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是氣急了。

許辰這所有的舉動下來,全是借著她姜族的名義在做,之後不管是他要殺人,還是最後鬧得和中央帝國翻臉,這都會算在她姜族的頭上。

這完全就是在害姜族。

身為姜族大小姐,姜千羽終於是忍無可忍的喊了一句。

只不過喊出來后她就後悔也害怕了,許辰畢竟是一個大帝,真要惹怒了,她完全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

「許,許辰?」

幾個顫抖的聲音響起。

只見黎古冥、陳十安、江朝陽三個神子的臉色徹底變成了因為太過恐懼的紫色。

許辰是什麼人。

以前和他們一樣是神子的時候就殺死了蒼族神子的超級天才,之後更是被懷疑為神獄之主。

最後證實,許辰的確就是神獄之主,是一個讓任何人都看不透的大帝級強者!

「你,你,你是許辰?!」

黎古冥最為恐懼,他雙腿發軟,差點摔在地上,手腳並用,不斷往後退想要離得許辰更遠一點。

這個青年,真的是許辰,神獄之主?!

那個戰盟的頂級強者之一,甚至被懷疑為是改變了天地格局的幕後黑手?

現在怎麼辦?!

「許……神獄之主,我們,我們剛才都是無心之失,我們……」

幾個神子終於是反應過來,並且選擇了相信。如果不是許辰,這個青年這麼強的實力,如何解釋?

在此事之前,黎古冥等人就終日惶恐不安,許辰成了大帝,而他們之前卻不斷針對許辰,甚至還對許辰展開過追殺。

如果許辰要報復的話,那他們這些人怎麼可能在一尊大帝手中逃命?就算有家族庇護都未必安全……

他們小心翼翼不敢出門,但萬萬沒想到,居然在這裡遇到了許辰!而且他們剛才還那樣的辱罵呵斥,甚至膽大妄為到對許辰出手!

「神獄之主,您不要在意我們的冒犯,我們願意為此付出代價,我們……」三個神子不敢停下來,不斷的求饒。

「夠了!」

沉默的許辰忽然冷喝,讓整個天地都安靜了下來。

隨後他看向姜千羽,一臉冷意:「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

這裡是中央帝國。

而他許辰是戰盟的主力之一,他的身份在這裡暴露,之後可以想象會有什麼樣的麻煩等著他!

恐怕很快在中央帝國內的大帝就會冒出來圍攻他!

「我,我不是故意的……」姜千羽面帶恐懼。

「不是故意的有用嗎?」

許辰霍然起身。

姜千羽嚇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還坐著幹什麼,和我走!」

顧不上再做什麼,許辰一手抓住姜千羽,一手抓住黎古冥,對於剩下的陳十安兩個神子看也不看一眼,身形剎那間破空。

唰!

許辰消失在原地。

房間里,陳十安兩個神子汗如雨下,面面相覷良久后,騰地一下起身,朝外喊道:「快傳大帝!許辰在這裡,只有一個人,追殺他!」

轟!

整個中央帝國,瞬間亂了。

……

虛空中。

許辰一步跨出了中央帝國最外圍的城牆,左右手分別提著一個姜千羽和黎古冥,臉色陰沉的向外飛去。

他隱藏身份來這裡,目的打算是誘殺或者暗殺黎古冥,並不打算暴露身份。

如果對付黎古冥時暴露了身份,無疑是點燃了中央帝國和戰盟的導火線,會引得兩大勢力衝突。

他本來算計的很好,尤其是遇到姜千羽后,感覺時機非常合適,但萬萬沒想到姜千羽這個女人,竟然一口道破了他的身份。

「我果然不應該心軟啊。」

想到這裡,許辰殺機騰騰的看了一眼右手中提著的姜千羽。

姜千羽頓時驚恐,下意識的再次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

許辰含著慍怒,這個女人真的是給他帶來了大麻煩。

如果他不放下黎古冥,他可以想象到身後中央帝國馬上會做出的反應,但是……他不能放下黎古冥。

證道的希望就在這個黎古冥身上,怎麼能放手。

在他手裡的黎古冥則是恐懼的全身都在發抖,從開始到現在,不斷重複著:「放開我,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繞了我吧,我以前不應該針對你,我……」

「閉嘴。」

許辰回頭呵斥,眼中綻放冷光道:「你的確還有一個活命的機會,就是把你黎族的完整帝經交出來,只要你動作夠快,能在後面強者出現之前告訴我,我就能放了你。」

「我黎族的帝經?」

黎古冥心神一顫,這就是許辰冒險來中央帝國,甚至抓他出來的目的?只是要一部帝經?

怎麼會這樣,這完全不知道如此冒險,像許辰這種大帝級的強者,功法道統應該早就確定了,這對他應該沒用才是。

難不成許辰是為別人而冒險取的?

他一時間有了許多的想法。

「快點說!」

咔嚓!

許辰聲音傳出,同時左手用力,捏碎了黎古冥的肩胛骨。

「啊!」

黎古冥的慘叫聲迴響在九天十地中。

「在這個方向!」

虛空中忽然有聲音傳出。

愛你,一步之遙 砰!

