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在其他府上,就更難被接受了。

沒有哪家,會允許家裏有位整日裏耍弄人骨頭的姨娘……

我們這類女子,原本是最不容於這世道的。

我們本不該有歡笑。

是環郎你,包容了我們,庇佑了我們,寵愛着我們,更尊重着我們。

你不曾有半點輕賤我們。

環郎,你以爲父親那種蓋世豪傑,爲何會答應給家裏守門一夜?

不只是因爲我這個女兒,還因爲環郎你啊。

這世間,有太多威風霸道的權貴,可是,卻絕無一人,像環郎你這般,能夠容得下我們。

所以,家裏這些奇奇怪怪的女人們,纔會相安無事,不願給你添惱。”

賈環聞言,怔怔的站在那裏,有些出神,眼角也有些閃光……

他看着星光夜色下,面帶盈盈笑意的董明月,深吸了口氣,而後又長長呼出。

賈環正色道:“明月,你的意思是,我要是再納百八十個美妾,你們也不生氣,會和睦相處?”

賈環激動的語調都有些變了……

“你敢!”

然而,原本情意綿綿的董明月,聽聞此言後畫風卻是一變,臉色瞬時恢復了素日的清冷,怒聲道。

而賈環這孫子立刻慫了,忙點頭哈腰賠笑道:“不敢不敢,我不過是白話而已。”

“噗嗤!”

董明月臉上的霜色瞬間開化,沒好氣的白了賈環一眼,道:“什麼時候都不忘玩笑……環郎,你要收人進門也可以,但你得保證,她沒有壞心,不會在內宅裏生事。

可是,家裏能保證今天的相安無事,已經很不容易了,因爲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不閒下來,就沒功夫去胡思亂想。

可一旦有一個搗亂的進來,那……受苦的可不是我們哦。”

賈環聞言,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連連點頭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輕易絕不能隨便再讓人進門……”

聽出他話裏留的後門,董明月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不過到底沒再說什麼。

正如她自己所言,賈環對她們的包庇,遠勝於這點小事。

他能這般在乎她的意見,就已經讓她很感動了。

抿嘴笑了笑,董明月忽然又道:“環郎,一直沒有機會問你,那蛇娘到底怎麼回事?”

賈環聞言面色一僵,眼睛輕輕閉起,低沉的聲音道:“明月,你爲何……要提起這段讓我身心受創的往事?”

“噗!”

董明月沒好氣的白了賈環一眼,笑道:“就愛亂說,不知道你多高興呢……”

賈環聞言差點炸了,跳腳道:“我高興?天地良心啊!

我被那玩兒蛇的小娘皮定住在炕上,被她玩兒了整整三個時辰的蛇,玩的我的蛇都蛻皮了,人都虛脫昏迷過去了!

一戟平三國 我還高興?

明月,我是被人強.暴啦!”

“哈哈哈……”

清澈的夜空下,一片極其愉悅的笑聲,若銀鈴般,迴盪在田野間。

看着賈環誇張的表情,董明月心中說不出的高興。

這個時代,連綵衣娛親的都極少,更何況綵衣娛老婆……

就衝這份最舒心的快樂,董明月也愛煞了賈環!

看着董明月在月色下那張笑顏如花的俏臉,賈環也跟着輕輕笑了起來。

來到這個紅樓世界,賈環最爲得意之事,不是挽救了將天傾的賈府。

也不是封侯拜將,盡享富貴榮華。

而是他用真心,換來了這數位佳人的真心依賴和愛慕。

使得他從不孤獨。

……

翌日,太陽未出之時。

擡棺人從靈堂,將棺棟擡出,用尺許長釘,釘住了棺口。

而後,在欽天監陰陽吏的指揮下,將棺棟下葬於賈家墓地中。

在秦可卿的墓地旁,便是賈蓉的墳地。

一個時辰後,燒完了紙錢和送靈紙轎、紙馬,哭靈人大哭一場後,賈家族人便一起返回京城了。

將賈政、賈璉送到榮國府門前,賈環便回到了寧國府。

在白荷和烏仁哈沁的服侍下,他換洗了一身衣服,要去榮國府那邊給老太太問一聲安,然後,就要去理藩院,與準葛爾汗國大長公主,鄂蘭巴雅爾談判。

不過,在臨出門前,賈環看到臉上有些悶悶不樂的烏仁哈沁,問道:“烏仁哈沁姐姐,今日怎地沒和小吉祥一起去玩?”

