴你,門都沒有!」

「你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姜別滿臉譏誚,「自打我接了總裁的位子就獨攬公司大權,這和你走與不走沒有關係。」

趙助理和兩位高管看姜明的眼神可同情了,這位二少是傻的吧?就是他在公司的時候,也沒耽誤姜總獨攬大權。這兩位同是老總裁的孫子,年紀也差不多,這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雖然姜總出了名的認真不講情面,時常把他們訓得跟孫子似的,但不可否認,姜氏集團有姜總坐鎮,他們從來都不擔心破產呀裁員呀失業呀之類的問題。因為大家心裡都清楚的知道,姜氏集團有姜總這樣有手段有能力還公正的總裁,一定可以把企業搞得蒸蒸日上的。

「那你為什麼要把我弄出總部?千萬不要說為我好,你他媽的才沒有那麼好心呢。我知道,你是怕做出成績威脅到你吧?你個卑鄙小人,居然把我弄到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姜明越說越氣憤。

什麼開發香市市場?還不是變相的放逐?一窮二白,從頭開始,創業有那麼好創嗎?偏爺爺被他蒙蔽住了,還讓自己乖乖聽從安排,好好在香市做出業績。

「沒文化真可怕!」姜別斜睨了他一眼,然後猛地逼近他,「我還真就是為你好,你不領情我也沒辦法。」

調去香市何嘗不是放過他一馬?依姜別的性子早把證據教警察局去了,該判刑判刑,該坐牢坐牢。

他沒那樣做,不過是顧忌著爺爺的心情罷了,嘴上對兒孫失望,其實心裡還是在意的。不然爺爺也不會果斷的壓制住二叔三叔,而不是任他們蹦躂把他得罪死了。爺爺深知他們都不是他的對手,希望將來無論發生什麼事,看在一家人的情分上他能手下留情。

所以他沒有對姜明趕盡殺絕,而是直接扔到香市去。新市場哪那麼好開發的?沒個兩三年姜明別想調回來。

「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沒點數嗎?」姜別靠近姜明說。

「我做什麼?」姜明瞳孔一縮,隨即大聲嚷嚷起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說清楚,我到底做什麼了?」

真是夠不要臉的啊!

「夠了,姜明!這是公司,是上班的地方,不是大吵大鬧的地方。」姜別沉下臉呵斥,「你若真想知道就去找爺爺,爺爺會告訴你你做了什麼。」

「你無恥!」姜明的瞳孔猛縮,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及不上你的十分之一。」姜別冷笑,「趙助理,把姜經理請出去。」

正悄悄支著耳朵聽得正歡的趙助理立刻微笑上前,「姜經理,請吧。」他身子前傾,手一伸,做了個請的動作。

邊上的另兩人也朝他看過來,姜明覺得特別沒面子,有心想挽回一二,卻又擔心——只好憋屈的一甩手拔腿朝外走。怒氣沖沖而來,又怒氣沖沖離去。

姜明一走,趙助理三人也找個理由出去了,笑話,他們好像已經撞見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再不識趣的趕緊走,等著總裁騰出手來收拾自己嗎?

冷眼也就罷了,要是總裁惱羞成怒之下,把他們也調去香市開發新市場就完蛋了。

姜明沒回自己的部門,都他媽的快被趕出去了,還上什麼班。他甚至都沒有在公司多停留一秒鐘,如一陣風般旋出去了。

上了車,姜明狠狠的捶了一下方向盤,就覺得心裡有一把火在燒,燒的他五臟六腑都難受。他拿出手機想打個電話,卻想起與那人的約定,又把手機扔下。頓了兩秒,又撈回來打電話,「心煩,喊幾個人出來陪哥喝一杯。」

段雲聰開著車,身上系著安全帶,脊樑挺得筆直。

車子停了,他拿著一束鮮花從車上下來。他穿著黑色的毛呢大衣,長到小腿的位置,本就修長的個頭顯得更高了。不僅修長,而且很有范兒。隨著他的走動,衣擺一下一下打在小腿上,迎著夕陽,有一種光和影的夢幻。

