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同大裂谷底部一樣,這個地方嚴格意義上講已經超出了修真界範疇。

這片天地中最強的力量,所允許存在的力量,都已經超過修真界所允許的極限,達到仙界水準。

這是堂而皇之的超越,根本不擔心被仙界察覺,在這裡,這種力量可以盡情展露,不像在外面,稍微過分一點,就會仙門大開,強制接引到仙界。

這樣的環境里,林昊也是如魚得水。

他如今的實力也是很強的,即便不用那些壓箱底的手段,也足以力敵尋常天仙。

而一旦用上那些手段,天仙這個層面,他應該算得上是頂尖的那一群。

在外面還要戴著封印手環遮掩一下,以免過早飛升,這裡卻是不用,有多少實力都能完全綻放。

再加上還有戰力並不遜色他多少的小血,這一人一獸的組合,哪怕這個地方已經超出修真界範疇,依然是橫衝直撞,一路平推。

所獲自然不菲。

短短三個月時間,雖然真龍沒殺到,但那些半仙人仙乃至地仙之境且進化出龍族血統的妖獸仙獸殺了不少。

由此凝聚而來的真龍之血也不在少數,足足兩萬多滴。

兩萬多滴龍血,加上原本就有的一萬兩千滴,現在一共有真龍之血三萬兩千多滴。

在此之外,一些比較罕見的奇花異草仙材仙寶也收集了不少。

這個時候,他也終於來到尋龍術所指引的本源所在地,一個冰焰衝天寒氣沖霄的山谷附近。

「好冷的火焰,冰極而焰生,這是寒冰法則修鍊到極限之後孕育出來的極寒之火,冰魄仙炎。」

「還有仙尊級別天龍寶血的氣息,寶血之上凝練著不滅仙尊之境寒冰仙龍畢生血肉精華與神通,並有無上龍族秘法傳承。

此等寶血,若能得知,即便普通人也能轉換龍體,平步青雲。」

「……」

冰魄仙炎,天龍寶血,兩大本源存在於同一個地方,分別對應著那冰龍仙尊在體魄元氣兩道的最高成就,同時又傳承著龍族許多不傳之秘。

相對於此間秉此方天地龍之法則而生的萬物生靈,這才是真正珍貴的機緣,遍尋諸天難求。

感知到這一切,林昊不免也有些興奮。

冰魄仙炎可用於修鍊冰魄神光,冰魄神光可是真正的大神通,乃是仙帝級別的手段。

天龍寶血也無比強悍。

一滴真龍之血可凝聚一道龍紋,十萬龍紋可組成一條真龍之影,十萬真龍之影,方可凝聚一條天龍之影。

天龍之影,同樣也是仙帝級別的力量,單單在煉體一道擁有天龍之力,放眼整個仙界,能做到這一點的都不多見。

而依照龍血煉體術的記載,一滴天龍寶血正好就能凝練一條天龍之影。

便因為此,這兩樣仙尊級本源,實際上已經是仙帝級別的寶物。

這樣的寶物,放在仙界也是極其珍貴的。

他已經不記得上一世得到同等級的寶物具體是什麼時候,但絕對是成就萬古絕仙之後的事情。

而這一世,他居然還沒到仙界就獲得了,不得不說,天道對重生者的眷顧果然超出想象。

這個時候他也沒浪費時間,果斷準備開始收取。

事情倒是不難,這種事,可能一般的仙君乃至仙尊都缺乏足夠的手段,但手段他是絕對不缺的。

只是在開始收取之前,還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做,那就是清理掉守護這裡的某些東西,以免搗亂。

其實就是四條真龍。

四條真龍乃是這個世界誕生最早的物種,其誕生的根本意義就是為了守護這裡,守護整個龍之法則構造的世界。

它們的實力很強。

繼承了那仙尊級寒冰仙龍最多的血脈,它們的實力早已經達到金仙之境。

金仙級別的真龍還是很難搞的,正常情況下,以他目前的實力,火力全開都打不過其中任何一條。

小血自不必說,知道不可能,根本沒興趣上去找虐。

只是身為以屠龍為己任的獵龍一族,最不缺的就是那種殺傷力強大的屠龍秘術。

加上他還有無數底牌,比如大羅金仙級別的封天牌,比如九天玄仙級別的九天仙宮,再比如諸天星辰圖,比如紀元之奇迹建木枝。

是以,看似無比強大不可戰勝的四條金仙級真龍,其實不堪一擊,很輕鬆就搞定。

心知打鬥沒有意義,即便動用獵龍一族的斬龍秘術,他也不可能同時斬殺四條金仙級真龍,是以他果斷連真正動手的想法都沒有。

他只是通過桃源界回去了一趟,將那身為悟道之器的蒲團拿了過來。

然後他拿著蒲團直接挑釁四條金仙級真龍。

這事簡單,他只是放出龍紋血罡,表明自己獵龍一族的身份,自然而然那四條金仙級真龍就紅著眼殺了過來。

他無法御使蒲團禦敵。

事實上,那蒲團本身也不是戰鬥之器。

可身為大帝悟道之器,本身的威嚴是不可侵犯的,關鍵時刻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會十分驚人。