烏仁哈沁心思極爲簡單,從不會掩飾內心的感情,不快樂的時候,面上便是不快樂的表情。

聽聞賈環之言,她強笑了聲,搖頭道:“小吉祥,她現在在辛苦練武,不玩了……”

原來如此……

шшш● ttk an● ¢○

“三爺,不如讓楊梅姐姐跟我去莊子上吧?那裏新玩意兒很多。”

白荷柔聲建議道。

賈環搖了搖頭,看着巴巴看着他的烏仁哈沁,道:“烏仁哈沁姐姐對那些不感興趣,她最多喜歡一陣,就不愛了。她喜歡草原,和牛羊……”

見烏仁哈沁連連點頭,白荷無奈一笑,賈環則笑了聲,牽起烏仁哈沁的手道:“今兒我去和準葛爾的人談判,完事後,咱們就去城外牧場上散心。

那邊的大宅子已經起的差不多了,給你準備的羊羣也都備齊了。

到時候,烏仁哈沁姐姐又可以放馬牧羊,還可以教白荷和小吉祥騎馬。”

烏仁哈沁聞言,大喜過望,連連點頭,對白荷道:“我可以不用馬鞍就騎的很好喲!”

白荷聞言展顏一笑,道:“那到時候你教我們!”

賈環見這般和諧,得意的哈哈一笑,一人擁抱了下,又挨個親吻了下,纔在兩人剎紅了俏臉羞澀中,揚長而去。

……

ps:感謝書友們的支持,今天着實有些尷尬,因爲有書友覺得一章更太多太貴了,建議少寫點。

當時心裏是受到暴擊的,一個人哭笑不得了好久。

直到後來又有幾個書友留言支持,(ww..co)這種尷尬纔好了些。

但是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再解釋一下,起點收費不是作者定的,是網站定的。

大神又又又上熱搜了 統一千字五分,初v便宜些,高v又便宜些,都是按每千字算錢。

平日裏都是萬字更,今天太尷尬,就少寫兩千字,更了八千多字,算八千字。

因爲推薦和更新字數有關,更新的多點,推薦多點。

再有,後面還有好多劇情想寫,就儘量多寫些,要是一天四千字,估計得寫到明年這個時候了。

我想起了小嶽嶽那句:好尷尬……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進了榮國府二門,穿過垂花門,順着穿山遊廊,便可直到賈母院中。

在遊廊下還哨了哨畫眉,然後在幾個俏丫頭討好的請安聲中,進了榮慶堂。

這就是賈環和賈寶玉的區別所在。

都知道他們二人對家裏的女孩子們很好,但是賈府的丫鬟們敢跟賈寶玉玩笑,卻絕沒有敢跟賈環玩笑的。

賈寶玉對女孩子的喜愛是普愛,而賈環,只對那有數的幾位才喜愛。

之前府裏有顏色生的極好的丫鬟,卻生性跳脫,敢狐媚子勾.引賈環,“偶遇”後裝作體力不支,往賈環懷裏摔。

賈環讓她摔了個滿嘴泥後,拉出去配了小子。

她並不知賈環的心聲:都什麼年代了,還用這種站街女的做作方式勾搭人,這不是瞧不起人嗎?

最起碼,也該做個綠茶婊、白蓮花,假裝要搭個豪車纔夠腔調……

總之,自此之後,兩府上下就再也沒有哪個丫鬟想登賈環的高枝了。

賈環自然也樂得清靜,不然總是拒絕女孩子也是有煩惱的……

咳咳,看了眼周遭的花紅柳綠,賈環悶騷的想着。

直到在門口處打起珠簾的翡翠看了他好幾眼,他才往榮慶堂裏走去……

堂內諸人早就得了信兒,

除了賈母、薛姨媽外,其她姊妹們都起身相迎。

雖說她們有的年紀要長於賈環,是做哥哥姐姐的,但賈環身上有族長的身份在,所以依禮,她們也要起身。

賈環勸過幾次後,都不管用,因爲有賈母在……

主要是她覺得,賈環對姊妹們太過縱容了,並非好事,所以替他守着一個底線。

“老祖宗安,姨媽安。”

行大禮給賈母和薛姨媽請安後,賈環如願的又被嗔怪了通。

不過,從兩人笑的更燦爛的笑容看,她們心裏其實還是很高興的。

起身後,賈環與姊妹們一一點頭致意。

薛寶釵依舊面帶微笑,端莊有禮。

林黛玉依舊眸若冬泉,靈動多情。

賈迎春依舊溫柔可親,笑容如水。

就連賈探春,也好似前夜之事並未發生過一般,與賈環點了點頭,眸光清正,大方。

不過,從她與賈迎春之間間隔的距離,明顯大於與旁邊賈惜春的距離來看,她心中的芥蒂依舊。

而賈惜春,則依舊眯着彎如月牙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她的三哥……

眼神快速的跟這幾位姊妹打過招呼後,賈環又看向另一側,笑道:“二嫂,你終於來跟老祖宗請安了?”