這一片都是公墓,四周靜悄悄的,只有風吹過樹梢的聲音。前幾天才下的雪還沒有化盡,地上斑駁著,一片一片的濕。

段雲聰緩步走著,莊嚴而肅穆,電影明星一樣好看。

他在一座墓前停下,把手中的鮮花放下,然後點燃了一支煙,慢慢的抽著。

煙抽完了,煙蒂沒有扔在地上,而是放在那束鮮花里。熱情如火的紅玫瑰,盛放的白色百合,還有紫色的勿忘我——它們挨挨擠擠,那個煙蒂顯得突兀極了。

段雲聰蹲下身,一點也不在意大衣會不會弄髒,他用手輕輕摸著墓碑上的照片,認真而仔細,像在做一件極為神聖的事情。

他笑了一下,眼神眷戀而又迷離,然後站起來轉身離去。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從頭到尾他都不曾說過一句話。

照片上的男人有著年輕的面容,太陽般明亮的眼睛,他的笑容那麼燦爛,他的眼神一直注視著前方,注視著段雲聰離去的那個方向—— 姜別繼續看文件,看似認真,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平靜。想了想,他絕對給樂果橙打個電話,姜明不算什麼,可是段雲聰,還是很需要防備一下的。

「姜別哥哥!」那頭傳來樂小橙甜甜的聲音,姜別就覺得猶如一縷清風吹拂,吹散他心頭的霧霾,眼前是春暖花開,是鳥語花香,是山清水秀。

姜別扯了一下唇角,「姜明剛從我這走,我準備年後讓他去香市。」

「從你那走?找你算賬的嗎?」 寵婚撩人:老公,求放過 樂果橙反應極快,「這麼說是他在背後搞鬼!」

姜別心中驕傲,他的樂小橙啊,就是這麼聰明的姑娘。

「算是吧。」姜別說。

樂果橙不滿的嘟囔,「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麼叫算是吧?」

姜別淡淡的說:「你覺得姜明有這個能耐嗎?」拿著家裡的錢去投資都能失敗,同樣是開發網路遊戲,樂小橙掙得盆滿缽滿,而姜明卻賠的血本無歸只能回自家公司上班。

真的,他真的不是故意看輕他的。

樂果橙的腦子轉的飛快,「你的意思是說他背後有人支招?誰?你二叔還是三叔?」

「都不是。」姜別說,也沒賣關子,「是段雲聰。」

「段雲聰?靠!」樂果橙驚得一下子坐了起來,「狗東西!我早看出來他不是個好玩意了,陰沉沉的,還喜歡故弄玄虛,好像全天下就他一個聰明,別人都是傻蛋似的。靠,你得罪過他?居然吃飽撐的摻和到你家的事來,果然是狗東西。」