一陣陣空間破裂的聲音傳出,緊接著三道人影踏出虛空,現身出現。

「神獄之主,哪裡逃!」

三人頓時沉喝,同時眼露興奮殺光:「正愁著無法逐步對付你戰盟,你現在就一個人跑到了這裡!簡直是天賜良機!」

「你跑不了神獄之主,當初你們滿天地的追殺蒼族大帝,現在風水輪流轉,輪到我們追殺你了!」

「許辰,放了黎古冥!」

許辰回頭掃了一眼,臉色異常陰沉下來,是陳族、黎族、江族大帝。

他與陳族和黎族的人也算是老對手了,多有矛盾,今天這樣被遇上,有大麻煩了。

「黎古冥,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把帝經交出來,如果你不交,我就將你生生煉化。」

許辰再次出聲。

黎古冥畏懼的看了一眼許辰,又回頭看了一眼就在後面的黎族大帝,不由壯聲道:「老祖救我!」

「找死!」

許辰頓時冷哼,體表一股金光綻放,在背後浮現一個金鼎虛影,緊接著他把黎古冥往後面一拋:「金鼎,給我煉化了他。」 金光閃爍,緊接著咚的一聲。

金鼎把黎古冥吞噬。

「這是什麼,放我出去!老祖救我!」黎古冥嘶吼。

許辰不理會他的喊叫,神色陰沉的飛馳,現在已經被對方發現並且追殺,就算把黎古冥放了,對方也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而停下追殺。

這叫事已至此,只能放手一搏。

「金鼎,他能不能煉化出道藏生死經。」

飛馳中許辰不忘在意識內問了一句。

金鼎光芒閃爍,最後凝出一個字:「能。」

「能就好。」

許辰放心了一大半。

功法到手,那證道之路便打通了,現在只要想辦法擺脫後面這群人的追殺便萬事大吉。

「許辰!放了黎古冥!」

後面的黎族大帝咆哮,他眼睜睜看著黎古冥消失不見,只覺得心驚肉跳彷彿黎古冥會遭遇到滅頂之災,這讓他怒火中燒,疾馳中揮刀。

「轟!」

刀氣璀璨萬里,晶瑩如同鑽石,絢爛的光芒刺目耀眼,帝威法則皆具,帶著燦爛的銳利橫斬許辰。

「他已經死了!」

許辰冷冷回應,身形一變,變成本尊的樣子,撤去了束縛實力和氣息的偽裝,同時扔出手上的七彩金環,當的一聲,金環擊碎黎族大帝的刀氣,他再次全力飛奔。

「今天必殺你!」

黎族大帝震怒,全速追擊。

這一番追逃落在下面無數人的眼中早已引發了大地震。

「許辰在被三位大帝追殺?」

「許辰怎麼會一個人出現在這裡,他不要命了?」

「發生大事了,如果戰盟知道此事……」

這消息像是一股颶風,一瞬間席捲天上地下。很快惹得天下震動。

「戰盟主力之一的許辰在被追殺?」

「三分天下局勢剛剛穩定,這還沒穩定多久,又要起紛爭了。」

「許辰就是神獄之主,戰盟絕不會眼睜睜看他被追殺,如此……中央帝國很可能會和戰盟開戰。」

「三分天下以來,第一場大戰很可能要開始了。」

世人的猜測和擔憂在一日內爆發。

很快又有消息傳出。

「戰盟有消息了!他們留了一尊神秘大帝護宗,剩下的戰天狂等五尊大帝已經全部出動,並且放言喝令中央帝國馬上停手,不然第一場大戰將會爆發。」

執鞭之士 「戰天狂他們直奔中央帝國去了。」

「完了,大戰已經不可避免。」

人心惶惶。

很多人目光投向了中央帝國。

「中央帝國麟天帝出聲,許辰殺了黎族神子,此仇必報,戰盟若要開戰,那就來吧!」

「中央帝國這是絕了要殺許辰的心!」

「如果我是麟天帝也必殺許辰無疑,戰盟現在看起來最為勢大,有機會必須削弱他們的勢力。」

天下動蕩。

許辰則在被追殺之中,他一路逃了千萬里,無論如何都甩不開後面緊跟著的三尊大帝。

並且在奔逃中黎族大帝三人時不時出手令他無法全部躲閃,已是受了不小的創傷。

而在他手中,還抓著姜千羽,到現在這個拖油瓶卻是不能再繼續帶著了。

「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

口角有血跡的許辰看了一眼姜千羽,現在他陷入如此危險境地,並且變成這個樣子,全都是因為這個女人一句話暴露了他,許辰內心有殺機,想要捏死她,但不知為何,他始終沒有下殺手。

「我……是我的錯。」姜千羽看著此刻的許辰,內心恐懼並且後悔,但仍有一絲不忿。

她為什麼會那麼做,還不是因為許辰借她姜族的名義得罪中央帝國?

萬里一聽,當即答應,還說自己馬上要去找個散打速成班之類的。

Previous article

李大小姐此刻美麗的鳳眼中有些迷糊和神遊物外,看著李潔卻又似乎什麼都沒看,聲音中全是顫抖的說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