就是利用這種特性,迎著四條來勢洶洶的金仙級真龍,他將蒲團丟了出去。

感受到來自四條龍的敵意,蒲團果然爆發了,仙光萬道,那冥冥之中承載的大帝法則之力擴散,四條龍完完全全變成了小蟲,被壓得動彈不得。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以獵龍一族的秘法打上「封條」,將它們的實力封印,跟著諸天星辰圖一開,直接收取關去與建木樹苗作伴。

此事暫且告一段落,他開始著手收取冰魄仙炎和天龍寶血。

事情本身不難,就是耗時耗財。

兩大本源的收取方式跟當初蒼雲秘境中收取九天仙宮是一樣的,都是藉助建木樹苗與諸天星辰圖來完成。

只是耗費的資源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當這件事完成,仙脈靈脈,這幾年辛辛苦苦攢下的家底幾乎又消耗乾淨了。 當林昊完成冰魄仙炎和天龍寶血的收取,時間已經悄悄過去三個多月。

而隨著兩大本源被移走,失去發展壯大的根源,這方天地算是定型了,不可能再變大變強。

林昊也沒急著去消化這一趟所得。

不論冰魄仙炎還是天龍寶血,存在的層次都太高了,想要消化,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此事他打算往後放一放,現在,他打算先離開這個地方,返回大裂谷底部去。

身上繼續的靈脈仙脈靈石仙石,以及靈藥仙藥,幾乎都消耗殆盡了。

這種孑然一身的感覺很不好,是以他打算再去大裂谷底下搜刮搜刮,讓自己重新變得富裕起來。

然而就在返回途中,他終於發現其實來到這裡的不止他一個了。

這一日,他正與小血一道原路返回,忽然「嗖嗖嗖嗖」,一道接一道的遁光出現,迅速將所有的去路封死。

跟著便有人冷聲喝道:「閣下是誰,為何出現在此?」

很不客氣,彷彿此處只有他們能來別人不能來一樣。

林昊好笑,揶揄道:「先別問本帝是誰,本帝倒是好奇,本帝為何出現在此,跟你們有關係么?

難不成這地方是你們家後花園,只有你們進得,本帝進不得?」

其實純粹就是瞎扯淡。

他真正想說的是,即便是你們家後花園,他依然可以隨意進出,誰都沒資格阻攔。

周圍人群頓時怒了,一模樣不錯的女人冷哼道:「少油嘴滑舌,問你你就好好回答,否則我寒鐵聖地也不是好惹的。」

這下明白了,原來是寒鐵聖地的人,難怪如此囂張,不把人放在眼裡。

林昊恍然大悟,道:「原來你們是寒鐵聖地的,話說過來之前本帝好像聽說你們寒鐵聖地在凍原星發現了一處秘境,正全力開發,該不會就是這裡吧?」

又是廢話。

寒鐵聖地發現的秘境,乃是此處所在的龍之世界,這是顯而易見的,若非如此,怎可能這麼多聖地高手出現在此?