樂果橙氣得大罵!一開始她還覺得段雲聰不錯,只要是那人長得好看,她吧,沒啥大毛病,就是對長得好看的人格外寬容。

後來的幾次接觸,她就給段雲聰差評了,這人不行,雖然嘴上沒說,但表現出了的姿態都是高高在上的,好似老子天下第一,爾等凡人都得跪舔,特別膈應人。

樂果橙就把他歸在長得好看,卻有課骯髒的心靈一類了。

「你說呢?你自己也說了他陰沉沉的,他所做的事情能用常理度之嗎?」姜別反問。

樂果橙想了一秒,贊同,「也是。」

「姜明不足為懼,但段雲聰,你要小心他。」姜別認真交代。

「知道了,我會小心噠。」樂果橙答應的可爽快了,像突然想起似的,「對了,姜明跟你鬧了?」

姜別嗯了一聲,「掄著拳頭要打我,被我甩一邊去了。」

樂果橙嘖了一聲,「你這好弟弟,嘖嘖,你就沒打回去?」

果然是無知者無畏!就姜別那身手,姜明居然敢對他亮爪子,太不知死活了。

「他可不是我弟弟,只不過是同一個爺爺的。」

樂果橙切了一聲,「一個爺爺也很麻煩的。」

姜別明白她的意思,湯圓掉進灰里,吹不得打不得。

「姜別哥哥,你只是推開他,沒打他一頓嗎?」樂果橙追問。

「沒,本來想打的,趙助理他們就進來的。」

樂果橙很遺憾,「你該狠狠打他一頓的,什麼玩意,居然勾結外人還自家人,這樣的蠢貨就該狠狠教訓一頓。」

姜別點頭,覺得樂小橙說的真對。

那頭,樂小橙還在慫恿,「——姜別哥哥,是不是心裡特別憋屈?心情特別煩躁?沒關係,你把他打一頓就好了。」

放下電話,姜別越想越覺得樂小橙言之有理,於是給趙助理打內線,「查一下姜明去拿了?」

趙助理可能幹了,很快就查清楚了。

姜別嗯了一聲表示知道了,心裡隱隱有個小人在興奮的蹦呀跳呀。

姜明正和朋友在會所里瀟洒,包間的房門被推開了,姜別下意識的想捂鼻子,對著裡面喊了聲,「姜明,你出來一下。」

對於姜別這朵帝都高嶺之花,別人家的孩子,年輕有為神祇般的存在,姜明的狐朋狗友都是認識的,所以都老實的打招呼,「姜別哥!」又喊姜別,「明哥,姜別哥找你有事。」

喝得醉醺醺的姜明,「誰? 這個皇帝有點狂! 誰找我?誰找老子?報上名來。」哎呦,這頭怎麼這麼疼呢?

狐朋狗友可嚇壞了,紛紛推他,似乎想把他推醒,「明哥,那是你哥!姜別哥!」

姜明嘟囔著起來,搖搖晃晃走過去,弔兒郎當的樣子,「什麼事?」

一股濃重的酒臭味襲來,姜別皺了皺眉頭,拽著姜明的胳膊就往外走,「有點事,跟我過來。」還回頭對其他人說:「你們接著玩!」

這群平日里的混世魔王可乖巧了,「姜別個你忙去吧。」

兼職少奶奶 姜別點了下頭,拽著姜明就走。

姜明,「哎哎哎」的叫喚著,「放開,你要帶我去哪裡?」掙扎著不願走。

姜別充耳不聞,緊走兩步,一下把他推男廁所去了,提起拳頭就往他臉上打,左勾拳,右勾拳,兩下嘴角就挂彩了。

姜明疼得齜牙咧嘴,一下子醒酒了。看到眼前打自己的人是姜別,新仇舊恨一起湧上心頭,嗷的一聲就撲上來,「你敢打我?!」

「我想打你很久了。」一拳打在姜明的肚子上,姜明悶聲一聲,抱著肚子直不起腰了。

姜別要打姜明還不是很輕鬆嗎?姜明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被姜別按著臉在地上使勁摩擦。

只聽得一下下拳頭打在身上的聲音,姜明抱著頭蜷縮在地上凄慘的哼哼著。

姜別覺得可爽了,又踢了兩腳才揚長而去。 躺在廁所地上的姜明像一條死魚,好大一會才動了一下,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也幸虧這一會男廁所沒人來,不然非得嚇到人不可。

趴在洗手台上,姜明看著鏡子里鼻青臉腫的自己,吐了一口血水,恨恨的罵了一聲娘。天知道姜別今天發什麼瘋,噝,真他媽的疼啊!

姜明疼得齜牙咧嘴,動作稍微大了點,扯動了身上的傷,疼得他雙腿一軟,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把上廁所的人嚇了一大跳,「靠,什麼玩意?」那人往後跳了一大步。

姜明聽到熟悉的聲音,臉都綠了,「會不會說話你?」

他這一開口,白林聽出來了,這不是明哥嗎?

「明哥,怎麼是你?誰把你打成這樣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姜別哥呢?哪去了?」他驚訝的睜大眼睛,四下張望,突然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巴,「不會,不會是姜別哥打得你吧?」

姜明喘著出氣,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說呢?過來扶我一把。」這下子有沒有點眼色,不知道扶他起來呀?