竟是王熙鳳。

將近九個月的肚子已經很大了,她坐在一張鋪了錦被和背靠的大梨花椅上,雖然看起來很疲憊,但還是滿臉含笑的看着賈環。

聽他這般說,頓時不依的高聲道:“瞧三弟這話說的,我竟成了不知禮沒有孝心的了?若不是老祖宗心疼我,三番五次警告我不許亂動彈,我早就每日都來給老祖宗綵衣娛親了!既然三弟這般說,以後我還是常來吧!”

賈環一聽,頓時投降道:“二嫂,我錯了!你如今這個樣子再來綵衣娛親,你就不是在娛親了,你這是在嚇親啊!”

重生之俗人修真 “哈哈哈!”

衆人聞言一笑,王熙鳳到底氣虛,大笑了兩聲,連被一旁的平兒和公孫羽勸住。

史湘雲則示威的揮了揮拳頭。

賈環好笑道:“雲兒,你跟在二嫂旁邊幹嗎?”

史湘雲沒好氣的瞪着他道:“我跟幼娘學習學習,怎樣照顧有身孕的婦人,不行?”

賈環吃驚道:“你這麼急?”

“噗!”

麻辣嬌妻不好惹 王熙鳳剛緩和下來的笑聲,又一口噴出。

一手艱難的撫着大肚子,一手指着賈環,一雙丹鳳眼中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史湘雲顧不得罵賈環,緋紅着臉狠狠瞪了他一眼後,忙又和平兒還有公孫羽安撫王熙鳳。

賈環無辜的看着強忍着笑“怒視”他的賈母衆人,道:“不的事……老祖宗,二嫂今兒怎麼來了?”

賈母嗔怪了賈環一眼後,朝門口堂下看去。

賈環順着她的目光看了過去,卻見一身着灰色土布衣裳,頭髮花白,皮膚黝黑布滿皺紋的老嫗站在那裏,都快退出門外了,滿臉堆着謙卑笑容的躬身看着他。

在她身旁,陪站着一個婆子,正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此刻亦是堆起一臉小心的笑容看着他。

永不沉沒的星艦 賈環心裏頓時有些數了,他又看了眼那位滿身灰塵的老嫗,見她雖然年紀頗大,倒還健朗。

面上笑容雖然謙卑討好,但卻並不是那種自甘下賤的諂媚笑容。

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她是一個明白人……

不過,周瑞家的,此刻卻緊張萬分,很不安的看着賈環。

王夫人在府上失勢已久,作爲陪房的她,也越發本分的生活。

誰曾想,沒過多久,王夫人竟和大太太一樣,被送進了庵堂禮佛。

周瑞家的在府上也就愈發小心的生活了,好在府上還有一個依舊得勢的王熙鳳,不然,她的日子怕是更難安。

但即使有一個王熙鳳在,周瑞家的也明白,還是遠遠無法和賈環抗衡。

而且,賈家兩府上下誰都知道,賈環對王家人的不喜。

此刻,她卻帶了一個冒牌“王家人”來這裏。

周瑞家的心裏差點沒快悔死……

“老祖宗,這位是……”

賈環笑着問道。

賈母看了看賈環的臉色,正要開口,一旁的王熙鳳卻搶先道:“三弟,正要跟你說呢。

她是我本家的一個遠房親戚,叫劉姥姥。

因家裏遭了難,大老遠的求上門來尋我。

只因我來給老祖宗請安,所以周瑞家的就來尋我。

老祖宗問過後,便動了菩薩心腸,招她過來說話。

這還沒說明白,三弟就來了……”

賈環笑道:“既然如此,她怎麼站在那裏,隔着大老遠的……”

王熙鳳素面朝天,但見賈環面上沒有不愉快的樣子,便笑的極爲明媚,心中鬆了口氣,不擔心失了顏面。

跟鮮花不一樣,除了用於香水和化妝品製作,葯園裡的藥材還會用於保健飲料的生產。

Previous article

劉致澤點了點頭,當即扯了扯安全帶,然而,剛剛一動,他的腦袋就直接裝在了頭頂的車蓋上,劉致澤哎呦的叫了一聲,他的身體還真不算是很高的了,也就一米六幾的樣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