是以根本沒人回話,眾人都只是冷冷看著他。

那女人寒著臉道:「再問一遍,你是誰,為何出現在此?」

林昊想了想,道:「本人林昊,蒙師尊不棄,又賜紫霄二字,所以你們可以叫我林昊,也可以稱呼林紫霄。

至於我為何出現在此……」

忽然問道:「你們為何出現在此?」

突然就反過來了。

微微怔了一下,很快寒鐵聖地眾人大怒,當場便有人嚷嚷著要將林昊誅殺,以捍衛聖地榮耀。

林昊也不當回事,一本正經道:「其實我的意思是,你們為何出現在此,我就為何出現在此。」

好別緻的答案。

但仔細想想,這又是個十分合理的答案。

寒鐵聖地眾人是來開荒尋寶的,如此一來,這自稱林昊林紫霄之人應該也是來此處尋寶的。

而正好,這是寒鐵聖地唯一能接受林昊來到此處的動機。

只是接受歸接受,這樣的說話方式著實令人不爽,是以單場便有一位聖地仙人冷冷道:「對聖地連最基本的敬畏都沒有,當罰。」

還好只是當罰,不是當殺,否則的話,林昊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置這群人了。

也就在眾人紛紛附和,準備懲處之際,忽然又有人來了。

「諸位且慢,此人乃是天瑤一位故友,曾一起合力抵禦凍原星的冰風暴。

天瑤知曉他的脾性,他只是習慣這樣說話,並無冒犯不敬之意,還望諸位看在天瑤的面子上,不要與他一般見識。」

原來尹天瑤也來了這裡。

而且看她身邊一男一女,裝扮上明顯與周圍寒鐵聖地眾人趨同,不出意外那應該是寒鐵聖地的人,她現在跟寒鐵聖地的人走得很近。

尹天瑤的面子還是要給的,準確的說,是天瑤聖地的顏面必須顧及。

是以也就冷哼了幾聲,很快一場風波化於無形。

接下來的時間,這些人也沒有繼續行走,而是原地駐紮下來。

林昊也沒走,看著尹天瑤好奇道:「你怎麼進來了?」

尹天瑤顯然不是多麼看得上他,此前之所以開口解圍,只是她為人本性如此。

聞言她看都沒看一眼,淡淡道:「我來追殺龍道人。」

「追殺龍道人?」林昊啞然失笑:「聽我一句勸,放棄吧,你不是他的對手,真的。」

尹天瑤並不生氣,因為她根本懶得搭理,不想多跟這種自以為是之人多費唇舌。

倒是她身邊一男一女忍不住,那男的冷笑道:「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天瑤師姐乃是天瑤聖地的聖女,你知道天瑤聖地是一個怎樣的存在么?」

「就是,居然說天瑤聖地的聖女不是區區一個龍道人的對手,你是看不起天瑤師姐還是看不起天瑤聖地?」那女的也道。

林昊也沒爭辯,只疑惑道:「這倆都是什麼人,怎麼說話這麼沖?」

「你……」

一雙男女面色赤紅,顯然都被氣到了。

尹天瑤淡淡道:「說話還是放尊重些吧,這兩位,一位是寒鐵聖子,一位是寒鐵聖女,身份都很高貴。」

似乎也不願意扯這些沒用的,說完她便問林昊道:「你怎麼到這裡來的,伊娜呢,她沒跟你在一起?」

林昊搖頭:「以她的實力來這種地方還是太過勉強,我安排她修鍊去了。」

又道:「至於我怎麼到這裡來的,當然是走進來的啊!

我從大裂谷底下走進來的,你們呢,入口在何處?」

這話有趣。

居然說是從大裂谷底下走進來的,簡直吹牛皮不打草稿。

尹天瑤也沒說什麼,她根本懶得爭辯。

寒鐵聖子卻耐不住譏笑道:「從大裂谷底下進來,虧你也好意思說出口。

話說,你當我們是傻子嗎?還是說你覺得如此低劣的謊言我們會傻乎乎相信?」

「就是,幾乎整個寒鐵星的修士都知道凍原大裂谷底下根本下不去,但凡嘗試過的人最終都沒能活著上來。

你卻在此大言不慚,說自己乃是從大裂谷底下走到此處所在的世界,本聖女就問你,你憑什麼?

你憑什麼能下到大裂谷底部,你憑什麼敢說這等漏洞百出的可笑謊言?」

寒鐵聖子之後,寒鐵聖女又一次跟進,只是相比之下,她的言辭要激烈很多。 憑什麼?

這的確是個問題。

大裂谷底部原本就是一個超出修真界層面的存在,漫長的歲月中,也從未有人下去之後生還。

也別說底部了,大裂谷深度上萬里,能夠深入到三千里以下的都稀少。

所以,這還真不是什麼偏見,因為在人們的意識里,大裂谷底部是根本都無法活著到達的地方。

這樣的情況下,林昊說從大裂谷底部走到這裡,寒鐵聖子寒鐵聖女不信,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尹天瑤也不信。

原本對於大裂谷的情況她也不是那麼了解,只是這些天下來,她想不了解都不行。

因為所在的層次更高,是以比之寒鐵聖地的人,她反而能更加領略到那條裂谷的可怕。

但她什麼都沒說。

這人就是這樣,有什麼都喜歡藏在心裡,就因為此事,她心裡對林昊的印象又糟糕了幾分。

林昊也沒解釋什麼。

該說的他都說了,既然非得不信,非要巴巴去送死,他也沒理由攔著,畢竟也不是他什麼人。

便是這般,短暫邂逅一場,又很快分開。

這夥人沒在林昊心裡留下什麼印象,倒是林昊自己,被這些人當成了自大狂,嘲笑不已。

只是誰都沒想到,才短短十多天的功夫,雙方又見面了。

這天傍晚,參天古樹之間,一條蜿蜒的溪流畔,林昊正在耐心的準備今晚的伙食,小血趴在旁邊眼巴巴的等著,忽然長虹破空,宛如流星墜落一樣,直接扎進水裡。

砰!

很響亮。

水花四濺,直接砸出一個大坑,引得上下游的溪水紛紛倒灌而回。

林昊這邊也沒動,那些激射的碎石水浪,都被一層無形屏障阻攔在外。

抬頭看了一眼,他道:「小血,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小血起身竄了出去,很快從水坑裡撈上來一個人。

「老大,好像是前不久剛遇見過的女人,傷勢不輕。」 灰燼之燃

他的腦海裏面剛剛閃過這麼一個想法的時候,驀然想起什麼,瞳孔猛然一縮,然後直接向外一滾,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他這一滾帶着被子直接滾牀下去了,不過有被子墊着倒也沒有摔到。

Previous article

王樂欣提着一袋“生化武器”趕了回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