「哦,哦。」白林趕緊上前,近看,姜明臉上的傷更嚇人了,艾瑪,這得多疼!白林對姜明同情極了,「明哥,你到底做了啥錯事?你還是趕緊向你哥好好認錯吧。」

姜明氣不打一處來,這小子,到底有沒有腦子?知道自己是哪邊的不?

「我又沒做錯事!」姜明咬著牙說。

白林臉上卻露出不贊同的表情,「明哥,好漢不吃眼前虧,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就是認個錯嗎?你就別擰著了。」

姜明的臉更黑了,「你什麼意思?跟你說了我沒錯!」

「好,好,好,你沒錯。」白林敷衍著,明顯不信,「哥呀,咱們跟姜別哥就不是一類人,他比咱大不了多少吧,可我爸都怵他。你要是沒犯錯,他能大老遠跑來揍你一頓嗎?他多忙?他可會掙錢了,分分鐘上千萬。哥啊,你都不知道我多羨慕你,你說我怎麼就沒有一個這樣的哥哥呢?我要是有這樣的哥哥,有他在前頭頂著,我想幹啥幹啥,我爸也不會成天逼我進公司上班繼承家業了。上班多累?咱們哪是那塊材料?哥,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趕緊跟姜別哥認個錯吧。」

「閉嘴!」姜明快被氣吐血了,「你自己是個廢材,別把我算一起行不?」他也是知名大學畢業好嗎?他怎麼就比姜別差了?

好吧,姜曉明同學,你忘了你那知名大學是怎麼上的嗎?姜老爺子一下子給人學校捐了一千萬,你只是附贈的那個好嗎?

白林驚訝,半天說不出話,「不是,哥,咱得有自知之明啊——」

姜明忍著疼推開白林的手就走,他覺得再讓他說下去,他非得氣死不可。

白林在後面追,「哥啊,你上哪去?還受著傷呢!」

這一嗓子不要緊,走廊上的幾個人全都看了過來。姜明恨不得能把白林掐死,「讓你閉嘴你沒聽見嗎?」

惡狠狠的表情配上豬頭臉,更加顯得猙獰了,白林頓時不敢吱聲了。不過明哥都受傷了,這是要去哪?他很擔心,下意識的就追上來。

「別跟著我,我自個回去。」姜明轉身,頓了下又交代了一句,「回去記得別多嘴。」怕白林繼續跟,他忍著疼走的可快了。

留在原地的白林望著姜明的背影可茫然了,明哥是什麼意思?他怎麼還不高興了呢?不明白,不過沒事,等會問問其他人,孫超那小子比他聰明一丟丟,肯定知道明哥在想什麼。

隨後他嘆了一口氣,其實吧,他就覺得明哥太要面子了,不就是被哥哥揍了嗎?有什麼大不了的,他爸隔三差五就給他一頓呢。他能怎麼著?難道還能打回去?只能受著唄,誰讓人是他爸呢?誰讓他們家的公司是他爸辛苦撐著呢?

不過即使挨揍,他還是覺得做個紈絝很好噠!

費了好大的勁才把自己挪到座位上的姜明越想越不甘心,爺爺還說姜別是為他好,哼,為他好就是把他往死里揍嗎?靠,太疼了,那個卑鄙小人下手真重,他得讓爺爺看看他這渾身的傷,讓他知道他心愛的大孫子是個什麼樣的小人!

當姜明悲憤的訴說他怎麼無辜被姜別毆打,姜老爺子的平淡反應,他懵了。

爺爺不是該很心疼的拉著他的手安慰他嗎?然後給他補償。不是該很氣憤的把姜別喊過來臭罵一頓讓他給自己道歉嗎?

一句淡淡的「知道了」是幾個意思?姜明此刻有一種「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做什麼」的懵逼之感。

「是你答應她說讓我和她聊天的,我只不過是在替你履行你的承諾。」紀澤深這個眼神和笑容是什麼意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