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東西,絕對的好東西!

“第二件同樣是偶然所得,龍骨,堅硬程度無雙,是煉製衍器的一項重要的材料。”段毅頗有得意之色指着托盤裏面的一小截指骨。

古羲眼中精光一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眼前的這一小截指骨自然不會是真龍的骨頭,不過其晶瑩剔透,神光流轉,更有淡淡威壓從中散發而出,一看就是亞龍族翼龍骨頭,可惜的就是小了一點。

“第三件東西,說來慚愧,是段某這些年突破的一些心得,被我整理成卷,我看古羲老師的修爲已經到了元衍境二重天巔峯,看樣子還是一隻腳邁入元衍境三重天地步,遲遲沒有突破想必也是遇上了一些困難,我突破的心得雖然有些粗糙,不過古羲老師應該可以用的上。”

段毅眼中精光一閃,一下就看破了古羲修爲到了何種地步。

古羲臉色不變,他的確處在元衍境二重天巔峯,突破也遇到了一些困難,不過他卻不在意,是有意壓制修爲。

畢竟他的修爲提升的太快,元衍境二重天,靈根卻只融合兩根,太少了一點,需要將修爲壓一壓,等融合三根靈根的時候在突破。

古羲不在意,秋若水卻有些意動,目光一直看着那一卷丹書,顯然是很想要這突破的心得。

看到秋若水的樣子,古羲也是慚愧萬分,當老師的修爲才元衍境二重天,學生卻元衍境三重天,對學生修爲上是幫不上一點忙。

作爲一城之主的段毅,修爲已經達到了靈衍境,整理出來的突破心得肯定是非常珍貴的。

看着眼前的三件物品,古羲有點心動了,最後一件最爲心動,不是爲了他自己,而是秋若水,不過還需要推辭一番:“城主這東西太過貴重了,古某受之有愧。”

“哪裏哪裏,犬兒爲古羲老師的學生,有道是‘一日爲師,終生爲父’,思遷給古羲老師的是孝心,談貴重不貴重的就落了下乘了。”說着,就將三件物品遞給古羲,態度誠懇。

見好就收,古羲也不矯情:“那就多謝城主了。”

將東西收起來古羲感謝道。

段毅看見古羲收起東西,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老師,段思遷也是一個修煉天賦很不錯的學生,曾爲同學的時候也對我很是照顧,要不你和楊月珊主任說說,將段思遷給收進無雙學院?”

秋若水合適的說了這句話。

“也好,雖然我不能夠將思遷收爲親傳弟子,不過讓思遷繼續在學院深造也是可以的,畢竟段思遷的修煉天賦也是不錯,這麼一個好苗子荒廢了也是可惜。”沉吟一會兒,古羲說道。

“那就多謝古羲老師了。”


段毅臉上笑容更甚,雖然不能被古羲收爲弟子,但能進入彩丹域唯一的一個學院也是很不錯了。

“段某斗膽,想請城主大人幫一個忙……”古羲繼續說道,來這裏的目的可不是收東西的。

“但說無妨。”

“……”

古羲與段毅再次交談了半小時,帶着秋若水離開了城主府。

在古羲他們走了不久之後,段思遷就走了進來,目露希翼之光的看着段毅,說東:“父親,我能不能夠進入無雙學院?”

段毅看着段思遷,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雖然不能夠被古羲老師收爲弟子,不過倒是可以進入無雙學院。”

“哎,浪費了一個好機會,不過能夠再次進入無雙學院,也不錯了。”段思遷臉色有些黯然。

“你也不必如此,能夠進入無雙學院就能夠接近古羲,古羲年紀輕,但修爲,心性都不簡單,你儘量和他搞好關係,去吧,準備一番,三天後去學院。”段毅拍了拍段思遷的肩膀說道。

“嗯。”段思遷點頭離開。

“冥鬼。”

段思遷走後,段毅眼神突然便的凌厲起來,對着大廳黑暗處說了一聲,一道黑影就出現在段毅的身前。

“密切監視龔家。”

“是,不過……城主,古羲雖然在無雙學院名聲很大,但說到底也是一個小小的老師,修爲也只有元衍境二重天,值得我們這麼幫他?”黑影有些遲疑的說道。

“目前來說,古羲的確不值得我們這麼做,不過他非常的不簡單,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就從元衍境一重天到了元衍境二重天巔峯,修煉天賦太恐怖了,別人需要一年,甚至好幾年的時間,他幾個月就做到了,是個潛力股。而且我們幫他,自己不也是有好處嗎?”

段毅眼中精光一閃,目光有些深邃。

“明白了,城主。”黑影點頭,消失在大廳當中。

古羲離開城主府後,也就不再霧隱城多呆了,來到城外,直接拿出天雲梭,與秋若水一起進入天雲梭內。

“老師,你這麼做要是被龔家和秋良知道了,恐怕會招來**煩,其實……老師,你不用爲我這麼做的。”

天雲梭內空間比較大,設施也很齊全,秋若水坐在椅子上對古羲說道。

“他們不會知道,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再說了,我這麼做也是幫了秋良,估計他感激我還來不及,不過也不能夠做的太絕,教訓一下而已,畢竟是你父親,不會不忍心吧?”

古羲磨砂着秋若水的臉龐,有些心疼的看着她。

“不會的,秋良雖然是我父親,但如此對待我母親,早就已經將他當成陌生人了。”秋若水眼中閃過一絲恨意。

古羲看了一眼,心中嘆息一聲,秋若水臉上雖然有恨意,但眼眸深處卻顫動了起來,一看就是不忍心。

古羲倒也不怪秋若水,畢竟怎麼說,秋良也是他的父親。

“不說這個,這一趟收穫不錯,得了六件寶貝,我們分贓分贓。”

古羲將得到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心中感嘆有地位就什麼都有了。

“來,若水,這個給你……”

隆隆!

古羲正準備將段毅的突破心得給秋若水,突然,天雲梭內開始晃動起來,古羲臉色瞬間就變了。 天雲梭爲中品凡衍器,是輔助衍器,飛行的速度極快,並且異常穩定,如履平地。

此刻突然顫動了起來,讓古羲與秋若水兩人都有些色變。

“老師……怎麼回……是……是紅臉猴子!”秋若水正想問古羲的時候,眼前金光一閃,迅靈猴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天雲梭裏面。


古羲嘴角一抽,這天雲梭可是有着保護的,迅靈猴竟然完全無視的天雲梭的保護。

“那個……那個,你來幹什麼?”

古羲剛問出,就感覺自己問了一句廢話,猴子來這裏還能爲什麼,不就是爲了催債來了。

吱吱!

果然迅靈猴看見地上擺着的幾件寶物,圓溜溜的眼睛亮了起來,晃悠着身體走上前來,把這裏當成了它的地盤,伸出長長的手臂就要將那幾件東西拿走。

“不行!”

秋若水眼疾手快,將地上的幾件東西一掃而光,下一刻就躲在古羲身後。

吱吱!

猴子來脾氣了,呲牙咧嘴,兩手擼了擼手臂上閃亮的毛髮,大步向秋若水走來,看樣子是要揍秋若水一頓。

“停!停!停!”

古羲急忙阻止迅靈猴,這死猴子下手很重,要是讓它打一下那還得了。

“靈猴,我欠你的只有靈根,不包括其他的東西,這些都是我的,你不能拿,也不能夠給你!”

吱吱!

迅靈猴撓了撓後腦勺,自己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毛臉上有些不耐煩的對古羲伸出手掌,意思好像再說:趕緊還靈根。


“那個,靈根,能……能不能夠打個商量?我身上現在有八根萬年靈根,但我只能還你七根,另外一根,我需要自己融合。”

古羲好聲好氣的對迅靈猴說道,拿出七根萬年靈根放在桌子上。

吱吱!

迅靈猴凶神惡煞,站在椅子上對古羲揚了揚拳頭,意思說:不要給我說其它的,趕緊把靈根全部拿出來,不然就給你好果子吃。

“真不能給你,我自己也要修煉,你看啊,我的修爲提高了,我纔有實力去找更多的靈根給你,不然的話,我上哪裏去找靈根給你啊,要是我的修爲卡在這裏,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夠還完呢,你等的也煩,我欠的也累,對吧。”古羲試探行的問道。

“對!對!對!”秋若水在旁幫襯道。

吱吱……

迅靈猴撓了撓胳肢窩,毛臉上面出現考慮之色,看了看古羲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拿起桌上靈根塞進耳朵裏。

“也不怕把耳朵貫穿……”

秋若水內心誹謗了一句,卻對迅靈猴露出了可愛的笑臉。

吱吱……

迅靈猴心滿意足,伸出兩隻手比劃了一個二十三的數字。

“你不會算賬啊!紫寧淵就還了你一根,現在又還了你七根,明明只欠你二十二根,怎麼會是二十三根!”

看見迅靈猴比劃的數字,秋若水頓時跳了出來,忘記了猴子的恐怖。

迅靈猴看見也不生氣,咧嘴一笑,手指沾了點茶水,在桌上寫了讓古羲與秋若水吐血的兩個字——利息!

“有沒有搞錯,還算利息!”

秋若水憤怒的看着迅靈猴,被這猴子給氣死了,就算利息,那這利息也太高了吧!

吱吱!

猴子看見秋若水對它大吼,火氣上來了,指着秋若水與古羲嘰裏呱啦的說了一大推猴語,也不管聽懂沒有聽懂,緊接着化爲一道金光對着秋若水的屁股一巴掌的拍了下去。

古羲還沒反應過來,猴子就消失了,而身邊的秋若水這個時候才傳來了一句“唉喲”聲音。

古羲滿頭大汗,一看,秋若水的屁股又腫了起來。

“該死的紅臉猴子!”秋若水氣氛不已,咬牙切齒的跺了跺腳。

“小聲,小聲,這猴子看來一直跟着我們,該死的。”古羲捂住秋若水的嘴巴,聲音在秋若水的內心響起了起來。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秋若水忿忿不平的聲音一直在古羲心中響起,小臉蛋漲的通紅。

“好了,若水,別生氣了,等我日後修爲提升,肯定會將這猴子搶的給雙倍拿回來,來,我幫你治療一下。”古羲轉移話題,手掌摸向秋若水受傷的位置。

“討厭你……”

……

剛得了寶貝,轉眼間又失去了,古羲心中雖然憤怒難當,可也沒有辦法,這死猴子太恐怖了,短時間內是幹不過它。

兩人在天雲梭裏面親親我我一會兒之後,就來到了無雙學院,秋若水的翹臀也消腫了。

“若水,你先回去,我去找一下楊月珊說說段思遷的事情。”

古羲辦事效率很高,直接來到辦公樓,找到了楊月珊。

楊月珊看見古羲還有些驚訝,這還是古羲第一次來找她。可是聽到後面的時候,楊月珊卻冷笑了起來,原來是找她走後門來了。

段思遷她也知道,收一個這種學生對無雙學院也有好處,不過卻不能這麼輕易的放過古羲,給古羲提出了一大堆教學要求。

古羲雖然反抗,終究敗在楊月珊的一句“不答應就免談”之中,只能夠答應下來。


說完這句話後,他就帶着芊瀧進了一洞府中。

Previous article

大家已經一整天一整夜沒休息了,此刻暫時安靜下來,一個個都累得不成樣子,都不在說話,開始休息起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